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零七章 好好的磨一磨
  西厢房里,澳门赌博网站:太子跪坐在田大人的尸首旁,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然而,他却双手紧握成拳,指尖尽白,没有发出一声哭啼。

  小家伙这是怕哭声会招来官兵,极力忍住呢。

  香香连连摇头:“好可怜”国破家亡,一朝从云端跌进泥里,就是大人也扛受不住如此翻天覆地的剧变,何况只是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

  常龙轻叹:“时也,运也,命也。”

  黑夜见沐晚有些愣神,眨巴眨巴眼睛,出言提醒道:“姑娘,我们要如何处置他”

  沐晚回神,清咳一声,说道:“先听听那孩子的想法,处理好田大人的身后事。田大人忠心护主,精神可嘉,不应当如此惨淡收场。”

  香香主动请缨:“香香进去问一问。”

  “不要急。”沐晚摆手,“等他想清楚了,自然会出来跟我们说的。”

  常龙也道:“突逢变故,就是大人也难免慌神。要缓一缓,才知道该怎么办。”

  事实证明,太子成长得非常快。

  第二天清晨,他盯着大大的黑眼圈,从屋子里出来,来到正屋的门廊下,恭敬的行礼:“小子燕晟求见仙尊。”

  身为太子,被精心教养,礼仪都是不错的。沐晚放下手中的书卷,说道:“进来。”

  燕晟是为了田大人的身后事而来。他想请沐晚帮忙,护送他与田大人的灵柩出京城。

  看到沐晚又变回了女身,小家伙居然皱了皱眉头。

  “北郊有座灵泉寺,寺里有父皇安排的人。小子想先将田大人的灵柩寄放在寺里。小子本当护送田大人回乡。可是,小子现在的身份,只怕会害得田大人不得安宁。所以,小子想救出田大人的家眷,让他们护送田大人回乡。”他平静的叙说道。

  沐晚示意他坐下,问道:“你准备怎么搭救田大人的家眷”

  燕晟如实答道:“因小子之故,田大人的府里被抄。家中男丁一律充军三千里,无赦不得返;女眷将在月底官卖。小子恳请仙尊帮忙,赎出田大人家的女眷。”

  沐晚挑眉:“你有银钱”

  燕晟羞愧得满面通红,双手抓着两个膝盖,低头弱弱的说道:“父皇安排了一笔钱财。但是,现在,小子动用不了。小子可不可以先欠着,将来再还给仙尊”

  “将来还给本座”沐晚哧笑,“你拿什么还给本座知道你和田大人为什么会暴露行踪吗唔,你父皇安排的那人,拿着那笔钱财,降了新帝。”

  燕晟“啊”的惊呼,愕然的抬起头来,看着她。

  脸上现出绝望,眼泪在小家伙的眼眶里直打转转。可是,他倔强的抿紧双唇,始终没有让眼泪留下来。

  有意思。沐晚垂眸,掩去眼底的笑意。

  下首的客位上,燕晟冷静下来,努力回想这些天的经历,细细品味田大人的临终之言,觉得沐晚没有诓他。那人肯定是叛变了。

  咬咬牙,他站起来,直挺挺的长跪在地上:“小子恳请仙尊把小子交给官府,换得赏银。这样,就有钱赎出田大人的家眷,让他们护送田大人回乡了。”

  这孩子沐晚挑眉:“你可知落到新帝手里,会是什么下场”

  燕晟没有做声。

  沐晚又道:“你不记得你父皇的话了吗”

  燕晟深吸一口气,小声说道:“是小子连累了田大人。小子遭人背叛,断了活路。反正是死路一条,不如给田大人一家换条生路,报了田大人的恩情。小子命当如此,父皇在天有灵,也会原谅小子的。”

  居然敢将本座的军沐晚看着他,牙根痒痒。不愧是帝王之家出来的,小小年纪,心机了得。

  轻哼一声,她懒懒的说道:“本座既然答应救你,自然不会食言。小东西,你不必拿话激将本座。”

  到底还是年岁小,道行不够。燕晟的眼底闪过一道喜色。

  沐晚翻了个白眼:“不过,本座之前可没有答应过借你银钱,赎买田大人的家眷。”

  燕晟闻言,猛的抬起头看向她:“仙尊”

  沐晚上下打量着他,哼哼:“本座可以借你银钱。只是,有借有还,你拿什么还本座”

  “我”燕晟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现在,他身无长物,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是寻常人家的布衣布裤。

  突然间,他意识到,抛开太子的身份,他身无长技,竟然连一个铜板都摸不出。

  想到这里,他沮丧不已。昨晚,他想了一夜,脑瓜子里全是如何重整大周旧部,反攻京城,中兴大周。现在,他才发现,这样的想法是何其幼稚可笑

  “小子愚钝,请仙尊示下。”聪明如斯,他悟出了仙尊的用意,跪伏于地,顺竿爬。

  沐晚起身,戏谑的笑道:“那就以身抵债吧。本座在前头开了个杂货铺子。你去店里当个小工。本座也不苛克你,按现在的行情,包吃包住,每月给你开三百钱的工钱。你用工钱慢慢的还吧。”

  当小工每个月不到半吊钱燕晟知道他不能说“不”,又咬了咬牙,仰起头,正色道:“外面到处是小子的画像,仙尊不担心被官兵发现吗”

  沐晚不以为然的哼哼:“本座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你们家岂会供奉本座四百多年”

  也是哦。燕晟没有办法,只好捏着鼻子认命:“是,小子谨遵仙尊之命。”

  都穷途末路了,心气还这般高。沐晚更加坚定了让燕晟当小工的想法。一定要好好的磨一磨这家伙的性子,免得他异想天开,成天上窜下跳的要复国,挑起战事,祸害百姓。

  什么远离朝堂、当一个寻常百姓,只求一生平安康乐这些鬼话,骗一骗田太保那样的忠厚老实人还可以。

  据香香打探到的消息,大周的末代皇帝见大势已去,走投无路,不惜以一命换一命的悲壮方式,将太子送出皇宫。当着田太保等人的面,他说只求太子一生平安康乐。而事实上,在前一晚,他已经秘密召见过太子,嘱咐其如何联系旧部,将来东山再起,光复大周。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大周气数已绝。皇帝费尽心机的布下暗棋,却因识人不明,全盘尽毁。

  而沐晚既然救下太子,就会担下一切因果。如果将来太子再挑起战乱,使得生灵涂炭,那么她的罪过便大了。是以,她唯有打消太子的复国念头。

  所以说,拿人手短。皇帝家的香火供奉不是那么好享用的。某位真君大人摇头晃脑的走出了正屋。

  月底,田家的男丁被充军西南。沐晚派阿一和阿二沿途护送,务必保田家的男人们平安到达三十六鬼仆如今修为最差的当数阿十一,但也是鬼将三层的修为。阿一的修为最高,是鬼将五层的修为。两名鬼将出马,在凡人界足以担当护送之责。

  第二天,田家的女眷被官卖。

  常龙奉命,与其他三十四位鬼仆,装成是天南海北,互不相识的富商,混进卖场里,买走了田家的女眷。

  三天之后,获救的田家女眷们带着田大人的灵柩,启程返乡。

  此时,战乱没有完全平息。是以,沐晚也差了两名鬼仆暗中护送。

  这些都是当着燕晟的面做的。

  把人送走后,沐晚对燕晟说道:“本座答应你的,都做到了。你呢”

  后者很上道,立刻说道:“小子马上去黑掌柜那里报到。”

  沐晚满意的点头:“燕晟这个名字是绝对不能用了。你得换个名字才行。”

  “请仙尊赐名。”眼里黯然,燕晟嗡声应道。

  沐晚没好气的挥手:“自己想”取名字什么的,最麻烦了。本座才懒得动这份闲心。

  燕晟垂眸应道:“那,小子以后就叫阿牛好啦。”

  当牛做马,还本座的银子么沐晚笑了。

  就这样,燕晟成了沐家铺子的小厮黑阿牛,对外宣称是黑掌柜的远房侄子,家里人都在战乱中死光了。

  沐晚事先吩咐过黑夜,手把手的教阿牛经营杂货铺子。

  小家伙身无长技,学着开杂货铺子也是一门谋生的本事。

  结果,事情远远比她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阿牛曾是大周之太子,从小到大,十指不沾阳春水,万事自有宫娥、内侍伺候,生活自理能力差得出奇十来岁的半大小子,铺床、洗衣通通不知道

  沐晚没想到这一点。本来,她想,没吃过猪肉,还能没看过猪跑阿牛出了几次糗,自然也就学会了该如何自理。

  不想,这家伙平时挺机灵的,偏偏在家务活上,跟个榆木疙瘩似的,死不开窍。简直笨到可以气死人。

  没有办法,沐晚只得派香香手把手的教他自己洗澡、铺床叠被、洗衣扫地、生火做饭等。

  这么大的小子,怎么连洗澡都不会十有是装的黑掌柜火大了,主动请缨,接过了香香的任务哼,再学不会,小心本座打得你小子生活不能自理

  阿牛也委屈得很:从小到大,有专门的宫娥和内侍伺候他洗澡的。天热的时候,他每天要洗两三次澡,从来都没有自己动过一下手指头。

  黑夜搞清楚真相后,连连咋舌,特意和香香两个跑到皇宫看了一下当朝太子的生活日常。回来后,对沐晚感慨道:“怪不得大周灭亡了,大周皇室的生活简直是极尽奢华。现在,大顺太子的吃穿用度比京中的富户强不到哪里去,比起小家伙那会儿,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

  沐晚笑道:“大顺太子也是打江山的人,知道世间艰难辛苦,上头又有皇帝和好几个兄弟盯着,现在哪里敢忘本”

  发现阿牛的情况后,她也特意去皇宫里看了看大顺皇室的生活日常。对比之后,她才意识到造成两者不成的原由并不是老陈家比老燕家高明多少。而是,大顺才开国不久,老陈家还没有来得及学会享受至高权力带来的奢华。

  从本质上说,两者是一丘之貉。

  认识到这一点后,她对朝代的更替完全提不起兴趣来,对新朝一点想法也没有。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shannee的平安符,书友160611102756244的礼物,多谢书友1020591758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