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八九章 老谋深算
  “哎呀,沐小友,千万要保持心态平和,不可动气!”秦君连忙劝诫道,“黑牢之中布有九重魔心大阵,最易滋生执念。你看,我先前就是现成的例子。我就是醒来之后,发觉自己被囚,暴怒不已。等我发觉时,执念已成。魔心大阵不断的抽取我的修为,将之滋养执念。最后凝成魔障。我险些被活活的耗死。沐小友,你才化虚初期的修为,一旦生出执念,怕是坚持不了三百年。所以,你一定要保持心态平和,不要让九重魔心大阵钻了空子。”

  沐晚闻言,这才发现自己眼下的状态确实有点不对劲。她的愤怒好象被放大了许多倍,竟然到了失控的边缘。

  深吸一口气,她放下青云剑,盘腿坐好,双手在胸前各自掐了一道指诀,闭上眼睛,嘴里飞快的念起《破魔咒》来。

  秦君见了,很是意外,眼里现了赞许之色。

  念了近十遍《破魔咒》,沐晚终于压制住了噌噌上窜的怒火,心态得到控制。

  她长吁一口气,缓缓的睁开眼睛。

  石道里,秦君刚好拔出最后一把紫金钩。他用衣袖胡乱揩了一下汗津津的脸,笑道:“沐小友这咒语念得好哇。”

  沐晚拿起青云剑,站了起来,冷笑道:“仙君大人,既然你不仁,那么,就别怪我不义!”话音未落,她的掌心发出一道白色的灵光。

  那是她捏碎了手里的子符。除了万里速行卷,她还准备了一道子母传送符。母符就放在山腰宫殿的屋顶上。

  这一回,吸取先前使用万里速行卷的经验教训,她故意说狠话,转移秦君的注意力。

  不想,下一息,她仍然站在石牢里。

  怎么会这样!

  她难以置信的抬起左手,看着空空如也的掌心。

  没错啊。子母符明明都被成功的激活了。

  秦君轻笑:“沐小友生了一颗玲珑心,真的很聪明。你是使用了一套子母符吧?把母符放在那处宫殿的屋顶上,然后只要捏碎子符,你就会被传送到母符所在的地方,对吗?”

  沐晚闻言,好比被当头泼了一大桶冰水,透心凉。

  外面,秦君一边用手揉着刚刚愈合拢来的两个膝盖,一边解释道:“倒是个撤退的好办法。只是,沐小友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山腰的宫殿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他发现在九重魔心大阵的滋养下,自己的执念一天强过一天。照这样下去,他就算没有修为耗尽,灯枯油尽而亡,也迟早有一天会被执念吞噬,彻底堕入魔道。

  所以,他早早的用秘法在自己的玉府里辟出一块来,投射到九重魔心大阵之上。因为此阵有一个特点,它虽然是养魔大阵,本身却有退魔之效。

  于是,他的执魔越来越强大,终于化成魔障。然而,无论魔障如何强大,也始终不能完全吞噬掉他。因为他的玉府之中总有那么一块地方,是魔障不能吞没的。

  沐晚帮他斩除魔障,那是意外之喜。

  秦君歉意的笑了笑:“你的剑灵说的没错,我确实是骗了你。我在这里被关了十万年。我的法力虽然被紫金钩禁住,但是,紫金钩不能封印元神。十万年的时间,足以让我的元神占领这里的每一寸地方。沐小友,你看到的群山、宫殿,都是我的玉府所化。山腰上的那处宫殿,就是我用秘法封印起来的、投射到九重魔心大阵里的最后的所在。你要是把母符放在宫殿里,这一次,你的谋划还真的会成功了。可是,你把母符放在宫殿的屋顶上,却是无异于将之放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在你到达这里时,我便将那枚母符挪移到了魔心大阵里。唔,就是你的脚下。”

  这样的心机……沐晚服了。她深吸一口气,问道:“把我送去学机关术,也是你的手笔?”

  “正是。”秦君说道,“我做了两手准备。如果你实在斩不断紫金链,那么,就让你拆了屋里的机关。”

  沐晚从鼻子里哼一声:“承蒙仙君大人抬爱。”

  秦君自知亏欠她太多,好脾气的笑道:“你比我想象的更出色。”

  沐晚忍住恶心,平静的问道:“那么,我的三位朋友,想必仙君大人也是知道的吧?”

  “哦,我马上送他们离开仙人冢。”秦君笑道,“仙人冢地方太偏了。十万年里,也没几个人过来。一百多年前,倒是有一帮光头进来过,蠢得要死,没有一个人能过机关术的考验。几十年前,倒是来了个厉害的,却是个仙级傀儡。我的修为已经掉到人仙境,他的主人怕是个不好相予的。所以,只好放过他。呵呵,那只小魔王和小鬼王都是你的仆从,对吧?我困住他们俩,也正是因为发现他们俩的主人是同一人。我还以为你能收他们俩为仆从,最差也是飞升境修为呢。”

  沐晚听着,心中的怒火又起来了。

  青云感觉到了她的怒意,马上发出柔和的青辉,奶声奶气的劝道:“主人,不气!我们不生气!”

  被他提醒,沐晚深吸一口气,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破魔咒》。

  秦君也道:“唔,沐小友,总之,这一回是我对不住你。我会马上将你的两名仆从,还有本命守护兽送出仙人冢。等我这番去救了人,会立刻回来,带你出去。我先前说过话,一定会算数。等你离开这里之后,我会保护你三百年。”

  沐晚懒得理他,索性又盘腿坐下来,闭上眼睛练功。

  秦君讨了个没趣,悻悻的运气疗伤。

  等沐晚走完一个大周天,青云从青云剑里闪身出来,说道:“主人,半刻钟前,老王八蛋走了。”

  沐晚睁开眼睛,长叹道:“我知道。”在练功的时候,她的气息是外放的。所以,石道里发生了什么,她“看”得清清楚楚。

  说老实话,她真的被仙人的恢复能力折服。

  在她看来,秦君的肉身是彻彻底底的毁掉了。孰料,那些惊悚的伤口在半个多时辰里痊愈!

  秦君很快就站了起来。他在石道里慢慢的试着走了几步后,越走越快,很快就能健步如飞!

  最后,他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沿着石道,离开了这里。

  还算这家伙有点良心。走之前,他没有放下石壁。不然,沐晚就是真的坐黑牢了。

  青云盘缠在剑柄上,昂首环顾四周,说道:“主人,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坐三百年黑牢吗?”

  沐晚愁死了,一只手撑着下巴:“除非我能拆了这里的机关!不然,我们只能祈祷那个家伙到时还记得这档子事。”

  青云闻言,气得两根龙须一翘一翘的:“老王八蛋就是个骗子。他的话,青云是一个字也不信的!”

  沐晚翻了个白眼,哼哼:“不要说脏话!”接着,她放下手,站了起来,揉了揉青云的头,“不过,你说的对,他确实是个老王八蛋!他的话,我也是一个字也不会要相信了。”

  所以,她才不要坐在这里傻等!

  处处是机关,是吧?

  她正好需要练习机关术!

  当然,首先,沐晚要确定一下,空间能否正常使用。

  她唯一感到庆幸的是,在那家伙的玉府里呆了一年多,她从来都是在宫殿里进出空间的。而那段时间里,宫殿是被封印的。那家伙自己也不能探查宫殿里面的情形。

  所以,她应该没有在秦君面前暴露空间的秘密。

  好吧,一想起这些,她就悔青了肠子——宫殿实在太奇怪了。当时,她做了三次实验,发现如果将母符放在宫殿里面,好象效果略微要差一些。于是,为了保险起见,她再三思量,决定将母符放在宫殿的屋顶上。

  而刚才,听秦君话里的意思,其实把母符放在宫殿里才是最保险的。

  现在,后悔也迟了。

  青云见她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小声提醒道:“主人,现在能联系上黑爷他们吗?”

  “对哦。差点忘了这茬。”沐晚敛心,内视丹海。

  三枚契约圆斑仍然是灰色的。

  她沮丧的摇摇头:“不能。”

  龙头搭拉了下来,青云也是沮丧极了,化成一道青光,滋溜钻回剑里。

  接着,青云剑自己升了起来,青光大作,向石道上冲去。

  “回来!”沐晚回过神来,连忙大叫。

  结果,晚了。

  空空的洞口象是一道无形的墙,青云剑重重的冲过去,“砰”的一声,被弹了回来。

  沐晚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剑把,顺势转了三圈,才化去反弹的力道。

  “主人,青云冲不出去。”青云剑嗡嗡的颤抖着。

  沐晚也没指望他:“要是能这么容易出去,那家伙能被关十万年?你也别急。我肯定能破掉所有的机关。”说完,将之召回丹海润养。

  确定石牢里没有秦君的气息之后,她试着进入空间里。

  运气不错,空间依然能用!

  总算有个好消息了。

  沐晚决定先去泡一泡澡,先掉身上的晦气。

  在空间里调整了三天,她总算压制住了负面情绪,这才从空间里出来,开始琢磨那些机关。

  没有图纸,她只能通过触发机关来进行判断、分析。也就是机关术里常说的“反推”。

  以沐晚现在的能力,只能用砸的方式去触发周边的机关。砸完就躲进空间里。没办法,修为有限。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燕子晓晓飞、天天不烦的礼物,多谢书友fennd、我很喜欢金铃动、书友150311181228629、玉米ch、桃子软绵绵~~~~~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