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二零章 惊弓之鸟
  “姐姐,我们要不要去找沐家旁枝的后人?把他们喊回来,夺回一切?”香香瞅着沐晚,小心翼翼的问道。

  沐晚盯着沐家镇,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必了。这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有什么好争夺的?”

  说着,随手折了一节小树枝,吹了一口气。

  “呼!”小树枝点着了,另一端跳跃着红艳艳的火苗。

  香香意会过来,惊呼:“姐姐,不能烧啊!他们都是凡人,你会沾上罪孽的。”

  沐晚挑眉:“我烧我家,何来罪孽一说?”

  丁家就是一窝贼,到现在都是顶着沐家的名头祭祠。所以,沐家镇还是属于沐家的。她是沐家女,并且还没有外嫁,所以,她说是自己的家,也没错。她钱多,人傻,拿自己家烧着玩,取乐子,不可以吗?

  至于丁家的这些人,哼,他们的男丁不论嫡庶,到了十岁,都会知道盗取沐家气运之事。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有人反省、悔悟过吗?没有,一个也没有!他们将之当成家族的绝密,世代守口如瓶。

  这起子人,不但没有反省、悔悟,反而变本加厉,世世代代都在妄想把沐家风水宝地名正言顺的变成丁家的。

  就连他们娶进来的媳妇们,知道这个秘密后,也无人为沐家说一句公道话。她们都和那个胖老太一样,讳莫如深。她们把守着丁家的后院。内院之中,谁要是敢胆提及任何“姓沐的”,她们定要寻个由头严惩,重则是一碗药送人归西,轻则是一顿板子,把人打得皮开肉绽。

  好吧,唯一例外的,就是先前那个小男童的祖母,现在丁家的大夫人。按照丁家的规矩,娶进来的媳妇有了长孙,做了祖母之后,才会在长孙百日入族谱的那天,被告知这个绝密。

  丁大夫人知道后,以丁家为耻,从此称病。她在自己院子里设了一个佛堂,每天要抄写一百遍《往生咒》,为沐家的冤魂们祈福,也是替丁家赎罪。并且,自那以后,她再也不肯见婆婆,也就是胖老太,和丁大老爷的面。她明确的说了,以为他们为耻!

  为此,胖老太和丁大老爷恨之入骨。只可惜,丁大夫人的娘家兄弟都在朝中担任高官,势力不小。而丁大老爷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七品京郊官。母子俩不但不敢把丁大夫人交给族里处置,就连暗地里的黑爪子也不敢乱伸。

  不过,架不住母子俩合起伙来,明里暗里的搓磨丁大夫人。比如说,轻易不许她出府,不准她与唯一的孙子见面,不准她的儿媳妇近身侍候等等。

  整个丁家,两百来年,有且仅有这一个明白人。就这一个,现在也在丁家主屋里日渐凋零。

  沐晚想起这些,心中的恨意更甚。

  丁家这些畜牲!既然老天不肯收,那么,本座来收!

  树枝上的火苗猛的窜起一尺多高。

  香香急了,又劝谏道:“姐姐,至少丁大夫人不该死啊!”

  沐晚微怔。

  香香乘机再进言:“姐姐,丁大夫人真的很无辜。而且,自从知道丁家的秘密后,她不但自己每天抄写百遍《往生咒》,而且要求所出的独子也每天抄写十遍《往生咒》。三年来,她使着儿子偷偷的在京城的大小寺庙为沐家遍点长明灯,以赎罪。姐姐,她做为一个从外面嫁进丁家的媳妇,能坚守道义,三年如一日,做到这一层,已经很不容易了。”

  沐晚叹了一口气,甩了甩手里的树枝,晃灭树枝上的火舌:“哼,看在这个妇人的面上,让他们多活半天!晚上再说。”况且,这会儿,丁家的男人们很多都在外面,不在家里。现在放火,也烧不到这班贼孙。

  香香暗中松了一口气。为这些禽兽不如的贼子贼孙,背上罪孽,还有可能受到天道的惩罚,真的不值得啊!

  此时,丁大夫人的儿子,也就是小男童的父亲,丁家三少爷已经如芒刺在背。

  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活在深深的恐惧之中。尤其是,他的母亲避入佛堂之后,他简直就有如惊弓之鸟。

  今天,儿子犯了老太太的忌讳,刚被送到书房里,好端端的画屏就无缘无故的摔碎了。好比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丁三少爷的心防。

  回过神来,他不由抱紧怀中的幼儿,飞快的说道:“琏儿,乖,爹爹带你去找娘亲,好不好?”

  “好。”小家伙已经完全被哄过来了,情绪大好,响亮的应着。

  年轻男子将人放在地上,牵着小手,往外面走去。

  夏老婆子和洪妈妈都守在门廊上。看到父子两个,前者愣了一下,后者则暗现喜色。刚刚屋子里传出一声巨响,可把两人吓坏了。但是,丁家祖训,女子不得擅进前院书房。所以,她们俩硬是不敢冲进去。

  “三少爷!”

  “姑爷!”

  两人不约而同的喊出口。

  夏老婆子是满脸的不赞同——顺者为孝,三少爷这是根本没把老太太的话当回事儿啊。

  丁三少爷温和的解说道:“我已经教导过琏儿了。孩子还小,又哭过了头。等他缓一缓,再说吧。”

  洪妈妈马上递过来台阶:“姑爷,澳门赌博网站:琏哥儿今儿哭得太狠了,老奴带他去缓一缓吧。”

  没有再理会夏老婆子,丁三少爷挥手说道:“走吧。我送琏儿过去。”

  “是。”洪妈妈欢喜得很,笑得跟朵花儿一样。

  夏老婆子怔了怔,福了福身,急匆匆的也离开了。

  脑海里回想着大画屏好端端的碎了一地,丁三少爷看着她的背影,更加急躁。

  他招来随从,在其耳边吩咐了几句,末了,说道:“快去!”

  “是。”随从撒开脚丫子,飞也似的跑了。

  他牵着儿子的手,快步往后院走去。

  “爹爹……”小男童被他攥的手疼,眼泪又刷的下来了。

  丁三少爷回过神,索性蹲下身子,抱起他,大步流星的走得更快。

  洪妈妈一头雾水,一溜小跑的在后面跟着。

  一进院子,丁三少爷立刻张口问道:“你们奶奶呢?”

  “在屋里。”一个小丫头指着正房应道。

  象道风一样的冲了进去,他对屋子里的侍候的两个大丫头说道:“出去!都出去!”

  两个大丫头惶惶然的看着蔫了吧叽斜卧在榻上的女主子。

  后者看到儿子好端端的,立刻来了精神,又见自家爷神色不对,呼的坐起来,挥手示意她们赶紧出去:“怎么了,爷?”

  丁三少爷说道:“刚刚,书房里的画屏好端端的自己摔碎了。唉,老祖宗的性子越来越左。你赶紧收拾收拾,我们带着琏儿去外祖家住些时日。我们暂且避一避吧。”

  “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么严重?”三少奶奶大呼,“琏哥儿到底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不要问了!你快点吧!要是老祖宗发作起来了,谁也保不住琏儿!”丁三少爷烦躁的打断她,“你快点。除了洪妈妈,其余人都留下来。父亲还没下衙。老祖宗那里,我也让人绊着了。我现在去偷偷的接母亲。半个时辰后,我再来接你们。衣服之类的不要带,只带银钱细软!”

  婆婆也要躲避?还要带上所有的钱财!这是要逃命呀!三少奶奶向来以夫为天,立马闭上嘴巴,冲到门口,颤抖的喊道:“洪妈妈,快来!”

  丁三少爷放下孩子,提了袍子,疾步往外走。

  等他走到院门口,身后已经是一片鸡飞狗跳。

  半个多时辰后,丁家主宅的西角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丁三少爷骑着马,护着两辆青布小车,从里面出来了。

  出了街口,第一辆车子的帘子掀了起来,一名身着素衣的中年女人犹豫的问道:“利儿,我们真的要这样吗?”她就是丁大夫人。

  “娘!”丁三少爷拉了拉缰绳,与车子同步,紧张的说道,“你还记得去年,二房的芙姐儿是怎么没的吗?”

  丁大夫人闻言,吓得打了一个哆嗦,连忙了一声“阿弥陀佛”,白着脸说道:“我们快走吧。”

  车子里,三少奶奶抱着琏哥儿,不解的问道:“娘,芙姐儿不是夜里发高烧,没的吗?”如花似玉的一个女孩子,都要议亲了,去京城逛了一次除魔观,回来之后,半夜里发起高烧来。天还没亮,人就去了。

  丁大夫人飞快的转动着手里的佛珠,面色沉重:“你不懂。老丁家的心肝黑着呢。等你也当了祖母,就知道了。你公公成天只知道找我们这一房的茬。利哥儿现在又护不住你。你要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传到族里,只怕你也会夜里发高烧。”

  三少奶奶听明白了,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儿子,浑身直打哆嗦。

  车马走得极快,不出一刻钟,一行人便离开了沐家镇。

  沐家在山头上看得分明,心道:罢了,天意如此。这一房人尚有悔意,且放过他们。又转念一想:不成,丁三少爷要想活,必须改姓!姓什么呢?哼,猪狗不如的东西,姓什么,都是对人家姓氏的污辱……

  她盘腿坐在树荫下,胡思乱想着。全然不觉,身后的右手边,三步远开外,香香佯装打坐,实则在向黑夜报信。

  ===分界线===

  第四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