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一七章 火冒三丈
  常龙请示:“姑娘,那些掌门和家主怎么处置?”

  沐晚看了一眼高几上的两枚玉简,轻哼:“都杀了。”

  下首,黑夜的脸上现出喜色。这些东西,不杀了,还要留着过中秋吗?

  常龙也暗中松了一口气。

  沐晚又道:“给他们一个痛快。死是最大的惩罚,我们不搞虐杀。黑夜,这件事,交由你去处置。”

  “是。”黑夜红着脸应道,“以后,我不会虐杀了。”他承认,姑娘批评的对。先前手段是过于残忍。

  而且,虐杀时,他自己的心里也是戾气翻涌,迅速增加。对于魔族来说,体内的戾气增加,是好事,能增进修为。但是,他发现增加的这些戾气都含有迷惑心智的血煞之气。一两次,他还能将这些周身游走的血煞之气逼到一起,封印起来。若是多几次的话,产生的血煞之气过多,他怕也难以控制住,留下隐患。话说,血魔们不就是因为身体内的血煞之气会定期逆行,从而痛苦万分吗?所以,他是真的不会兴虐杀之事。等手头的任务完成,他会立刻回炼星闭关,炼化那团拳头大小的血煞之气。

  好鼓不要重锤,见他如此上道,沐晚赞许的微微颌首。

  接着,她将两枚玉简隔空递到香香面前:“香香,你去核查供词里提到的知情人名单。既不能有遗漏,也不能冤枉人。”

  香香接过玉简,笑眯眯的应道:“好的呀。”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沐晚接着吩咐,“老常,这些门派和家族里的其余知情人,也一个都不能留。等香香核实,你带着阿一他们去清理干净。”

  “是。”常龙领命。

  沐晚也没闲着,着手处理“沐家铺子”的事。她和黑阿牛一道,将铺子里的存货打折处理掉,铺子也转手卖掉。凡间的真金白银,于他们无用。这么做,并不是为了钱财。而是,直觉告诉沐晚,事事有始有终,此行才能圆满。

  一个月后,大家都完成了手头的任务。

  沐晚返回南地灵之根,向太师祖乘风道君复命。

  听说她刨地三尺,彻底斩断了那位上界的贵人在炎华界的黑爪子,乘风道君甚是解气,连声赞‘好’。他眯缝着眼睛,说道:“也不知道这位贵人生的是什么心思,一直以来,纵使爪牙,明里暗里的与宗门为敌,不死不休。哼哼,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先前,想在东华大比上覆灭宗门的,也是这伙人!御兽派、散修联盟、海阳胡家、天音派、朔风谷张家、颖川陈家……远远不止这些,她在我们炎华界布的暗子何其多也!只可惜,我们联系不上老祖们,不然,定要请老祖好好查一查,这位贵人几次三番的想置我们太一宗于死地,到底为的是哪般!”

  沐晚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条条线索表明,太师祖真的没有冤枉那位上界的所谓贵人。她在炎华界的黑爪子们,正是先前太一九子们努力寻找的第三股势力。这股势力隐藏极深。它就象一条潜伏在阴沟里的毒蛇,平时蔫拉叭叽的,不声不响。但是,只要给它一星半点机会,它立刻会窜出来,狠狠的咬太一宗。真的是不死不休。这也是她痛下杀手的原由——世上哪有能千日防贼的?进攻,永远是最好的防卫。

  可是,这位高高在上的贵人为什么处心积虑的,非要置一个下界的门派于死地?

  沐晚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怎不能把香香的那套狗血故事讲给太师祖听吧?

  香香的推测,看似合情合理,实则站不住脚。她不信,上界的仙人们会如此的不堪。自从修行以来,她,还有身边的修士们,包括已经飞升的老祖们,哪一个不是深受天道的制约?冥界行事,不也处处遵守天道的制约吗?都说天道是公平的,天道不可能单单纵容上界的仙人们。

  这样想来,貌似牛皮窗户纸又薄了一些。她的心头更亮堂了。

  上前,乘风道君颌首轻笑。小丫头竟然在他面前入定了!看来又是有所领悟,甚好!

  等沐晚出了定,他风清云淡的吩咐其写下事情的原委、经过:“三天后,交给本座。”

  也就是说,这件事情的因果算到了宗门的头上,不是沐晚的个人行为。这些门派和家族,甚至是上界的那位贵人,要寻仇,尽管来找太一宗。

  反正宗门已经灭了御兽派、天音派……等等,横竖上界的那位贵人视宗门如眼中钉,正所谓,债多了不愁,宗门才不介意多添上十几个二流的门派和家族呢。

  这也是宗门里其他道君老祖们的意思。堂堂的东华第一宗,要是连这点气魄和胆量也没有,覆灭是迟早的事!

  沐晚一点就透,起身抱拳领命:“是,弟子谨遵太师祖法旨。”这些家族和门派,还有上界所谓的贵人,会寻仇?哈,她沐晚不是吓大的!她从来都没有怕过这起子东西!但是,宗门能处处为她着想,扛过所有责任和仇恨,庇护于她,真的令她动容。

  离开太师祖的洞府,沐晚直接回到自己的洞府里。

  首先,她通过契约向香香他们三个传讯,要他们暂且在京城等他。三天后,她才能回去。

  然后,她进入空间,直接去了静修星。按太师祖的要求,写报告后,她开始修行。

  唔,外面三天,静修星上是三百天。她就当闭个小关吧。这些年在京城的感悟也是时候好好的梳理一番。

  怎么梳理这些感悟心得呢?沐晚的法子很笨,沿袭了前世的经验——先是一条一条的写下来。至少要反复回忆三次以上。

  这样,就不会有遗漏之处。

  然后,再以此为基础,归纳总结。

  这是件细致活儿,急不得。闭关期间,基本修行任务照样进行。每天,她只抽出两个时辰来回忆总结。

  修行的日子过得飞快。三百天,一晃而过。

  沐晚如期赶到太师祖乘风道君的洞府里,交上报告。

  后者接过去,细细的读过,点头说道:“行,就这样吧。”小丫头猫在自己的洞府里,三天三夜没有现过面,态度是极其端正的。写的这份报告清清爽爽,客观的记录了整件事情,没有一句主观评论和废话,很合他的意。

  收下玉简,他抬眸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沐晚如实以对:“弟子想再回凡人界,换个地方住一住。”

  乘风道君是过来人,一看她这情形,就知道还没有悟道。闻言,他软声宽慰道:“悟道之事,讲究顺其自然,水道渠成。听从本心,不给自己强制划框框,碰到瓶颈,换个地方去看看,是对的。悟道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你不要太着急。当年,本座也在家乡掩姓埋名,住了近二十年呢。”

  “是。”沐晚抬头,脸上现出明媚的笑颜。

  乘风道君轻笑,挥手说道:“去吧。”

  告别太师祖,沐晚出了南地灵之根,返回京城。

  心中一动,她现身于北郊。

  这次回来,她一直没有去父母的坟前看看。一来,她知道父母是凡人,自上次转世后,三百多年里,不知道转世投胎了多少次。与她的缘份早就断了;二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两座坟头还在否。虽说坟头之下的皮囊早已化成了泥土,但是要是坟头不存,她的心里或多或少仍会有些难受。是以,她不想给自己找不痛快,就一直没有过去。

  不过,刚刚太师祖的话点醒了她——听从本心!其实在内心深处,她还是想最后去看一眼的。

  那么,就去吧。

  是以,她没有直接进城,而是落到了记忆之中的山头。

  尽管做足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眼前的情景,她还是怔了怔。

  整座山都成坟山,错落有致的立了的两百多个坟包。

  山脚,昔日的小村庄变成了一座小镇,大大小小的房舍鳞立。

  更让她吃惊的是,放眼整座山,她竟然找不到一个沐姓坟包。包括她父母的坟,也不复存在!还有,奶娘的坟就在父母的坟下面的缓坡上,也不见了!山上所有的墓碑上都刻的是“丁”姓。而她记得很清楚,当年,奶娘亲口告诉过她,爹爹生前买下了这一整座山,在山脚还买了祭田,说是要做为子孙的福寿地。二妹妹将来要坐产招婿,生下的孩子都是要姓沐的。

  三百多年,真的这么久吗?久到沐家的坟山都改了他姓?父母的坟包也不复存在了?

  嘴里泛起淡淡的苦味,沐晚立在山头,飞快的掐算起来。

  哪知,不算还好,这一算,令她火冒三丈!这座山,明明现在还是姓沐!这里的风水,仍然是沐姓的风水!

  哈,这些姓丁的,强占了沐家的风水宝地!

  算出这样的结果,沐晚真的气笑了——二妹妹的子孙都死绝了吗?连祖坟都守不住!还有,这些姓丁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如此心安理得的享用沐家的风水宝地!

  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她才控制住自己,没有掀翻所有的坟台。

  冷静!冷静!沐晚拼命的劝自己:不要冲动,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先!

  定了定心神,她决定先去山下的镇子里暗访一番。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任飞扬11、好人家的佣人的月/票,谢谢!

  唔,月票又逢百,所以,今天有四更。第四更在晚上九点左右,欢迎亲们围观!某峰再次感谢亲们的大力支持与厚爱!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