|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五二章 原来,澳门赌博网站:前前世我是这样的人(下)
  及笄礼过后,北帝风瑞很认真的询问风茜意愿。父君大人一直认为,九重天的所有青年才俊都配不上他的宝贝女儿。只是,女儿大了,终究是要嫁人的。所以,只要是宝贝女儿喜欢的,他捏着鼻子勉强接受就是了。

  风茜自然是说非陆威不嫁喽。她与陆哥哥打小就认识。青梅竹马,说的就是他们俩啊。

  武德星宫隶属于南帝。而南帝与北帝又素来交好。

  女儿的要求,从来都是不过夜的。当天,北帝就请了南帝做媒。

  第二天,武德星君陆贺便亲自领着独子陆威来北帝提亲。

  一年后,风茜风风光光的下嫁给武德星宫。风元君出家,场面之弘大,多年以后,一直为九重天的人们津津乐道。

  成亲之后,两人相敬如宾,是九重天出了名的神仙眷侣。

  可是,风茜渐渐还是品出了一些不对头的地方陆威待她敬重有余,温情不够啊。

  她是见过父君母后相处的。她和陆威,怎么比父君母后更象老夫老妻?

  不过,她很快又释然与父君的风趣不同,陆哥哥自从北冥学艺回来后,整个人就变得清清冷冷的。两人性格不同,自然与妻子的相处方式也不同喽。再说,父君那么宠爱母后,不也接纳了凤族的媵妾,还与之生下了丽姬吗?而陆哥哥却是一心一意的待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别的女人。

  转眼,两人成亲五百载。

  风茜非常非常想生一个象她的陆哥哥一样优秀的儿子。可是,陆威说她年纪太而早孕早育,有损元气。所以,两人一直没有孩子。

  有一次,母后过寿,她与陆威回北帝府道贺。

  席间,她有些醉了,扶着侍奴的手,先离席去出嫁前的院子里醒酒。

  她原本以为陆威和往常一样,很快会过来探望。不想,喝了醒酒茶,又等了小半个时辰,也不见人来。

  难道陆哥哥也喝醉了?风茜放心不下,决定返回前殿的酒宴上,照看一二。

  不想,陆威并不在酒宴上。

  她悄悄召来一位侍酒询问,才知道,原来在她离开后不久,陆威确实是和往常一样,借故离席了。看方向,正是往她的院子那边去的。

  陆哥哥去了哪里?不知道为什么,风茜的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吩咐侍酒不要声张,她又悄悄的离了前殿。

  借口要醒醒酒,她没有让侍女跟随,独自一人慢慢的往回走。

  结果,出了前殿没多久,她看到前面飞也似的闪过一道身影。

  什么人!

  嫁给陆威之后,风茜投其所好,一改以前吊儿郎当的懒散性子,也下了一番功夫修行。是以,半个月前她便突破了天仙境。终于与陆哥哥一样的修为境界了!打算给她的陆哥哥一个惊喜,暂时还没有告诉他呢。

  那道身影穿着帝府的侍卫服饰,然而,行为却鬼鬼祟祟的,甚是可疑。

  没有多想,风茜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之擒住。

  “元君娘娘”侍卫惊呆了。什么时候,元君娘娘的身手如此了得?

  今天是母后的寿辰,风茜不想生事。是以,只是封住对方的要穴,将人控制住,轻声问道:“你在做什么?”

  “属下,属下”侍卫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果然有问题。风茜只是被娇宠惯了,其实挺聪明的。当下,一记掌刀将人敲晕,又用捆丝索捆了个结结实实,祭起“乾坤袖”,暂时将之收进袖袋里。

  没有声张,她敛了气息,悄悄的往前面的水榭走去。

  结果,她看到了一幅令她肝胆俱裂的画面。

  她的庶妹扑在她的陆哥哥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而她的陆哥哥不但没有避嫌,反而轻抚着庶妹的后背,竟也是满面泪痕。

  从小到大,她就没看到过他掉过眼泪!

  自从北冥学艺归来之后,他象是面瘫了一样,哪怕是新婚之夜,也是一副清冷的面容!

  可是,现在,他却抱着她的庶妹,哭成了泪人。

  两人站在一棵金桂树的树荫里,全然不知道她的存在。

  丽姬哭着说:“对不起,威哥哥,丽儿以为你喜欢的是姐姐。所以,丽儿怕管不住自己的心,那次才毁约,没与你一起去试练的。”

  风茜只觉得脑袋都快炸开了。北冥,对,丽姬达到飞仙境的修为后,也去北冥学艺了。那时,陆哥哥也在北冥学艺

  “不,丽儿,我一直喜欢的都是你。我只喜欢你。只是你太约束着自己了,如果不是茜儿找你,你肯定就不会出自己的院子。我每次来找茜儿,都只是为了见你。”陆威抱着她,“你不知道,知道北帝府上门提亲,我有多欢喜。我以为是你。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是茜儿。那一刹那,我好象从九重天一直掉进了十八层地狱。”

  娶我,就等于是掉进了十八层地狱?北帝府至始至终都是为我提亲,什么时候让你误会是风丽姬了?

  够了!

  风茜再也听不下去了,拂袖离去。她是高高在上的元君,今日之辱,足以毁掉一切爱恋!

  傍晚时分,陆威终于来到她的院子。

  不过,他生平头一次被侍奴拦在了院门外:“元君娘娘身体不适,发下话来,请陆将军先行回府。”

  陆威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不过,第二天一大早,他又亲自来北帝府接人。

  谁知,被告知风茜不在。

  北帝少主,风顺在花厅接见了他:“哦,你来晚了一步。阿妹昨天说,想回凤族学御火术。母后一大早就带着她回凤族了。”

  陆威又是皱眉。

  这时,风顺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说道:“阿妹说你很喜欢我们家水榭旁的那株杂种树,所以,走之前,吩咐力士砍了下来。本来是要送到你们武德星宫府去的。你既然来了,就自个儿带回去吧。”说着,他轻轻拍了拍手。

  从廊下闪身走出一名光着膀子的力士,肩头果然扛着一株被拦腰斩断的金桂树。

  陆威那张千年不变的冰山脸终于龟裂。他张嘴,刚要说话。风顺打了个呵欠,挥手说道:“唔,一大早起来给母后和阿妹送行,耽了不少瞌睡。我要回去补觉。你请自便。”说着,象是掉进了瞌睡虫堆里一样,呵欠连连的走了。

  待他离开花厅后,陆威一把抓住力士,红着眼睛,厉声问道:“丽儿呢?她怎么样了?”

  力士愕然的瞪大眼睛,肩头的金桂树险些掉了:“丽”姑爷不是该问元君娘娘吗?

  “你这么关心她,为什么刚刚不光明正大的问本君?”风顺悄然站在他的身后,脸色阴沉的象锅底。

  “你”陆威转过身来,一时辞穷。

  风顺从鼻子里冷哼一声:“丽姬回北冥了。还有,父君说了,既然你这么喜欢杂毛凰,他会亲自去凤族给你挑几只。至于丽姬,她的主意,你打不起。人家在北冥早就自己攀上了天帝少子。你去问问你父亲就知道,半年前,天帝少子就来我们北帝府下了定礼,纳其为侧妃。是你的父亲,武德星君保的媒。我们北帝府,从来就没有想拆散你们这对痴情人。”

  “不,不是这样的!”陆威勃然大怒,“丽儿是被你们逼的”

  “聒噪!”风顺挥袖,“来人,把这个疯子扔出去!”

  “且慢!”银光一闪,武德星君满头大汗的现身,冲风顺抱拳连声道歉,“少君,误会,绝对是误会。这个小畜牲,下官带回去定会好生教训。请少君看在元君的份上,息怒息怒。这事要是闹开了,与元君的名声也不好哇。”

  “哼!”风顺瞪了武德星君一眼,气哼哼的走了。

  陆威还梗着脖子,武德星君瞪了他一眼,压低嗓子喝斥道:“还不快滚!你一定要闹得元君当众休夫,才好看吗?你算老几,也敢同天帝府的次少君抢女人!”

  竟然是真的!陆威的气焰立时下去了。

  武德星君见状,气急败坏的拉着他,身形一晃,同时消失在花厅之中。

  可怜的力士扛着金桂树,不知道如何是好。

  “罢了,这棵树赏你了。”风茜现身,挥手说道。

  “是。”力士躬身行礼,扛着树,一溜小跑的逃了出去。今天这事呀,他多听一句,都是大麻烦。

  风顺慢慢的从内门踱进来,沉声问道:“阿茜,你真的要去凤族学习御火术?”

  风茜点头,两行珠泪无声的滚落:“三百年,我肯定能忘记他的。”

  风顺心痛的按着她的肩膀:“阿妹,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这么折磨自己。不喜欢了,我们休掉就是。九重天上,多的是好男儿。”

  “不,阿哥,我要忘记他之后,再与他和离。”风茜抹掉泪水,强装笑颜,“我早就想回去跟姥爷学御火术了。以前现在,我绝对可以静下心来,安心安意的学习御火术。”

  第二天,王妃归宁,北帝亲自护送。同行的还有元君。据说是凤君甚是想念唯一的外孙女。故而,元君陪同王妃一同回凤族尽孝。

  半个月后,北帝独自返回九重天,真的给女婿陆威带回来了一对杂毛彩凤,召他进府接人。

  陆威也是个硬气的,撂下两女头也不回的走了。三天后,他返回七重天的南军大营,对外声称是练兵。

  从此,风茜一直呆在凤族,随姥爷凤君学习御火术。

  她以为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来愈合血淋淋的情伤。哪知,一百多年后,从九重天突然传来消息,北帝府与魔界暗中勾结,欲谋仙界。阴谋败露,北帝惨死,北帝王妃被打入天牢,北帝少君下落不明。

  风茜瞒着凤君偷偷的返回九重天。在半道上,她碰到了前来搬救兵的丽姬。

  后者告诉她,找到了父君大人的仙体。只是天帝的手下到处在寻找父君大人的仙体,所以,她不敢带在身上,藏在一处地方。

  “元君,你和我一道去请父君大人的仙体吧。”她泪眼婆娑的请求道。

  此时的风茜已经充分认识到这位庶妹是个什么角色,所以,她立刻猜到此行必定不能善了。当着丽姬的面,她命自己的坐骑扶摇返回凤族搬救兵。而暗地里,她分出元神,并用精血包裹住,悄悄的塞给扶摇,暗令其快逃:去下界!有多远,逃多远!除了阿哥,谁也不能信!

  接着,她被丽姬引到了五重天的除魔岩。

  丽姬指着脚底的深渊告诉她,父君大人的仙体就在下面。

  不管是真是假,风茜都决定下去察看一番。

  她要丽姬带路。

  后者却惨呼一声,做出极其痛苦的样子,跌倒在悬崖边:“元君,我不是故意要跟你抢威哥哥的。对不起,我实在是情不自禁”

  不一会儿,陆威火急火燎的赶到。身形未稳,他便一剑当胸刺过来,厉声喝道:“贱人!”

  风茜被丽姬刚刚的话乱了心神,当即被刺了个正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陆威抽出剑。

  是啊,原来我是这样的蠢货!风茜万念俱灰,展开双臂,跌下悬崖。

  她身上本来就无元神和精血护体。而陆威又是盛怒之下,使尽全力。这一剑当即绝了她的命。她还没有坠落悬底,便已折殒。

  金灿灿的画面消失了。

  沐晚回过神来,只觉得脸上一片冰凉。

  没有表情的用袖子胡乱抹掉脸上的泪水,她吐出一口浊气,心道:上界,我回来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12332111、噯菍慕慕、醉舞清影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