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三九章 幕后推手
  正宁道君闻言,澳门赌博网站:睁开眼睛,说道:“是这样啊。那么,北、西两条地灵之根是该好好整顿一二了。这么好的修行条件,不珍惜,成天只知道东家长、西道短,成何体统!”

  正兴道君则接过话头,进一步说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宗门这些年发展得不错,但是,防微杜渐,总是没错的。我建议,让执事院好好的查一查这些流言是怎么兴起来的。”

  对面的三位道君都快坐不住了。

  这时,沐晚清冷的加了一句:“我附议。”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到静月道君的身上。

  “唔”静月道君头痛。道君会向来是一团和气,鲜有对立的时候。自加入道君会以来,他是头次经历这样的场面。

  他扭头看向没有发言的另外三位道君:“你们呢?”罢了,不能再摇摆。不然,真的两边都开罪了。

  三位道君有些怒了。道君手册上写得很清楚:坚决禁止搞团伙,搞阴谋!

  他们没有搞小团伙!也没有兴什么阴谋!他们真的是为了安抚后辈们,平息流言。归根到底,还是为了宗门的长治久安。

  所以,查就查!

  我们不怕!

  “我附议!”

  “我附议!”

  “我附议!”

  三人接连表态。

  正宁道君也道:“我附议!”

  静月道君点头:“我也赞同彻底查一查流言的出处。这样的话,七票赞同,一致通过,执事院查处流言。”

  道君老祖们的决议,自然是由下面的小辈们去执行。至于,该怎么做,也不是他们这群老祖操心的。

  会开到这里,差不多可以结束了。

  静月道君见大家都没有再开口的意向,遂宣布散会。

  对面的三位道君面有薄怒,气呼呼的当即撕裂虚空而去。

  正宁道君和正兴道君相对一视,看向沐晚这边。

  可惜,沐晚装没看见剑道峰的立场是一贯的。在这件事上,她不觉得有什么可商量之处。有人要是想慷他人之慨,成就自己的名声,呵呵,那么,请先问她的剑答应否。这就是她个人的态度。

  不等他们开口,人已经撕裂虚空,离开了。

  这位沐师妹真的是只有五百多岁吗?滑不溜秋的,老成得很哩!两人不禁摇头轻笑。

  而沐晚直接返回了南地灵之根。

  进入洞府后,她身形一晃,直接去了元星。

  香香不在。

  她还在突破?

  召出小铜球,她找到那颗星球。

  果然,三人都坐在原地,没有挪窝儿。

  也罢,且看执事院能查到哪一步再说。

  再者,既然正兴道君能有此提议,肯定也是和她想到一块儿去了。祖师峰在执事院的势力是九峰之中最大的。用不着她来操心。

  想到这里,她静下心来,继续修行。

  元神腹中的白色罡气团变大了一号,进而,凝炼法力的速度也提高了将近一成。沐晚感觉到,连带着影响了五色灵根的转速。后者提高了半成左右,从而使得她的修行速度也比以前快了一点点。

  只可惜,先天之混沌灵气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接下来,沐晚又参加了几次例会。

  在四个月后的例会上,静月道君公布了执事堂的调查结果:流言是逍遥峰的三名元婴上人散发出去的。目前,两人被捕,一人在逃。执事堂正全力缉捕逃犯。

  正兴道君显然是要追查到底。在会上,他对执事堂的调查报告很不满意,直言道:“一定要问出他们的动机。我怀疑,四象的秘密极有可能被泄露了出去。外面有人起了觑觎之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大发了。“四象”是太一宗的核心利益,任何人都不得染指!

  这话引起了所有参会道君的警觉。于是,大家一致通过,除了追查到底,同时,在四条地灵之根进行内部整顿。

  这次会议,乘风道君也参加了。回到南地灵之根后,他把沐晚喊到自己的地府,特意询问了她的想法。

  沐晚干脆利落的答道:“弟子想的是,内部整顿是必须的。但是,换守是不可能的。”

  乘风道君轻叩几面,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想动剑道峰的东西,那得先问问大家手中的剑。自广源子,到现在,这是剑道峰上下一贯的作风。

  两人就内部整顿之事宜交换了想法,很快,拿出了一个章程。

  乘风道君笑道:“这种作恶的事,我来做吧。”两个人,总要有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沐晚到底年轻了些,师从辈份上也低了点。所以,南地灵之根的整顿,让他来出面,才是最好的。

  “是。多谢太师祖。”沐晚大大方方的道了谢。太师祖一如既往的爱护她。这份情,她都铭记于心。

  从乘风道君的洞府里出来,沐晚直接回了自己的洞府。进入空间后,她发现香香出关了。

  小妖精进了一小阶,现在是化形五层的修为。

  上次,她接连突破了两个小阶。看来,先天之混沌灵气的效用已大不如前次。

  沐晚去了元星。

  香香正在酿酒,看到她,高兴的放下手里的活计,迎上来。

  沐晚开门见山的道出来意她想要香香去查一查流言的背后是否有其他推手。另外,暗中帮助执事堂缉捕逃犯。

  末了,她将刻录有三人画像的玉简递给香香。

  “姐姐怀疑又是上界的那位贵人在使坏?”香香收了玉简,皱着眉尖,问道。

  沐晚点头:“身为元婴上人,岂能不知道四条地灵之根和四个小界,对宗门有多重要,对他们自己有多重要?但是,他们竟然也敢拿地灵之根的驻守下手,说明他们定是找到了更好的提升修行的法门。能做到这一点的,唯有上界的仙人。哼,那位贵人针对宗门,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她向来爱使阴的,这一次的事,也很象她的手法。只是,她派来的人,简直是一蟹不如一蟹。这次的事,做得真不好看。”

  香香笑道:“那是姐姐更加厉害了,好不好!”

  沐晚轻笑:“余下的活,我来帮你做。你速去速回。”

  “好的呀。”香香解说道,“所有的酒,香香都已经封好了,只要收进二号酒窖里就行了。”

  沐晚“哦”了一声,挥袖使出一记“乾坤袖”。

  呼,清风拂面。

  两万多坛酒,尽数纳入袍袖之中。

  自从悟道后,在空间方面,她多了很多的小神通。“乾坤袖”就是其中之一。

  香香两眼亮晶晶的赞道:“哇,好厉害!”说着,身形一晃,急匆匆的离开了空间如果真是象姐姐分析得那样,那么,这件事非同小可,绝对是刻不容缓!

  很快,香香出了南地灵之根。

  沐晚要她暗中查探。所以,去执事院审问逃犯的两名同伙是不成的。香香直接去了西地灵之根逃犯凝婴后,一直在这里避世。

  通过搜查入口处附近草木的记忆,香香很快发现了线索那三名元婴曾有四次在距入口处东南十里的小树林子里秘密聚会。

  他们很小心,每次密谋时都布设了隔离阵。而小树林子里都是凡木,自然是看不透隔离阵的。是以,他们到底密谋的是什么,香香不得而知。

  不过,这已经是一条很有用的线索。至少,香香捕捉到了逃犯的真实气息。

  对于人族的元婴修士来说,画像、身形都是可以伪装的,但是,他们还没有能耐改变自己的气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沐晚那样的好机缘,能学到幻影一族的变幻术。

  好吧,就算逃犯也学习了变幻术,但是,他的修为有限,变幻术的时间又能维持多久?

  而香香现在的万木令却能在半天之内,下达到东华洲的整个修真界!

  所以,只要他漏了自己的气息,香香都能把他揪出来!

  除非他藏在完全没有草木的不毛之地。

  香香选了个僻静之处,下达了万木令之海捕令。

  一时间,由近至远,所有接触过这道气息的草木都按海捕令里的要求,晃动枝叶。

  象是接龙一样,香香很快得到了逃犯的逃走路线。不仅仅是如此,十年之内,逃犯的行迹,她亦是一目了然。

  不过半天,她找到逃犯的踪迹这家伙不走寻常路,竟是逃到凡人界去了!

  他似乎很喜欢去凡人界闲逛。十年来,他竟然去过四次凡人界。

  香香稍微整合一下时间顺序,立马发现,这厮每次从凡人界回来,不出三天,便会召集另外两个同伙去那处小树林子里聚会。

  难道背后的推手藏在凡人界里?

  香香挑眉,撕裂虚空。

  三息之后,她出现在修真界的边界,绝魔山脉的一座山头之上。

  继续动用海捕令,一个时辰不到,她发现了逃犯目前所在的方位大顺的西南边陲,落木镇。

  逃犯在镇里添置了一所小院子。厨房的灶台下有一个秘密通道,另一端连着一间地下密室。他在密室里已经躲了十七天。

  怪不得执事堂的人找不到他。香香撇撇嘴。

  不过,如今,逃犯的下落对她来说,已然不重要。她的眼球被镇子里的落魄秀才吸引住了。

  这位其貌不扬的中年秀才竟然是位化后修士!

  十年里,逃犯每次来到落木镇,必是深更半夜拜访这位老秀才。

  两人到底说了些什么,有阵法阻隔,香香没法查到。

  不过,她才不相信,两人是秉烛写诗吟对,畅谈理想。

  更有意思的是,中年秀才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十一年前,他到落木镇寻亲。结果,亲戚一家早就搬走了。他因盘缠用得差不多了,又无处可去,于是在镇子里租了三间茅庐,办了一间私塾。从此,在落木镇安顿下来。

  堂堂的元后上人窝在一个鸡犬相闻的小镇子里当私塾先生?谁信!

  香香坚信,这家伙就是幕后推手。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那兰红叶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