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一二章 追查
  沐晚出现在祖师峰的主殿前。

  她才向着主殿走了两步,一名当值的金丹真人自无字碑后闪身出来,拦在台阶下,抱拳行了一礼,郎声问道:“请问尊驾是谁?”

  宗门的防备一如既往,未有松怠。很好!沐晚欣慰的轻笑:“本座是剑道峰瑾宸。”说着,出示身份玉牌。

  现在的她,法力高深,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凡人也好,元婴以下的修士也罢,皆不能窥见她的真颜。他们看她,觉得是看到了一个“身着青袍的年轻女子”,但是,要问他们,她究竟长的是什么模样。他们才会发现自己根本说不上来。

  不仅仅是她,现在香香他们三个也都具有这样的神通。

  这也是他们四个不加乔装,直接住在大顺京城市井的缘故。因为完全没必要。

  当值的金丹真人又不是她的直系后辈弟子,她当然不会显露真颜。再说,在修真界,容颜是最不可靠的,远不如她手中的身份玉牌靠谱。

  当值的金丹真人往身份玉牌上注入一道绿色灵力,查验清楚后,脸上现出仰慕之色,激动的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弟子见过太师祖叔祖。”

  时隔四百多年,外人也许淡忘了太一宗的玉面阎罗瑾宸真人,但是,在太一宗内,她是不亚于太一九子般的存在。其名在后辈弟子里如雷贯耳。

  沐晚伸手虚扶:“掌教真人可在?”

  “在的在的。”金丹真人激动得满脸泛红,连声应道,“太师叔祖,请随弟子来。”

  “嗯。”沐晚微微颌首。

  正说着,又有一名金丹真人自主殿里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弟子拂玉,现任掌教,见过太师叔祖。”他在沐晚面前站定,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自报家门。

  沐晚避世四百多年,早就不管宗门事务,哪里知道现在是哪个后辈小子当掌教?

  她大大方方的受了他的礼,伸手虚扶:“本座今天过来,是有事询问掌教。”

  “是。”掌教真人躬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太师叔祖,请大殿宽坐。”

  “好。”沐晚微微颌首。

  而那名当值的金丹真人又行了一礼,目送他们俩走进大殿,这才身形一闪,回到无字碑后面,盘腿坐好,继续当值。

  拂玉真人请沐晚在主座上坐了,亲自侍奉茶水。

  沐晚轻轻抬手:“你也坐,无需多礼。”

  “是。”拂玉真人屏退左右,在她左下首的第一张太师椅上,侧着身子坐好,“请太师叔祖吩咐。”

  沐晚开门见山,直接道明来意。

  “这些宗卷都收在殿后,请太师叔祖随弟子来。”

  于是,沐晚被拂玉真人引到后面的一间房间里。

  屋子里有二十多排六层高的红木书架。每一层上面都并排搁着三个大红色的木箱。

  拂玉真人说道:“太师叔祖是想要看原本,还是用玉简滕录的拓本?”

  “看原本。”

  “太师叔祖想要调阅的相关原本,在第十九排三左。”

  沐晚点头,身形一晃,转眼,人已站在第十九排书架前。她打开第三层左边的那个箱子。

  里面按照时间顺序,整整齐齐的码着数百枚玉简。最新的那枚玉简的时间标记是今年初。

  她挑了挑眉,将手放在第一枚玉简上面,开始读取里面的内容。

  拂玉真人在门口的蒲团上盘腿坐下,静静的等待。

  一个多时辰之后,沐晚读完了木箱里所有的玉简,心中已然有数。

  盖上箱子,她走到门口,笑眯眯的说道:“有劳掌教了。”

  掌教真人连忙起身,直道:“不敢当。”

  当然也不能让后辈白耽搁这么久。沐晚拿出一坛五百年份的“醉千年”赐给掌教。

  “多谢太师叔祖厚赐。”掌教真人的消息向来是宗门里最灵通的,自然知道瑾宸太师叔祖酿出来的灵酒非比寻常,当即喜出望外,抱着酒坛子乐得合不拢嘴。

  走出主殿,沐晚想了想,决定回一趟南地灵之根。接下来,她的动作不为了避免宗门的误会,付诸行动之前,她必须先跟太师叔祖乘风道君报备。

  运气不错。乘风道君没有闭关。

  她在洞府前禀报之后,大门洞开,乘风道君的声音响起:“是小晚啊,进来吧。”

  “是。”

  沐晚进去,行过礼后,直接说道:“太师叔祖,弟子有事禀报。”

  乘风道君轻笑,指了指长案前的蒲团,示意她坐下:“何事?说来听听。”

  沐晚简要的道出事情的原由,以及她的打算。

  乘风道君听完,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上界仙人转世?你没听错?”

  沐晚很肯定的点头。

  乘风道君忍俊不禁:“你确实很亮眼,难怪他们如此怀疑。本座如果不是清楚你的本来资质,亲眼见证了你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也禁不住要这般猜疑。仙人具有仙骨,转世之后,就算是五灵根,也应当是齐齐整整的混沌灵根,不会搞得跟被狗咬过一样呵呵呵。他们想多了。”

  言下之意,就她那象狗牙咬过的五灵根资质,怎么可能是仙人转世。

  沐晚不由老脸发烫,怪难为情的嘟囔了一句:“太师祖,弟子现在也是混沌灵根。”

  乘风道君戏谑的笑道:“为了你这混沌灵根,当年你师尊和师祖不知道赔了多少灵药。搞得你大师兄连金丹大典都举办不起。”

  说的是四百多年前与流云真人的那场官司。那一次,为了治好她,师尊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连带着师祖也垫了不少。旧事重提,曾经的痛楚早已经淡忘,沐晚心里第一时间忆起的,全是师尊他们的无私付出,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幸福。

  乘风道君宠溺的看着她,脸上现出一道厉色:“以前师尊在的时候,就发现上界有人在东华洲找年轻女修的秘事。那时,东华洲时常有资质过人的年轻女修被掳。当年的大战乱,这也是由头之一。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这档子事又被人翻了出来。一干宵就是见不得炎华界安生!长邙北郭家算什么东西,也胆敢监视我们剑道峰的化虚真君!哼!简直是岂有此理!”

  “上界的贵人!哼哼,太一九子是假的么!”

  “小晚,此事,本座会在道君会上通告。你只管放手去做。你是带惯人马的,如果缺人手,在我们剑道峰调集就是,无需通过祖师峰那边。”

  “是,弟子谨遵太师祖法旨。”沐晚起身领命。

  她要的就是太师祖这句话。至于人手,有香香他们三个,还有阿一他们,足矣。

  从太师祖的洞府出来,沐晚又去觐见了玄阳师祖。上次她离开时,师祖醉得一塌糊涂。既然回来了,她当然要顺道去看望他老人家。

  玄阳老祖在做驻守任务,是夜班。所以,这会儿正好在洞府里。

  他很高兴的接见了沐晚,澳门赌博网站:对上次的“醉千年”赞不绝口。他到去年才完全醒了酒。修为长进了一大截。乘风道君见状,只是把他喊到洞府里臭骂了一顿,没有再责罚。

  “师祖喜欢就好。”沐晚又送了一百坛千年份的“醉千年”。不过,这次送的都是小坛装的。上次的那种大坛装,还有七千坛,香香再三言明了的,是她突破飞升境后的庆功酒,谁也不准动用。

  玄阳师祖欢喜不已,问了她在凡人界悟道的境况。

  沐晚如实以对:“有所悟,但是,总感觉差得远。”

  “我听师尊提起过,明心悟道,凝就道种,主要看机缘。这事万万急不得。”玄阳师祖宽慰道,“你才五百来岁,有的是时间。不要着急啊。”

  “是。”

  玄阳师祖又道:“你回来的不巧。你师尊碰到瓶颈。年初,你大师兄陪着她外出游历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沐晚原本打算也去师尊那边走一遭的,闻言,只好作罢。

  稍后,她去自己的洞府里察看了一下,给所有阵法都添加了灵石,这才出了南地灵之根,直接返回大顺京城。

  她与香香他们三个分析了宗门的情报,最后,从中理出了十来条关于上界秘使的线索。

  沐晚用法力凝出一张东华界的全景图,标出十条线索里出现的地名。

  于是,这位秘使的行踪顿时变得有章可循这一位从不以本来面目见人的神秘使者十有**是炎华界的一位魔修。

  “难道上界的贵人是那位魔仙大人?”常龙惊讶的说道。

  黑夜摸了摸嘴巴,很是怀念的说道:“他到底有几颗魔心?”冰片儿的滋味,至今难以忘怀啊。

  香香感慨道:“如果真是他,那么我们与他的梁子是越结越大了。”先是把他的魔心制成冰片儿分食了然后,又毁了在东地小界的布局,所有的黑翼龙也被他们拆成了零件状态还有,他的仙级傀儡千奕也是他们搞没的。

  “也不一定是他。”沐晚笑道,“不过,我们真的从这位魔仙大人身上得到了不少大机缘呢。”

  “那是!”黑夜两眼放大,“所以,我最喜欢和这位魔仙大人打交道了。我敢担保,他还有一颗魔心!”说着,口舌生津,喉咙里咕唧作响。

  大家都被他的馋样儿逗乐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的礼物,多谢书友噯菍慕慕、12461、5591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