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二五章 我之道
  黑夜把黑阿牛又扔进了西南部历练,再折回京城,与沐晚他们汇合。待沐家的四支人马都离开了,沐晚等人也悄然离开了京城。

  按照原计划,他们这一次是要去陈关渡的三水观转转。以四人的修为,直接可以撕裂虚空过去。但是,沐晚有意想重走一番当年的试心路。

  香香也想顺道回出生地看看。

  黑夜呃,更想。关于香香的一切,他都最感兴趣。

  而常龙则是好奇六岁的奶娃娃真的能穿过凡人界,自个儿走到宗门?

  于是,四个人自东门出,来到曾经的流云观所在地。

  沐晚不得不又感慨了一把沧海桑田。时隔数百年,不但流云观踪影全无,而且山下的庄子也在大顺开国的战火之中沦为了废墟。

  也不知道那口甜水井还在否?沐晚心中一动,带着众人上了兔儿坡。

  唔,青石台阶没有了。水井犹在,只是井台全塌了,井中填满了污泥枯叶。

  水井枯了。

  沐晚叹了一口气。战火完全摧毁了这一带的风水。风水依灵气而生。凡人界本来灵气稀薄,所以,没有上百年的岁月沉淀,这里很再重新聚拢风水。

  四人化成一道清风,一路疾行,不出半个时辰便来到香香的出生地。

  这里倒是和当年一样,鲜有人迹。

  香香是头次回到这里。她在林子里转了转,随意的查看树木们的记忆,耸耸肩:“这里和以前一样,一年之中也难得有人进来,好生无聊。”

  黑夜环顾四周,笑道:“这里的灵气稀薄得跟没有一样。香香,你当年要是没有主动与姑娘缔约,只怕,到现在连筑基都做不到。”

  “错!”香香很肯定的否定道,“如果没有追随姐姐,我很有可能已经殒落了,最好的结果也是一株才破土的小树苗。”

  这里的灵气太稀薄了。哪里能供得起那么大的一棵古树?更何况,被天地灵气淬体,原来的本体生机损耗过大,也扛不了几天。所以,凝实成种子态度,重新发芽,长出新本体,是她唯一的选择。

  只是,灵种重新发芽,那得多少灵气蕴养!这里的灵气显然是做不到的。而灵种也是有生命期限的。没有足够的灵气蕴养,灵种不但不会发芽,而且会损耗灵气。当灵气耗尽之时,就是她殒落之刻。

  除非她能再得到大机缘。

  然而,荒郊野外的,大机缘又不是大白菜,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落到她的头上吗?

  是以,从姐姐身上感应到了空间的存在后,她当机立断的主动缔约了当时,空间虽然才是雏形,却与这里也是云泥之别。她知道唯有空间能养活自己。这是她的第二个大机缘,必须把握住。

  当然,有得必有失。她也很清楚,要想这个大机缘,她只能做沐晚的本命守护兽。而这也意味着,从此,她付出的是尊严和自由。

  一边是生命,一边是尊严和自由,香香并没有犹豫多久。她果断的选择了前者。在她看来,连命都没有了,尊严和自由能当命使吗?

  在基本的生存权力面前,后面两样都是奢侈品啊。

  庆幸的是,她赌赢了。刚一缔约,此事最大的机缘华丽丽的落到了她的头上。姐姐的心头血竟然大大的提纯了她的血脉!使她从普普通通的树妖,转眼就变成了血统较为纯粹的树灵。

  从此,她成了姐姐的死忠。

  想起这些,香香感慨的拍了拍身边的大树。以前,她忠心于姐姐,是因为跟着姐姐有前途。而现在,她更加忠心,除了前途,更重要的是,经过近五百年的同甘共苦,她已经完全认可了姐姐,从心底里觉得姐姐值得她这份毫无保留的忠心。在这个世上,除了姐姐,再也没有人能如此折服她,令她誓死效忠。

  继续乘着祥云南下。很快,他们来到了陈关渡的郊外。

  沐晚笑道:“当年,师叔带着我在深山老林里穿行了好几个月,才来到这里呢。”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城门前。

  沐晚不由怔住陈关渡乃兵家必争之地。记忆中,这里的城门威武霸气谁来告诉本座,这座飞檐斗拱、精美得有如盛妆名媛的三层城楼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那两架精铁铸成的铁索吊桥呢?怎么变成了双孔石拱桥!

  香香见状,问道:“姐姐,有什么不对吗?”

  沐晚如实以对。

  “香香查一查。”香香悄悄往城门外的小树林里打出一道绿色光圈。

  光圈放大,无声无息的罩住整片林子。

  不出三息,林中草木的记忆尽得。

  “哦,原来的城楼毁于战火。十四年前,新帝集中全部兵力,强攻进城。随后,他拆了铁索吊桥,就地炼化,打造兵器。”香香一五一十的说道,“新城楼,外面的石桥,都是新帝号令城中富商出资另建。”

  沐晚愣了愣,不禁摇头轻笑:“这个陈天宝”陈关渡的城门配上铁索吊桥可是大周的一绝呢。

  只怕三水观也难逃浩劫。想到这里,她领着众人匆匆进城。

  城里依稀可见战火的痕迹。而三水观的前身是大周开国皇帝亲建的英烈祠,果然遭了陈天宝的毒手。沐晚他们看到的是一片乱七八糟的窝棚、低矮的茅舍。

  曾经的大道观,如今成了贫民窟。

  沐晚想找到当年的那口池塘。结果,转了一圈,她发现那里早就变成了良田。

  将近五百年啊。对于她来说,宛若昨日。可是,在凡世之中,五百年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足以改变一切。

  离开五百来年,如今的凡人界再也找不到当初的足迹。沐晚,这样的凡人界,还值得你留恋么?

  去也,去也!真的该离开了!

  心里刚一冒出这么念头,沐晚只觉得心里“啪”的一下骤然轻松,旋即,心头大亮。

  原来,这就是明心悟道!

  沐晚恍然大悟。所谓的明心悟道,其实是发自内心的放下。

  怪不得说此道非天道,而是自己的道!

  怪不得明心悟道最好的方式是回到故乡!

  放下过去的种种,放下尘世间的一切,放下心中的杂念,从此,吾心安处是吾乡,吾心中唯有仙道,此为“明心”。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只有领悟到这一层,方是“悟道”。

  我心即我道,我道即仙道。生命不息,追求不止。此为长生。

  天道那是父神之道,与吾何干!

  从此,我为我道而生,为我道而死,不怨不悔,自是大逍遥。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松开拳头,转身对三人笑道:“走,我们回南地灵之根。”

  刹那间,东边的旭日和朝霞都被这样的笑颜衬得黯淡无光。

  她的脚下,光秃秃的田埂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新绿的小草。

  以她为中心,绿意象波纹一样,迅速向四面八方扩散。

  香香等人看着迅速恢复生机的田埂,一个个石化了。

  啊,姑娘悟道了!常龙最先反应过来,激动的搓着手掌:“姑娘,成了?”

  沐晚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天啦噜!”香香回过神来,看着绿意盎然的原野,惊呼,“姐姐,你好厉害!”就是她,身为化形中期的万木之王,也做不到让冬天的荒田转眼之间恢复生机。

  沐晚笑道:“这就是我之道。”说着,她轻轻挥袖,脚下的绿意又象潮水一样,飞也似的收拢,重新归于她的脚下。

  原本生机勃勃的田野又变得枯黄萧瑟。

  “原来,这就是道的力量!”黑夜惊呼。

  沐晚挠头:“每个人的道应该是不同的。我对剑道的领悟,是我道的根源。我的剑,是轮回之剑,所以,我的道里有轮回之力。”

  香香等人再次惊呆。

  轮回之力!

  “当然,我现在的轮回之力还很微弱。唔,仅此而已。”沐晚耸耸肩。

  “叭搭!”那是黑夜一不小心摔了一跌。

  “夜哥哥,你怎么了?”香香被惊醒,连忙过去扶起他。

  沐晚和常龙也关切的围过去。

  黑夜甩了甩头,涨红着脸,激动的说道:“没事,没事,我只是太高兴了。姑娘终于悟道,飞升有望了!”轮回之力,听着就很厉害啊。好吧,管他是什么道!姑娘只要悟道,就能进入飞升境那么,飞升也不远了!

  他的话,说到了大家的心坎里。

  “哈哈哈”四人开怀大笑,意气风发。

  没有再逗留,他们撕裂虚空,直接回到了南地灵之根闭关悟道,是大事件,必须先向师尊他们报备。

  师尊和大师兄不在,师祖正在闭关。沐晚直接去了太师祖乘风道君的道府。

  听说她要闭生死关,乘风道君心中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好!”他赞许的点头,传授了一些当年自己悟道闭关,突破飞升境的心得如果沐晚能一举突破,晋阶飞升境,那么,剑道峰就有两个道君了。于剑道峰、宗门都是添了一大助力于他,身上的压力有人分担,不再是独木强撑,以后也能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修行,也是一桩大喜事。

  沐晚一边听,一边用玉简刻录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

  乘风道君见状,更加满意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韵响福的桃花扇,多谢书友蓝芯5、蘩羽645098、书友090808154340312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