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九三章 好大的手笔
  “有酒岂能无肉?”黑夜起身,搓着手说道,“我去打点野味过来,给姑娘下酒。”

  沐晚点头。

  很快,黑夜提着一只野猪过来了。元婴境中期,已经被去毛剥皮、掏尽内腹。

  沐晚已经架起了一堆篝火。

  黑夜看了看那跳跃的火堆,不由愣住:“姑娘,这便是三昧真火……”

  “哦,不是。”沐晚咧开嘴笑道,“这是我的丹火。”说着,拿出一只鼓鼓囊囊的乾坤袋递给他,“里面有三只玉盒,分别装着木中火、石中火和空中火。”

  “三昧真火!“黑夜激动的扔下野猪妖,两只手使劲的在身上揩了好几下,这才双手接过,“多谢姑娘!”有了它,他的修为说不定也能突飞猛进。

  沐晚将祭炼的法门告诉他。末了,她挠头说道:“我是用心头血为引的。你的情况和我不同,我不知道你要用什么为引。老祖的资料上没有提及。”

  黑夜笑道:“我们的法门与人族修士略有不同。引子用的是本源煞气。”

  “哦,你知道法门就好。”沐晚点头,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祭炼?”

  黑夜说道:“这个不急。至少也要等老常过来以后。”

  接下来,两人把野猪妖架在火堆上,烤得外焦内嫩,油汪汪的。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喝酒吃烤肉。

  黑夜先是详细的道出当年他被困在无名谷的情形:“大约是两年之后,黑雾渐渐的少了。后来有一天,黑雾散了之后,便没有再出现过。可是,我还是无法走出山谷。”

  沐晚答道:“哦,黑雾是秦君的执念化成的魔障。我拿它练剑,误打误撞的帮他斩除了魔障。”

  黑夜难以置信的说道:“旋风斩这么厉害?能斩除魔障?”

  沐晚笑道:“原本是不行的。不过,我把它与轮回剑法融合,慢慢的改进,后来就成了。”

  黑夜咋舌。

  沐晚喝了一口酒,问道:“你确定山谷是在仙人冢里吗?”

  黑夜摇头:“应该不是。仙人冢才多大,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地方。”

  沐晚也是这么认为的。仙人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被毁。当时,她看得清清楚楚。岛上可容纳不下那么大的一处山谷,还有大沼泽。

  “香香呢,被困在什么地方?”

  黑夜点头:“她与姑娘分开后,便扔到了一处药园子里。据她说,刚进去时,药园子里死气沉沉,里面种植的药草都枯死了。不过,里面没有黑雾,唔,是没有魔障。除此之外,药园子的时间流比外面要快百余倍。只可惜里面的灵气极其稀薄,香香在里面呆了数十年,修为没有多大的提升。后来,药园里渐渐起了变化。首先是灵气越来越多。然后,长出了不少药草。大概过了将近二十年,药园简直变成了一个替香香量身打造的洞天福地。她的修为精进极快。不到百年的时间里,澳门赌博网站:她提升两个小境界。并且还采集到了不少炎华界没有药草种子。听姑娘说了后,我觉得应该是秦君识出她是姑娘的本命守护兽,所以,故意送了一场机缘给她。”

  沐晚也是这么认为的,哼道:“唔,这样的话,我们也不算太吃亏。”

  接着,她又问了一下师尊和大师兄他们的情况。

  黑夜告诉她,被送离仙人冢后,他们三个讨论好好久。最后,他们都一致认为这件事暂且不宜向外声张。为了遮人耳目,常龙想出了一个主意,让香香幻化成她的样子,每年回南地灵之根做三个月的驻守任务。

  他们的运气不错,回去时候,清沅真君在闭关。两年后出关,又被派回宗门做驻守任务。这些年,都没有回过南地灵之根。对于真君们来说,十几年不见面,也是很正常的事。再加之,他们三个每年都以沐晚的名义,回宗门给清沅真君进献各种历炼中搜集到的战利品,所以,清沅真君暂时没有起疑。

  郝云天这些年一直在外面云游,两年前才回到南地灵之根。不过,香香谎称沐晚当时在遗忘之海找一味灵药,瞒过了他。而郝云天回来后,派完礼物后,便闭关了。应该是在突破,到现在还没有出关。

  张师叔不在南地灵之根避世,他们三个没有联系过她。

  至于玄阳师祖和乘风太师祖,前者云游未归,后者一直在闭关。他们也没有去拜见过。

  “你们做得很好。”沐晚赞许的微微颌首。她亲身领教过秦君的神通广大,知道仙人冢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危险了。他们三个选择不惊动大家,是最正确的选择。

  第二天清晨,常龙通过契约请求过来。

  沐晚动用契约之力,将他直接召来回来。

  一视同仁,她也送了三昧真火与他。

  因为沐晚计划要在这里升级空间。所以,黑夜和常龙一致决定暂缓祭炼三昧真火。

  四天后,香香做完驻守任务,也赶了过来。

  同样,她也得到了三昧真火。

  人齐了,沐晚取出九天金雷、冥界弱水和九幽息壤,给他们鉴赏:“大家一起开开眼界。”

  常龙看到九幽息壤,喜得一个劲的搓手:“我的体质,若是直接祭炼三昧真火,危险得很。空间里有了冥界弱水,我有它庇护,危险起码会降低四成!”

  香香也很激动:“九幽息壤对香香来说,是至宝。”

  黑夜不畏火。他则指着另一只玉盒里的那一小团“叱咤”作响的九天金雷:“九天金雷!有了它,我们可以在空间里模拟度雷劫!”一直以来。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劫就象是一把悬在他头上的利剑。现在,他再也不用担心度雷劫的事了。

  沐晚也欢喜得很。她飞升之时,也要经历九道金雷。平时多多练习,真正到了度劫也,也更有把握一些;而且,她也正想找一个雷电丰富的所在,好好的磨一磨轮回剑法的第二式,五雷裂天。

  当着三人的面,她将三样至宝一齐送进空间里。

  唔,貌似料加得有点猛。丹海里猛的震了三下,紧接着,火烧火辣的。

  立竿见影,空间失联。它关闭了。

  十息之后,炙热开始降温,整个丹海变得暖融融的,跟捂了一个汤婆子似的,非常舒服。

  沐晚一直在内视。她惊喜的发现,空间所在的位置,也就是元婴的额头,一道雪亮的白光飞闪而过。同时,元婴体内的法力比之前要凝炼一些。受其影响,她的修为从化虚六层中期小有突破,一举进入后期。

  也不知道这一次空间会关闭多久,是以,沐晚观察了一天,没有发觉丹海里有什么异常状况后,在第二天清晨,与香香他们乘坐大雪山驻点的传送带返回东华洲。

  没有回宗门,也没有回南地灵之根,他们决定到处走一走,也就是云游一番。

  殊不知,他们离开西炎洲一个多月后,有一队仙君急匆匆的赶到了仙人冢群岛。

  如果沐晚他们四个看到这一队仙君的话,定会发现,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当年在遗忘之海,与他们狭路相逢的正是这些仙君大人。

  他们的修为都压制在化虚境。

  为首的那名仙君大人被其余人唤为“大将军”。他悬浮于半空之中,手里托着一个金色的罗盘,仔细的查看过后,指着不远处的海面说道:“九天金雷爆炸点应该是在那儿。”说着,指着两名手下发令,“你们两个去水里看看。”

  “喏。”两人抱拳行礼,催动《避水咒》,纷纷跳入五十来里开外的海里。

  大将军又指着脚下的那座光秃秃的小岛礁,命令另外两人下去看看。

  一道又一道的命令发出。十来名手下尽量被他打发了出去。

  大约一刻钟后,这些人陆续回来了。

  “启禀大将军,海里什么也没有。”

  “启禀大将军,岛上也是。”

  “启禀大将军,各岛之上没有发生凡人的踪迹。”

  ……

  听完他们的报告,大将军道了声“怪哉”,又低头看向手里的金色罗盘,说道:“明明显示是这里……”

  众人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儿,大将军抬起头来,又命令道:“再查!”

  “喏。”众人得令,迅速散开。

  这一回,他们查找得更加仔细。

  过了大约半刻钟,有人从海底呼啦的窜出来。他的手里举着拳头大的一块黑色碎石,兴奋的说道:“大将军,您看!”

  话音未落,大将军拉出一串残影,站在他的面前。

  “是天牢那边才有的石头。”大将军仔细辨认过,喜道,“你在哪里找到的?”

  “海底。”

  “前面带路。”

  很快,大将军召集所有人,跟着这位仙君来到海底的一座黑色的碎石堆面前。

  “搜!”大将军挥手。

  众人团团围住不过十几丈高的石堆,细细的翻找起来。

  大将军也没有闲着。他走过去,从碎石堆里随意的隔空抓过一块,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在碎石残片上,他闻到了一丝九天金雷的残力。

  “大爆炸距今一月有余。”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将碎石胡乱的扔回去,眼底闪过一道厉色,“简直是放肆!贼子窃取九天金雷,竟然是为了在下界私造天牢!”

  好大的手笔!

  如果不是看亲眼看到爆炸后的残迹,他真的难以置信。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韵响福的香囊,一个人旅行only、细水长流与君同、燕子晓晓飞的礼物,多谢书友友竹茶、fiona119119o、那兰红叶、米小兔mm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