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一一章 谁罩着谁,澳门赌博网站:还不一定呢
  黑夜冷冷的说道:“北郭老贼想得真美!他甘为上界走狗,卑鄙行径被姑娘发觉,就抛出这么一条毫无价值的所谓秘密,妄想两头通吃。@樂@文@小@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握拳怒道,“姑娘,我去灭了长邙北郭家!”

  常龙笑道:“黑爷莫气。”

  原来,他和香香赶到长邙之后,发现北郭家行事很隐秘。他们俩查了好久,也没能打探出他们为什么要派人盯着沐晚。

  结果,北郭齐故做聪明,自个儿送上门来,爆出原由。

  常龙从来都是最讨厌这种没牌做牌的手段,一时气过了头,没控制住,一把掐住了北郭齐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

  不想,北郭齐扒着他的手,挣扎着说,他出门之前带了子石,并且一直是开着的。是以,这次洽谈都被子石原原本本的记录了下来,传到了母石上。而母石就放在他们北郭家的宗祠里。

  他们北郭家在上界有人。出门前,他特意嘱咐了北郭家的族长,如果他一天之内没回去,族长务必捏碎联络上界秘使的令符。

  这是威胁,红果果的威胁!

  这下,常龙和香香都怒了。

  香香笑道:“踏平你们北郭家何需一天!”

  常龙当场就捏碎了北郭齐的脖子。他的元婴根本就来不及逃出,直接被常龙从丹海里揪了出来,一口吞掉。

  一不做,二不休。常龙和香香迅速赶到北郭家,第一桩事就是捏碎了他们的族长。

  他们俩,再加上阿一他们三十六个,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内,灭了北郭家满门。

  黑夜听完,哈哈大笑,连声道好。

  在修道界里,就是这样。既然胆敢冒犯实力远远强过自己的尊者,那么,就要做好被尊者一巴掌拍死的准备。沐晚关心的是那枚令符,问道:“找到令符没有?”

  “找到了。”香香双手奉上一枚半个巴掌大的纸符。

  沐晚接过,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查看。

  说起来,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见到上界之物。

  令符呈金色,折出来的形状很象一只金凤的侧影。在眼睛的部位,点了一个红点。跟镶了一颗绿豆大的红宝石一样,这只眼睛熠熠生辉。

  沐晚的符道修养还不错,仅次剑道和丹道。细看之后,她笑道:“应该是上界的传讯符,不是令符。北郭齐想来也是被上界的秘使骗了。这种一次性的传讯符,真要捏碎了,他们什么消息都传不出去。”想当年,师叔也是喜欢把传讯符折成纸鹤的样子。如今,在东华洲随着子母传影石的普及,人们已经很少使用传讯符了。她没有想到,上界竟然还有用传讯符。当然,这枚凤形传讯符确实比炎华界通用的传讯符高明不知多少。

  等会儿进入空间里,定要小心拆开,好好的看一看。见黑夜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将凤形传讯符隔空送了过去。

  黑夜接过,笑了笑,也翻来覆去的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说道:“除了这只眼睛,符上没有其他的灵力波动。滋,好象眼睛上的,也不是灵力波动。”

  四人之中,只有沐晚会制符。是以,他们三个都有同样的疑问。一时间,齐齐看向沐晚,求解。

  “只有灵符才有灵力波动。”沐晚摸了摸鼻子,“这道符是高出灵符的存在,自然不会有灵力波动。眼睛上有波动,那是它就是符文所化。具体是什么波动,我从未见过,也不知道。”

  常龙叹服:“仙人的东西,果然高明。不是我们能想象得到的。”

  香香不解的问道:“老常,你在冥界没有见过上界的仙符?冥界不是也有鬼仙吗?”

  常龙摇头轻笑:“鬼仙大人们身份尊贵。我只是一只神识不清的红袍厉鬼,怎么可能接触得到鬼仙大人们?上次,我回冥界访友,也是抱了觐见鬼仙大人们的心思。结果,如果不是有副判大人,我能冥司都进不去。”

  修真界从来都是这样等级森严。以太一宗为例。哪怕是金丹真人,如果没有门路或机缘,想觐见避世的元婴上人,也只能是空想。这还是在宗门之内。

  同理,要想结交仙人,他们唯有得道飞升,自己也成为仙人。

  黑夜将凤形传讯符归还给沐晚,把话题又扯回来:“姑娘,要是这枚仙符的主人又发神经,怎么办?”

  有一就有二。修真界里,上位尊者对于下位者,随心所欲者居多。他们入了这一位的眼,又一举灭掉了长邙北郭家,以后的麻烦定是少不了。

  黑夜可以想象,接下来,不知道会从哪里旮旯里冒出一些莫明其妙的人出来,纠缠不清。

  常龙点头,也道:“这样太被动了。姑娘要静下心来,明心悟道,哪能任由他们骚扰!”

  言下之意,他们要主动出击。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香香呼的站起来:“香香只打探到了北郭家的一些往来密切的亲友。香香马上回去,再从这些亲友们找线索。一定要揪出所谓的上界秘使。”

  找出上界秘使的思路是对的。但是,不是如此的找法。沐晚连忙拦住:“你这样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那怎么办?”香香沮丧的一屁股跌坐回圈椅里。

  沐晚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常龙:“老常,你想出了什么法子?”以常龙的性子,既然提出主动出击,定是想出相关的计划。

  果然,常龙微微颌首:“和世间的豪门大户一样,贵人发令,中间的管事传令,下面的仆从才是真正做事的。上界与我们炎华界的时间流相差甚远。上界的贵人又不可能跑到我们炎华界来,事事亲力亲为,所以,才会有所谓的上界秘使之说。他们就相当于那些管事。秘使有可能是上界的人,也有可能就是我们炎华界的修士。他们定是藏得很深的,我们手头的线索不够,很难查出他们。但是,那些跑腿做事的仆从,相比起来,动作最多。只要从二流以上的门派和世家里仔细筛选,应该不难找出他们的在破绽,从而顺藤摸瓜,找出秘使。”看起来,工作量巨大。但是,香香刺探情报,在东华洲,自称第二,没人能称第一。更何况,阿一他们也个个是这方面的高手。所以,他估计不出三年,就能揪出那位秘使。

  据秦君说,炎华界一年,上界才一天。他们要是能在三年之内灭掉秘使,上界的贵人十有*是来不及后续的反制。

  这样一来,他们就赢得了时间。

  以姑娘的资质,常龙坚信,最多十几二十年,就能明心悟道。

  之后,姑娘就会返回南地灵之根避世。地灵之根和小界,都是太一宗的核心利益。那时,除非上界的贵人亲临,否则,在炎华界还没有谁能将爪子神不知、鬼不觉的伸进南地灵之根里。

  香香和黑夜听了,双双表示赞同。

  沐晚笑道:“也不必如此麻烦。自颖川陈家暴露了之后,宗门在这方面下了不少心血。哪些人可能与上界有勾连,宗门都是有数的。”

  这些,都是太一宗的顶级机密。在宗门里,只有掌教真人和首座真人知晓。而避世的高阶修士之中,也只有道君老祖们,还有管理这些事的管事,以及当过掌教或一峰首座的人知道。这些人都被称为“知密者”。

  在宗门里,一旦当上知密者,终生都是知密者,除非背叛了宗门。他们是宗门核心的权力机关和行事机关。所有的顶级机密,都是由知密者处理的。当年,广源道君亲自任命沐晚为剑道峰首座,除了她的能力出众,堪当此职,也是因为她知晓太一宗的核心机密,已经是事实上的知密者。

  知密者的权限很大。张逸尘当做青木峰的首座真人,他也是一名知密者。所以,当年,在西炎洲的大雪山驻点,经他举报之后,宗门用最快的速度调集人马,剿杀罪恶之地的妖魔。

  知密者的存在,本身也是太一宗的顶级机秘。他们的身份从不为人所知。在宗门里,只有知密者才知道“知密者”的存在。几百年来,沐密也是守口如瓶,连在香香他们三个,还有师尊和大师兄面前都没有透出一丝口风。

  眼下也是如此。她只告诉香香他们三个,宗门有这方面的详尽信息,却没有告诉他们,这些信息只有知密者才能随时查阅。

  沐晚起身:“事不宜迟,我回宗门一趟,查阅相关宗卷。你们在这里等我回来。”

  “是。”香香他们三个也一齐站了起来。

  五色光一闪,沐晚撕裂虚空,转眼离去。

  香香抚额:“宗门在上界有人啊。老祖们飞升四百多年了,怎么也不见他们传个消息回来?”

  她想说的是:太一九子都是性命与共的师兄弟。他们在上界,捆成一团,应该也不至于完全护不住姐姐吧。

  黑夜挠头:“炎华界的四百多年,搁在上界才一年多。也许太一九子传的信已经在半道上了。”

  常龙却道:“谈何容易!他们是炎华界第一批飞升的,初来乍到的,在上界完全没有根基。才一年多的时间,只怕还没立稳脚跟呢。当年,我身怀至宝,在冥界也是混了数十年,日子才慢慢好过起来。”

  香香叹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姐姐飞升上去后,老祖们应该站稳脚跟了吧。”

  黑夜笑了笑:“那得看姑娘的修行速度。要是姑娘在千把年之内飞升,将来,谁罩着谁,还不一定呢。”虽然姑娘一口咬定自己不是,但他无比坚定的相信,如果真有上界的仙人转世到炎华界,必定是姑娘无疑。

  “没错,姑娘的仙途不可估量。”常龙也坚信不疑,与他相对一视,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160427000808069的礼物,多谢书友sunjr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