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一八章 做贼心虚
  进了镇子,澳门赌博网站:沐晚打听到镇子的名字,脸上的肉气得又抖了两抖——沐家镇!这个镇子叫沐家镇!

  从这一不难看出,二妹妹的子孙曾经何其昌盛也!

  可是,他们却连沐家的祖坟山都没有守住!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沐家绝户了吗!

  沐晚按住心里“噌噌”上窜的怒火,立刻动用契约,召唤香香:速来沐家镇。

  很快,香香回复:沐家镇?是哪里?

  沐晚:我奶娘他们以前住的那个村子,现在发展成了沐家镇。

  香香:是,香香马上到。

  不出五息,香香风风火火的站在了沐晚面前:“姐姐,发生什么事了?”追随了主人四百多年,她只要一眼就能看出,自家主人现在气坏了!

  沐晚气呼呼的命令道:“给我查,沐家的人都死哪里去了!还有,这个丁家是什么来头!怎么能够明目张胆的强占沐家的祖坟山!”

  香香虽然是草木灵族,但是,她读了许许多多的话本,又常常在凡人界行走,是以,现在很了解凡间的风俗习惯。听了这些话,立时气得秀眉倒立,气急败坏的应道:“好!香香去看看,丁家到底长了一个多大的狗胆!”着,化成一道旋风,嗖的不见了。

  沐晚也没闲着,朝着丁家的主屋走去。

  刚刚她打听到了,丁家在沐家镇住了两百多年,是镇子里头的第一姓。他们的屋舍从镇东排到镇北,占据了近半个镇子,号称“半边丁”。

  而沐家……抱歉,镇子里就没有姓这个姓氏的。至于,为什么镇子的名字是“沐家镇”……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名字,一直以来,周边十里八乡的,都是这么叫的。

  镇子里显然也遭了战火。丁家主宅的外墙上至今还现出火烧过的痕迹。而厚重的青砖上,刀剑砍过的印子,也不下十余处。

  不过,这道两尺来厚、一丈多高的院墙可拦不住沐晚。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她直接穿墙而过。

  @@@@,m≡co☆m

  唔,没注意,进了人家的后院。

  主屋是个四进的院子,住的是丁家嫡枝长房。

  此时,正是上午时分。丁家的主子们刚刚用过朝食。奶奶姑娘们陪着老祖宗用完朝食,被丫头婆子们簇拥着陆续从正院里出来。

  沐晚皱了皱眉头,化成一阵清风,进了这位老祖宗的院子。

  一位年过七旬的银发胖老太斜靠在窗前的长塌上,手里搂着一个三四岁的男童。

  屋子正中,有一个婆子在眉飞色舞的讲古。

  沐晚坐在横梁上,听了一耳朵。婆子的是《孝经》里头的孝子故事。

  她添油加醋,的唾沫横飞。胖老太,还有屋子里头的丫头婆子们都听得津津有味。

  唯有男童不爱听,在胖老太的怀里扭来扭去:“老祖宗,不听这个,不听这个嘛。”

  胖老太应该是极其宠他,连声应道:“好好好,琏儿不爱听,咱们就换一个!”

  讲古的婆子立刻停了下来,满脸堆笑的探身问道:“孙少爷,您想听什么?”

  男童呼的从胖老太的怀里窜起来,站在长榻边上,做了一个舞剑的动作,大声道:“爷要听沐圣爷爷显灵的故事!”

  不料,胖老太的脸刷的一下变了色。她一把抱住孩子,不悦的责备道:“哪个叫你这么冲到榻边去的?摔下来,如何是好?”着,立起眼睛看着榻前的两个丫头,大声训斥道,“你们是木头吗?怎么侍候的,长了眼睛没有?”

  屋子里的气氛急转直下,不但榻前的两个丫头,屋子里侍候的其他丫头婆子都吓得脸色煞白,惶惶然的跪下来请罪:“老太太,息怒。”

  男童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这回,胖老太没有再宠着他,揉着一边的太阳穴,抬手命令道:“孙少爷的奶娘呢?上来,抱孙少爷去他爹那里。老婆子老喽,管不了喽。”

  男童听了,哭得更厉害——老祖宗是要把我交给爹爹处罚。平素老祖宗疼我,跟眼珠子一样的。可是,今天却连我的名都不叫了,唤我“孙少爷”!呜呜,老祖气坏了,一定要罚我。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挨罚?不要挨罚,不要嘛!

  旁边,一位年轻媳妇领了命,站起身,用力抱起男童,快步走了出去。

  男童的哭声扬了一路。

  胖老太沉着脸,坐在长榻上,气得直喘粗气,颤抖着手,指着一位年过半百的婆子:“阿夏,你跟过去,让他老子好好给他正一正性子!”

  “是。”婆子躬身领命。

  至于吗?沐晚觉得很奇怪,又化成一道清风,循着哭声,找了过去。

  处罚孩子,总得有个名目吧?胖老太的反应过于反常。事有反常,有必妖。沐晚决定去看看,这位做爹的会给他儿子安个什么名目。

  果然,胖老太是人精。奶娘抱着男童没有去前院,而是拐了个弯,去了旁边的一个院子里。

  看到男孩哭得这么伤心,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们都慌了神。正屋里,一位年轻女人扶着丫头的手,飞步跑出来:“琏儿,怎么了,你?”

  看样子是男童的母亲。

  男童这会儿已经哭得脸蜡白,快接不上气来。

  “琏哥儿!”旁边有一个中年婆子惊呼,麻利的从奶娘手里接过孩子,斜抱着,一边轻轻拍背,一边哄着,“琏哥儿,不哭,不哭啊。”

  “我的儿哪……”年轻女人尖叫着,“啪”的扇了奶娘一记耳光,“作死的娼/妇,好好的爷,被你祸害成了什么样子!”

  奶娘跪在地上,连脸都不敢捂一下,结结巴巴的辩解:“是老太太,老太太要罚琏哥儿……”

  这时,老太太派来的那个婆子到了。

  年轻妇人立马安静下来,红着脸福了一福:“夏婆婆……”

  夏老婆子侧过身子,表示不敢受她的礼,接着,蹲身行礼:“三少奶奶,老太太让奴婢过来,送孙少爷去三少爷那里去。”

  这口吻!年轻妇人吓得脸色青白,心道:琏儿闯大祸了?

  定了定神,她捋下一只嵌红宝赤金镯子,悄悄的塞进老婆子的手里:“夏婆婆……”

  夏老婆子不动声色的袖了,压低声音飞快的提道:“老太太今儿是铁了心。这事可大可,您多做多错。”

  年轻女人闻言,回头看了看止住哭,不停打格的儿子,咬了咬牙,道:“洪妈妈,和我一道,送琏儿去三少爷那里。”着,向一旁的大丫头飞快的使了个眼色。

  后者见了,悄悄的退到院子门口,转身溜出门,给大夫人,也就是琏哥儿的奶奶,报信去了。

  年轻女人这才请夏老婆子动手。为了不引人注目,她只让自己的奶娘洪妈妈,还有琏哥儿的奶娘,跟去伺候。

  一行人特意选了僻静的巷道走。穿过几重月亮门,她们进了前院。前面巷子里,一个年轻男子提着袍子,带了一个随从,急匆匆的阔步迎面走过。

  “爷!”年轻女人的眼圈立马红了。

  年轻男子看了哭得迷迷糊糊的儿子一眼,沉声道:“孩子交给我吧。你先回去,这事不要声张。”

  年轻女人闻言,知道婆婆已经派人送了信,暗地里松了一口气,用帕子沾了沾眼角的泪,冲抱着孩子的洪妈妈道:“洪妈妈,你送琏儿去三少爷的书房里。”

  “是。”洪妈妈抱着孩子,领命。

  年轻男子知道她的用意,无奈的挥挥手,领着人转身离去。

  沐晚化成风,也跟了过去。

  年轻男子没有处罚儿子。他把夏老婆子和洪妈妈扔在门廊那里,自己抱过儿子,径直进了书屋。

  坐在窗前的椅子上,他轻轻的拍着儿子的后背,温声道:“好了,没事了。爹爹在呢。”

  男童其实是被吓蒙了,听到他的声音,情绪稳定了许多,打着哭噤,委屈的声问道:“爹爹,琏儿惹老祖宗生气了,是吗?”

  年轻男子叹了一口气,道:“琏儿,老祖宗年纪大了,禁不住闹腾。你以后在老祖宗面前,要乖一些,莫吵闹,知道吗?”

  “嗯,琏儿知道了。”男童撅起嘴,又带上了哭腔,“爹爹,老祖宗不喜欢琏儿了……”

  “没有。”年轻男子的手顿了顿,嘱咐道,“琏儿,记住,以后不要在老祖宗面前提沐圣爷爷,知道不?”

  “为什么呀?”男童瞪着一双泪眼,不解的问道。

  沐晚藏在屏风后面,也很想知道。胖老太为什么对她讳莫如深。

  年轻男子皱了皱眉头:“都是老辈的事了,你还,了也不懂。总之,你要记住,以后不要在老祖宗面前提及沐圣爷爷。唔,任何姓沐的,都不能提。不然,老祖宗会象刚才一样的生气,再也不喜欢你了。知道吗?”

  男童使劲的头:“琏儿知道了。”

  年轻男子又道:“这件事,谁也不能,包括你娘亲,记住了吗?”

  “记住了。”

  “琏儿乖。等你年满十岁,爹爹会告诉你里头的缘故。”

  “那娘亲呢?”

  “唔,以后,爹爹会亲自告诉她的。”

  沐晚听了,心里的火气“呼”的又窜了起来,一甩袖子,闪身出了书房——做贼心虚!丁家肯定有问题!绝对是做贼心虚!

  屋子里平白无故的刮起一阵大风。

  “啪!”那张清水芙蓉的大画屏倒在地上,摔成好几块。

  “啊!爹爹……”男童吓得哇哇大叫。

  年轻男子愕然的看着碎了一地的大画屏,一颗心猛的提到了嗓子眼里。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yiyiyouyi、奥斯卡凯罗尔的礼物,多谢书友六翼天使007、噯菍慕慕、蓝芯、飘落涟漪、0111、星星的礼物、aquazl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