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零三章 又见仙君
  临行的前一天,澳门赌博网站:沐晚用契约联系常龙:老常,我准备明天去凡人界。你得空吗?

  常龙回复很快:姑娘,明天早上,我在迷雾森林外围等你们。

  沐晚:好。

  其实,契约变得更强大之后,沐晚完全可以隔界召回他。不过,他自己都没有说,沐晚自然不会多此一举。更何况,也许常龙在冥界还有事在处理,不能立刻回来。

  香香和黑夜早就准备好了。很悲摧的,香香在元星饲养凡兽的实验失败了——第一批,总共十只圆滚滚的野猪被带到元星之后,无一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来。三息之内,它们抽了抽,变成了一堆死气沉沉的白骨。

  过程实在是太惊悚。余下的那些凡兽,香香宁可屠宰了,做成烤肉串,也不愿将它们再送到元星上去——同样是死,痛痛快快的给那些凡兽一刀,宰了吃肉,这是一回事;而将它们送进元星里,就有虐杀的意味了。那是另一回事。

  本来,香香的计划是,这段时间和黑夜一起,在元星好好放牧,过一把牧民的瘾。现在,那些凡兽都变成了烤肉串,牧民也当不成了。所以,除了修炼,就是修炼,香香都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天天数着日子,盼望着出发。而香香的想法,就是黑夜的想法。是以,他们俩早早的做好了准备,是随时都能走的。

  第二天清晨,沐晚离开了南地灵之根。香香和黑夜都呆在空间里。到了迷雾森林的外围,他们俩才从空间里出来。

  常龙已经到了,在他们常碰头的小树林边等着。

  “走吧。”沐晚挥手,说道,“先去苍云镇。”

  四人撕裂虚空,转眼,到了苍云镇城外。

  一百多年没来,这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具体的来说,苍云镇败落了。

  破旧的城楼,清冷的街道……城里城外无不透着一种荒凉的沧桑。

  “香香去看看。”香香主动请缨。

  沐晚点头。

  身形一摇,香香化成一道清风,嗖的不见了。

  城里没有高阶修士的气息,沐晚懒得动用《隐息诀》。颜容也没有修饰。反正避世四百多年,已经没有人再记得当年名震东华的“玉面阎罗”瑾宸真人。

  黑夜和常龙也是。

  城门洞开,没有守卫。

  三人一道,不紧不慢的进了城。

  黑夜四下里望了望,说道:“联盟小队好象早就撤走了。当年的营房成了废墟,里面长满了杂草。”

  沐晚在街边驻足,看向远处的青砖高墙。那是悔业寺的外墙。三重禁制依然在,完好无缺。

  寺内,杂草蓬生,遮住了火灾之后的狼藉。

  常龙也看向那边,轻声说道:“里面没有人迹。”

  沐晚记得很清楚,火灾之后,尚有五十几号幸存者。被三重禁制拘禁在里面,与世隔绝。时隔一百多年,他们应该都做古了。

  叹了一口气,沐晚说道:“老常,你带着阿一他们进去看看。如果搜到遗骸,便挖个大墓一起埋了。要记得清点一下数目。”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今天,她是来收总账的——不是她心狠,非要把事情做绝,而是这些佛修不见棺材不落泪。

  “是。”常龙领命。

  沐晚挥袖,将三重禁制打开一角,放他进入悔业寺里。

  接着,她着黑夜去联盟会馆那边查探一二。而她自己则踱到忏悔碑前,立住身形。

  几百年过去了,历经风吹雨打,忏悔碑也残破了。“永远忏悔”四个大字,朱漆剥落,尽显沧桑。

  沐晚背负着双手,看着立在绚烂的朝霞里大石碑,喉咙有些发堵——当年,不知道多少道修前仆后继,才逼得南方佛修投降,在这里立下这块“永远忏悔”的大石碑。可是,这才过了几百年呐。人们已经彻底忘记了那场战争。就是一百多年前,她在这里放了一把火,也没能唤起人们的记忆。

  这时,背后响起一阵脚步声。

  “这位道友,请问,你知道这块石碑的由来吗?”一个清冷的男声响起。

  来人是一个身着青灰色道袍的年轻道士。也是化虚十层的修为。

  其实,在这人现身于街口的时候,沐晚就发现了。她很奇怪:刚刚在城外明明没有发觉城中有高阶修士的气息。这位仁兄难道也是刚刚进的城?这么巧?

  所以,她没有做声,选择了静观其变。

  没想到,这人竟然主动凑了上来。

  搭讪的水平也太差了吧!

  沐晚转过身,抱拳行了一个道礼:“在下也是路过这里。看到这座石碑很有意思,一时起兴,便过来看看。”

  其实,看到这人的相貌,她心头大震,险些尖叫出来。

  她记得这张脸!这个身形!

  他曾出现在她的金丹初梦里。

  那梦中,这人好生威风,当胸一剑,把红衣女子刺了个对穿。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那只是一个荒诞的梦。除了刚刚凝丹那会儿,跟师尊和香香他们聊起过,后来没有再提起。

  如果不是今天看到这人,她真的不会再想起那个梦。

  世上真的有这个人……想起梦里,红衣女子坠落悬崖时的情形,她的手心没来由的生出一层细汗。

  不过,在前一世的时候,她就练出了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本事。更何况,这一世又修行了几百年。

  突然看到这人,她连眼神都没有变。

  年轻道士还礼:“抱歉,搅了道友的雅兴。”

  “无妨。”沐晚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友,请自便。”

  因为金丹初梦的缘故,这人明明眼生得很,她却生出了强烈的排斥之感。以她现在的定性,也好不容易才克制住甩袖离去的冲动。其实,客观的说,这人真的是长了一副好皮囊,剑眉星目的,仪表堂堂。

  年轻道士还算知礼,连忙说道:“贫道只是路过,路过而已。叼扰了。”行了一礼,主动的离开了。

  沐晚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离开——常龙和阿一他们在寺里清理僧众的遗骨,她站在这里,假装欣赏忏悔碑,实则是替他们放哨。

  那人来得匆匆,去也匆匆。

  一路疾行,他竟然是直接出了城。

  真是个怪人。沐晚皱了皱眉,转过身去,继续欣赏她当年亲手立的忏悔碑。

  过了一会儿,丹海里,黑夜的契约圆斑猛的闪烁起来。

  沐晚面上不显,暗中通过契约联系道:什么事?

  黑夜:姑娘,还记得当年在遗忘之海,把我逼到了小巷子里的那位仙君吗?刚刚与你搭讪的臭道士,就是他!“

  什么!沐晚吓了一大跳,不由退了一步:你没看错?

  黑夜:错不了!他化成灰,我也认得。

  那家伙竟然是一位仙君!沐晚蒙圈了——她的金丹初梦里怎么会出现一位仙君大人?

  黑夜:姑娘,要不要我跟上去,探个究竟?

  沐晚不由想起了秦君。仙人的强悍,不是他们能对抗的。

  暗中叹了一口气,她回复道:不要生事。既然是上界的仙君,我们哪里惹得起?我现在召你回来。你暂且到百炼星去躲一躲,不要妄动。

  修士的记忆尚且是过目不忘。更何况是上界的仙君。她敢赌上全部的身家,仙君大人刚刚已经认出了她。

  他是否还想抓走黑夜?沐晚不敢赌。所以,为安全计,黑夜还是不要与之对上的好。

  黑夜:姑娘,我知道轻重。君子报仇,一万年都不晚。

  一万以后,他绝对能成为魔仙。到时,再找这家伙算账!

  沐晚动用契约之力,直接把黑夜召回了百炼星。

  半个多时辰之后,香香找来了。

  她打探到了。原来,悔业寺发生火灾后,三重禁制迅速在东华洲走红。不少个中高手,相约而来,试图破除三重禁制。结果,禁制没有破除,却有两人先后莫明其妙的丧生于他们落脚的联盟会馆。据说,两人的死状很恐怖。

  苍云镇有神秘黑手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盛传,这只神秘的黑手不但放火烧毁了悔业寺,而且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杀了两名金丹真人。

  没过两天,试炼地也出了一桩事故。在里面试炼的二十七名筑基修士齐齐殒落,尸骨无存。

  一时间,苍云镇中,人人自危。聚拢来的人们跑了个精光。

  后来,联盟小队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历时一年多,终于抓到了一个内贼,才揭开事情的真相。

  原来,这事是南方佛修们搞出来的。他们收买了联盟小队里的那名内贼,秘密潜入城里,做下这一系列的惨案,为的就是赶走城里的道修,以方便他们救困在悔业寺里的一干僧众。

  不想,联盟没有上当。因为沐晚早早的回到宗门揭了他们的老底,所以,这个内贼其实早就被列为了嫌疑对象。之所以,过了一年多才揪他出来,联盟纯粹是放长线、钓大鱼尔。

  悔业寺被烧了,试炼场也毁了,苍云镇除了历史意义,再无吸引人的地方。而修士们最不在乎的便是过往历史。自那以后,苍云镇渐渐变得冷清起来,无人问津。

  五年之后,清风客舍关门大吉;

  又过了一年半,联盟会馆也宣布歇业整顿。不久,它悄无声息的关了张。

  三十年前,联盟确定,悔业寺里的最后一名僧人也圆寂了。长老会一致通过,撤掉守城的联盟小队。从此,苍云镇几乎成了一座空城。

  沐晚听完,心中更加肯定:那位仙君大人绝不会是偶然路过,进城来缅怀忏悔碑的。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yiyiyouyi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