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九六章 清算
  清风客舍的一间客房内。

  沐晚满意的收回气息。

  自从避世以后,她几乎没有去过祖师峰。是以,如今宗门的掌教真人是哪一个,她根本就不知道。

  联盟的盟主就是太一宗的掌教真人。从盟主的态度里,她看得出,这些年来,宗门没有走偏。

  只要不是宗门内部出了问题,事情就好办得多。沐晚远眺仍然在冒着残烟的悔业寺,握了握拳头。

  有三重禁制,外面的人进不去。所以,她完全不怕暴露身份,机关的源火用的就是她的丹火。

  八品的丹火,非寻常的天火能及也。寺中的房屋建筑等等都是凡物,自然是一沾就着,瞬间烧个精光。就是冲在最前面的老和尚,虽然有相当于化虚境的修为,但到底是血肉之躯,掉入火海后,火舌一舔,就化成了灰。其他逃得慢的僧众更是不堪,连最初腾起的热浪都禁受不住。

  看着寺中的惨烈情景,澳门赌博网站:沐晚一点儿也不后悔。当年,南方佛修妄想阴谋灭绝东华道统。无数道修浴血奋战、前仆后继,才打没了他们的阴谋。悔业寺是当年的成果之一,也是道修战胜佛修的标志。可是,这些当年的罪魁祸首们却阴奉阳违,视寺前的“永远忏悔”的悔过碑于无物,蓄谋咸鱼翻身,卷土重来。

  哼哼,他们既然贼心不死,毫无忏悔之心,那么就怪不得她以恶制恶,手段狠辣!

  全城戒严三天三夜后,第四天清晨,城门终于开了。

  沐晚混在人群里,出了城。

  其实以她的修为,出入苍云镇有如无人之境。只不过,她想看一看各种势力的反应,所以,才继续住在清风客舍里。

  三重禁制牢不可破,联盟奈何不得,只能在城里搜查可疑人等。三天三夜也毫不进展。长老会在苍云镇召开紧急会议,最终,会议通过决议,向外界公开悔业寺的不明火灾,同时,允许寺内僧众的亲属们进寺探视。当然,后面一条,得看这些亲属的本事。

  等亲属们赶到时,苍云镇已经解禁一天。被困多日,不管是联盟的修士,还是散修,都走了个精光。城中空空如也,只余联盟小队和一干长老,以及他们的随从们。

  盟主开完紧急会议之后,便乘坐金色飞船离开了。会上,他禁不住长老会的再三请求,最终答应,回宗门请示老祖们。

  当然,他是后辈弟子,做不得老祖们的主。老祖们是否答应出手,他可不敢打包票。

  他能答应传话,那些长老已经是感恩戴德。没办法,谁让三百多年过去了,东华界也仍然只有太一宗有飞升境的道君。并且,还越来越多。以前,太一宗有九位老祖。陆陆续续飞升了之后,后辈里又先后冒出来十一位!

  还好,太一宗大多数时候还是处事温和,轻易不与其他门派计较的。而且门中的元婴以上高阶修士也是一如既往的避世,不问世事。不然,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掌教真人回到宗门,急匆匆的去丹霞峰的主殿——今年轮值的老祖是丹霞峰的静月道君。悔业寺的火灾来得太蹊跷,他当然要一五一十的禀报轮值老祖。

  “只要沾上就会化成为?那火竟然如此厉害!”静月道君听完,眉头不由轻蹙。他是飞升境初期的炼器宗师,身怀五品丹火。然而,也自认为不能及也。

  想了想,他问道,“火灾之前,可有异样?”

  掌教真人摇头:“没有。火灾发生时,全城的人都听到从悔业寺方向传出巨大的爆炸声。所以,应该是不天降奇火。”

  静月道君还要再问。这时,他突然收到剑道峰老祖乘风道君的秘法传音:“静月师弟,悔业寺突生变故,听说了吗?”

  乘风道君一直坐镇南地灵之根。消息竟然已经传到他那里去了!

  静月道君看了掌教真人一眼,也用秘法传音:“刚刚听掌教说。”

  “此事另有隐情,且事关重大。我提议,召开师兄弟几个,临时开个会。”

  静月道君闻言,神色愈发的严肃:“什么时候?”

  乘风道君的声音说道:“越快越好。”

  “好。我马上通知其他师兄弟,今天一起去师兄那里聚一聚。”

  不出半个时辰,太一宗的十位道君老祖陆续赶到南地灵之根。

  看到沐晚垂手侍立在乘风道君的身后,众位道君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小丫头还不到四百岁吧,如今已经是化虚六层的修为!

  就这修行速度,妖孽的乘风道君都只配给这个来自凡人界的小徒孙提鞋。

  一时间,盛赞如云。

  乘风道君笑微微的摆手,与他们客套着。等人到齐之后,他才说出南方佛修蠢蠢欲动,悔业寺僧众与他们一直保持联系,暗中收罗徒子徒孙之事。

  众位老祖当年都是经历过那场大战乱的。只不过,当时宗门的重中之重是四象,他们才寸步不离的驻守在四大地灵之根之中。但是,每天,宗门都有战况发送各地灵之根。所以,当年的真实情形,他们也是知晓的。

  听完乘风道君讲完,他们一个个怒不可遏。

  乘风道君看了沐晚一眼,又道:“口说无凭,这起子阴险小人亡我之心不死,是有真凭实据的。”

  沐晚上前,将香香他们三个收集到的相关证据一一展示出来:所谓的盟军将领花名册、悔业寺的阵法与禁制图、营救“五祖”的计划……

  众老祖气极,纷纷指责道:“他们哪有一丝一毫忏悔之心!”

  “哼哼,死性不改!”

  “竟然被这起子阴险之徒骗了这么多年!”

  ……

  众人一致认为,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静月道君气过之后,心中一动,看向沐晚,问道:“悔业寺的火灾是沐师侄的手笔?”他们与沐晚不是直系师从关系,所以,依太一宗的规矩,如今,他们的修为只比沐晚高出一个大境界,都只能算是师叔师伯。

  而沐晚虽然是剑修,却私底下得了太一宗九子的道传。再加之,她当年可是出了名的“玉面阎罗”……静月道君越想越觉得就是她干的。

  沐晚挠头:“弟子生平最恨出尔反尔,不守信用之徒。在他们的所谓东塔林里找到了母石,弟子一时气愤不过,便在里头做了点手脚,并且挥剑斩碎了母石。不想,这些家伙竟然打着把事情闹大,乘机逃离悔业寺的主意。所以,他们引发了大爆炸。三重禁制是弟子进入悔业寺之前布设的。当时,弟子的想法是,既然十八重阵法和禁制都没形同虚设,那么,弟子再在上面加三重禁制,切断里内的联系。大爆炸之后,引起了大火。弟子担心火势蔓延,殃及全城,所以不敢贸然撤去三重禁制。”

  “烧得好!”静月道君抚掌称快,“他们不义,休怪我们不仁!”

  其他老祖也纷纷附和:“当年,就是念着一丝仁义,才留了他们一条性命。不想,他们死不悔改。哼,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看来,对于南方的修佛还是不能放松管束。”

  “嗯,是该好好的清理一番!”

  ……

  经过讨论,最后,老祖们决定:

  首先,南方佛修这次行事更加隐蔽,就凭沐晚手里的这些证据,还要不了他们的命。所以,这事不走联盟程序,直接由宗门派人暗中把那份所谓的“盟军将领花名册”上的人料理干净就行了;

  其次,悔业寺的火灾,还有三重禁制,大家都装聋作哑,死不认账。任寺中的幸存者们自生自灭。哼哼,想出来,先破了三重禁制再说;

  还有,南方佛修之所以能步步为营,一点儿一点儿的为自己争取各种有利条件,就是因为他们在联盟内部收买或安插了不少败类。为了联盟的健康发展,太一宗有责任清理掉他们。

  这份决议由轮值老祖静月道君带回宗门,当面传达给掌教真人。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事,由掌教真人接手。他们不会直接插手,只在暗中盯着点儿——以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他们还不屑于出手。唔,正好让小辈们历练一二。

  这里头自然也没有沐晚什么事儿。是以,会议结束后,在众位老祖离开后,她也向乘风道君抱拳行了一礼,准备返回自己的临时洞府。

  乘风道君指着书案正前方的那个蒲团:“先坐下来。你进阶太快,本座给你探探脉。”

  “是。”沐晚在蒲团上盘腿而坐,捋起衣袖,将右手放在书案上。

  乘风道君认真的探了脉,满意的点头笑道:“嗯,不错,修为境界很稳定,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多谢太师祖。”沐晚谢道。

  接下来,乘风道君又吩咐道:“这段时间,外面不会太平静。你不妨闭关磨磨剑吧。”

  强中更有强中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不为。是以,也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认为,沐晚还是低调点,不要现面的好。

  沐晚也是这么认为的。在空间的升级完成之前,她也没有外出云游的打算。至于香香他们三个,她让他们暗中继续监视南方佛修们的举动,必要时也不妨出手帮衬一下宗门的后辈们。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yin12333、嫣岚、奥斯卡凯罗尔、五月风舞影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