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二九章 新鲜出炉的老祖
  沐晚睁开眼睛,往身上接连打了三个去尘术,又在外面套上一件干净的青布法袍,重新挽了道髻,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的。

  接着,她出了练功房,飞跃至半空中,向为自己护法的两位道君老祖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朗声说道:“弟子多谢两位老祖护法。”

  执的仍然是弟子礼。

  太师祖乘风道君大大方方的受了她的礼,不住的颌首。

  另一位是祖师峰的正宁道君,已经从乘风道君那里知道是她在突破,见状,还了一礼,笑道:“瑾宸师妹客气了。恭喜恭喜!”心道:不愧是老祖们看好的苗子。才五百出头的年纪就已经晋阶飞升境。照这样子,恐怕这声‘师妹’也喊不了多时。后生可畏啊。

  想到这里,他看向沐晚的眼神更加柔和。

  旁边,乘风道君笑吟吟的吩咐沐晚安心巩固境界。

  沐晚点头称是。

  “正宁师弟,我带了两坛好酒。上你那儿喝一杯去,如何?”乘风道君转过身,好心情的邀请道。人家主动跑过来替他的小徒孙护法,他身为太师祖,当然要表示一下谢意。

  正宁道君闻言,爽朗的笑道:“求之不得!师兄,请!”

  两位道君携手离去。

  “恭送两位老祖。”沐晚悬浮于半空中,至始至终执弟子礼,目送他们离开。

  走出好远,正宁道君感叹道:“尊师重道,至始至终,不失赤子之心。难得,难得!”

  乘风道君的两个嘴角都咧到了耳后根上。

  送走两位道君,沐晚降下身形,来到院子外面。

  香香他们三个都守在院门外在。尤其是黑夜,自从她开始突破的那一刻起,便寸步不离的守在外面。正因为有他的压制,所以,在整个突破的过程里,心魔都不曾作祟。当然,这一道难关的重点本身也不在心魔——突破之前,首先要明心悟道。在这个过程里,突破者若是有心魔,也已经被化解。

  沐晚让黑夜护法,防的不是自己的心魔,而是外面游荡的心魔。虽说宗门之内,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突破时,她完全分不得心,谨慎些总是没错的。

  香香他们迎上前,兴高采烈的道贺。那神情就象是他们三个都突破了大阶似的。好吧,事实上也差不多。沐晚突破飞升境,飞升有望,不也是他们飞升有望吗?

  沐晚笑嘻嘻的回应:“同喜。”

  大家不禁开怀大笑。

  只可惜,沐晚要抓紧时间稳定境界,不然的话,他们今天定要畅饮一番,不醉不休。

  沐晚见过他们,转身又回到小院里,再次闭关。这一回是巩固境界。

  香香他们三个依旧守在观云岭,不让任何人打扰她清修。

  下午的时候,剑道峰的首座真人来到观云岭的山脚——护山大阵开启的,整座观云岭看上去有如一把冲入云霄的金色巨剑,不得靠近。此时,外人来拜访,都只能先去山脚的迎客松下自报家门。

  香香接待了他。

  其实,首座真人也是来找她的。因为他知道沐晚的庶务向来都是交给香香打理的。

  “请问香香大人,瑾宸老祖的道君大典是个什么章程?”

  香香挠头:“本座不曾听姐姐说要举办大典。”

  首座真人愣住了。

  观云岭一脉的低调在全宗门都是出了名的。除了岭主清沅真君曾举办过一次金丹大典,开山几百年,再也没有举办过任何庆典。哪怕师徒三人象是插上了翅膀似的,先后凝婴、化虚。

  好吧,有四条地灵之根作辅,现在,宗门里,结个丹、凝个婴,都不叫难事。没谁会正儿八经的举办庆典。但是,化虚庆典通常都是会办的。

  可是,听香香大人的意思,瑾宸老祖连道君大典也不想办。首座真人好为难:“这,这……不好吧。”

  新晋了一名道君老祖,这不只是观云岭一脉的大喜事,也是剑道峰的大喜事,是宗门的大喜事。

  因为这代表着太一宗又多了一个强者,实力更上一层楼。

  当然要全宗门一起热热闹闹的庆祝一下。

  而且,消息传开,其他门派和家族的掌门和家主们都会依着规矩,赶过来道贺。举办大典,也是便于统一接待他们。

  所以,道君庆典已经不仅仅是个人的私事,也是宗门的重大事件。

  想了想,他小心翼翼的又说道:“香香大人,按前例,道君庆典的一切开销花费都是由公中承担的。庆典的事务,弟子们也会极力张罗,务必让老祖满意。”

  真的当道君老祖是大白菜吗?开宗立派近六千年,宗门总共才出了多少道君?东华洲又出过多少道君?在他的任上,能亲自操劳一次道君大典,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足以让他回味一生了。所以,他竭尽全力,想办好这次的道君庆典。

  香香摆手:“不是这些问题,而是……”她做不了姐姐的主。

  顿了顿,她答复:“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本座帮你去问问姐姐。”

  首座真人喜上眉梢,行了一个道礼:“劳烦香香大人走一趟。”

  香香回到小院,用契约向沐晚禀报。

  果然如她所料,沐晚根本就没有举办什么道君大典的念头。

  不过,她以为首座真人是奉太师祖乘风道君之命过来商议的。所以,她的回复是:等我出关后再说。

  香香回到山脚的迎客松下,也如此答复了首座真人。

  后者不敢多言,行了一礼,告辞离去。

  第二天清晨,他收到乘风道君的传召,命他立刻去祖师峰主殿。

  首座真人不敢耽搁,立刻坐着金色飞船,前往觐见。

  掌教真人的大弟子候在主殿的白玉台阶下,看到他,远远的迎上来,行了一个道礼:“刘师叔,两位老祖正在殿内下棋。”

  首座真人愣了一下,小声问道:“大师兄呢?”这里的大师兄指的是掌教真人。在太一宗,掌教真人是金丹之首。宗门里所有的金丹真人都尊之为“大师兄”。

  “师尊随侍两位老祖身边。”

  首座真人闻言,笑道:“知道了。本尊在外面等着就是。”

  大弟子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抱拳行了一礼,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继续站岗。

  首座真人慢慢的踱到台阶下面,静静的站着。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虚掩着的朱漆雕花大门,他的心里突然间七下八下的,很不踏实。

  小半天过去了。

  主殿的大门终于“吱呀”一声,打开了。

  掌教真人从殿内出来。

  “大师兄……”首座真人象是看到了救星。身为一峰之首座,在主殿的台阶下站了这么久,搞得跟罚站一样,真的很没面子。

  不想,掌教真人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快步走下台阶,温声说道:“刘师弟,两位老祖让你回去。”

  什么!首座真人石化了。

  等他回过神来,掌教真人已经拾阶而上,回到了大殿之内。

  “吱呀”,朱漆雕花大门又掩上了。

  原来,老祖真的是罚我。我犯错了?首座真人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心思转得飞快,他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回想这两天的所作所为。最后,他终于明白了,脸色由红刷的变白。

  “对不起,老祖。弟子知错了。”定了定心神,他正式行了一个道礼,“弟子不该打扰瑾宸老祖清修。弟子回去后,自罚面壁三天,以儆效尤。”

  终于,大殿里传出乘风道君的声音:“去吧。”

  “是。”首座真人紧绷的心弦终于为之一松。还好,老祖原谅他了。

  此事没有在《太一新闻》有只言片语的报道。但是,这道消息象风一样的在太一宗传开了。

  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去打扰观云岭的清静。

  香香收到消息,将之告诉了黑夜和常龙。

  “姑娘也许还需闭关一段时间,我正好可以抽空去看看阿牛。”黑夜放心了。

  太一宗是道修之地,灵气充沛,却鲜有低阶魔修所必需的戾气。所以,黑阿牛一直都是独自在凡人界的西南荒蛮之地苦修。黑夜每年都会抽出时间去指导他一个月。

  他的资质不错,修为提高的很快。在九年前成功筑基。现在已是筑基三层的修为。

  常龙闻言,笑道:“你准备让那孩子在荒山野林里呆多久?”

  “上次去时,那里的戾气已经没剩多少了。我这次去,就是想带他去周边的几个小国转一转,历炼一个月。”黑夜如实答道,“完了后,再给他寻个合适的地方。你有什么好地方推荐吗?”

  常龙还真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我那徒弟忘忧前几天传讯,说是想去冥界转转。不如让阿牛跟着去吧。忘忧现在是鬼将三层的修为,足以护住阿牛。”

  黑夜有点不好意思:“我怕阿牛拖累了忘忧。”

  常龙笑道:“没事。忘忧生前当过国师,也曾教导过太子。带一带阿牛,于他,根本就不叫事儿。就这么说定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是,保护姑娘。即便有两位老祖护着姑娘,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行!”黑夜乐得合不拢嘴,“我今天就把阿牛送到摩诃城去。明天清晨就能回转。”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一个人旅行only的礼物,多谢书友冰皖凝岚、10205917581、かぇお、彼岸之天、shu8452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