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二四章 约束
  丁家事了。?.黑夜和常龙双双向沐晚请罪。他们擅做主张,走了一趟冥司。

  旁边,香香抢着坦白:“是香香漏了消息。”

  这是明摆着的嘛。沐晚用脚趾头也猜得到。没有理睬香香,她挑眉问前面两个:“你们去冥界做什么?”

  “告状。”黑夜答道。

  原来,他和常龙先去京城的城隍庙,找城隍爷交涉,质问他,丁家的行径令人发指,城隍爷为什么不作为。

  结果,城隍爷摊着手,一脸无辜的告诉他们,事情发生在他到任之前,而且按照冥司的相关规定,事到如今,已经过了追诉期。

  也就是不管喽!

  黑夜闻言,气不打一处来,当胸一把提起城隍爷,抡起拳头就要打。

  城隍爷不过是鬼将修为,吓得面无血色。

  还好,常龙拦住了黑夜:“黑爷,时间紧迫,现在不是教训人的时候。走,我们马上去冥司,直接找副判大人。”

  也对,正事要紧。黑夜将城隍爷扔在地上,与常龙急匆匆的去了冥司。

  副判大人恰好不在。两名鬼差热忱的接待了他们俩,请他们去旁边的耳房稍坐片刻,说副判大人很快就会回来。

  两人在里面等了一盏茶的工夫。一名鬼差进来,很抱歉的告诉他们俩,临时有事,副判大人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

  鬼差说完,嗖的逃出了屋子。

  竟然用了速行的法术!常龙当即发现事情不对头,连忙拉着暴怒的黑夜离开耳房。

  一出门,两人愕然的发现,外面竟然已经过了大半天!冥司各部竟然已经下衙了!周边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也看不见。

  常龙回头再看,哪有什么耳房!那一处空荡荡的!

  这时,黑夜也发现了这一点。

  见识过沐晚的空间,他们俩自然很快就意识到,上当了!刚刚他们被骗进了一个类似于空间的存在。里头的时间流比外面要慢得多。

  布局之人的意图很时显——拖住他们俩!

  该死的!

  两人都气到爆。

  黑夜刷的召出了圆月弯刀。

  常龙很快冷静下来,拉着黑夜直往外冲:“快,姑娘怕是有危险!”

  经他提醒,黑夜也立刻意会过来——布局之人为什么要作局拖住他们俩?还不是因为他们俩都是姑娘的好帮手!

  还好,路上无人阻拦。两人一路疾行,跑到忘川河,然后直接飞越过去——忘川河就象是一条稀释了近万倍的弱水河。在空间里的弱水湾,两人练习了百来年,皆能在弱水上来去自如。所以,飞越忘川河,只能说是小菜一碟。

  两人一边赶路,一边通过法力传音,交流想法,很快达成共识——冥司处事不公在前,知错不改、故意拖延在后。也罢,你不讲规矩,就休怪我不遵天道!丁家,灭定了!

  刚好,两人赶到时,正好看到天地变色,城隍爷在用天谴威胁沐晚。

  冥司,还能更无耻一些吗!两人都快被气笑了!

  不就是一重业火吗!大家一起扛!

  所以,滚一边儿去,小城隍!

  沐晚听完,感动不已。因为契约的缘故,她很清楚,常龙和黑夜刚从冥界回来。那时,她还以为两人是在冥界打听到了什么,比如说,得到了副判大人的暗示或明示之类的,这才态度如此坚决,视天谴于无物。

  不想……想到这里,她惭愧不已。

  香香也羞愧得满脸通红——身为本命守护兽,她差夜哥哥和老常太远。

  常龙见状,连忙换了个话题,用佩服的口吻说道:“姑娘放走丁大夫人一房人,如此一来,算不得族灭丁家。故而,天道才没有降下天谴吧。姑娘的谋算,令人佩服之至。”

  “非也。”沐晚摆手笑道,“此事,我全是顺心而无,没有任何的谋算。”

  她本人是做足了挨天谴的准备的——修士行事,讲究顺从本心。丁家不灭,她恨难消。既是顺心而为,就算是被一重业火焚烧七天七夜,她也永不言悔。

  而放走丁大夫人一房人,也是她的本心。正如香香所言,丁大夫人母子俩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足以证明,他们与丁家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类人。他们心中是有正义的,并且也一直在坚守正义。沐晚很欣赏这对母子,所以,即便是盛怒之下,她亦能放走他们。

  香香听完她的解释,终于明白了——原来,姐姐虽然愤怒,但是至始至终都是理智的,而并非她以为的被气昏了头。夜哥哥和老常正是看清了这一点,所以,才坚决的支持姐姐。

  这样一想,她心中的愧疚更甚。她以为自己是为了姐姐好,而实际上,她却成了障碍。

  “对不起,姐姐。”香香勾着头,不敢直视沐晚,“香香错了。”

  沐晚心里很清楚,香香阻拦,是为了自己好。只是,她不需要这种好,也很反感这种好。是以,这一次,她打定主意,想要让香香长点记性。

  然而,看到香香这副样子,她的心又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叹了一口气,她故意问道:“知道错在哪里吗?”

  香香懊恼的绞着手,老老实实的答道:“姐姐待香香很是坦诚。所以,香香要是心中有疑惑,就应当直接问姐姐,而不是胡乱猜测,更不应该替姐姐做决定。”说着,她抬起眼帘,飞快的偷瞄了一眼沐晚,红着脸再次请罪,“姐姐,香香真的知错了。请姐姐责罚。”

  旁边,黑夜和常龙也很默契的一起再次请罪。

  沐晚欣慰的看着他们三个,摸了摸鼻子,笑道:“你们倒是挺齐心的啊。”

  要是搁在前世,女皇说了这么一句,常龙肯定会心中惶恐不已,唯有赶紧的跪下请罪。但是,他知道,沐晚不是。是以,他只是坦然的笑了笑,并没有辩解的意思。

  黑夜也是如此。

  香香更加羞愧——夜哥哥和老常都是被她连累的呀。

  沐晚瞥了她一眼,强忍着笑意,嗡声说道:“既是知错了,那么,今天之事,就此揭过。下不为例。”

  啊,姐姐原谅我了!香香欢喜的抬起头来,笑得眉眼弯弯,使劲的点头:“嗯,香香知道了。”

  黑夜和常龙也齐齐称“是”。沐晚宁愿遭天谴,也要为冤死的亲族讨一个公道。经此一事,他们心中更加臣服,唯其马首是瞻。

  说揭过,就揭过。接下来,沐晚道出自己的打算:“当年,沐家的旁枝都搬走了。丁家的消息传出去后,那些旁枝的后人要是还记得当年之事,定是要寻回来祭祖,哭一哭冤的。所以,我想等他们到了之后,再按计划南下。”

  黑夜问道:“姑娘想与他们相认?”

  沐晚摇头,惆怅的答道:“经一事,长一智。如今,我才真正领会到什么是仙凡有别。我暗中见一见他们,也是彻底的了却这段尘缘。”就算是在修真界,祖上出了一个化虚真君,若是后辈平平,撑不起门户。一旦化虚真君殒落,十有*这个家族也离灭门不远了。更何况沐家只是凡人家族。

  果然如其所料。丁家之事象插上了翅膀,很快传出了京城。

  两个来月后,有一支披麻带孝的车队风尘仆仆的走进了沐家镇。

  这支队伍一下子抓住了所有好事者的眼球。

  出人意料的是,他们顾不得安顿下来,兴高采烈的欣赏完了丁家的废墟之后,竟然从车上搬下大捆大捆的烟花爆竹,象过节一样,热热闹闹的放了起来。

  放完之后,他们在一位长者的带领下,来到被夷为平地的丁家坟山前,摆上香案、祭品,哗啦啦的跪了一地。

  那位长者还写了祭文,跪在最前面,大声诵读。

  看热闹的人群里也有识文断字的,听得明白——呀,这些人都是沐氏子孙,是来祭祠他们的列祖列宗的。

  哟,沐家镇以前真的有沐家人。

  啊?丁家的祖上原来是个倒插门的赘婿,谋财害命、刨人家祖坟、挫骨扬灰、强占了人家的祖坟山……天啦,简直是坏事做绝!

  怪不得丁家被老天爷一把火全给收了!

  ……

  哎哟哟!人群里炸开了锅。

  人群里有两个相貌平平的年轻男子相互使了一个眼色,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沐家人哭祭完后,在沐家镇包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当天晚上,这家客栈被金吾卫包围了。新帝身着便装,亲自驾临客栈,找沐家人询问祭文上提及之事。

  沐家人自然是托盘而出。不过,当年娟姐儿是叫各房发了毒誓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对外人透露仙姑之事。而这一支的祖上也从沐家长房的灭门之祸里得到了血的教训,至死都没有透出仙姑之事。所以,这支沐家人并不知道祖上曾出了一位仙姑。就连那只纸鹤也只是被当成族徽传了下来。

  新帝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郁闷不已。

  接下来,陆陆续续又有三批同样打扮的人赶到沐家镇。他们也自称姓沐,也是以纸鹤为族徽。

  于是,大家凑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又祭了一次祖。因为所有人都坚信沐家能沉冤得雪,定是沐圣爷爷庇护。所以,第二天,他们都换上青袍、青衫去除魔观烧香酬神。本来还想凑份子,打场醮,以谢神恩的。可惜,除魔观是两朝的皇帝道观,而他们都只能算得上是富足的书香门弟,身份有限得很,还不够格在除魔观打醮。

  冬日将至,大家都赶着回去过年,便相互道别,踏上了返乡的路。

  新帝陈天宝派密探全程盯梢,觉得沐家与沐圣应该没有多大关系,心事渐息。沐家与丁家的恩怨是前朝之事,他也懒得多管,甚至于在心里没少笑话老燕家识人不清。京城里最大的戏班将这段故事排了一出新戏,他还带着暗卫微服去看了一场。

  回到宫里,他还向皇后推荐了这出戏。

  隔几天,皇后把这个戏班召进宫里,宣已经出嫁的公主、驸马们一同看戏。结果,大冷的天,公主、驸马们无不吓得后背尽湿,从此行为收敛了许多。

  至于丁家的姑奶奶们,沐晚本着“罪不及出嫁女”的原则,放过了她们。但是,世人却没有这么宽容。从此,她们好比是被打上了无形的“贼”字烙印,在世人面前毫无信用可言。而她们自己也终日活在遭天谴的恐怖之中。为此,绝大多数的丁家女儿们选择了吃斋念佛,与人为善。渐渐的,周边的人又重新接纳了她们;也有一些人索性破罐子破摔。她们很快被周边的人唾弃,唯有自挂东南枝,了结残生。

  当然,这是后话。

  沐晚等人也全程围观了沐家人的这次行动。四支队伍返程时,常龙派了阿一他们暗中护送。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啖书的和氏壁和月/票,奥斯卡凯罗尔、楚楚不是我的礼物,多谢书友wymasd王、絜妤姐妹、蘩羽645098、ql1356156、风奇的月/票,谢谢!

  另,收到和氏壁是要加更的,所以,明天中午十二点,加更一章。亲的大力支持和厚爱,某峰收到了,非常感谢!欢迎亲们围观和指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