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二六章 初提情关
  在太师祖乘风道君的安排下,沐晚秘密返回了宗门——据乘风道君的亲身体验,南地灵之根虽然灵气浓郁,又是凝炼神识的绝好去处,但是却四象不全,不是突破进大阶的理想之所。&..相反,宗门更有保障。所以,他建议沐晚回观云岭闭关。

  又是四象!沐晚不由问道:“太师祖,何为四象?”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她对‘四象’的认识越来越迷糊。‘四象’是阵法、风水等诸多方面的基础。对其认识不清,直接会动摇这些方面认知。比如说,这段时间,她的掐算之术退步极快。往往十之能中三四。当然,其中有骤然损失了两层功德的因素,但是,她心里清楚,最主要的原因是,她自己在‘四象’上越来越迷糊。

  乘风道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眯眯的反问:“你以为呢?”

  他不明白,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为什么小徒孙都一只脚跨进了飞升境,还要犹豫不决。想到小徒孙的功法是《四象五行诀》,他心中了然——就象一个人写字,写一两遍,字还是那个字。但是,一连写上百遍,反倒觉得那个字变得陌生了,不认识了。想来小徒孙也是犯了类似的迷糊。

  所以,他才有此反问。

  沐晚微怔,想了想,答道:“在阵法里,四象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代表的是四种方位。”南地灵之根位于东华洲之南位,呈南北走向。与南北之纵长相比,东南之横宽实在是窄到可以忽略不计。故而,太师祖说其‘四象不全’。

  乘风道君笑道:“你不是挺明白的嘛。”

  就这么简单?沐晚眨了眨眼睛,旋即,笑道:“多谢太师祖的,弟子明白了。”

  太师祖的意思是,关于‘四象’,她想得太多了。

  是这样吗?沐晚决定听从太师祖建议,暂且放下这个问题。

  回到观云岭后,沐晚一行人依然是住进了原来的小院里。她命香香去打探张逸尘的消息。上次回来时,听阳伯伯说,师叔正在闭关突破化虚境,不知道现在情形如何。唉,她的掐算之术退步的一塌糊涂,自己都没了信心。

  香香得令,化成一道清风,直接去了青木峰。

  自清沅真君避世以来,观云岭就一直开启护山大阵,隐于内门。几百年过去了,这里已经古木参天,连上山的路也全被草木占据。

  黑夜和常龙领着阿一他们去收拾疯长的草木——沐晚闭生死关之后,为了不打扰她清修,同时,也是为了给她护法,他们三个不能再呆在空间里,只能住在观云岭。而且,一直要住到她突破飞升境。这段时间至少也是以十年计,所以,完全有必要把观云岭好好收拾一下。

  很快,香香回来了。

  张逸尘还在闭关。阳煜在北地灵之根避世。不过,每年他都会返回宗门一次,去张逸尘的洞府外面说说话儿。

  除此之外,她还打探到了一桩本年度内门的大头条新闻。

  “姐姐,你还记得陈裁衣和袁鹏吗?”她问道。

  沐晚拧眉:“他们俩怎么了?”

  香香叹了一口气:“上个月,他们俩举行了双修大典。在大典上,两人缔誓之后,便双双殒落了。”

  “什么!”沐晚惊呆了。两个大男人双修?还一起死在他们的双修大典上!

  她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两人的音容,一个英气豪爽,一个精致斯文。

  这两个人……两世为人,做为一个前世婚过的人,她是知道什么是同风的。只是以前她没有细想,现在想来,这两个人还真象那么一回事呢。

  呃,好吧,不是“象”,而是“是”。

  宗门也没有明文规矩,不许同风。但是,象他们俩这样大张旗鼓的举行双修大典的,倒是头一例。

  “他们俩是怎么殒落的?”沐晚心里涌起了不好的猜想——宗门是不反对,但是,陈裁衣是受了戒的道士。同风之好为戒律所不容也。

  香香答道:“陈裁衣修为一直停留在金丹二层,天寿将近。袁鹏也凝婴失败,时日无多。两人在临终之前,为自己举办了一个浪漫的双修大典。场面挺感人。两人缔结同心誓之后,陈裁衣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袁鹏的怀里。他说,他很后悔的,是他太胆小,被世俗的观念所束缚,不敢面对自己的本心,辜负了袁鹏。他因此而生出心魔,苦苦挣扎几百年,以至于修为不得寸进,白白的耗尽天寿。他又说,自己现在很幸福。而袁鹏搂着他,散尽所有的灵力,为他幻化了一场花雨。两人看着花雨,几乎是同时殒落的。当时,很多宾客都哭了。”

  沐晚默然。过了一会儿,她问道:“大师兄参加了他们的大典吗?”

  香香挠头:“呃,这个,香香没有注意。不过,大师兄如果得了信的话,肯定会去的吧。”他们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也正是因为如此,陈裁衣与袁鹏两个怕向对方表明心迹后,会连兄弟也做不成。于是,两人都选择了忍隐。陈裁衣甚至受了大戒,当了道士。他这样子,不生心魔,才怪呢。

  沐晚也想到了这一层,心中后怕不已——如果当年,大师兄和师尊都没能走过这道情坎,只怕也会落得这样一个惨烈的下场。

  松了一口气,她暗道:幸好幸好。

  幸好,当时她乱拳打死老师傅,误打误撞的开导了大师兄和师尊——那时,她的修为有限,无须洞察师尊在洞府里的情形。但是,她敢打赌,大师兄为情所困,夜夜守在师尊的洞府前喝醉酒,师尊肯定是知道的。而她装傻充愣,开解大师兄的话,师尊也是能听到的。

  常龙见她的脸上一会儿换了好几色,一颗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里,直道“糟糕”:姑娘莫非也是身陷情关?

  转念一想,他又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追随姑娘数百年,他就没看到姑娘对哪个男子生出过情愫。呃,她家姑娘也不象是有磨镜之好之人。

  呵呵,肯定是我想多了。他抚额轻笑,同时心中暗自祈祷:仙道之上,情字也是一道坎,希望姑娘能安然渡过。

  旁边,黑夜握着香香的手,甚是不解:“身为修真之人,连自己的感情都不敢面对,真的太懦弱了。”

  香香白了他一眼:“就你能!”多么凄美的虐恋故事啊!写成话本,肯定能哭死一片看官。

  沐晚清咳一声,换了个话题:“我准备现在就闭关,这里,暂且交给你们了。”

  “是。”三人齐齐领命。

  都是风雨同舟近五百年的伙伴,澳门赌博网站:沐晚很放心,点点头,转身进入了正房——做做样子。保险起见,她还是要佯装在小院里闭关的。

  常龙等人一起走出小院。

  旋即,小院之上,五色灵光闪烁。这是阵法和禁制一齐启动了。除了以前的阵法,沐晚又加设了三道禁制。

  灵光消失后,小院的上空又恢复如常。然而,只要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与先前完全不同——小院好象被一个巨大的透明水晶罩扣住了。视线可以穿过,却看不清晰。而灵力、神识和法力一碰到这个罩子就好比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用说,这就是新加设的那三重禁制之力。

  常龙满意的笑道:“姑娘在禁制上的造诣又进了一大步。”

  黑夜如今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自豪的说道:“那必须是!我估摸着,姑娘千岁之内,极有可能飞升。”

  香香轻哼:“以姐姐的能耐,哪里还需要五百年!三百年,足够了!”

  旁边,常龙看着他们俩,乐得合不拢嘴,提议道:“我们先去选个住处,然后,今儿喝点酒,好好的庆贺一番,如何?”

  “好的呀!”正中香香的下怀。

  黑夜搓着手,对她说道:“香香,做几个下酒菜,好不好?”

  “没问题。”香香满口应下。

  “太好了!今天我们不醉不休!”黑夜欢呼。姑娘才闭关,哪里用得着他们寸步不离的守着。所以,就算是象玄阳真君一样,大醉数月,也是无妨的。更何况,有阿一他们在,日常的巡视哪里还需他们三个劳心劳力。

  没有了空间,小院也被封存了起来。好在弟子院里还有几处空的院落。

  香香选了那处有假山带花亭的小院子。

  黑夜当然是选旁边紧挨着那一处。

  而常龙选的是最大的那个院子。没办法,他手里还有三十六号兄弟。现在,他们都是鬼将境修为,无须天天呆在他的本命魂幡里,只要隔几天回去养一养即可。再者,他们也该多适应一下外面的环境。

  三人张罗好后,聚在香香的院子的花亭里,就着烤肉串、酱肉丸子,大口喝酒……一直闹到后半夜。

  将近五百年了,他们终于看到了飞升的希望。高兴啊!

  越是修行到高阶,他们越是发现修为每精进一丝丝,所需的资源都是呈几何数字上升。是以,他们知道,炎华界根本就供养不起他们。哪怕他们展开掠夺模式,疯狂搜刮、挤压炎华界的修行资源,也无济于事。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其他的同类会如此之疯狂——资源严重不足,不抢不夺,连肚子都填不饱,还提什么修行!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yiyiyouyi、i杨的礼物,多谢书友弑玲珑、快乐无罪288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