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一四章 恶心的东西 上
  西厢房的南头搭了半间房,澳门赌博网站:原本是堆放柴火的地方。常龙他们三个商量这后,把审讯室设在这柴房里。

  屋里的布局都是仿的冥司审讯室:屋子里密不闭风,只在四面的墙壁上插了四个独眼龙头状的碗灯。硕大的龙嘴里喷出来的火,幽蓝幽蓝的。

  本来常龙是想用他的本命鬼火。但是,这屋子的墙壁是寻常的泥墙,哪里扛受得住?

  后来,是沐晚给他们支了一招:在龙嘴里放一个装满酒的葫芦。酒水用的是百年份的“醉逍遥”,点燃后的火舌是蓝色的,跟鬼火相差无几。

  四个龙头灯一点燃,审讯室里,阴森恐怖的气氛成了一大半。

  黑夜回到百炼星,连夜赶制了数条胳膊粗的锁魂链。

  屋子正中有一根碗口粗的木柱子。香香在上面加了禁锢之术,木柱子便变得比精铁铸成的还要坚硬结实。于是,刑柱也有了。

  黑夜将锁魂链都悬挂在刑柱上。

  冰冷、闪着寒光的黑色铁链令人望而生畏。

  阿一他们化成黑气,在屋里子飞来飞去,时不时的吼一嗓子。

  立时,屋子里鬼气森森。

  布置得差不多了。常龙有些遗憾的说道:“现在只能这样凑合着。我要是修为再进一步,就能把活人收进魂幡里。那时,直接在魂幡里设置一个审讯室,效果更好。”

  香香搓着手,笑道:“老常,我们也能进入你的魂幡?”

  常龙很肯定的点头:“《鬼修真传》里有一个法门,修为达到五阶鬼王境,可以在本命魂幡里开辟出一个空间。凡人也能呆在里面。修士更不在话下。”

  “到时一定要去看看。”黑夜也很感兴趣。

  闲话少说,开始做事。

  老规矩,黑夜充当行刑手,常龙审问,香香负责记录。三人都穿着黑风斗篷。宽大的兜帽阴影遮住了他们的脸,唯有一双眸子印着灯火,寒光闪闪。

  第一个提审的是那位秘使大人。

  黑夜把他从乾坤袋里提溜出来,用锁魂链牢牢的吊绑在中间的刑柱上。

  对于鬼魂来说,锁魂链能禁锢魂魄。而用它来绑修士,不但有禁魂之效,而且还能封印魂魄和灵力。

  锁魂链缠身,再加上刑柱上的禁锢之力,双管齐下,纵使这位秘使大人有通天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休想给他的主子通风报信。

  等黑夜把人绑结实了,香香这才收回缠绕在秘使大人身上的枝枝叶叶——她的枝叶有禁锢之力加持,能隔绝他们与外界的联络。

  “啪”,黑夜抬手扇了秘使大人一记耳光:“醒来!”

  秘使大人“嗯哼”一声,幽幽醒转。

  看清周边的人和物,他猛的打了一个哆嗦,眼露凶光,咆哮道:“放肆!你们胆敢掳掠本座,不怕……”

  哟,挺牛气的呀!黑夜嘿嘿,“叭”的扯了一下手里的黑色打魂鞭。

  秘使大人的咆哮应声而止。他立刻闭紧了嘴巴,跟个蚌壳似的。气鼓鼓的瞪着黑夜。

  常龙坐在对面的审讯台上,“啪”的拍一下惊魂木。

  声音有如实质,象鞭子一样抽打在秘使大人的身上。

  神识和灵力都被封印,他扛受不住,闷哼一声,身子一颤,哇的吐出一口老血。

  立时,这人老实多了,不敢再拿眼瞪着黑夜。

  把人镇住之后,常龙开始审讯:“你叫做什么名字?出自何门何派?修行多少年了?”

  秘使大人闭紧嘴巴,一声不吭。

  常龙冷笑,拿出一把凤形传令符呼的扔在他脚下:“还指望着你上界的主子救你不成?哼,睁开你的狗眼仔细看看,爷这里是什么地方!此间不在三界内,大罗金仙也救不得你!”这些凤形传令符都是在他身上搜出来的。

  看到一地的凤形传令符,秘使大人的眼底终于现出绝望。他强装镇定的环顾四周,脸色变得煞白,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冒出黄豆大的汗珠子。

  还以为有多硬气呢。原来也是个软骨头。黑夜鄙夷的瞥着他。

  常龙又懒懒的问了一句:“你是何人?”

  秘使大人打了个哆嗦,终于,全身的力气都象是陡然被抽空了一般,垂下头来,嗡声答道:“小的姓柯,名震天。原本是青云门的长老。因掌门几次三番欲置我于死地,不得不死遁弃门。迄今,修行有四千一百余年。”

  青云门?早在三千多年前就覆灭了。常龙想起一事,问道:“三千七百多年前,青云门突遭灭门,与你有无干系?”

  秘使闻言,心思转得飞快:难道这些人是为了当年青云门被灭之事而来?那老货没有骗我,青云门果真也在上界有人?

  “说!”常龙厉声喝道。

  秘使连忙应道:“是的。当年,小的原本可以当上青云门的掌门。可是,那老货为了把位子传给他的亲侄孙,硬说小的心术不正,当不了掌门。他俩祖孙两个联合想来,几次三番的欲置小的于死地。青云门里,竟然没有一个人为小的说句公道话。小的原本有大好的仙途,全毁在老贼的手上。老贼最看重的是青云门。后来,得了机会,我在朋友三四的帮助下,冲杀进青云门。我们绑了青云门上下,当着老贼的门,一个一个的杀死。老贼气得吐血而亡。大人,我因青云门而堕入魔道,大好的仙途尽毁。此仇不共戴天!难道我不该找老贼和青云门报仇吗?”说到后面,他梗着脖子,五官扭出,现出狰狞之色。连自称也换成了“我”。

  常龙冷哼:“当年之事,真是如此吗?你被心魔诱惑,卖师求荣,掌门岂能容你?事情败露后,你布下自杀的假相死遁。你以为掌门不知?哼,如果不是你的师尊拖着残体,苦苦哀求,你真的能逃得脱?可笑的是,这些事实,你明明一清二楚,却自欺欺人,把一切过错都推到旁人身上,死不悔改。因为你,你的师尊才是真正的仙途尽毁,沦为一个废人。可是,你杀进青云门后,却是拿他第一个祭刀。哼哼,你与你那主子倒是一个德性!”

  秘使招供时,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年的经历。他的心里,黑夜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并将之原原本本的传给了常龙。是以,常龙就象是亲眼目睹了当年之事一般。至于后面那句,是常龙故意诈他的。有道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扇门。能看上他这种货色的主子,能好到哪里去?必定是臭味相投。

  秘使本来就是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这番话听到后面,越听越惊心。尤其是最后一句话,简直象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哗啦——,他的心防尽塌。

  与此同时,识海里,呼的窜出一个巨大的黑影。

  心魔!

  他的眸子立时变得血红。

  黑夜看得分明,从鼻子里冷哼一声。

  好比是当头浇了一大盆冰水,心魔“哧”的一下,蔫了吧叽的缩回识海,在一个小角落里,可怜兮兮的团成枣子大小的一团。

  秘使眼中的血色象潮水一般退去。

  没用的东西!黑夜不屑的收回目光,用法力传音,对常龙说道:可以了。

  常龙微微颌首,直接问道:“说,你的主人是谁?你是怎么投靠的?”

  此时,秘使冷汗涔涔,全身上下不见一丝干纱。一张老脸惨白,跟鬼似的。

  “是。”他没有犹豫,像倒豆子一样的招供起来。

  原来,他堕魔后,偶然结识了颖川陈家的老祖。那时,陈家老祖还是一个身无长物的金丹散修。

  因为陈家老祖为人很仗义,又不嫌弃小的是个低阶魔修,对小的很照顾。所以,他就开始跟着他混。

  后来,陈家老祖在颖川买田置地,定居下来。他是正道人士,有些事不方便处理,便暗中设置了一个暗部。

  秘使就是暗部中的一员。因为他做事干净漂亮,渐渐的在暗部脱颖而出。一千一百多年前,他终于爬到了暗部总管的位置。自那以后,陈家老祖便开始让他接手一些陈家的核心事务。

  慢慢的,秘使发现了陈家老祖的真实身份。

  原来,陈家老祖并不是炎华界人氏。

  他是上界的修真者。因为资质不太好,所以,在家族里没什么地位。他们的家族投奔了一位贵人。

  而那位贵人手里走了一只神兽,需要人手到处寻找。他们的家族领了这件差使。陈家老祖被分派到了炎华界。

  贵人的命令是,没有找到,就不要回上界。就这样,陈家老祖就滞留在了炎华界。

  找了一千多年,连神兽的毛也没能找到。陈家老祖觉得神兽应该不在炎华界。他完全放弃了,一心盼着家族能在其他界面有所突破。得到家族的许可后,他在颖川置了份产业,安顿了下来。

  秘使也想与上界挂上钩。然而,陈家老祖防备甚紧,他完全没有机会。一直到四百多年前,陈家老祖突然接到家族的命令,说是贵人有一位故人极有可能转世到了炎华界,特意派了一名使者下来寻访,着陈家老祖好生接待。

  说到这里,秘使顿了顿,说道:“使者是个半妖。陈公给了她一个假身份,陈家家主的嫡次女。她是个没用的,刚上手任务,就被太一宗识破了身份。陈家骤然倾覆。”

  香香抬眼,愕然的看向黑夜,用法力传音:他说的是陈茜,是吧?

  黑夜飞快的点头。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嘉陆、缤纷无色、aquazl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