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四九章 再见,炎华界(上)
  一气灌完一坛子酒,澳门赌博网站:沐晚将空酒坛随手扔在地上。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新的头发也长出来了。墨发象瀑布一样,一直垂到脚踝处。又象是一条大毯子,披在身上,护住她玉色的冰肌。

  里里外外的衣服都毁于劫雷之下。她现在不着寸缕……啊,再次感谢劫雷,轰了这么大的一个坑出来。

  沐晚飞快的穿戴整齐,随手将一头墨发在头顶挽了一个道髻。呃,头发太长了,挽出来的道髻好大!

  想了想,她取出一个金累丝嵌宝珍珠小冠扣在上面。

  唔,这样好多了!

  接着,她快步走到祥云飞剑跟前,将之捡起来。

  上面的劫雷已然耗尽。

  细细的检查过后,她松了一口气。祥云因祸得福,竟然是进级了。

  将之送回小云星,继续润养着。她又隔空抓起青云剑。这家伙先前强行吞食劫雷,虽然没有进级,却也被淬了一次体,此时还在昏睡之中。

  沐晚也将之送回洗剑星润养。

  环顾四周,坑底大约径直三十丈,尽数化在焦土。千儿八百年之内,必定是寸草不生的。

  很明显,我的雷劫比九位老祖的都要强得多……想到这里,沐晚不禁仰头望天。

  这时,艳阳当空。蓝天如洗。

  黑沉沉的劫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尽。

  天道,不管你是厚爱,还是奈何不了我,不得不放过,总之,你的格外“关照”,我沐晚收到了!

  嘴角噙起一丝笑,她一个大箭步跃出巨坑。

  “姐姐,这里!”山脚,香香举着双手,用力的向她挥舞着。脸上的笑颜比此刻的艳阳还要灿烂。

  黑夜咧着嘴,整个儿乐傻了。

  常龙和乘风道君、正清道君象是在讨论什么,听到香香的呼声。三人齐齐的仰着头,望过来——这是修真界的规矩。度劫成功的话,没有度劫者的许可,任何人不得靠近度劫区。不然,会被视为图谋不轨,度劫者有权将之灭杀。

  蓝天之下,那道青色的身影,泛着金色的光晕,有如神祗。

  “这是……仙!”常龙恍然大悟,“姑娘已经是仙人了?”

  旁边,乘风道君和正清道君齐齐颌首。当年,广成子和广源子度劫成功之后,也是这般模样。

  这就是仙人的丰姿。

  沐晚冲他们笑了笑,祭起逍遥八步,飞步下山。

  啊,速度比先前快了百倍!

  逍遥八步竟然被她使出了撕裂虚空的效果。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她已经笑吟吟的立在跟前。

  沐晚走到乘风道君面前,依然欲行正式的道礼。

  后者双手托住,连声说道:“不可不可。”沐晚度过了九重天雷劫,现在已经是仙人,不再是炎华界的道修。他岂能让她执弟子礼?

  沐晚没有办法,只好抱拳行了一个道礼:“多谢太师祖。”

  乘风道君乐得合不拢嘴。太好了,继九位老祖之后,宗门又出了一位仙人。并且,还出自他的门下!

  接着,沐晚又向正清道君抱拳道谢。

  后者不敢受,侧身让过,抱拳还礼。

  身为当值道君,他问道:“大人,飞升庆典,您准备在哪里举办?是在剑道峰,还是在祖师峰?”

  沐晚摆摆手:“美玉在前,沿旧例就是。”

  太一九子都是飞升之后,再由宗门补办的飞升庆典。她身为后辈,当然要照着前人的先例。

  “是。”正清道君垂眸应下。

  乘风道君对他说道:“那样的话,时间也是紧促。要不,我们先去准备?”

  “好。”正清道君向沐晚抱了抱拳,与乘风道君联袂离去。

  香香他们三个喜气洋洋的上来道贺。

  “恭喜姐姐!”

  “恭喜姑娘!”

  “恭喜姑娘!”

  沐晚呵呵笑道:“同喜同喜!”

  可不是同喜吗?她度劫成功,三天之后,他们三个都会随她一并飞升!

  嬉笑过后,沐晚吩咐他们:“你们有什么事情要处理,现在就去。三天之后,我会召你们回来。”

  “是。”三人称是。

  常龙和黑夜都是有徒弟的人。马上要离开炎华界了,当然要去好生交待徒弟。至于玲珑阁,沐晚悟道之后,黑夜便完全交出去了。现在的玲珑阁是梅朵、忘忧和黑阿牛共同管理。

  香香也想去看望梅朵。她虽与梅朵没有师徒名份,却与师徒没有两样。

  于是,三人一道同行,撕裂虚空,前往西炎洲。

  沐晚则返回观云岭。她感觉到师尊他们就在观云岭上。

  祭起清风术,不出两息,她便到了观云岭。

  山顶一片欢声笑语。玄阳真君他们三个正在兴高采烈的讨论着刚刚雷劫。

  “小晚,来了!”清沅真君看到她,欢喜的打招呼。

  沐晚快步上前,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弟子沐晚见过师尊。多谢师尊的大力栽培。”

  清沅真君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眼圈儿红了,双手扶住她:“你这孩子……”话未说完,她已然泪流满面。

  玄阳真君笑道:“大喜事,哭什么呀!”

  沐晚又走到他面前,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弟子沐晚见过师祖。”

  这下,玄阳真君的鼻子也酸了。他强忍着眼泪,连声应道:“哎,好好!”

  接着,沐晚又抱拳向郝云天行了一礼:“大师兄,谢谢你。”

  郝云天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是最棒的。”

  “哎呀,我们在外面站着做什么呀。”清沅真君擦着眼泪,笑道,“你们稍等,我去开启洞府。”

  玄阳真君摆手止住她:“洞府里哪有外面舒畅。小晚的时间金贵得很。我们就在外面自在的喝喝酒,说说话吧。”

  清沅真君这才想起来,紧张的问道:“小晚,你什么时候飞升?”

  “三天之后。”沐晚答道。

  清沅真君一下子慌了:“三天!哎呀,怎么来得及……”去上界,不是去西炎洲!为了应付雷劫,小晚肯定是耗光了身上的法宝、丹药……哎呀,要准备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如此想来,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哪里还有心情喝酒!

  沐晚轻轻握住她的手,笑道:“师尊,香香他们已经分头准备去了。”

  “哦,那就好。”清沅真君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仍然转得飞快:这次离开,小晚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炎华界的特产是要准备一些的。嗯,她爱吃的吃食,也要备一些。上界不一定有……哦,还有,要多备几身衣裳。小晚是仙人了,不能再老是穿着青色的道袍。

  沐晚看出了她的心思,心里有些发酸,握着她的手,忍住泪意,轻声说道:“师尊,你们一定也要飞升啊。我会想你们的。”

  清沅真君闻言,连连颌首:“嗯,你不是老说,上界一天,炎华界一年吗。我们很快也会飞升的。”小徒弟不过九百一十三岁便得道飞升。而她其实也才一千一百多岁,已是化虚八层的修为。当然比不得小徒弟,但在炎华界也算是天纵之才。飞升,于她,不是空谈,而是早晚之事。而郝云天也是胜过她,现在是化虚九层的修为,照此下去,也是迟早能飞升的。至于师尊,玄阳真君,也是化虚九层的修为,飞升于他,也不只是梦。

  四人就在山顶席地而坐,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主要是沐晚在讲。讲的是刚刚历劫的感受和经验。

  玄阳真君他们听得津津有味。

  直到太阳西沉,沐晚取出三千坛两千年份的“醉千年”分送给他们,说道:“这是早就给你们备下的酒。还有一些丹药。在香香那里。等她回来,我再给你们送过来。”

  接着,沐晚借口还要回南地灵之根的洞府收拾东西,辞别三人,离开了观云岭。

  她确实是要回那边的洞府,不过,不是收拾东西。洞府里只是挂了几颗夜明珠而已,外加一扇大门,有什么好收拾的?她是要找个地方,整理星海。另外,还要给师尊他们炼制一些口粮丹。

  到了观云岭的山脚,她掏出子石联系师叔。

  几乎是立刻,张逸尘的头相出现在子石上。他乐得合不拢嘴:“小晚,恭喜啊!”

  “师叔,你在哪儿呢?”沐晚问道,“我过来找你。”师叔门下没有弟子,是以,自从化虚之后,鲜有返回宗门。她也拿不准他在哪里。

  “龙泉山啊。我和大师兄都在。”张逸尘快活的答道,“我们正好要涮锅子。你快来!”这是惯例,两兄弟一碰到高兴的事,都是凑到一起涮锅子!

  “哎。”沐晚切断子石,直接撕裂虚空过去了。

  山脚的迎客松下,依然是一炉火红的炭火、热气腾腾的浅口铜鼎,两个忙碌的身影。

  沐晚眼里微热,深吸一口气,快步走了过去:“师叔,阳伯伯!”

  “来了?快坐!”两人一个在择菜,一个在片肉,看到她,欢喜的齐齐放下手里的活。如今,她的修为远远超过他们俩。她若不吭声,两人察觉不到她的到来。

  “好香!”沐晚笑道,“涮锅子怎能没有酒?”说着,她取出两坛千年份的“醉千年”放到案面上。

  张逸尘见状,眼里发热。他连忙背过身去。

  阳煜也是忍着泪意,望着眼前的女孩儿,欣慰的笑道:“是什么时候飞升?”也难怪小煜控制不住。看到昔日的那个小小的女娃娃如今得道成仙,他也是心潮澎湃,百感交集啊。

  “三天后。”沐晚说着,和往常一样,在案边的一只蒲团上,坐了下来。

  “好!”阳煜提起一坛酒,“啪”的拍开,“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对!”张逸尘揩干眼泪,转过身来,吼道,“不醉不归!”亲自接引进宗门的小女孩儿今天得道成仙了,他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嗯!”沐晚强忍着眼泪,使劲的点头。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方圆的石头、lo丶佑灬、书友10081609255933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