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一零章 仙人的转世
  没过几天,姜家娘子真的派了一个婆子过来送帖子,说是得了新茶,请沐晚过去品茶。

  帖子是香香接进来的。

  沐晚只是就着她的手扫了一眼,淡声说道:“不去。”

  不料,姜家娘子是个心宽的。过了三天,又派那个婆子送来一张帖子。这回换了个由头。帖子上写着知道她的亲友下落,请她过府一叙。

  沐晚冷哼:“叫她滚。”

  姜家娘子应该是自觉颜面扫地,终于消停了。

  从此,她就是打沐家铺子前面过也都目不斜视。两家老死不相往来。

  沐晚本来就想与姜家往来,正好落个清净。

  转眼,到了七月份。

  黑夜带领着黑阿牛回京。

  半年不见,阿牛已经入了魔道。

  魔修与魔还是不同的。在修为境界上,魔修与道修是一样的,也分成炼气、筑基、凝丹、元婴、化虚和飞升等六个境界。

  才短短的半年,阿牛已是炼气四层的修为。

  黑夜说,京城不适合阿牛修行。但是,阿牛是人族,身子骨远不如魔强横。修为精进太快,他的身体会吃不消。所以,他领阿牛回来,是特意缓一缓,巩固修为。等半年过去,他还要带阿牛去西南那边继续修行。

  沐晚还是那句话:你的徒弟,你做主。

  黑夜简要的说完师徒俩半年的经历,问道:“家里还好吧”

  香香冲右边撇撇嘴:“有人住在那边监视我们。”

  “怎么回事都是些什么人”黑夜闻言,好比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当场炸了毛。

  黑阿牛也是神色愤然。

  香香两眼能喷出火来:“他们做得太干净,我查了这么久,也没有查出他们的来路。”

  常龙在一旁补充说道:“夫妻两个应该是冲着姑娘来的。起先,那女的还企图贴上来,迷惑姑娘。见姑娘不理她,便又象是有仇一样,平素里经过我们的铺子门前,那婆娘都是横眉立眼的。”

  黑夜听了,哪里还坐得住当下,向沐晚请缨,要过去看看。

  沐晚点头应允。

  黑夜身形一晃,便没了身影。

  黑阿牛见状,眼里全是艳羡。

  过了将近半个时辰,黑夜回来了。

  “他们俩不是真夫妻。”一进屋,他便说道。

  香香哼了一声:“我们都知道。男的是为女的打幌子。主事的,是那女的。”要是连这一点都发现不了,她以后也不要出门打探消息了。

  黑夜被她抢白惯了,笑了笑,在她身边的圈椅里坐下来,继续往下说:“女的也是奉命监视姑娘。她是个凡人,主子躲在背后。每天,她都用子石向她的主子汇报姑娘的行踪。”

  之前,沐晚猜想也是这样。如今听他说了,倒也不觉得奇怪。

  香香惊呼:“这些你是怎么查出来的”

  常龙也是面现惊艳。

  “当然是直接读心喽。”黑夜笑道。堂堂的四方魔王,要是连个凡人的心都读解不出,那也太无能了。

  旁边,黑阿牛脸上的得色更甚。

  沐晚眉尖轻蹙:“你没惊动她的主子吧”

  黑夜摇头:“她的身上确实是做了一些手脚。如果冒然搜魂的话,她的主子立马就能知道。不过,我们魔要读心,手段多得很,不一定非得搜魂。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凡人,而她的主人也不过是元后修为。”

  沐晚笑了。论读心,那是黑夜的天赋绝技。就是她也远远不能及也。

  香香欢喜的拍着巴掌:“啊,查出她的主人了”

  黑夜点头:“是个不知名的角色。”说着,他起身,“姑娘,事不宜迟,我去会会那厮,看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不料,沐晚却拦住他:“一个元后,怎么胆敢冒犯我十有也是一个小卒子。你要是动了他,反而会让真正的主子缩手。到时,我们在明,背后黑手在后,反而更加被动。”

  黑夜挠了挠头:“难道就任他这么盯着”

  沐晚轻笑:“反正又盯不下一块肉来。”

  常龙也赞同放长线、钓大鱼:“总有一天,会露出狐狸尾巴的。”

  香香气呼呼的说道:“藏头遮脸的,什么玩意儿真恶心”

  沐晚想了想,问道:“黑夜,那个元后修士是什么来历”

  黑夜闻言,眼睛嗖的亮了:“是长邙北郭家的太上长老,北郭齐。”

  沐晚“哦”了一声:“五百多年前,邙洲姜家旁枝的四房人出宗。他们以各自己居住的方位为姓。长邙北郭就是其中的一房人。我记得很清楚,不论是邙洲姜家,还是长邙北郭这一房,我都与他们没有什么交集。”四房人出宗那会儿,她还没有出生呢。这些故事,她是从老祖收录的那些八卦闲书上看到的。

  香香愤然:“无缘无故的,北郭家太过份了”

  常龙看向沐晚:“姑娘的意思是”

  沐晚冷笑:“动不了北郭齐,难道我还不能找找北郭家的麻烦吗我记得,宗门在那边有个驻点。”

  堂堂的化虚真君,也是他们一个二流家族招惹得了的

  常龙意会,起身说道:“些许小事,我替姑娘跑一遭吧。”

  没错,确实是桩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以沐晚的身份地位,又占着理,不要说只是找长邙北郭家的霉头,就是大张旗鼓灭了他们家,也没人敢站出来说三道四。

  沐晚取出身份玉牌,递给他:“拿着我的身份玉牌,去那边的宗门驻点,找到任务堂的主事,让他给北郭家找点事做。唔,让主事的做事干净点,不要报出我的名号。”哼哼,一个元后修士,胆敢派人盯太一宗化虚真君的梢,绝对是闲得。

  “是。”常龙领命。

  香香热切的说道:“姐姐,香香也想去。”

  阿一他们刺探情报远不如香香。是以,沐晚应允了。

  黑夜也想去。不过,他要留在这边盯着姜家娘子。所以,只能作罢。

  常龙和香香当天动身,直赴长邙北郭家。

  又过了两个多月,回春堂关门大吉。姜家悄然搬走了。

  几天后,常龙和香香回来,告诉沐晚,半个月前,北郭齐私底下找到他们,说是愿意用一个秘密换北郭家一条生路。

  香香说道:“姐姐,北郭齐说,是上界的贵人命他暗地里监视姐姐,将姐姐的一举一动记录下来,每三天上报一次。”

  “上界的贵人”沐晚一时反应不过来,“是谁”

  香香摇头:“北郭齐也不知道。传令之人与他见过三次面,每次都穿着黑风斗篷。他没见过那人的真颜。上个月,那人最后一次见了他,说交易结束。每次,他都会把记录姐姐行踪的玉简放到梅沙涧旁的一棵古槐树的树洞里。那人宣称交易结束后,他又去了一趟梅沙涧。结果,山涧里刚刚起了一场大火。草木被烧得精光。香香和老常之后也去看过。山涧里确实被烧得精光,处处现着火灾的痕迹。”

  沐晚闻言,心思转得飞快:上界的贵人要我的日常行踪做什么这人到底是谁想做什么

  她认得的上界仙人,以前只有黄长顺;后来多了一个秦君。

  难道是他们中的一个惹了麻烦

  很快,沐晚又否定了这个推测就算是殃及池鱼,她好象还不够格当“池鱼”。上界的贵人要找她一个小小的人族道修的麻烦,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碾压了她,何须如此隐蔽行事

  常龙一直坐在一旁,沉默不语。

  沐晚甩甩头,看向他:“老常,你呢,有什么看法”

  常龙说道:“我觉得上界的贵人象是在找人。怀疑姑娘是要找之人。在炎华界,又不是头次出现仙人的影踪。北郭齐能被仙人选中,为仙人做事,也是极有可能的。贵人看了姑娘的行踪,应该是取消了对姑娘的怀疑,所以,贵人的使者便结束了与北郭齐的交易。”

  黑夜听明白了:“照这么说,姑娘没事了”

  常龙没有接话,只是看着沐晚。

  香香也看了过来。

  沐晚思索片刻,伸出右手,飞快的掐算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抬起头,说道;“大吉,是尘埃落定之意。”

  也就是说,掐算结果表明,这事结束了。

  “姐姐,上界的贵人到底在找什么人呀”香香不解的问道。

  沐晚叹了一口气:“其实,这种事情也不是头一次了。你们还记得当年的颖川陈家吗”

  黑夜眼前一亮:“陈家是称霸一方的修真巨阀,传承了几千年。结果,莫明其妙的毁于一旦。这样的事,并不常见,想忘记都难。”

  “对对对。”香香很快记了起来,“他们把一个半妖当嫡女,作局嫁给二师伯门下的长安师兄。事情败露,半妖陈茜被长安师兄敲锣打鼓的送回了颖川陈家。没过多久,陈家便倒了。”

  沐晚点头:“后来,我当上首座真人,看过相关绝密宗卷,才知道陈家倒了,里头有老祖的手笔。陈茜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送回了陈家。但是,陈家出事时,老祖亲自埋伏在附近。陈家的家主和老祖当众现出妖形,正是老祖的手笔。一来报复了陈家,令其百口莫辨;二来,也是制造事端,乘乱抓走陈茜。只是没有想到,千里之外,突然出现了另外一支神秘的力量。老祖见情况不对,抓了人便立刻乘乱撤走。拷问了陈茜之后,才知道原来陈家一直与上界有联系。陈茜本身也来自上界。她到炎华界来,就是奉命寻找一个仙人的转世。陈家一直在暗地里找人。找遍了东华洲,最后,他们分析,那位仙人的转世极有可能在太一宗。只可惜,陈家机关算尽,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也多亏老祖手脚快,陈家覆灭不到半年,有一天,陈茜莫明的爆体而亡。”

  “姑娘是那位仙人的转世”常龙瞪大了眼睛。

  沐晚耸耸肩:“应该不是。据说那位仙人的资质非常好,在上界也是万年难遇。我若没有修炼四象五行诀,确确实实是参差不齐的五灵根。这样的废材资质,怎么可能会是那位仙人的转世当年,九位老祖都是不信的。外人不知道内情,见我修为涨得快,以讹传讹,误以为我是资质过人。”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yiyiyouyi的礼物,多谢书友shelly7212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