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一三章 诱捕
  沐晚他们的计划是,擒贼先擒王。他们先悄悄的抓住那名秘使。

  至于暗中追随他的那些修真门派和世家,有十几家之多。真的按太师祖乘风道君所言,都给一窝端了,也过于严厉。所以,沐晚的想法是,抓到秘使之后,等撬开他的嘴巴,问清具体联络人再动手也不迟。

  以魔制魔。对付魔修,黑夜绝对是最佳人选。

  再让香香和常龙给他搭把手……哼哼,魔王大人表示,撕下那厮的黑风斗篷不是难事。

  详尽的行动计划很快就出来了。沐晚坐镇京城,担当总指挥。以黑阿牛的修为,还不够格掺和这次的行动。所以,他也留在京城里,老老实实的当他的杂货铺子小伙计。

  秘使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其真实身份是个谜。所以,沐晚的计划是诱捕。

  她让黑夜冒充这位秘使,去追随他的修真门派和世家里传假命令。在过去的几百年里,这帮人能逃过太一宗的好几次清洗,最终保全下来,行事定是非常谨慎的。黑夜似是而非,再怎么掩饰,也藏不住所有的破绽。到时,这帮人肯定会采取行事。

  此乃计划的第一步:打草惊蛇。

  以黑夜的修为,况且还有香香和常龙他们暗中协助,这些修真门派和世家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他?

  在黑夜这里吃到苦头后,他们势必会请那位秘使出头。

  当然,黑夜会很克制,不会大杀四方。每次,与这些人对上,他都要看上去是侥幸逃脱。不然,那位见不得光的秘使吓破了胆,闻风而逃,怎敢出来撑场子?

  这是第二步,引蛇出洞。

  只要秘使现了面,那就不用再客气。第三步——瓮中捉鳖!

  大家操家伙上,捉活的!

  他们就不信这个邪,四方魔王*1四阶鬼王*1万木之王*1鬼将*36,捉不住一个堕魔者!

  当然,从来不小看自己的对手,这是沐晚一贯的作风。

  反复推演了计划,四人合力,补充完善细节后,黑夜他们悄然的离开了京城。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

  黑夜穿着黑风斗篷,挨个的跑到那十几家传令:上界的贵人要三百三十三名年轻女修,必须是单灵根以上资质、身材好、样貌好、二八年华、元阴未失。

  “以一个月为期。不然,你们会被贵人的怒火烧为灰烬吧!”他桀桀的笑道。

  果然,那些家族和门派的当家们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们无一例外的都向他讨要贵人的信物——这一点,沐晚事先考虑到了。她认为那枚凤形传讯符应该就是信物。

  黑夜摸出了凤形传讯符,恶狠狠的扬了扬:“你们胆敢质疑本座!”呃,凤形传讯符被沐晚折坏了。以她现在的修为,没法还原。懊恼之余,她只得仿制。呃,仿了很多枚,就这枚最象。不过,也只可远观。拿近一看,绝对露馅。

  就是这枚凤形传讯符没搞好。所以,魔王大人彻底悲剧了。

  从第一家起,人家不但质疑他,而且直接跳起来揭穿他。

  首先,秘使向来冷傲寡言。魔王大人此举完全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只差没在黑风斗篷上写“我是假的”四个大字。

  最主要的是,秘使每次派任务,都会赐一枚令符给他们做凭证。他们每集齐十枚令符,就能到秘使那里兑换一次奖励。功法、法宝、丹药……皆可。从来没有只在他们面前现一下令符的先例。

  那些当家的,想相信他,都没法说服自己啊。

  “大胆狂徒!竟然敢冒充秘使大人!”

  “呔,纳命来!”

  “找死!”

  ……

  每次都是这样,原本恭敬的当家们,神色大变,喊打喊杀的冲上来与他拼命。

  但是,修为摆在那儿。二流的世家和门派而已,也学太一宗搞避世。让金丹真人出来当家作主。照猫画虎,可笑之至!

  黑夜快活的“逃”了——原本以为他要不现痕迹的露点马脚。没想到这些人如此的聪明。真省心!

  一圈下来,这些家族和门派的家主、掌门们慌了——他们为上界做事的秘密十有**是透出去了。颖川陈家、朔风谷张家等等的前车之鉴摆在那儿。太一宗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怎么办!

  很快,这些人凑到了一起。

  激烈的争吵之后,他们达成共识:“恭请秘使大人!”

  这些家族和门派都是结了血盟的。平时,只有秘使大人能随心所欲的联系他们。但是,反过来,他们要求见秘使,就必须合力献祭,以激活血誓。

  这些人自以为行事隐秘,万无一失。殊不知,得到消息后,沐晚远程指挥,令黑夜他们三个潜进了他们开会的密室,全程围观。

  看到这里,香香自豪极了,用法力传音:他们就象是姐姐手里的拉线木偶一样,真听话!

  常龙由衷的叹服:姑娘算无遗漏,更甚从前。

  黑夜:姑娘的剑,也同样了得!

  身为所有族群里最强悍的存在,他全力以赴,也只能在姑娘手下过五百招!

  一个四方魔王,打不过化虚十层的人族剑修,说出去,谁信啊!

  他还是天魔!

  呜呜呜,必须赶紧再找颗魔仙之心,好好的进补一番……啊,魔仙大人,黑夜非常非常想念您……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那群人已经个个挽起了左袖,露出左臂。

  在左腕上侧三寸远的内侧,他们都有一个铜钱般大小的红色印记。看上去,和凤形传令符的头一模一样。

  黑夜一眼就认出来了,告诉香香和常龙:是我们魔族的血誓印记。

  这帮人暗地里用魔族的血誓结盟,却处处以修真正派自居。把他们划入邪魔一类,都是对邪魔们的污辱!香香和常龙的脸上都现出鄙夷之色。

  密室里,这些人轮流在一座大青铜方鼎面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刺穿血誓印记。

  放完血之后,他们在铜鼎周围跪了一圈,双手在胸前掐了同样的指诀结印,嘴唇翕动,用古老的腔调吟诵起来。

  黑夜冷哼:这些人真的是蠢到家了。

  香香不解的问道:献祭的方式不对吗?

  黑夜答道:其实只要割破血誓印记,他们效忠之人就能知晓。哪里用得着献祭?堕魔者诓他们呢。这些蠢东西白白献祭出自己的一些血液精华,供那厮享用。一次献祭,要一两年才能养回来。

  常龙摇头轻笑:那家伙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一群人念完咒语,脸色无不惨白得跟鬼一样。

  铜鼎里的鲜血象是煮沸了一样,“汩汩”的腾起血色轻雾。

  黑夜提醒道:做好准备。等血雾散了,堕魔者就会在铜鼎之前现身。

  连手下的这点子血液精华也不放过,一点操守也没有!他很看不起所谓的秘使大人,直接以堕魔者称呼之。

  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铜鼎。

  十息之后,血雾渐渐淡了。铜鼎里的血液变成了墨黑的糊糊。

  紧接着,那雾气猛的一摇,彻底没了。

  “尔等求见本座,所为何事?”一个怪腔怪调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密室上空。

  “小的叩见秘使大人。秘使大人仙福永享,鸿福齐天!”家主、掌门们五体投地的跪伏在地上,没有人敢抬起头来。

  一道蓝绿色的亮光闪过。

  铜鼎前猛的现出一个黑色的身影。

  刚刚才饱食一餐,他惬意的展开双臂,哈哈大笑。一时间,密室里回荡着一阵阵夜枭嘶叫一样的怪声。

  黑夜冷哼:没错,是个元后境的魔修。

  以他现在的修为还看不透黑风斗篷。如果这厮不作死的鬼笑,他也没法验明正身。

  一!

  二!

  三!

  三人齐齐现身,象道旋风一样的冲上去。

  撂倒!

  扒下黑风斗篷,再次确认!

  没错!

  堵上嘴巴,澳门赌博网站:捆成粽子!

  收进乾坤袋里!

  变故就在电光石火间。秘使大人的笑声戛然而止。密室里依然回音缭绕。

  等跪伏在地上的那一圈人反应过来,惊悚的发现,秘使大人不见了。铜鼎前站着三个年轻男女。

  “你们涉嫌与魔修勾结,本座现在要带你们回去问话。胆敢反抗,杀无赦!”站在正中间的黑袍男子冷声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这些人只觉得背后阴风骤起。

  紧接着,脖子后面传来一阵闷痛。他们两眼一翻,“扑腾”栽倒在地。

  阿一他们麻利的将这些人提溜起来,也堵上嘴巴。

  香香一甩手,嗖嗖嗖,数十道绿光同时飞出。

  转眼,这些人被绿色的枝叶捆得结结实实。

  黑夜又祭起乾坤袋,将“粽子们”统统收进去。

  巨大的乾坤袋上面白光一闪,变得跟钱袋子一般大小,鼓鼓囊囊的。

  黑夜拿在手里掂了掂,笑得见牙不见眼:“搞定!”

  “撤!”常龙轻扬七尾血魂幡——晋升四阶鬼王后,他再次炼制了七尾花魂幡,使之成功进级为血魂幡。

  阿一他们身形一摇,化成一道道黑气,嗖嗖的钻进了魂幡之中。

  三人相对一视,齐齐撕裂虚空,从容离开。

  几息后,他们出现在沐晚面前。

  “姐姐,人都带回来了!”香香笑嘻嘻的禀报。

  忙了两个多月,任务圆满完成。

  “辛苦了。”沐晚点头,“老常,人都交给你来审问。香香,黑夜,你们俩帮忙搭把手。务必尽快撬开他们的嘴巴,问出,上界的贵人是什么来头,还有,这些家族和门派是怎么跟上界勾连上的。除了他们,家族和门派里还有哪些人知道内幕。”

  “是。”三人一齐领命。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冷冷冰心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