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一五章 恶心的东西 下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秘使接着招供。

  陈茜原本是有修为的。因为是罪奴的身份,她只能从堕仙台偷偷潜入下界,所以,被堕仙台重创,丹田被毁,修为尽失,变回了半人半鱼的原形。陈家老祖接到她时,也就是留着一口气在。

  陈茜的身份是绝对不能外泄的。陈家老祖把照看她的任务交给了秘使。

  秘使正千方百计的想与上界搭上线,接了任务后,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狂喜不已。

  只可惜,陈茜大多数时候都是昏睡。

  秘使丝毫没有懈怠,用心的照料着她。

  后来,陈茜的情形渐渐好了起来。她很感激秘使,曾许诺,等完成任务后,一定会把他引见给贵人。

  秘使当时觉得无法理解——为了完成所谓的任务,至于这么拼吗?丹田被毁,修为尽失,差点连小命也丢了。

  陈茜却告诉他,等完成任务后,贵人会脱了她的家族的罪奴藉。而她家的老祖说了,届时会接她重返上界,并给她重塑丹田。以后,她就是家族的大功臣,家族的资源会向她倾斜。

  “老祖发了心魔誓的。”陈茜两眼亮晶晶的如是说。

  秘使乘机打听贵人的事。不想,陈茜顾左右而言它,不肯再透露一个字。

  “后来,小的才知道,陈茜的身上被下了禁制。她不能提及贵人的身份,否则会气绝而亡。”秘使说道,“老实说,小的很失望。不过,见陈茜对任务胸有成竹,小的还指望着她回到上界后,给小的牵线搭桥,所以,依然没有丝毫怠慢。”

  陈茜养了十五年的伤,才能在丹药的作用下,变成人形。

  贵人催得紧。陈茜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但也再也不能拖了,只能开始布局任务。

  因为她坚信,那位仙人的转世在太一宗。所以,陈家老祖费尽心机,将她嫁给了太一宗剑道峰的一位金丹真人。

  “后续之事,本座清楚得很。你不必多说。”常龙毫不客气的打断他,问道,“仙人转世之后,相貌会完全不同,陈茜凭什么认为她能认出那位仙人的转世?”

  秘使答道:“小的也问过陈茜。她说,仙人转世之后,确实是会完全换了另外一副相貌。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性情是不会发生太大变化的。还有,血元的气味也不会变。陈茜以前是那位仙人的浣衣使者,为其洗了五百多年的衣裳。而五百多年里,那位仙人曾换洗过两次,是以,她不但熟知其性情,而且无比清楚的记得她的血元气味。”

  血元?香香蒙圈了,禁不住又抬起眼帘,飞快的看向黑夜:血元是什么?

  常龙也不知道。不过,他现在是装上界的大仙。血元是什么,不好问如此常识性的问题。他也瞄了一眼黑夜:血元是何物?

  黑夜一直密切监控着秘使的心里。收到他们俩的询问,他立刻回复:是仙人才有的。和修士的血液精华是一个意思。

  常龙恍然大悟。

  香香垂下眼眸,继续在玉简上刻录供词。扇贝般的长睫毛将眼底遮得严严实实。

  “陈茜找出那位仙人的转世吗?”常龙继续发问。

  秘使摇头:“没有。她是个心大无能的。好好的布局,被她搞得乱七八糟。最后,被她的夫婿长安真人打回原形,敲锣打鼓的送了回来。颖川陈家也因此而陷入从未有过的危机之中。”

  然而,对于秘使来说,却是一个绝好的机遇。

  陈家老祖一向谨慎周密,也因此而慌了手脚。有一次,他与家族联系时,竟然忘了启动密室的阵法。秘使终于得到机会混进密室里,偷看到了所有的细节。

  后来,陈家为了洗清半妖的嫌疑,广发请柬,宴请亲朋好友。殊不知,秘使已经生了噬主之心。

  那天,就算广源道君没有出手,令陈家家主和陈家老祖当众出糗,秘使也布了差不多的局——他为两人准备了一壶加了料的酒。只要喝下这壶酒,他们俩就会在人前变成半妖,百口莫辨。

  因为广源道君出手快,秘使的人还来不及将酒倒给那两位。而秘使这些年,也暗地里培养出了一支自己的力量。在开宴之前,他的人马已经埋伏在千里之外的海上。

  酒宴上变故突生,秘使果断的混水摸鱼,把人马拉进颖川陈家。

  可怜陈家老祖,偌大的家业一朝被夺,子孙被屠尽,自个儿也成为了阶下囚。

  秘使得手之后,带着人逃离颖川。临走之前,他小心的拆走了陈家老祖与家族联系的仙宝——通界镜。

  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混乱之中,陈茜不见了。

  然而,陈家老祖生死不肯把他引见给家族。秘使便生生的剥下他的面皮,做成人皮面具。又剁下他的双手,抽干了他全身的血。有了后面两样,他便能打开通界镜。从此,他戴着人皮面具,顶着陈家老祖的身份与家族联系。

  他比陈家老祖会来事得多。仅用了区区五年,他便得到了家族的赏识。如果不是后来东华洲发生了战乱,他说不定已经通过家族去了上界。

  看着这厮洋洋得意的样子,常龙恶心不已。他皱了皱眉头,问道:“也就是说,你也没与那位贵人联系过?”

  秘使摇头:“没有。不过,小的套到了贵人的一些消息。”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事到如今,他算是悟出来了。这三位大人是冲着贵人来的。

  黑夜拧眉,“啪”的又扯了一下打魂鞭,冷哼:“找死!”

  秘使看了他一眼,满脸堆笑的连连点头:“是是是,小的开罪了大人们,就是找死。可是,小的不想死。只要大人们答应放过小的,小的便把知道的贵人的消息全都说出来。”

  香香气得直翻眼。

  常龙看向黑夜。只要黑夜读到了相关信息,他就不会再跟这厮说一个字,直接一巴掌把这厮拍成肉泥!生前死后,就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东西!

  黑夜早就被这家伙恶心得想吐,扬起鞭子,“啪”的劈面抽了一鞭子,骂道:“我们魔族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今天不把你抽得魂飞魄散,老子不是魔!”

  一鞭下去,秘使的老脸开了花,立时血流满面。

  他还来不及惨叫,“呼”的又一鞭过来,直接抽掉了他的下巴。

  “嗷——”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惨叫,他痛得直翻白眼——下巴没了,只是明伤,远不及魂魄深处传出来的剧痛。

  打魂鞭,顾名思议,是抽打魂魄的刑鞭。黑夜没有留力,每打一鞭,他的三魂七魂疼得直哆嗦。

  一时间,秘使悔青了肠子。他是个聪明人。从黑夜的话语中听出来了,自己是落到了魔族的手里。

  堕魔者是魔族里最低贱的存在。在真魔面前,他的心思那等于是摊开了摆在明面上啊。

  早知道,他一定会老老实实的交待,一丢丢的小心思也不敢起。

  “呜呜呜……”他不停的发出悲鸣。

  魂魄的剧痛,与**的不同。后者,痛到一定程度,人会昏死过去。而前者恰恰相反。源自魂魄深处的疼痛,越是剧烈,人反而会越清醒。

  而这位行刑的大人第二鞭就抽飞了他的下巴,废了他的嘴巴,显然是不想听他求饶。

  大人是真的要把他打得魂飞魄散啊。

  秘使想清这一层,象疯了一样,呜呜呜的狂叫。

  黑夜没有理他,一鞭又一鞭,抽得他皮开肉绽,肉屑、血沫子乱飞。

  常龙见识,知道他是读到了那些信息,给香香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齐离开了审讯室——这是人家魔族的内部事宜,他们这些外人不宜掺和哦。

  阿一他们也想离开。

  这时,黑夜说道:“阿一你们留下来。这家伙虽然能恶心死人,但是他的魂魄却于你们大补。呆会儿,本座把他的魂魄抽得跟面条儿一样,你们分食了。”

  阿一他们怔了怔,齐齐道谢:“小的们谢黑爷赏。”反正这家伙会魂飞魄散,与其白白浪费,还不如他们补一补。话说,元婴级别的魂魄……还没尝过呢,不知道是啥滋味。他们很是期待的围在旁边,不觉口舌生津。

  “呜呜呜……”秘使完全癫狂了。

  然而,发狂也没用。

  有锁魂链捆着,他完全无计可施。

  二十鞭之后,三魂七魄伤痕累累,无力再聚在一起,轰的散开。

  “啪!”又一鞭子抽打下来。

  一魄被拦腰抽断。

  其余的魂、魄吓得哆哆嗦嗦,各自缩成一团。

  缩成一团也没有!

  “啪!啪!啪……”

  黑夜接连几鞭下来,将它们都抽打成两半儿。

  当最后一魄也被劈开时,秘使止住了狂叫,彻底安静下来,眼神变得痴痴呆呆的,找不到焦距。

  黑夜没有停。三下五去二,将那些残魂真的抽成了面条儿一样的细条。

  失去魂力的束缚,这些魂魄碎条儿纷纷从身体里散发出来。

  阿一他们争相食之。

  而这时,秘使的头猛的垂了下来。他已然气绝而亡。

  等阿一他们吃完,黑夜弹出一小团魔火,扔在刑柱上面。

  那具不成人形的尸身一沾到火,便象纸片一样的卷了起来,转眼,烧没了,连灰碴子也没有留下。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彼岸之天、10205917581、书友131031180858362的月/票,澳门赌博网站:谢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