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四零章 伸爪必斩
  香香本来想赶过去,直接抓人。,以她现在的修为,抓两个元婴修士,还不是有如探囊取物。她保证不会惊动镇上的凡人。

  但是,转念一想,她觉得有点怪怪的逃犯为什么要躲到地下密室里去呢?

  这情形,不由让她想起凡人们为了抓老鼠,在捕鼠夹的一端放置的肉块。

  逃犯就是诱鼠的肉块,对吧?

  可是,小院子挺正常的,不象是捕鼠夹啊。

  想到姐姐说幕后推手极有可能是上界的那位贵人派来的,香香不由打了个哆嗦上界的手段不是我现在能想象的。所以,这件事,还是请姐姐来拿主意吧!

  香香连绝魔山脉都没有出,收回海捕令,通过契约申请与沐晚联系。

  很快,沐晚传讯:什么事?

  香香据实禀报。

  沐晚和她的想法是一样的,给她支了一招:让官府去找那位秀才的麻烦。至于由头嘛,她自己想。总之,一个原则不能出现在人前。

  香香看过的话本能用船载啊。经沐晚一提点,她立刻想起了汪洋大盗的桥段,心生一计。

  当天夜里,当地的父母官,县令大人收到一封举报信。

  信上说,十八年前被官府通缉的大盗金一郎目前藏在落木镇。他隐姓埋名,在落木镇当私塾先生。

  信末还附了一幅金一郎现在的画像。

  落款是:老捕快之后。

  这位县令大人也不是个糊涂官。他连夜召来捕头,还有老主簿,细问大盗金一郎的往事。

  当年金一郎闹得很凶,身上背有十几条人命。官府至今没有撤销他的通缉令。是以,老主簿印象非常深。

  “十八年前,为了追捕金一郎,确实有一名捕快殉职了。那名捕快,下官记得是姓田。他确实有一个十岁的儿子。”他很快就翻出了年前新发下来的金一郎的通缉令。

  三人将通缉令上的画像与举报信里附的画像进行了对比,一致得出结论:没错,是金一郎!

  于是,县令大人令捕头点齐人手,连夜开往落木镇,捉拿金犯。

  而与此同时,有一支神秘的修士小队,也正往大顺的西南边境赶来。他们一共十人,沿途寻寻觅觅,象是在找人。

  两支队伍一远一近,一慢一快。

  清晨,捕头带着人手先行到达落木镇。他们直接踹开了茅庐的柴门,将披衣起床查看动静的中年秀才摁倒在地。

  一名捕快粗鲁的扳起他的脸。

  捕头打开通缉令,对照了一下,验明正身:“就是他!带走!”

  中年秀才的眼底闪过愤怒。不过,这时,那支修士队伍离落木镇不过十余里。他深吸一口气,暂且按下怒火,任捕快们把自己捆起来,带上囚车。

  落木镇离县城还有半日的路程。捕头担心生变,命捕快们立刻押着囚车,返回县城。

  中年秀才站在囚车里,飞快的看了一眼那队修士所在的方位,两只嘴角不易察觉的翘了翘。

  好不容易,鱼儿来咬钩了,他才不要前功尽弃。

  一行人出了镇,沿着官道,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县城。

  此时,天色早。官道之上,不见其他行人的影踪。捕头和捕快们暗自欢喜。

  而中年秀才却是气得几欲跳脚,破口大骂该死的,那群修士到底在搞什么!他们在落木镇的西郊转悠了一个多时辰,东寻西找,就是不肯进镇子!

  他们不肯进镇子,他怕打草惊蛇,就只能继续坐囚车。

  又过了半个时辰,一行人来到一处山谷。

  这里离落木镇已经有三十来里。

  而数十里开外,那群修士停止寻找,在西郊的一处小树林子边缘坐下来,吃起东西来!

  中年秀才寻思着:要不要动手?

  就在这时,突然从山谷里飘过来一阵清香。

  中年秀才心中警铃大作,一改沮丧之色,“噌”的在囚车里站了起来。

  可惜,晚了!

  旋即,“叭嗒”一声,他直挺挺的一头栽倒。

  刚刚的那阵清风里掺了香香独家秘制的瞌睡粉。经过了无数次的实践检验,药效那是杠杠的。

  周边,捕头、捕快们早就昏睡了过去。

  香香站在一边的山头上,嗖的飞出一条枝叶,将中年秀才捆得结结实实,哗啦啦拖过去,扔进乾坤袋里。

  接着,她又从另一只乾坤袋里抓出一个昏迷不醒的中年壮汉,隔空扔进囚车里。

  这名壮汉与中年秀才穿着一样的衣袍。他蜷缩在囚车里,与中年秀才没有多大的区别。

  调包完毕,香香打了一记响指。

  捕头和捕快们纷纷醒转。不过,他们没有一人发觉自己刚刚昏睡过去了。

  捕头骑着马,回头看了一眼囚车,说道:“过了这个山谷,我们休整一刻钟。”

  “是。”捕快们立马来了精神。

  香香看了看手里的乾坤袋,眉眼弯弯:“搞定!”

  至于落木镇西郊的那队神秘修士小树林的边缘哪里有什么修士!

  自至自终就是香香使的一个障眼法而已。

  修为高一阶,压死人。中年秀才不过元后修为。而她是一个化形中期的万木之王,耍个小戏法,骗一骗他,绰绰有余。

  通过幻化出来的那一队修士,香香确定落木镇及其周边没有埋伏。是以,她果断出手,抓走了中年秀才。

  而她最后扔进囚车里的中年壮汉是真正的金一郎。

  姐姐说过,越是假的,越要把所有的细节落实,搞成真的一样。

  所以,中年秀才上当了!

  至于落木镇里是否有古怪,还有藏在地下密室的逃犯抓住了幕后的推手,她还要逃犯做什么?

  香香通过契约向沐晚做了汇报。

  沐晚指示:不要将人带回南地灵之根。找个隐秘且安全的地方,先把人关押起来。

  香香明白姐姐是担心中年秀才以身为饵,布设的是局中局呢。

  是以,她将人带到了附近的一个山洞里,先看管起来。

  沐晚在等待。

  等常龙出关。

  她思来想去,保险起见,自己不宜出面。所以,将人交给常龙审问是稳妥的选择。

  十天后,常龙出关。修为也进了一个小阶,他现在是五阶鬼王境界。

  领命之后,他立刻动身,与香香汇合。

  用了一点小手段,常龙撬开了中年秀才的嘴。

  原来,他与颖川陈家的老祖是同族,也是来自上界。与所谓的秘使突然断了联系后,家族派他下来,查探原由。

  他也是个厉害的。在东华洲查探了二十余年,连猜带蒙的推导出,秘使是遭了太一宗的毒手。

  他一直以为秘使是他的族兄。堂堂的上界修士,折在下界的破宗门手里,传回上界,叫他们家族的脸往哪里搁呀!

  此仇必须报!

  太一宗必须覆灭!

  只是,单枪匹马的,他要如何灭掉太一宗这个庞然大物呢?

  研究分析了许久太一宗的资料,最后,他猜测:炎华界的四条地灵之根和四个小界应该是被太一宗秘密控制了起来。

  下界的这些蠢货不知道“四象”的秘密。而他身为上界的修士,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的。但是,以他的身份和修为,也仅仅是知道些皮毛而已。四条地灵之根和四个小界到底在哪里,如何才能找到它们,他却完全不知。

  不过,也足够了!

  在他看来,以太一宗目前的实力和地位,炎华界无人能捍动它。正所谓,最坚硬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垮掉的。

  他想出了一条分化太一宗高阶修士层的毒计。

  世上最难满足的便是人心。无论哪里,总会有那么一种人,自认为处处被人排挤,壮志难酬。

  他就在太一宗找到了一位这样的元婴上人。

  在他的蛊惑之下,那人不出意料的上钩了四条地灵之根和四个小界就是炎华界的“四象”。只要炼化了“四象”,就能得道飞升。而我们家族就有炼化“四象”的法门。太一宗杀我族兄,便是与我们家族结下了血仇。你若是能搞乱太一宗,我便将秘法传授于你。

  最后,常龙还审出。中年秀才用来与家族联系的通界镜,还有一个妙用,可以将十丈之内的情形清晰的传送给家族。计划败落后,家族突然命令他,以逃犯为饵,把通界镜安放在地下密室里。他不知道家族的目的何在,但是也照办了。所以,通界镜现在并不在他身上。

  得到口供后,香香气极,扬言要扭断这人的脖子这人太坏了。什么证据也没有,仅凭着几句没有查实的传说,便把陈家老祖的死归到了太一宗上。哼,太一宗不能白得了这个名声!

  “本座现在就如你所愿,拧断你的脖子!”因沐晚之故,她算得上是半个太一宗人。

  常龙连忙拦住:“他们家族好象有不少人。杀了这一个,下一次不知道又会派一个什么样的人来搞风搞雨。”

  没完没了的,不胜其烦!

  “那怎么办?”香香打住。

  常龙答道:“把他囚禁在一个地方,应该少说也能拖上个三五百年吧。”

  这家伙刚刚有交待:下来之前,他们家族吸取以前的经验教训,在他身上烙了血记。通过血记,他们家族能知道他是否活着。

  只要这家伙不死,澳门赌博网站:他们家族应该不会再派其他人下来吧。

  而以姑娘的修行速度,三五百年之后,差不多能飞升了。

  等姑娘飞升了,他常龙跟着去了上界,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这个家族。

  “到时,我要看看这些家伙的爪子到底有多长。”哼,再长也没有用,统统剁掉喂狗!

  香香闻言,两眼亮晶晶的:“对!灭了他们!”

  把人藏在哪里好哩?

  常龙想到了一个好主意送到玲珑阁去。

  有梅朵、忘忧和阿牛看着,包管妥当。

  当然,首先得禀报姑娘。

  沐晚的回复是:何需如此麻烦?废掉修为,封印记忆,随便扔到凡人界的某一处,任其自生自灭。

  躲在凡人界当私塾先生?哼,既然这么喜欢当凡人,那么,本座就成全你好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丶佑灬、b、竹屋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