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一九章 夺气运
  香香悬浮于镇子上空,右手弹出一个绿色的小光圈。

  嗖——,光圈脱手之后,迅速扩大,罩住整座镇子。

  须臾,镇中草木的情况,香香了如指掌。

  没有一株百年以上的草木!她不由眉尖轻皱。刚刚,她去坟山里查看过了。从那些墓碑上刻的时间来看,丁家占据沐家祖坟山起码有两百多年的时间。所以,这些不足百年的草木,不堪使用啊。

  怎么办?

  挠了挠头,她将目光挪到了四周的山头上。

  镇里打探不到什么,也许周边的山林里可以。

  想到这里,她又接连打出几道搜索光圈,在周边的山林里寻找古木。

  没想到,还真让她找到一株三百一十年的古槐树。

  它位于镇子东边的山头,半山腰向阳的缓坡上。苍劲的树干有三人合抱之粗。

  这是一株凡树。可能因为活得年头太久了,被镇子里的人当成了许愿树。树枝上高高低低的挂满了红色的祈福符。

  就是它了!

  香香身形一摇,转眼落在古槐树旁边。

  这时,天色尚早,周边还没有人过来许愿、祈福。

  香香将手伸到粗糙的树干上,查看它的记忆。

  啊,澳门赌博网站:两百来年前,人们就已经把它当成福树。

  香香看了一眼古槐树,恨铁不成钢的摇头轻叹。这树的资质太差了,受了这么多的香火,也没生出灵智。所谓“朽木”,说的就是它吧!

  不过,朽木和灵木一样,都是长一年,就树心花一个年轮。在年轮里,详细的记录着那一年周边发生过的所有事。这是草木一植的天赋神技,与资质无关的。

  香香从最外边的年轮开始,一圈一圈的往里查看——今年还没过完,年轮尚未完全成型。最外边的完整年轮,是去年的。越往里,年轮的年份越旧。

  看着看着,香香的神色变成凝重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的脸上现出愤怒之色。

  然而,没过多久,她却是摇头长叹。

  ……

  就这样,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香香的脸色换了好几色。

  终于看完了古槐树的所有记忆,她怅然的拍了拍古槐树,叹了一口气,扬长而去。

  这时,沐晚刚好气呼呼的从丁家主宅冲出来。

  没办法,只要一想到胖老太心虚的贼样子,她就控制不住呼呼上窜的怒火。再呆在丁家,她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难以控制的事情来。所以,她只能象道旋风一样的离开。

  香香找到沐晚,拉着她飞至镇外的一座荒山之上,如实道出。

  沐晚听完,挥拳打断了一颗碗口粗的杂木:“丁家,统统该死!”

  说起来,丁家与沐家的祖上还是表亲。

  沐晚的二妹妹坐产招夫,一连生了两男一女,孩子都姓沐。这个女儿远嫁江南,成亲后,生了一儿三女。其中,次女就是嫁进了丁家。

  沐家受城隍爷庇护,人丁兴旺运道好。丁家也是江南望族。两家门当户对,世代都有联姻。

  沐家镇是二妹妹的曾长孙沐文昌建起来的。他官至首辅,桃李满朝野。为官时,他就有意经营沐家镇所在的村庄,买田置地,建宗祠。等到他致仕时,昔日的小村庄已经象模象样。他与老皇帝一世君臣,甚得帝心。新皇登基后,又很识趣的致仕归乡,体面的新皇的人腾出位置。新皇龙心大悦,大笔一挥,改村为镇,赐名为“沐家镇”,作为他的荣养之地。

  消息传开,贺者云集。远在江南的姑奶奶们也尽数赶了回来。

  然而,福祸相依。沐家祖坟葬得好的传言也不胫而走。很多风水先生纷纷过来一探究竟。

  对于这样的传言,沐文昌只是置之一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第四代嫁到江南丁家的姑奶奶迷信得很,悄悄的派长子回江南,请了那边最有名的风水先生过来查证。

  结果,那位风水先生看过之后,大赞不已,说沐家镇就是聚宝盆。

  据他说,聚宝盆有上中下三等。下等聚宝盆主财,得之,子孙财亨通;中等聚宝盆发子孙,得之,子孙人丁兴旺,财运好;上等聚宝盆又分为两种,一为文,一为武。前者,有文灵眼,得之,子孙文运昌隆,世代为官作宰。后者,有武灵眼,得之,子孙武运昌隆,世代出将才。

  而沐家的祖坟山恰好是聚宝盆里主文运的灵眼所在。整个沐家镇的灵气都被沐家尽得。沐家得此风水宝地,沐家世代为官,子孙昌盛,

  事实上,沐家也确实是这样。自从买下这座坟山后,沐家从坐产招夫,到首辅之家,这才经历了几代啊!

  沐家的这位姑奶奶从此就惦记上了娘家的风水宝地。回到江南后,她越想越气。娘家有风水宝地庇佑,世代为官,子孙昌盛。她的夫家却是江河日下,外面看着花团锦簇,里头全是烂棉絮!凭什么啊?她也是姓沐的。

  几年后,沐文昌病重。她身为出嫁的孙女,自然要回去侍疾。

  结果,沐文昌病得稀里糊涂,竟然让她套出一个惊天秘闻——原来,沐家出了个神仙!老祖宗的嫡姐是神仙!

  原来这块宝地是得到了神仙庇护的!这位姑奶奶更加坚定的想得到娘家的风水宝地。

  她偷偷的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丈夫。

  夫妻两个一拍即合,生出了一条毒计。

  次年春,沐文昌过世。沐家开始交上了霉运。沐家的子孙丁忧之后,长房的男丁们一个接一个的出事。坠马残,急症死,落水亡……总之,长房原本四世同堂,沐文昌过世不到五年,剩下的三代男丁死的死,残的残,竟然找不出一个健全的来。

  这可如何是好!沐家的规矩是,家业只能传给长房。每一代的长子嫡孙才是家主。没有男丁承嗣,那就让嫡长女坐产招夫。

  那位姑奶奶正等着呢。她暗中派人放出风去,说娟姐儿克父克夫克子……各种克,简直是大克星转世、扫把星下凡。

  人们联想到长房这几年的情形,哪有不信的?于是,娟姐儿的名声坏得不能再坏。全京城里,竟然没有一个媒婆敢接她的单。

  沐家的太太奶奶们急得火上房。

  这时,这位姑奶奶做出一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悲壮样子,推出了自家的长子。

  此举把沐家的女人们感动得稀里哗啦。殊不知,却是引狼入室。沐家真正的恶梦开始了。

  娟姐儿成亲后,这位姑奶奶也从江南搬了回来。开始时,她还只带了两个女儿回来长住。两年里,她的另一个儿子娶了新妇后,也拖家带口的搬进了沐家长房。

  娟姐儿成亲三年,无所出。请郎中看过后,竟然是天生不足,无法生育。

  长子总不能绝后吧?沐家不能绝后吧?这位姑奶奶提出,纳妾——其实这是计划的一部分。既然要偷沐家的气运,他们当然必须让娟姐儿无所出。

  娟姐儿被名声连累,性情懦弱得很,早被他们一大家子们拿捏得死死的。但是,她并不傻。纳妾生的儿女,跟她有什么关系?跟沐家有什么关系?还有,她在娘胎里养得好好的,是足月生的,从小到大,身体好得很,怎么可能天生不足?联想到这些年这一大家子的做派,她知道,自己肯定是上当了。想起长房的职责,她终于强大了一回,悄悄的给族老们传信。

  族老们当然不干,齐齐要求从族里过继。

  然而,这时,娟姐儿早已被架空,丁家明里暗里的把握住了沐家长房。这些族老连主屋的大门都进不得。

  长房的势力最大。各房联手,也敌不过丁家。并且很快,各房也陆续发生各种状况。他们疲于应对,哪里还有余力干涉长房的事?

  丁家再次向娟姐儿提出纳妾之事。

  娟姐儿知道大势已去,答应了。并且,答应丁家,去游说沐家各房。

  而实际上,她是让各族悄悄离开。她哭着对各房的族老们说:“你们走吧。他们是看上了我们沐家的风水,处心积虑的谋划了好多年,一心要夺我们沐家的气运呢。你们好好活着,把丁家的恶行一代代的传下去。终有一天,仙姑回来,饶不了他们的。要是我们都被丁家害死了,以后,谁来告诉仙姑真相?”说着,她给每房人发了一只纸鹤,“太祖公生前折了一匣子纸鹤,说是,仙姑一定能认得的。我们长房是等不到仙姑了。等候仙姑的责任,只能请你们接过去。你们拿着它,将来好与仙姑相认。”

  各房奈何不得丁家,只得听从。之后,他们以各种借口分批送出子侄。丁家人自以为得逞,忙着迎娶新妇,再加上娟姐儿一副认命的样子,他们放松了警惕。等他们发现,各房已经走了个精光。

  “扫把星,你背着我们做了什么?”姑奶奶气急败坏的去找娟姐儿算账。

  不想,娟姐儿却身着大红的华服,盛装打扮,端坐在房里,等着他们。

  她一反常态,落落大方的看着他们,冷笑:“我这扫把星的名头,难道不是婆婆所赐吗?婆婆,你也是沐家女。天下无不是之父母。您是我的婆婆,我身为儿媳,不能以下犯下,说您的不是。儿媳只有请您一道去阴曹地府,您亲自向请爷爷、父亲和叔叔们请罪吧!”说着,她从袖子里抽出一把匕首,呼的扎进姑奶奶的胸脯子里。

  一时间,丫头婆子们尖叫着,慌成一团,却没有一个人赶上前救人。

  娟姐儿宛若地狱里冲出来的厉鬼,尖叫道:“婆婆,你想夺我沐家的气运,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享用!”说着,拔出血淋淋的匕首。转身,她扑到桌子上,把燃得正旺的烛台扫进旁边的木盆里。

  那里面有小半盆火油。

  “呼!”火苗飞窜起来。

  火线嗖的扩散。整间屋子化成火海。

  这时,丫头婆子们才发现,屋里到处都是火油的味道。先前她们和老夫人一样,都被夫人的打扮牢牢抓出了眼球,竟然没有闻出来。

  “火!”

  “走水了!”

  ……

  丫头婆子们鬼叫着抱头狂逃。

  火势蔓延得很快。主屋被烧了个精光。原来,娟姐儿手里还是有几个忠仆的。主仆们合力,悄悄的在各个院子里都藏了火油。火势一起,整座主屋俨然是一个大火盆。

  丁家人都住在主屋里,又是傍晚时分,大部分都在家里。所有在家的,都没有逃出去。

  只有丁家的长子从外面采买结婚物资,未归,逃过一劫。

  这场大火足足烧了三天三夜,全京城的人都来看热闹。连皇帝也被惊动了,亲自召见丁家长子,询问起火的原由。

  丁家长子做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推说是天灾,并且捶胸顿足的要殉了亡妻。

  皇帝觉得他可怜之至,又情深义重,亲自劝他守节三年之后,再重娶一房。又询问他,是否有意出仕。

  丁家长子坚定的婉拒,说自己看破红尘,本来应该追随亡妻而去。不过皇帝骂醒了他。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身为人子,应当尽孝。所以,以后他只是苟活于世,无颜出仕。

  皇帝甚是赞许,赐下纹银五百银,让他度过眼前的灾难。

  于是,丁家长子开始奉旨守节。三年期满,他再娶。这时,他不再是倒插门,而是明媒正娶。所生的两子两女都是丁姓。

  二十一年后,皇帝驾崩,新的皇帝上台。此时,朝野早就忘了沐家。就连沐家镇上,也无人再提及沐家。

  丁家长子悄悄的把沐家坟山上的所有沐家坟都刨掉。他恨毒了娟姐儿,还有沐家所有的人。是以,刨了坟还没完,再挫骨扬灰。就连沐三爷夫妇的坟也没有放过。在沐三爷夫妇的坟台位置,他给自己的父母立了一个衣冠冢,奉为世祖。

  至此,丁家终于如愿以偿的偷到了沐家的风水宝地。

  可笑的是,丁家长子恨沐家人入骨,却年年祭祠时,不得不以沐家的名义进行。因为先前帮他们看风水的那位风水先生说了,聚宝盆是因沐家而起,换了旁人,聚宝盆会很快散了去。

  丁家长子自以为瞒天过海,事情做得漂亮。殊不知,草木一族最是八卦。就是没有生出灵智的凡木们,也会彼此交换新闻。沐家镇里发生了一切,早就在这一带的草木里传开了。山坡上的那株老槐树更是将这些见闻清清楚楚的刻进了那些年的年轮里。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惜妙妈、我爱偷懒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