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零四章 不是她
  好不容易等到常龙收工,从寺里出来。

  “姑娘,里面已经荒废了二三十年,只找到一具完整的尸骨。尸骨之上,不余一丝半点魂力。其人不是魂飞魄散,就是已经投胎转生。还有五十一个泥罐。它们整齐的堆码在一起,里面全是骨灰。我们已经将那具尸骨火化,与其它的骨灰混在一个大坑里,一起掩埋了。”他如是汇报道。

  沐晚点头:“我们走。”说着,快步往城外走去。

  见她如此着急,又不见香香和黑夜的身影,常龙一头雾水。他深知沐晚的习性,是以,没有发问,紧跟其后。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城。沐晚祭出祥云,纵身跃上去,对常龙说道:“老常,你也上来。”

  “是。”常龙跳上去,心中更加奇怪了。

  一路南下,沐晚不紧不慢的御云而行。同时,通过契约,将仙君大人的事情,告诉常龙。

  后者完全石化了。

  过了老半天,他才回过神来:姑娘,那位仙君大人真的与金丹初梦里的长得一模一样?

  沐晚转过身来,很肯定的点头:“不但长得一模一样,连说话的声音、走路的身形,都没有两样。”

  常龙拧眉。他记得,那时,姑娘说过,金丹初梦里的两名女子,不论是紫衣的,还是红衣的,都长着陌生的脸。

  也就是说,梦里的两名女子都与姑娘没有关系。

  好吧,只要与姑娘没有关系,那位仙君爱一剑捅死哪个,就捅死哪个。

  想到这里,他暗中松了一口气,继续通过契约传讯:姑娘,看来当时凝丹时,你极有可能是跑到了那三人之中的某一个人的梦里。

  鬼魂常以托梦的形式与亲人联络。象这种跑串梦的现象,不是一两例,时有发生。这次去冥界,他禁不住副判大人的请求,帮忙顶了一个月的缺,专门负责调解鬼魂间的民事纠纷。期间,他便碰到了两起因跑到别人的梦里而引起的纠纷。

  是吗?沐晚将信将疑。

  常龙又传讯道:但是那位仙君大人当年企图捉拿黑爷,这个,我们不得不防。我也赞同姑娘的做法。黑爷是该藏起来,避开他。

  沐晚飞出千余里之后,也没有见到那位仙君大人的身影,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

  在东华洲南部转了一圈,她特意去了一些曾经有名望的佛修世家和门派所在的城镇。

  时隔一百多年,这些世家和门派有一小部分,已然败落。它们龟缩于城中,连个撑门面的高阶修士也没有;在这些城里,各种势力杂处,一派乱相。有很多凡人之家中,既供奉着佛祖,又供有三清神。大家两头虔诚的烧香,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之处。

  还有一大半的佛修世家和门派,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完完全全的沦为了历史名称。昔日,属于他们的地盘要么被周边的势力兼并,要么沦为了公共领地。

  沐晚故地重游,感慨万千——就如老常所言,除了道,世上再没有亘古不变的存在。

  在南方转了两个多月,沐晚一边查访昔日佛修们的老底儿,一面处处留心,看那位仙君大人是否有尾随而来。

  然而,自悔业碑前匆匆搭了句话,那位仙君大人再也没有出现过。沐晚的修为今非昔比。游历时,她向来都是铺开气息,要看方圆五十里以内的情形。过了这么久,她也没有再次发觉那位仙君的气息。

  常龙也没有察觉有什么异常。

  “也许只是巧合。”他如是说道。

  而这时,沐晚已经掌握了南方佛修的情况。管他是巧合,还是故意,她决定接下来按原计划去凡人界走一遭。

  只是心里到底留了阴影,她用变幻术修饰了一下容颜,使自己看上去相貌平平。

  常龙也在自己的容貌上做了些手脚,变化成一个又黑又壮的中年大汉——老套路,他仍然扮成沐晚的仆从,为其赶马车。

  香香也从空间里出来,做了一番改扮:她扮成小丫头模样,充当沐晚的贴身侍女。

  只有黑夜还是暂且呆在空间里。

  三人数次撕裂虚空,到达了大周京城的北郊。

  常龙赶着一辆最寻常的青布小车,载着沐晚和香香,慢悠悠的进城。

  这里,刚刚才结束战乱。

  三个多月前,二十万义军将京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们围而不攻。最终,就连京城里的高官们都断了粮米。半月前,国丈和太监总管合谋,一起用白绫勒死了大周的最后一位皇帝。接着,他们割下皇帝的头颅,用木盒装了,假传圣旨,骗过守城的将士们,开门投降。

  义军乘机象潮水一样的涌进了京城。

  大周,就此灭亡。

  两天前,义军首领陈天宝登基称帝,国号“大顺”。

  义军占领皇宫后,清点人数,发现年仅十岁的大周太子不见了。是以,京城四门守卫森严,无论进出,皆要经过层层盘查。

  沐晚他们进城,只是一道城门而已,足足走了半个时辰,通过三道关卡。

  进了城门,他们便看到街道上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跟年节的庙会一样。

  沐晚掐指一算,叹道:“气象一新,改朝换代了。”

  她算出,新朝是个有气数的。长达二十多年的战乱终将结束。饱受离乱之苦的人们不会再流连失所,将渐渐又过上平稳的日子。

  新朝很有号召力。周边的人们都来投奔新帝。沐晚他们也混在人群里,借口进城投奔亲戚。

  进得城来,常龙找了一间中等规模的客栈。众人暂且安顿下来。

  京城被围了三个来月,百废待兴。城里很多房子都贴着“吉屋出售”的红条儿。

  沐晚买下一个临街的小院子,请人略为修整一番,很快就带着常龙他们三个住了进去。

  院子被改装成前店后院的杂货铺。

  常龙和香香的身份不变。黑夜也从空间里出来了。他化成一个十七八岁的伙计,专门负责经营前面的杂货铺子。

  筹备了小半个月后,沐晚挑了个黄道吉日,在铺子前放了一挂鞭炮,“沐家铺子”正式开张。

  铺子就是一个幌子而已。沐晚只是借它在京城落脚,以便于她体验人间疾苦,从而明心悟道。所以,她完全不管铺子的事。以寻访亲戚为由,天天坐着常龙的马车,与香香两个四方奔走。

  她首先去了沐府。

  时隔数百年,京城变化很大。当年的胡同变成了一条大街。沐府不知去处。

  也罢,缘份尽了,不必勉强。

  接着,沐晚去了除魔观。

  四百多年来,青袍剑仙已经深入大周百姓之心。就连新帝陈天宝当年起事,也是借了青袍剑仙之名。说是起事之前,新帝曾做了一个怪梦。在梦中,青袍剑仙自称是三水木,亲授三卷兵典神书,预祝他成就帝王霸业。

  是以,登基之时,陈天宝尊青袍剑仙为帝师,加封王爵,号“武成”。因梦里,青袍剑仙以‘三水木’自称,于是,他被尊称为“沐武成王”。

  故而,除魔观因为供奉的是青袍剑仙之故,虽是大周的皇家道观,却不但没有被新帝摧毁,反而也被加封,又成了新朝的皇家道观。

  它依然是全京城最有人气的道观。

  沐晚与香香混在身着青袍的人群里,进入观中——相传,有人身穿青袍去除魔观上香,心想事成。消息传开后,人们去观中进香许愿时,男着青袍,女穿青衫。数百年过去了,已然成为除魔观的传统。

  她们一眼就看到了大殿前的两株牡丹。

  时隔四百多年,原来的两株牡丹早就耗尽生机,死了。但是,大殿前种牡丹却成为了传统。三个月前,大殿前的那两株牡丹双双枯萎。消息传开,又成为除魔观灵验的一个铁证。现在的这两株,是新帝登基之后,亲手补种的。

  道观依旧,里头的道士已被严格的清洗过。先朝的皇子皇孙们都沦为了阶下囚,自然是没有资格再在观中修行。是以,道观里只剩下一些寻常的道士。

  沐晚转了一圈,香客们的愿望化成五彩的泡泡涌到了她的面前。人们祈求的,基本上没有变,不是保家宅平安,就是去病解难。

  可笑的是,以她现在的修为,还是做不到满足所有人的愿望。

  “走吧。”叹了一口气,她淡淡的对香香说道。

  她还是以前的观点:这些人无心修道,她度化不了他们。

  殊不知,人群里,有人默默的注视着她们俩离开。

  原来,她来自凡人界。那人眼波流转,心道:堪堪五百来岁的骨龄便已经是化虚十层的修为,资质倒是不错。但是,以他们兄妹的气性,怎么可能甘当凡人?护在她身边的鬼修,也不象是大舅兄。还有,她最讨厌舞刀弄剑,怎么可能当剑修?她素来爱华服、名贵的首饰,出行必须宝马香车,极尽奢华。性子热烈,也做不出这种清冷的样子……肯定不是她!

  这样想着,他快步走到了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里。

  抹了一把脸,他现出本来面目。剑眉星目,神情冷峻。如果沐晚在这里,肯定会认了来,这一位正是在忏悔碑前故意与她搭讪,又匆匆离去的那一位年轻道士。也是她这几个月来一直在极力防备的仙君大人。

  那天,他确实是偶然路过苍云镇上空。目光扫过石碑前的那抹青色身影时,心头突然剧痛。就如当年,他得知冤枉了她的时候一样。

  神使鬼差的,澳门赌博网站:他现身去见那名女修。

  哪知,这名女修虽然礼数周全,却待他有如万年寒冰。

  不可能是她!当时,他的脑海里莫名的涌出这个想法,竟然落荒而逃。

  事后,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再加之,前些时候听说她已经转世投胎,重新修道。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再细看一番。

  结果,他发现,堂堂化虚真君,竟然跑来一座凡人道观上香。真丢修士的脸。他再次肯定,这个清冷的女剑修,不是她!

  上天入地,我再也找不到她了,是么?他的心又痛了起来。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yiyiyouyi的礼物,多谢书友蘩羽645098、cai55911的月/票,谢谢!

  另,关于亲们念念不忘的配对问题……唉,炎华界里,哪个配得上咱们的小晚?某峰从来都是亲妈。剧透一下下,小晚是要飞升的。她要是在炎华界找了……两地分居的异地恋据说很辛苦,某峰从未想过这般开虐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