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九四章 其心可诛
  到了东华洲之后,沐晚等人一直往南走。路经苍云镇时,她决定进城看一看。

  这里是三百多年前,她曾战斗过的地方。在这里,她逼迫当时的反联盟组织签下了投降书。

  当年,为了严惩首恶,她亲手建立了悔业寺,将反联盟的一干头目,总共四十五名佛修关进寺里。

  时隔三百多年,联盟的势力已经覆盖了整个东华洲。联盟大军虽然一年才集结一次,但是,苍云镇上是有联盟大军小队驻扎的。

  自从避世以后,沐晚基本上没有问过联盟的事。而这一次去仙人冢,见识了法王们的偏执与疯狂之后,突然间,她对悔业寺里的四十五名佛修也很不放心,觉得完全有必要去探视这些“老朋友”。

  这一趟,她是秘访,是以,用《隐息诀》将修为外显为筑基十层。

  香香他们也都各自做了手脚,伪装成筑基中期的道修。

  四人对外声称是结伴同游的散修,在苍云镇唯一的客栈——清风客舍,住了下来。

  联盟在镇上设置了会馆,联盟的修士只要报出师门,便可以免费入住。相比于清风客舍,联盟会馆是实名入住,安全更有保障,又不要住宿费。是以,联盟的修士通常都选择联盟会馆。

  久而久之,镇长上的客栈都没了生意,要么关门大吉,要么转做其它生意。只有清风客舍留了下来。

  联盟会馆原则上不接待散修。是以,清风客舍成了散修们的不二选择。

  当然,散修也可以选择不住,去镇外扎帐篷搞露营。

  不过,这样的话,只能等天色大亮后,城门开了,才能进城去悔业寺领圣水。而那时,黄花菜都凉了——圣水是有定量的,一天十瓶。东边现出第一道亮光时,悔业寺的僧人们开始派发圣水。领完即止。

  所以,哪怕清风客舍的房钱对于低阶散修来说贵得要死,住一晚要两块下品灵石,也长期能保持六成的入住率。

  至于,联盟的修士,他们不是冲着圣水来的。苍云镇以前是反联盟大军的驻扎地,里面有一个大型试练场。联盟接手苍云镇之后,对内所有的成员开放试练场。联盟的修士们每次只要提前一年预约,并且每人交纳三十块下品灵石,便能进去试炼三天。

  一般的小门小派,门派之内哪里有条件开辟试练场?是以,他们通常都会定期组织门下弟子来这里试练。

  大门派里的寻常弟子也时有过来自行试练。

  香香在城里转了一圈,轻松探得以上情报。

  沐晚听完后,眉尖轻皱:“圣水?是什么玩意儿?”

  法王们都能把自己折腾成行尸走肉,故而,如今,她是完全不信那些光头了。

  “哦,是悔业寺的井水。据说可治病救人、解百毒。”香香眼珠子转了一圈,对黑夜说道,“夜哥哥,明天早上,陪我去领一瓶,好不好?”

  黑夜笑道:“何须如此。今晚,我们去寺里打一桶回来就是。”

  沐晚冷哼:“悔业寺里的哪一口井不是我当年命人挖的?我怎么不知道那些井水可治病救人、解百毒?”

  常龙当年是总监工,闻言,说道:“我也不知道。”说着,他看向香香,“悔业寺的寺门不是封起来了的吗?什么时候起,里面的僧人每天都可以出来了?”

  按照当年的协议,四十五名佛修在悔业寺里忏悔罪过,静心修行,从此没有联盟许可,不得迈出寺门一步。每隔五十年,其亲友可以在联盟人员的陪伴下,入寺探视一次。而现在,悔业寺里的僧众每天大清早的出来派什么圣水,这分明是无视协议。

  香香“哦”了一声,补充道:“以前是不可以的。十五年前,负责看守悔业寺的一名联盟修士身中奇毒。寺内的僧人用大殿前那口井里的井水救治了他。据寺中的僧人们说,一直以来,他们要是有个什么头痛脑热,或者被毒蛇咬伤,都是去打一碗井水,在佛前诵经十遍,喝下去,什么病痛都好了,很是灵验。他们把这口井称为圣井,里面的水,就是圣水。消息传开,很多散修都来讨水。联盟禁不住散修们的请求,半年之后,允许悔业寺里的僧人每天出来派送十瓶圣水。其他时间里,寺门仍然是封闭的。僧人们也严禁外出。”

  “我怎么从里头听出了阴谋诡计的味道?”黑夜哼哼。

  常龙摸了摸下巴:“三百多年了,那些佛修还没死?他们想出来了么?”

  沐晚很不满:“联盟怎么回事!谁做的这个决定?还有,那些散修到底长没长脑子!”堂堂道修,跟和尚讨要圣水喝,好不荒唐!他们没脑子,难道连道心也没有吗?这样的人,还修什么道!早点剃了头发当和尚去!

  香香撇撇嘴:“当年的战乱已经过去了三百多年。人们渐渐淡忘了。而且联盟一直做大,散修的生存空间被压挤,资源有限,人穷志短,也是原因之一。”

  沐晚叹了一口气。刚刚她说的话是有些刻薄了。

  香香说的也是实情。一路上,澳门赌博网站:他们也接触到了不少散修。他们通常都是因为资质差,要么被家族所弃,要么通不过各门派的招徒大考,只能沦为散修。本来资质就差,能得到的资源也少得可怜。所以,能有免费的资源,哪怕只是一瓶所谓的圣水,他们也是趋之若鹜。

  黑夜说道:“我倒是很想去看看,一口寻常的甜水井而已,怎么过了三百多年,就变成了圣井。”

  香香看向沐晚。

  “过了这么多年,这里变化颇大。我们初来乍到,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所以,今晚暂且不要动。”沐晚吩咐道,“香香,黑夜,明天清晨,你们先去领一瓶那什么圣水。我们看看它到底里什么名堂再说。”

  常龙也点头,表示附和。

  香香和黑夜两人领命。

  第二天清晨,香香和黑夜赶了个大早,真的领回来了一瓶圣水。

  “天啦噜,姐姐,你没去那边看。为了十瓶这捞什子的圣水,几十号人都变得跟乌鸡眼似的。如果门口没有联盟修士维持秩序,他们只怕就会大打出手。”香香取出一只五寸来高的大肚长颈白色瓷圆瓶。圆瓶的肚子和成年男子的拳头差不多大。材质是很寻常的白瓷,凡俗之物。

  常龙觉得好笑:“这里面才几口呀。”

  黑夜挑眉:“一瓶是一碗的量。总共才十瓶。我们领到一瓶后,立马有后来的人围上来,说是重金收购。一瓶能卖到一百下品灵石。”

  沐晚难以置信的说道:“一百下品灵石,能够买一百粒下品解毒丹了。”

  香香把瓶子递给她:“人家和尚说了,这个是纯天然的,没有丹毒。拿到之后,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必须换成玉瓶。不然,圣水就会变质了。”

  沐晚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其实丹毒也没有人们想象的那般危害大。因为修士每次进级时,都等于是淬体一次,能排出绝大部分的丹毒。所以,只要不滥用劣制丹药,丹毒之害无伤大雅。不然的话,谁还敢服用丹药?

  她打开瓶子,立时,一股灵气扑鼻而来。

  上品解毒丹上品回神丹!

  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将之盖上,扔回给香香:“去查查,那些和尚哪来的药材。还有,他们这样哗众取宠,到底为的是哪般!”

  悔业寺里的佛修们都是半道出家的道修,里面有人会炼出这种高品质的中低阶丹药,正常得很。

  不正常的是,他们被困了这么多年,身上怎么还可能有药材!还有,自掏腰包,打着圣火的名号,派送丹药。他们有这么好心吗?

  哼哼,无利不起早!

  沐晚觉得很有必要查一查。

  常龙当年是督建悔业寺的总监工,对寺里甚是熟悉,也主动请缨。

  沐晚同意了。

  当天夜里,他和香香、黑夜一道,三人乘着夜色潜入了寺内。

  凌晨,他们回来了。

  常龙说,他派阿一他们四下搜索过了。除了后院增加了两个跨院,寺内并无其他改动。

  黑夜清点了寺内的人口,现有僧人一共两百零三人。

  沐晚觉得很奇怪:“什么时候添了这么多人?”

  香香答道:“每三十年不是会打开西角门,让亲众进去探视吗?从两百多年前开始,陆续有佛修选择在悔业寺落发出家。所以,里面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愚蠢!”沐晚脸色发青,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

  悔业寺从来就不是一座正常的寺院。它其实是死牢。里面的人,罪大恶极,就是化成灰,也只能是寺里的灰。把他们关在悔业寺里,既是一种惩罚,也是对东华洲所有佛修的警告。

  “到底是谁擅做主张!”

  初衷被篡改得面目全非,试问,她身为当年的拍板者之一,怎能不勃然大怒?

  香香继续说道:“第一批被关押的佛修有四十人已经过世。他们的尸体被做成所谓的肉身菩萨,贴上金箔,分别放在后院新建的两个跨院之中。哦,那两个跨院有名字的,叫做东、西塔林。他们为每尊肉身菩萨都修了一座砖塔。两个跨院里总共有四十座砖塔,因而得名。剩下五个的修为比三百多年前还要高深一些。每人都在寺庙里有自己的传承,被徒子徒孙们尊为‘五祖’。还有,他们与外界在两百多年前就恢复了联系。后年,又是五十年一次的探视期。他们已经在选徒。到时,被他们选中的弟子会混在亲众的队伍里,混进寺里。然后,向联盟小队申请落发出家。”

  哈,在联盟的眼皮子底下,他们是要发展成为一个佛修大派啊!沐晚握拳,关节“嚓嚓”作响:“其心可诛!”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他们当初才盖了悔业寺。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联盟里有人好了伤疤,忘了痛,任一干战犯做大如斯!

  这是想翻案呢,还是想翻案!

  哼,想颠覆当年的胜利成果,是吧?

  好!本座倒是想看看,是你们的脑袋硬,还是青云剑硬!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凤仙千折的礼物,多谢书友机器猫的包、啖书、奥斯卡凯罗尔、星`月、bwah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