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零九章 姜家娘子
  第二天,黑夜便收了黑阿牛为徒。

  没想到,收下这个徒弟,他居然得了一笔不小的功德!

  细品之后,黑夜叹了一口气。

  他对这个徒弟更加上心了,向沐晚报备:“臭小子的见识还少了些,爱钻牛角尖。我想带他出去游历半年,多看看。也许臭小子还能碰到机缘,成功步入魔道。”

  “好啊。”沐晚笑道,“徒弟是你的,自然是你做主。”

  于是,黑夜把铺子交给常龙代为打理。师徒俩对外宣称回乡寻亲,离开了京城。

  沐晚很好奇,香香居然没有同游的想法。

  “夜哥哥说了,这次出去除了让阿牛开开眼界,长点阅历,最主要的是要选一个僻静的所在,让阿牛入魔道。”香香答道,“修魔哪里有跟着姐姐在京城里看热闹有趣?香香才不去呢。”

  也对,香香是出了名的爱八卦。沐晚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两人和以前一样,变成不同的人,在京城里游玩。香香看家长里短,而她则是看人生百态。

  这天,她们俩从外面回来。

  常龙迎上来,冲右边呶呶嘴:“姑娘,我们右边的铺子盘出去了。听说是要开医馆。”

  进门前,沐晚已经注意到了。右边的店铺以前是卖布的。生意一直不好。去年入冬以后,铺子便贴了“旺铺出售”的红条,没有再开张。一直以来,那边都是铁将军把门,空荡荡的。刚刚她却看到那边铺子开了门,两名伙计的年轻人拿着抹布在擦门窗。

  “看到那边的新东家了?”她晓有兴趣的问道。

  常龙不是香香。大顺初定,京城变化挺大的。他们这条巷子里,街坊们走了旧的,来了新的,换了四家之多。而常龙都没有特别关注过。能让他主动提及,肯定是那家铺子有不同寻常之处。

  “嗯。”常龙指着柜台上的一碟红豆米糕,“新东家自称姓姜,是前朝的举人。这是他家夫人刚刚送过来的,说是自己家里做的。”

  沐晚闻言,看向那碟红豆米糕。

  青花小瓷碟里叠放着六块梅花状的红豆米糕,小小的,一块就一口,样子很精致,不象是寻常人家能做得出来的。

  香香上前,拿起一块,闻了闻,笑道:“用的都是上好的红豆和大米,姜家挺用心的。”

  也就是说,红豆米糕没问题。

  碟子是要还的。沐晚让香香在店里挑了三个柿饼,用姜家的小碟子装了,还回去。

  香香乐呵呵的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来。

  摊开帕子,里面装着一把话梅瓜子,她笑道:“姐姐,这是姜家娘子非要赏给香香的。”

  名义上,香香是婢女。看上去也是十五六岁的大丫头,又不是小孩子,姜家娘子身为当家奶奶,“赏”她一把瓜子,真的是不知所谓。京城里,稍微有点规矩的人家都不会这般行事。

  沐晚扫了一眼那瓜子,轻笑道:“你看出什么来了?”

  香香一边剥着瓜子,一边说道:“老常的直觉没错。姜家肯定是有问题的。姜家娘子说的是京城口音,行事做派却象是从别处来的。还有,他们家好象是姜家娘子主事。姜举人似乎很怕姜家娘子。”

  沐晚笑了笑:“也有可能姜家娘子的娘家厉害,姜举人有些敬畏呢。以后多注意着点那边。”

  “嗯。”香香满口应下,问道,“要不要告诉夜哥哥?”

  “没必要。”沐晚吩咐道,“你去跟老常说一说。让他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约束着阿一他们一点,莫吓到了新邻居。”

  “好的呀。”

  很快,常龙过来了:“姑娘,院子里的阵法和禁制要不要收一收?”

  沐晚应道:“无妨。姜家夫妻是凡人,我们就当他们是凡人好了。”

  常龙想了想,也点头说道:“姑娘说的对。是我想差了。如果他们真的有问题,并且是冲我们来的。我们更不应该收起阵法和禁制。”

  三人还是和往常一样。

  从布料铺子转行成医馆,要改的地方太多。姜家夫妇只是白天过来打个转,没有住在铺子里。

  十几天后,澳门赌博网站:那边铺子里装了一车又一车的箱子进来。姜家娘子扶着一个婢女的手,前前后后的张罗着,忙得两脚不沾地。

  看到香香在照看铺子,她扶了丫头的手,在外面打招呼:“香香姑娘,在忙哪。”

  香香见状,拿茶盘端了一壶热茶过去:“姜家奶奶,喝口热水吧。”

  姜家娘子拿眼扫了一眼店里,笑道:“你还要帮你家姑娘照看铺子?”

  “平时不用的。”香香笑盈盈的答道,“我们家掌柜的出来了好些年。听说外面太平了,上个月带着他家侄子回乡寻亲去了。铺子里只有老常叔一个人张罗,忙不过来。我家姑娘让我得空了,就去帮把手。”

  “你真能干。”姜家娘子拿着茶碗,叹道,“你家姑娘真会调教人。”

  “也没什么事。都是一些老主顾,我只要帮着打下招呼就行。”香香垂眸,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姜家娘子四下里看了看,压低声音问道:“我听说,你家姑娘是来京城寻亲的。这么多年了,还没寻到?”

  香香摇头,神色黯然:“我家姑娘打小被送到了外面。隔了这么多年,世道又乱了好些年。京城这么大,哪是那么好寻的?”

  姜家娘子叹道:“你家姑娘也是个惹人怜的。好好的姑娘家,硬是叫这世道给耽误了。”

  这时,有个婆子过来回事。姜家娘子把茶碗放回到茶盘里,笑道:“谢了啊,香香姑娘。以后我们家也住在这里了。改天,我给你家姑娘下帖子,请你家姑娘到我家喝茶。我娘家是老住京城的,也许能帮你家姑娘打听到一些有用的呢。”

  “那敢情好。我先谢谢您了。”香香端着茶盘,蹲身行了一礼,目送她离开。

  回到后院,她又将这事当成笑话说给了沐晚听:“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角色。这里又不是修真界。稍微有点讲究的人家,就不会让当家主母跟个猴儿似的,窜到外面街上来张罗。她也不看看,大街小巷里,哪有女人家端着茶碗在外面说长论短的?只怕周边的大姑娘小媳妇都不敢和她交往了。”

  沐晚啐道:“那你还端了茶过去!”成心让人家出糗。

  “谁叫她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香香得瑟的呵呵,“还娘家是老京城人呢。一看就是没打听清楚的。老京城人住在皇帝老儿脚下,出门就能碰到官,最爱脸面,臭讲规矩。哪能教得出她这样的姑奶奶?也就我们这些半道住进来的外来户没那么大的规矩。唔,慢慢的,她就会知道了。”

  该死的姜家,让她窝火极了。大半个月,她没少打探。结果,姜家和他们一样,就象是从天上突然掉下来的。就连她也打探不出姜家的过往来历。至于姜家娘子口口声声说的“老住京城的娘家”,更是子虚乌有。

  很明显,姜家夫妇是有目的而来的。并且,姜家娘子一次两次想方设法的套她的话,打听姐姐的事,她敢担保,他们就是冲着姐姐来的。

  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她这边急得火烧火燎,姐姐却跟没事人儿一样,完全没有把来历不明的姜家放在心上。

  老常也是的。最先发现姜家不对头的是他,可是,现在,他也没把姜家当回事。

  香香窝了一肚子的火。偏偏姜家娘子还自个儿送上门来。她要是不使点小绊子,都对不住人家的这份热情!

  两天后,是黄道吉日。姜家的医馆正式挂牌开张了。医馆的名字叫做“回春堂”,是中规中矩的医馆名。前来道贺的人,络绎不绝。

  为此,香香又忙碌了好几天——她发了股狠劲,把这些道贺的人一个个的找出来,祖宗十八代的都给捋清楚。她就不信,从中瞧不出一点名堂来。

  好吧,事实证明,她又瞎忙了一阵。

  这些人都是姜家夫妇花钱找来充脸面的。

  为此,沐晚和常龙都笑话了她两三天。

  沐晚劝道:“你也不要事事太过小心。为了两个不相干的人,生生的乱了自己的修行,划不来。”

  “可是,香香怕他们对姐姐不利。”香香急道。

  沐晚冷哼:“那也得他们有这本事才行。”身边住了一家心怀叵测的人,她当然要睁大眼睛看清楚。

  结果,她和常龙都一致认为姜家夫妻是货真价实的凡人。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有趣了:要么,夫妻俩只是小卒子。他们的主人藏在背后;要么,夫妻俩是仙人级别的存在,而她和常龙修为有限,看不破他们俩的门道。

  如果是前者,遮头藏脸的宵小,且放马过来就是!

  要是后者,修为不如人,着急也没有用啊。

  所以,她决定静观其变。反正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她也不是个怕事的。

  常龙生前是边关大元帅,自然是沉得住气的。他很快就淡定了下来。

  香香纯属关心则乱。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任飞扬1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