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零五章 显灵
  白天查看京城风土人情,晚上修行,沐晚一行人在京城里住了下来。︾樂︾文︾小︾说|

  如此过了小半个月。杂货铺的生意渐渐红火了起来。

  原因是,城门的关卡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这两天又加设了一道。关卡重重,商贾进出不便。京城的物资只是比围城里稍微好一些,还是紧缺得很。沐家铺子虽是新铺,店面也不是很大,但是里面的东西齐全,价钱也公道,很快就在这一带立起了口碑。很多人特意穿过大半个京城,过来采买。

  对此,黑夜很是尴尬。他家姑娘是隐居街市,以明心悟道。应当以低调行事为宜。貌似他成了猪队友。

  想了想,他决定向沐晚认错。等卖完铺子里展示出来的所有货物,就以断了货源为由,关门大吉。

  不想,沐晚听他说完,挑眉戏谑的笑道:“开门做生意,不就是图一个红红火火的吗?生意好,你却要关门。是跟钱有仇吗?”

  “我……”黑夜惭愧不已。姑娘这是在说反话呢。果然,他是帮了姑娘的倒忙。

  沐晚见状,知道他是误会了,认真的说道:“黑夜,我觉得你做得很好。现在,京城有近百万人口,每天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现在,外面的战乱没有完全平息,商道不通。你开这家铺子,为人们提供必需的生活物资,无异于济世救人。这是大功德呢。你真的做得很好。”

  言下之意,开杂货铺子能赚钱到不少功德,魔王大人,本座看好你,加油哦!

  “可是,我担心会给姑娘招来麻烦,扰了姑娘的清修。”黑夜道出自己的担心。对于他们四个人来说,目前没有什么比姑娘明心悟道更重要的事了。

  沐晚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你要是连这点麻烦都摆不平,也冤枉是四阶魔王。黑夜,放开手脚去做吧,只要不违天道。再说,你不是一个人,还有我们三个呢。”他们四个捆在一起,在修真界都能横行,何况区区凡人界的一个国都。

  黑夜得了定心丸,心里包袱全无,嗷嗷的去张罗沐家铺子,做一个努力赚功德的好魔王。

  沐晚他们三个依旧每天都出去转一转。

  被围困了三个多月,京城到底是元气大伤。秋风一起,城里竟然闹起了寒疫。

  患伤寒的病人越来越多,而城里却缺医少药。不出三天,京城处处现愁色。

  皇帝宝座还没有坐稳的新帝陈天宝彻底坐不住了。病急乱投医,他斋戒一天,身着青袍,亲自去除魔观为万民祈福——手里缺药,皇帝也做不了无米之炊,只能求青袍剑仙显灵了。

  好吧,受了新帝,还有城中百姓那么多的香火。某位真君大人不由觉得拿人手短。再者,身为道修,济世救人是应尽之责,她无法对这场时疫视而不见。

  于是,澳门赌博网站:新帝跪在青袍剑仙像前时,打了一个盹。醒来后,他“梆梆梆”的冲神像叩了三个大响头,欢喜的告诉身后随驾的文武百官:“武成王显灵了!”

  说着,他急冲冲的跑到右殿去。

  听皇帝莫明其妙的吼了一嗓子,文武百官不明就里,纷纷撩起前袍,紧跟其后。

  右殿供奉的是“除魔沟”。

  新帝领着百官跑进右殿,往沟中一看,果然,从来都是干干爽爽的除魔沟,现在积满了水。水质清澈,能见沟底。

  新帝激动极了,“哐唧”跪倒在沟边,又“梆梆梆”的叩了三个大响头,起身长跪谢道:“多谢武成王赐药。”

  文武百官正纳闷着呢。除魔沟里何时蓄满了清水。闻言,有几个脑子灵泛的官员立刻明白过来,撩起前袍,虔诚的跪倒,连声高呼“万岁”。

  被他们提醒,其他人也纷纷跪下,一边叩头,一边感恩戴德的盛赞:“武成王显灵了!”

  “陛下心系苍生,感动了武成王,赐下仙药。”

  “天佑大顺!”

  新帝起身,亲自在沟边捧起一捧清水,当众饮下,立时只觉得神情气爽,耳清目明,大赞:“仙药,真的是仙药!”然后,他命侍从取来银壶,亲自舀了一壶,分给百官饮。

  皇帝老子都亲自喝了。众官大多数是跟随他尸山血海里闯出来的,素来以他的马首是瞻。不要说壶里装的是清水,就算是装的马尿,他们也能“咕唧”喝下,连眉毛都不会皱一下。

  结果,百官喝了之后,也无不觉得精神一振。有几个武将还嚷嚷着“陛下,再赐一口仙水吧”。喝了仙水之后,他们觉得多年的旧伤好了一些。

  新帝乐呵呵的说道:“刚刚在武成王的神像前,他老人家又给朕托梦了。梦里,他老人家说,除魔沟里的是仙药,可解时疫。你们跟随朕出身入死,多多少少都积了一些旧疾。朕准许你们每人喝三大碗。”

  “谢主隆恩!”那几名武官感激涕零,哐唧拜倒,叩了三个大响头。

  丞相大人,以前的军师,见状,目光微闪,暗道:以前可没见这几个莽汉的脑瓜子这么好使啊。难不成真的是有效?

  想到老母饱受膝病之苦,他咬牙,也跪倒请求:“陛下,家中老母身受顽疾之痛楚,请陛下可怜老母不易,也赐一点仙药于老母。”

  新帝哈哈大笑,亲手扶起他:“应该的,应该的。”

  这下,其他人都信了,尽数跪倒,请求赐药。

  新帝这才当众宣布沐武成王的法旨:凡大顺臣民,无论是谁,上至天子,下至乞儿,只要来观中求取,都能饮用一碗。但是,只能当场饮用,任何人都不能带走。

  新帝亲自去观中的厨房取了一摞粗瓷碗。当然,之前许下的那些仙药,他亲自舀了三大碗的量,用干净的瓶子盛了,赐给那几位求药的武将,还有丞相大人。

  其他人,包括皇后娘娘,想喝仙药,都得亲自来观里。

  当天,官府敲锣打鼓,将青袍剑仙显灵,赐下仙药与万民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

  一时间,人们竞相前往除魔观讨取仙药。

  新帝担心有人借机闹事,特意派了三百金吾卫在观中维持秩序。事实证明,纯属多此一举。进观饮仙药的人们非常自觉。他们排着队,先去大殿,在青袍剑仙的神像前上香,请求赐仙药,然后去右殿饮用仙药。喝完之后,再折回大殿叩头谢恩。是以,观中虽然人山人海,却井然有序。

  有些重病患者是被家人抬进观里的。喝了仙药后,他们歇了半刻,便能起身,扶着家人去大殿里叩头谢恩。等叩完了头,他们是自己走出大殿,跟没事人儿一样,与家人有说有笑的回了家。

  那么多人亲眼看见的呢。于是,仙药名声大振。前来求药的人越来越多。

  有病治病,没病强身。不管男女老少,皆呼朋唤友的到除魔观饮一碗仙药,成为大顺开国的头一桩盛事。

  七天之后,京城的寒疫绝迹。

  第二天,人们再前往除魔观讨用仙药,惊讶的发现,昨天还满满当当的除魔沟,一夜之间,又变得干干爽爽。

  “寒疫消失,青袍剑仙收回了仙药。”不出半天,消息传遍京城。

  新帝也得到了金吾卫的禀报,当场命监天院选一个黄道吉日。届时,他要提前斋戒三天,亲往除魔观酬谢仙恩。

  九月初十,这天,除魔观举行了盛大的法事。全京城的人们都来酬谢仙恩。

  大顺的帝后亲临。文武百官及五品以上的在京诰命夫人们,按品阶,一水儿的跪在大殿外面的空地上。后面是为这场法事捐资的富商、名流们。

  人太多了。

  寻常的百姓只能在观外对着神像方向焚香叩头。

  法事结束,新帝下诏,再次加封,青袍剑仙的尊号之中,又多了一个字,即,圣武成王。新帝本人以沐武成王的弟子自居,在神像前执弟子礼,以“沐圣”敬称青袍剑仙。

  沐晚本人没有去除魔观。这天,香香拉着黑夜到观里看热闹去了。常龙生前看惯了那种场面,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也留在家里,替黑夜守铺子。

  法事结束时,沐晚收到了一大笔功德。

  很有意思,她没有放出气息和法力,但是,新帝的祷文和加封的圣旨,就象在她耳边诵读了一遍似的,清清楚楚的,她一字不落的全都知晓。

  天道昭然,果真如此。

  沐晚感慨不已。

  没过多久,香香和黑夜回来了。和常龙一样,他们三个也得了一笔功德。

  大家都很高兴。

  “姐姐,你真的在梦里收了皇帝为徒,传授给他三卷兵典神书?”香香好奇的问道。

  这一次,新帝在神像前打了一个盹,梦见青袍剑仙赐药。沐晚是当着他们三个的做的。除魔沟里的药水,是他们四个一起配制的。因为是给凡人饮用。而除魔沟又是一个最寻常不过的剑痕,无法保鲜,使药效不失。所以,在过去的七天里,他们四个轮流值守,每隔半个时辰,就要把除魔沟里的药水彻底更换一次。

  所以,这次显灵是咋回事,香香心里清楚着呢。

  但是,上一次显灵,梦中授书,她怎么从来没听沐晚提及过呢?

  沐晚笑道:“没有的事。是陈天宝瞎编的。这样的事情,历朝历代数不胜数,太多了。”

  香香撅嘴:“姐姐,他借着你的名头骗人,你不生气吗?”

  “大周早就从根子上烂掉了,民生艰难。陈天宝也算是顺天行事,又不是坏事。有什么好生气的。”沐晚笑了笑。所以,她不但没有找陈天宝的麻烦,而且还帮了他一把。在梦里,她说的很清楚,望他善待万民,不然,自有天罚,烧再多的高香,也没有用。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缤纷无色、飞羽明蓝、六翼天使007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