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二一章 吃了我的,都给我吐出来
  香香的想法很简单——必须拦住姐姐!

  丁家的人,死一万遍,不足惜。但是,仙不扰凡,灭掉一个凡人家族,是要沾上罪孽,受天谴的!

  为这些比烂泥还要脏的东西,不值得!

  黑夜收到传讯后,也吓了一大跳。

  姑娘这是倔劲儿上来了!

  一时间,他只觉得脑瓜子不够用,不知如何是好。

  还好,香香在末尾发了一句:快找老常!

  对,找老常!老常肯定有办法劝住姑娘!

  黑夜拍了拍脑袋,飞也似的跑进后院:“老常,要出大事了!”

  天色渐晚。倦鸟归巢。山下的镇子里,外出的人们陆续归家。家家户户升起了炊烟。

  丁大老爷也不例外。

  老太太被三少爷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唯一的长子嫡孙,又如何?这孽障天生反骨,又被他娘教唆得完全长歪了,迟早是个祸害,还不如没有。只可惜,小孽障手段了得,快了一步跑了。老太太得到信,派人去追。哪知,那些人跑到马房一看,所有的马都口吐白沫,眼见着就活不成了。

  为此,老太太气得肝疼。有心拿丁大夫人和三少爷身边的下人们出气,结果,又被告知,那些仆从、仆妇不是告假,就是外出替主子跑腿买东西,都已跑了个精光。

  老太太没办法了。连主带仆,整整跑了一房人,家丑不可外传。她不但不能派人去捉拿,还得替这些孽障遮着捂着。

  越想越生气,老太太派了心腹夏老婆子早早的守在二门处,等着丁大老爷。

  是以,丁大老爷刚回来,连官服都没来得及换下,便跟着夏老婆子急匆匆的去了老太太院里。

  听完老太太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控诉,他气得浑身直打哆嗦,咬牙切齿的骂道:“小畜牲,这是要造反啊!”

  老太太捶打着榻边,大哭道:“你媳妇是铁了心要刨我们老丁家的根基哇。他们母子两个抱成团,肯定是跑去投奔他舅了。你还不快去,把人都绑回来!”

  丁大老爷气归气,尚留一丝理智。他还指望着岳家多提携呢,哪能真正跟丁大夫人闹翻?是以,推说道:“老太太,你先别气。儿子现在追过去,只怕赶到北门时,城门也关了。明天,儿子先去衙门请了假,再去抓人也不迟。”

  老太太这才止住哭,叮嘱道:“事关我们丁家的万世福祉,你可千万不能心软啊。你还年轻,将来再娶一房,生出来的,照样是嫡子嫡孙。”

  这是连小的也不想留了。丁大老爷嗡声应道:“祖宗家业为大,儿子不会心软的。”

  山坡上,沐晚再也听不下去了。这样的人渣,连畜牲都不如。留他们在世上做什么!

  “啪”的折下一节树枝,她作势要点火。

  香香急得满头大汗,猛的站了起来,欲再次阻止。

  这时,树下白光一闪,一道红色的身影自地底钻了出来:“真君大人,且慢!”

  沐晚和香香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去。

  树下站着一个城隍爷。他身着红色官袍,头载宽翅乌纱袍,甚是正式。

  是个生面孔。京城的城隍爷换人了?沐晚拧眉。

  香香吐出一口浊气,心道:天啦噜,这时间掐得可真精准。

  吓死人了!

  先前,黑夜暗中传讯给她,说老常去请京城的城隍爷了。

  常龙在冥界当了一千多年的老鬼,前些年又在冥司客串了一把小官。听黑夜说完,他觉得很奇怪:丁家这样的行为,甚是恶劣,京城的城隍居然没有做出相关惩罚,怎么可能呢?该不是中间有什么误会?

  所以,他让香香看住沐晚,不要冲动。他去问一问京城的城隍。

  城隍爷也吓得险些背过去气——要是晚来一步,这位真君大人就要火烧沐家镇了。在他的治下,出了这样的惨案,他也难免吃瓜落。最主要的是,据说,这位真君大人与副判大人是莫逆之交。都说,县官不如现管。他得罪谁也不敢得罪统领炎华界所有城隍的副判大人啊。

  “真君大人,请听下官解释。”城隍爷抱拳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在下是京城的城隍,到任已经有两百零三年。再有九十七年,下官就任期满了。”

  沐晚拧眉,冷声说道:“城隍爷的意思是,想让本座过九十七年以后再来放火?”

  “不不不……”城隍爷双手做蒲扇摆,飞快的说道,“下官不是这个意思。下官是想说,下官特意查了当年的事。说起来,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冥界的疏忽。丁家冒名顶替,盗用沐家的风水宝地,情节非常之恶劣,下官一定严惩,一定严惩。”

  “严惩?”沐晚挑眉,“那么,城隍爷且告诉我,当年冥界到底是怎么疏忽的。”

  好一句“疏忽”,让沐家长房家破人亡,逼得娟姐儿一个弱女子不得不引火**,与那帮禽兽同归于尽!

  事实上,处理完丁家贼窝,她也要杀进城隍庙,找这位父母官谈一谈什么叫做“天道昭然”。

  城隍爷见她面色不善,暗中直叫“苦也”。不过,谁叫这事,他身为本地城隍,确实有失察之责呢。

  唉,与其将来真君大人把事情捅到副判大人那里,还不如我自己坦白吧。

  他再次道了歉,道出当年的变故。

  原来,那时恰逢前任城隍爷任期圆满,回冥司叙职。因为那时,西炎洲失而复得,数百家城隍庙等着开张。冥司一时间完全调派不出这么多的城隍。

  冥司认为,西炎洲刚刚恢复治权,等同于生地,必须派熟手过去;而东华洲这些年各地还算安泰,各城隍庙的鬼差们大多是老当差的,就算没有主官坐镇,也能撑上一撑。

  是以,冥司一边先紧着西炎洲那边,把东炎洲这边到任的城隍们补过去,一边将东华洲这边的补缺稍海豚押后,同时加快新城隍的岗前培训。

  这位城隍爷就是突击培训出来的。

  等他到任时,距前任离任已经是三十年。

  他初来乍到,又是生手一枚,磕磕碰碰,用了近十年的时间,才处理完积压如山的陈年公务。

  而这时,大周的皇帝都已经换了三茬。

  丁家也是撞了****运。他们恰好是在这段时间里鸠占鹊巢,偷了沐家的风水宝地。

  “下官因为从未做过城隍,是以,赴任之前,特意请教了前任城隍伍大人。伍大人提点下官,要多多照看沐家。下官把这事记在了心里。每年按伍大人当年的例,给足沐家气运。”城隍爷说到这里惭愧不已,“下官万万没有想到,世上竟有如此险恶之人。他们每年都盗用沐家子孙的名义祭祀。真君大人,下官失察,真的对不住。”

  沐晚看了他一眼,问道:“现在真相大白,城隍爷准备如何处置丁家?”

  城隍爷小心翼翼的说道:“下官已经去冥司查证过了。当年之事,沐晓娟已经在判官大人告了状。而判官大人也对相关人等做出了严惩。按理说,自杀之人,是要罚做一百年的游魂野鬼,找到担保,许诺不会再轻身,才能再入轮回的。判官大人很是赏识沐晓娟的刚烈,不但破例免了她的处罚,而且亲自为其担保,让她重入轮回,投了一个富贵双全的好胎。而始作甬者,丁氏夫妇,被打入畜牲道,罚做三世畜牲;丁家一干从犯,阳寿未尽,却惨遭大火横死,已经受到了惩罚。再加之,那时,鬼狱不空,所以,判官大人打发他们去转世投胎。不过,他们阴德有损,注定新的一世要吃穷受累,三餐无继。”说完,他又偷偷的瞄了一眼沐晚。

  良久,后者嗡声说道:“说完了?”

  城隍爷愣了愣,连忙笑道:“真君大人要是不满意,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下官一定禀报冥司。”

  “要是不满意?”沐晚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那些人坏事做绝,就只罚做三世畜牲?这算什么惩罚!好吧,一事不二罚,姑且揭过。”她愤怒的指着山下的那一大片鳞次栉比的宅院,“丁家现在子孙昌盛,家大业大。可是,沐家呢?沐家人到底造了什么孽?他们有刨人祖坟,挫骨扬灰吗?他们有冒名顶替,世代窃用别人祖上积下来的阴德和气运吗?沐家的祖坟上葬的是丁家的死鬼们,沐家镇里,连一户沐姓人都没有!丁家世代如此,猪狗不如,你们又有惩罚丁家吗?沐家的阴德是本座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出生入死,一剑一剑挣下的。结果却成了害死沐家的根源!你觉得本座会满意吗?”

  她也不是不讲理的蛮横人。当年之事,娟姐儿已经用极端的手段,报仇雪恨,她可以不再追究。但是,这两百多年呢?她的父母死了一百多年,还被刨了坟!就算父母早就转世投胎,臭皮囊也化成了泥土,但是,此仇依然不共戴天!丁家的贼子贼孙们花着她挣下来的阴德,却世代以沐家为血仇。她恨意难消!

  城隍爷闻言,冷汗涔涔,掏出帕子,惶恐的擦汗:“是是是,真君大人骂的极对。请问,真君大人要怎么才能息怒?”

  沐晚转过身去,背负着双手,看着山脚华灯初上的丁家宅院,冷笑道:“自然是,吃了我的,都给我吐出来!偷了我的,都给我交回来!还不了,就用命来填!”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o__梦悳╮、快乐无罪288、笑脸掌声、好人家的佣人、五月风舞影、san_lee00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