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二二章 沐晚之怒
  城隍爷愕然:“这个,这个,他们都不过是凡人,哪来这么多的阴德?”

  盗用了两百多年哪!累世而下,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平摊到现在活着的每个丁家人身上,就是刚出生的婴儿,也足以折光阳寿。说来说去,这位真君大人还是想要这一族老小的命!

  沐晚冷哼:“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本座从来没有听说过,还不起,就可以不还了!也没有听说过,弱小者有免罚的特权!”

  “不不不,下官并无此意。”城隍爷又赶紧的摆手。叹了一口气,他软声劝道,“您看,丁家其实与沐家世代姻亲。就是这一支,也是沐家女所出,说起来,他们也都是真君大人的血亲之后……”

  不提这一茬还好。沐晚闻言,心底的怒火“噌”的起来了:“本座与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没有一丝一厘的关系!”

  好一个“沐家女”!当年,就是这位沐家女,暗中坏了娟姐儿的身体,令其无所出。而她这么做的理由就是,为了彻彻底底的盗用沐家的风土宝地,澳门赌博网站:他们丁家的金孙不能是从娟姐儿的肚子里爬出来的!

  这算什么“沐家女”!

  所以,不要跟本座说丁家是什么“沐家女”所出!

  城隍爷快要哭了:“真君大人,这样的要求,超出了下官的职权范围啊。”

  沐晚回过头来,挑眉轻笑:“所以,本座准备自己动手!”

  言下之意,她从来就没有指望过冥司。

  得,事情又回到了原点!

  城隍爷“滋”的吸气,惴惴不安的说道:“真君大人,本来,这件事是丁家不对。而您占着理。可是,如果您真要亲自报复。丁家反而成了苦主,您身为修士,仙不扰凡,完全占不住脚啊!丁家上下有两百多口人,您知道身为修士,族灭凡人的后果吗?您真的要为了出这一口恶气,接受天谴?”

  沐晚没有吭声,只是眯缝着眼睛望着山脚的小镇。

  十步开外,一直保持沉默的香香见状,急得不行。她深知姐姐的性子。姐姐这时要暴跳如雷,倒是好事。象眼下这般安静,反而是说明,姐姐主意已定,今儿个,灭定了丁家!

  咬了咬牙,她问道:“城隍爷,会有什么样的天谴?”族灭凡人,必遭天谴。她是知道的。但是,天谴也分很多种。具体是什么样的天谴,她并不清楚。

  城隍爷拿眼睛瞅了一眼那个坚定的背影,叹道:“按丁家的人口数,真君大人若是不改初衷,会通体生出一重业火,七天七夜方能熄灭。”

  业火,就是罪孽之火。它不是天灵地火,而是三界冤魂的鬼火凝聚而成。按照火焰层的厚度,以及持续时间的长短不同,业火共分成九十九重。其中,一重业火是最低阶的。火焰层厚达三尺三,持续时间七天七夜。每一重业火与前一重业火相比,厚度和持续时间都是急剧增涨。若是九十九重业火,那便是十万里火海,持续时间是三万年!

  这些,都是修行常识,无论是人族修士,还是妖魔鬼怪,都是知晓的。

  香香闻言,急得眼泪珠子直下:“姐姐,为出一口气,不值得啊!真不值得!”

  这时,沐晚又转过了身子,对他们俩正色道:“不,值得!不是为了出一口恶气!而是为了本座的道!”

  “什么?”香香惊呆了。

  沐晚冲她笑了笑:“我等修道之人,讲究顺从本心。快意恩仇,逍遥自在,就是我的本心。我若是畏于天谴,连本心都不敢坚守,还修什么道!什么是天谴?逆天者,必遭天谴。”说着,她又转回身去,俯瞰丁家的宅院,哈哈大笑,“天道,欠债还钱,我沐晚只是为自己讨一个公道而已,这也是逆天吗!好,天道!既然你不给本座公道,那么,本座有样学样,就按本座自己的规则,来管一管这起子畜牲!”她伸手指着象铁锅倒扣的夜空,怒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天道!这是你教我沐晚的!”

  我沐晚遵从天道,但是,绝对不会舍弃本心,匍匐在天道的淫威之下,摇尾乞怜!

  丁家畜牲们,既然你们胆敢害我沐家之子孙,窃取我沐家之气运,那么,你们就要敢于面对我沐晚的怒火!

  “叱咤!”

  一道惊雷从天而降。

  轰——,下面的缓坡上,那株古槐树被从中劈成两开,轰然倒地。

  山顶,风起!

  沐晚的青布法袍被吹得猎猎作响。

  香香被吓到了,大哭:“姐姐,天道发怒了!它劈死了老槐树!”

  这是天道的迁怒!也是天道的警示!

  呼呼,两道遁光划破天际。

  黑夜和常龙连袂而至。

  香香飞扑过去,嚎啕大哭:“夜哥哥,劝劝姐姐!姐姐会被一重业火活活烧死的!”

  不料,黑夜搂住她,伸手轻抚她的后背,朗声说道:“不会的。因为有我们替姑娘护法!”

  常龙上前,抱拳说道:“姑娘,这样的人,不配活在世上!天道不管,我们管!老常为你护法!”

  他们俩已经摆明了态度。

  沐晚欣慰的冲他们俩点头,爽朗的应道:“好!”

  城隍爷风中凌乱了:“诸位大人,没有说不管啊!这事,冥司一定会管。万事好商量……”

  沐晚哈哈大笑:“仇,要亲手报,那才叫报仇!”她哪有那空闲,等着这些人一个个的老死,然后再去判官大人面前打官司?哼哼,丁家的贼子贼孙们,就不配为人,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说着,她双足轻点,逆风跃下,落在被砍倒的古槐树旁边,轻声说道:“古愧,你定是委屈的。你不过是将丁家的种种恶行如实记录下来,却无辜被天道斩灭。做下恶事的丁家,没事;而记录恶行的你,却被恶徒连累,落得如此下场。古槐,你恨也不恨?自己的仇,自己报。本座今天就与你联手,为我们自己报仇雪恨!”

  “哗啦啦……”古槐树象是听懂了她的话,在风中,残枝比先前摆得更加剧烈。

  山顶之上,城隍爷还想阻拦——大家好好的,心平气和的修道,不行吗?非得如此吗?

  常龙展臂,挡住他的去路。

  另一边,黑夜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城隍爷,请!这里不欢迎你!”

  奶奶个熊!上午,他和老常找这厮理论了半天。这厮答应得好好的,一定要让丁家付出应有代价。结果,去了一趟冥界,跑到姑娘面前,腔调便全然变了!

  最可气的是,这厮竟然还用天谴威胁姑娘!

  姑娘最恨被人威胁了!

  你丫是来火上浇油的,还是来火上浇油的!

  滚粗!

  城隍爷心里苦啊。他就是冥司一小小的鬼官而已,奉命行事,奉命行事啊!

  苦着脸,他冲两位飞快的抱了抱拳:“对不住啊,惭愧!”滋溜钻进地里,逃之夭夭。

  黑夜和常龙如此旗帜鲜明的支持沐晚,也深深的影响到了香香。再加之,她见沐晚已经拿定了主意,遂席地而坐,调息静心,做好呆会儿为沐晚疗伤的准备——她没见过业火没有,不知其深浅。但是,只要她一气尚存,就一定要全力护住姐姐。

  山坡上。

  沐晚抬手,往老槐树的残体上打出一个火球。

  “呼——”,红艳艳的火舌腾起。

  转瞬之间,古槐树的两半树冠全部被熊熊燃烧的大火笼住,好象两支巨大的火把。

  枝叶烧得毕剥作响。

  沐晚的脸被火光映得通红。

  “古槐树,去吧!”她隔空抓起巨大的两半树,掷向山脚的那一大片瓦舍。

  两片巨木在夜色中各自划出一条红色的圆弧线,轰的散成无数大大小小的火点,象流星雨一样,洒落在从镇东到镇北的屋舍之上。

  “轰——”,半边丁,化成一片火海。

  还没有完。

  沐晚召出青云剑,指向夜幕下的沐家祖坟山。

  “平!”

  青光大作。

  “铮——”

  青云剑一晃。

  巨大的青色龙尾用力一扫,破空扫向黑漆漆的山。

  “轰——”。

  那座山被抽了个正着,就象太阳下的泡泡一样,应声灰飞烟灰。

  沐晚收剑,刷的挽了一个剑花。

  去他的聚宝盆!去他的文灵眼!

  统统给本座化成灰渣渣!

  一时间,沐家镇被划成泾渭分明的两半。

  一边鸡飞狗跳,人们惊慌失措的从屋里跑出来。

  “走水了!”

  “救火呀!”

  ……

  夹杂着小孩的哭声,女人们的尖叫声……乱糟糟的。

  人们提着水桶跑到镇子的主街道边,仰头看着一街之隔的对面火海,纷纷石化了——这么大的火,怎么救?

  仅一街之隔,沐家镇的这大半边火光冲天,凄厉的惨叫声接连不断,俨然是修罗场。

  火起时,胖老太和丁大老爷屏退了丫头婆子们,正在一起密谋,明天如何在不惊动亲家,抓回丁大夫人祖孙三代。

  突然,大火从天而降。

  外面院子里呼的窜起好高的火光,映得屋里通红。守在外头的丫头婆子们尖叫着抱头乱窜。

  胖老太最先反应过来,从长榻滚到地上,对着门外,一个劲的叩头:“沐仙姑,饶命啊!不是老身害的沐家啊。不是老身……”

  丁大老爷回过神来,连滚带爬的过来,也是疯狂的叩头:“也不是我做的!和我无关啊!”

  然而,没有什么用。

  巨大的火舌卷起屋顶。哗啦——,横梁断成两截。一截在砸胖老太的腰上。她惨呼一声,跟条死狗一样,一动也一动的趴在地上;另一截当场把丁大老爷的脑袋开了瓢,脑浆子溅起老高。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爱奇猫的香囊和月/票,老猫yaoyao的平安符、yiyiyouyi的礼物,多谢书友啖书、131313215348、abbc231、书友131031180858362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