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四一章 花心大萝卜
  随后,常龙去处理中年秀才。香香折回落木镇,处理通界镜和逃犯。

  上一次,他们从秘使那里已经搞到了一块。黑夜将之拆得七零八落,最后没法复原。这一次,香香要把这一面也带回去,拿给黑夜研究。

  通界镜是有时效的。每次开启,最多能连续使用十二个时辰。没有启动的时候,它就一个死物。

  香香连密室都没有进,直接伸出一根树枝,取走了通界镜。

  密室里,逃犯在打坐,对此毫不知情。

  得到通界镜后,香香第一时间抹掉了镜子上的神识烙印。原主人,也就是那名中年秀才不过是元后修为。她要抹掉他的神识烙印,易如反掌。

  收了镜子,她离开了落木镇。

  这时,执事院的一支追捕小分队得到上峰的指示,正全速赶往凡人界。

  常龙按照沐晚的指示,将中年秀才扔到了大顺京城东郊的一座道观外面。

  此时的中年秀才修为全无,脑瓜子稀里糊涂,只是依稀记得自己是个屡试不中的秀才。

  观主以为他是科举连连失利,受了刺激,变成了糊涂人。遂,心生怜悯,收留了他,让他在观里帮着抄写经文。

  中年秀才迷糊得很。是以,大家都唤他“迷糊居士”。

  不成想,这个迷糊居士一天又一天的抄写经文,竟然抄出了长寿之道。他在观里住了三百一十多年,才在一天清晨溘然长逝。

  其实,在抄了七十多年的经书之后,他就成了远近闻名的“老神仙”。只是他依旧是糊里糊涂,我行我素,只知道抄经书,不知与香客相处,是以,观里的道士们只得对外称他是“糊涂仙”,当吉祥物供奉着。

  “糊涂仙”殒落后,观主带着全道观的道士们过来料理后事。不想,他的尸身象沙石堆成的一样,不出半个时辰,就化成了一小把灰白色的细灰。

  观主等人被惊到了,以为仙迹。所有人都认为“糊涂仙”是羽化登仙了,欢天喜地之余,他们为之做了七天七夜的水陆道场。而那一小把细灰被观主仔细的装在一只玉罐里,做为镇观之宝,供奉了起来。

  然而,没有什么用。

  五年之后,观中突生大火,毁于一旦。火灾之后,人们努力在废墟里寻找那只玉罐。结果,玉罐被倒塌的横梁砸得粉碎。罐中的细灰再也捡不回来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常龙和香香完成任务后,相继返回南地灵之根,向沐晚复命。

  很快,执事院的追捕小分队也成功的将逃犯缉拿回宗门。

  经过审讯,他对自己勾结外人、试图搅乱宗门,以达到独占四条地灵之根和四小界的罪行供认不讳。

  他是元婴级别的高级修士,掌教真人的辈份低于他,不能以下克下,处决他。是以,掌教真人将他以及另外两个同伙的口供一齐呈交道君会。

  在接下来的例会上,与会的道君一致同意,以判门罪处以三人极刑。而静月道君等四位道君皆主动的做了自我检讨。

  半月后,西地灵之根里,召开了太一宗的首届元婴会议。

  内门九峰的元婴上人们皆齐聚于入口处。

  会上,不但宣布了三人的罪行,而且公示了他们的全部口供。

  上人们看过之后,无不愤怒。

  其实,四条地灵之根都有数万里长。哪一条地灵之根里的洞府不是数以千计。就算是九峰的上人们合住在一条地灵之根里,都是绰绰有余。之前,上人们之所以被鼓动,真不是为了争洞府。现在,看清真相,他们惭愧不已。

  接着,在与会人员的唾弃声中,三人被执事院当众斩首。元婴直接碾碎。

  从此,西、北地灵之根里再无“轮换”的流言。

  正如常龙料想的那样,上界的那个家族没有再派人到炎华界来。他们终于落了一个清净。

  没过多久,黑夜终于出关。他的修为也突破了一个小阶,达到五阶魔王境。

  香香将缴获的通界镜送给了他。

  黑夜将之带回百炼星,又拆了个七零八落。最后,他还是没法复原。为此,被剑灵青云笑话了好久。

  说起剑灵青云,沐晚只觉得好无语——在她突破飞升二层后,没过多久,祥云的器灵终于化身了。

  那是一只圆滚滚,长着尖尖的小红嘴儿,全身覆盖有鹅黄色软毛的家伙,样子象足了禽灵一族的幼崽。

  沐晚他们四个围观了许久,也没认出来这是个什么品种。

  最后,还是小祥云自己说了。她本质上是器灵,只是化身成禽灵一族而已。

  也对哦。祥云是把飞剑,而禽灵擅飞,所以,她化身成禽灵的样子,完全说得通哦。

  化身后的祥云终于能开口说话。她的声音糯软,听上去象是女宝宝。

  而她自己也承认,是属于雌性。

  大家都很期待,器灵祥云将来会长成什么样子。在修炼之余,会时不时的跑到小云星上去看望她,顺便指点她一二。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每次去,都能看到青云剑!

  不想,青云剑还嫌他们跑得太勤,叨扰了他家媳妇儿修行。

  “你家媳妇儿?”黑夜当场笑喷。

  青云剑大大方方的又搬出了“天生一对、地造一双”的理论。

  这家伙红果果的移情别恋了!黑夜暗底里乐得要死。私底下,他对香香八卦:“要是火云战甲将来也生出灵智,青云剑是会再换一家,‘天生一对、地造一双’呢?还是,左拥右抱,不分大小?”

  于是,在香香那里,器灵青云从“可爱的弟弟”华丽丽的变成了“花心大萝卜”。

  黑化成功!以香香的性子,永远都不可能看上这家伙了。黑夜终于放下心来。

  后来,香香还把这件事当乐子,说给沐晚听。

  沐晚哭笑不得。她想不明白,青云剑怎么落了这么一个性子?她身为主人,绝对没有做坏榜样啊。再看周边的,黑夜、香香、老常……大家都不带这样的啊。

  难道器灵也有天性?青云剑天性如此?

  为此,沐晚特意召了青云剑过来,询问一二。

  结果,听完青云剑的话,她搞明白了——青云剑根本就没开情窍,连“媳妇儿”是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看到黑夜和香香经常在一起,说说笑笑,觉得很温馨,羡慕不已。所以,他也想有一个这样的玩伴。

  说白了,就跟小孩子过家家是一样的。

  沐晚听完,心生惭愧。青云剑是她的本命剑,可是,除了练剑、比剑时,她貌似很少与之单独相处。以前是放在丹田里润养,现在则是撂在洗剑星上。

  青云剑现在的心智,跟个小孩子差不多,正是好玩的时候。也难怪他急吼吼的要给自己找个玩伴。

  想到这里,她对青云剑说道:“除了小云星,你以后也可以多去其他星球玩啊。包括静修星。”

  不想,青云剑弹了弹:“没空!青云要教媳妇儿修行,真的没空玩。主人,要是没什么事,青云回去了。”

  沐晚抚额,纠正道:“不要老把‘媳妇儿’挂在嘴边。人家有名字的。你看,黑夜有和你一样吗?”祥云现在跟个奶娃娃一样,什么也不懂。但是,将来,要是祥云懂事了,万一不干呢?她的本命飞剑,和她的本命剑闹翻了……呃,那画面太美,她完全不敢想象。

  “那,青云不叫她‘媳妇儿’了,叫她‘小云’,可以吗?”青云剑有些迟疑。

  沐晚笑道:“可以啊。”

  青云剑高兴极了,嗖的一下,没了影儿。

  沐晚笑了笑,静下心来,继续修行。从此,除了去参加例会,她几乎没有离开过洞府。

  事实上,其他道君也皆是如此。她并不显得出格。

  而常龙被上界的那些人搞出心理阴影来了。他向沐晚提出:以后,他,还有黑夜、香香,三人轮流外出巡视东华洲。这样的话,上界的那些人若是再想搞风搞雨,他们能尽快发觉。

  沐晚没有立即表态,而是召来了黑夜和香香,征询他们俩的意见。

  两人都觉得好——香香是个坐不住的性子。定期出去巡视,她正好能散散心;黑夜心里惦记着徒弟黑阿牛,还有玲珑阁。就算没有巡视,他也要时不时的出去转转的。

  “行。你们自己商量吧。”沐晚点头应允了。

  老实说,上界的贵人,还有其爪牙,一次又一次的找什么转世仙人,也令她感到了深深的危险。直觉告诉她,她的时间不多了!飞升,迫在眉睫!所以,她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修行之上。外面的事,也只能交给香香他们三个去处理。

  香香他们每每巡视完后,都会去静修星,向沐晚汇报一下主要的见闻。

  有一次,香香巡视回来,一脸八卦的问道:“姐姐,你知道这次香香出去看到了谁?”

  沐晚一头雾水。大家的熟人那么多,她哪里猜得出来?

  “古丽女皇!”

  “她?”沐晚愣了一下,问道,“她,还好吗?”

  香香撇撇嘴:“还算好吧。她的修为比只香香低一个小阶。还有,香香从她身上看到了契约印记。她现在也是有主人的奴兽。”

  堂堂的昔日迷雾森林女皇成了奴兽?连本命守护兽都不是。沐晚很是好奇:“她的主人是什么人?”

  香香摇头:“古丽女皇是独自一人。她没有看到香香。香香看到她身上的契约印记后,也不敢现身和她搭话。等她离开后,香香查探过。她是三天前才出现在东华洲的,期间只见过要阿百一次。”

  她查出,母子俩神秘兮兮的在绝魔山脉前的千里荒丘见了一次面。那里草木稀少,她无法查出他们俩说了些什么。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喵家小狐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