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一六章 香香说书
  <>天才壹秒記住→網,澳门赌博网站: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正屋里。

  常龙和香香向沐晚复命。

  沐晚接过记录供词的玉简,飞快的看过后,点头说道:“颖川陈家覆灭之事,老祖当年也提起过。与他的口供吻合。”

  香香说道:“这厮很狡猾,又是个狗胆包天的。死到临头,他还妄想着用真真假假的供词,蒙混过关呢。真的是太可恶了。夜哥哥说要把他抽得魂飞魄散。”

  沐晚挑眉:“他真的这么生气?”

  香香很肯定的点头:“夜哥哥说那厮真丢魔族的脸,要清理门户。”

  沐晚轻笑:“魔亦有道,黑夜做事比以前有章法多了。”不过,还是不够。虐杀,真的不好。也罢,经一事,长一智。黑夜是个聪明人,会越来越上道的。

  常龙估摸着黑夜那边差不多收拾妥当了,起身说道:“姑娘,我再去提审其他人。这厮狡猾得很,他说的供词要仔细与其他人的口供对照,确认无误之后,方可相信。”

  沐晚点头应允。

  香香却皱了皱眉头,撅起嘴说道:“老常,你先过去吧。那屋子里全是血腥味儿,熏死了。呆会儿我传讯给夜哥哥,让他帮我记录口供,我就不过去了。”

  常龙笑道:“好。”

  等他离开后,沐晚无奈的横了香香一眼:“说吧,什么事,必须单独跟我说?”以老常的心智,怎么可能猜不到?还好,老常是个君子,心胸宽阔,不会因此而生出别的想法。

  香香凑上来,神神秘秘的说道:“香香越来越觉得姐姐应该是仙人转世。你的心头血太神奇了。”

  沐晚刚刚看了供词之后,心里也生出了一样的猜测。以前,她是不信的。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来历。她是一个带着前世记忆的重生者。

  莫非,我的前前世真的是仙人?

  滋,前世,还有前前世……好混乱!

  她揉了揉眉心,说道:“可是,我现在一点感觉也没有。”

  香香瞪大眼睛,轻声反驳道:“怎么没有?姐姐,你的金丹初梦里不是就有仙君吗?姐姐,你的前世会不会是因为撞破那位仙君行凶,所以,遭他灭了口,这才不得不转世的?”

  因为刚刚那厮说了,仙人转世后,性情不会发生变化。所以,香香果断的推翻了沐晚是红裙女子或紫衫女子的可能。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沐晚很倒霉,凶案发生时,恰好也在现场。

  沐晚闻言,又“滋”的抽了一口冷气,连连点头:“听你这么说,我也觉得应该是这样呢。”

  “姐姐,那位仙君有事没事的跑到咱们炎华界来,会不会是想再灭姐姐一次口?前世,他杀死过姐姐,一定记得姐姐的血元气味……”香香越想越后怕,小脸变得煞白,急急的说道,“姐姐,外面太危险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南地灵之根去吧。”

  仙君之类的,现在真心打不过哇。沐晚心中一动,伸出右手,飞快的掐算起来。

  香香生怕打扰到她,算出一个错误的结果来,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的圈椅上坐好,紧张的盯着她的右手,连大气都不敢出。

  大约过了半刻钟,沐晚收手。

  香香捂着胸口,急切的问道:“如何?”

  沐晚笑道:“无妨。”其实,她什么也没有算出来。这个貌似跟“医不能自医”是同样的道理吧。之所以骗香香,一是为了让她放宽心;二是,她是出来明心悟道的。目的没有达到,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她岂能心甘?还有就是,她觉得,鞭长莫及,那位仙君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炎华界。只要小心些,应该没事的。

  “那就好。”香香松了一口气,“不过,姐姐以后出门,还是坐老常的马车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香香实在是太弱了,到时怕帮不上姐姐的忙。”说到后面,她的脸上现出惭愧之色。

  沐晚见状,心地软得一塌糊涂,温声安慰道:“哪有?香香最厉害了。我现在都离不得香香了呢。”

  “姐姐就知道哄香香。”香香掩嘴轻笑。然而,眼底却现出一抹忧虑。

  沐晚看得分明,心里不由生出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唔,那个光屁股的小木灵长大了!如今都知道掩藏心事了。

  黑夜、香香,他们通过修行,变得越来越象人族。那么,我身为人族,修行又能对我有什么改变呢?

  一时间,她陷入了沉思之中。

  咦,姐姐是在悟道吗?香香捂住嘴巴,轻手轻脚的走出屋子,站在门廊上,为她护法。

  大半天之后,黑夜和常龙连袂走出审讯室。

  看到香香坐在门廊上,他们俩相对一视,双双快步走过去。

  “嘘——”,隔着老远,香香冲他们俩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两人一头雾水的在院子里顿住身形。

  香香身形一晃,拉出一串残影,站在他们俩面前,小声提醒道:“姐姐在悟道。”

  两人的脸上现出明了之色。

  常龙压低声音说道:“黑爷,我们过会儿再去向姑娘复命罢。”

  黑夜点头。

  这时,从正屋里传出沐晚的声音:“都进来吧。”

  “啊,姐姐,你悟到了什么?”香香面现喜色,提着裙子,飞也似的跑进正屋。

  黑夜望着她的背影,宠溺的摇头轻笑,与常龙一道跟了上去。

  屋里。

  沐晚笑眯眯的对香香说道:“刚刚想清了一些事情。等此间事了,我们离开京城,去别的地方转转。”

  “去哪里?”香香眼巴巴的追问道。

  “当年,我随师叔回宗门,途中路过一座道观。在观中,我得到了《四象五行诀》。我想去那里故地重游一番。”沐晚答道。

  常龙和黑夜走进屋里,都在自己常坐的圈椅上落座。

  沐晚看着他们,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

  “姑娘,那些人都招供了。”常龙禀报道。

  对面,黑夜起身,呈上两枚玉简。

  “辛苦了。”沐晚接过,飞快的阅读玉简。

  乘着这个空档,香香难以置信的问道:“这么快,十几号人都录了口供?”

  常龙笑道:“甘当魔修的狗腿,那些人能有几两硬骨头?一见审讯室的架式,他们就吓得浑身直打颤。审问时,他们答得飞快。”好吧,再进那间屋子,他都被吓了一大跳!屋子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肉屑、血沫子,跟天女散花一样,溅了一地。太血腥了。当时,他在心里感叹:还是香香姑娘最懂黑爷。审讯室弄得这么血腥、凶残,不要说她一个小姑娘家,我一久经沙场的大老爷们也有些受不了。

  黑夜重重的点头,表示常龙没有夸大其辞:“他们说的极快,我差点记录不过来。”

  说话间,上首,沐晚已经看完两枚玉简。她将它们轻轻放在旁边的海棠高几上,说道:“看来他们也不知道上界的那位贵人是何方神圣。”

  供词里,那些掌门和家主都详尽招供了自己的门派、家族与上界联系上的经过。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炎华界人氏。其中,大部分是被陈家老祖招揽到的,还有一部分是秘使后来发展的。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听命于上界的秘使。以前,陈家老祖是秘使。后来,那个魔修杀死他,顶替之,成为新的秘使。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因为两任秘使见他们时,从来都是披着黑风斗篷。居然没有一位掌门或家主发现秘使其实前后有两个。

  现在,被常龙披露,不少人还惊呼:“怎么可能!”

  沐晚看完供词,都不知道说他们什么好。

  黑夜答道:“那东西是一颗黑心翻过来,能罩住天的家伙。这些年,他费尽心机的在打听那位贵人。想甩开陈家,自个儿直接巴上去呢。我从他那里读到了一些信息。”

  大家都晓有兴趣的望着他。

  “那位贵人极有可能是女子。而且,她好象很有权势,有很多人替她卖命。那东西一心想要巴上她。”

  香香听完,拍着手掌大呼:“错不了!她肯定是紫衫女子!”

  常龙和黑夜不由愣住,不约而同的问道:“什么紫衫女子?”

  香香飞快的答道:“刚刚和姐姐又分析了金丹初梦。如果姐姐是仙人转世的话,香香以为,姐姐的前世可能是无意间撞破了仙君行凶,而被灭口,从而不得不转世,从头开始再修行。哼,紫衫女子十有**是那位仙君的妾室。红裙女子是正室。紫裙女子布下毒计,让正室惨死在仙君的剑下。不巧,整个过程被姐姐的前世看到。为了遮掩罪行,这对狗男女杀死了姐姐的前世。听说姐姐的前世已经转世,这对狗男女不慌了神才怪呢!哼,肯定是这样的!话本里,这样的桥段都被写得烂大街了。”

  沐晚先前听过前半段,如今再听了后续更神奇的展开,惊呆了。

  黑夜和常龙也双双石化。

  半晌,他们仨才回过神来。

  常龙感慨道:“香香姑娘的分析,很大胆,却又很符合逻辑。除此之外,好象没有更合适的解释了。”

  黑夜两眼亮晶晶的看着香香:“话本里的故事都这么精彩吗?”

  沐晚想了想,说道:“还有一点,不是很说得通。从供词上,不难看了,紫衫女子明显是单独行动。在遗忘之海时,我们听其他仙君皆以那位仙君为尊,称之‘大将军’。要是真如香香所说,紫衫女子的夫婿如此了得,她为什么还要费心费力的单独行动呢?”

  香香早就想到了这一层,不屑的笑道:“紫衫女子在人前肯定是跟朵白莲花一样,既纯洁又柔弱。那个仙君,就是个傻蛋,错把一个蛇蝎女人当成心头宝。或者说,他们俩才是真爱。他偏听偏信杀死了自己的妻子,这就是宠妾灭妻啊。搁在凡人界,他铁定是要被御史参得满头包。紫衫女子为了在所有人面前维护纯洁的形象,也为了能继续蒙骗那个傻蛋,当然迫切的想找到姐姐,除之而后快。”

  得,又是话本上的桥段。沐晚他们三个呵呵。上界有大将军,就一定会有御史这号人物吗?宠妾灭妻?妻妾相争?仙界和凡人界能一样吗?这样的人,也能成仙?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啖书的和氏壁、月票,多谢书友yiyiyouyi的礼物,多谢书友冰皖凝岚、机器猫的包、freese_7的月票,谢谢!

  另,收到和氏壁是要加更的。所以,明天中午十二点,加更一章,某峰再次谢谢亲的支持与厚爱!欢迎亲们围观!(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