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八五章 旋风斩
  两个时辰一晃而过,澳门赌博网站:黑雾将至。沐晚道了声抱歉,准备离开。

  秦君急忙叫停:“沐小友,帮个忙,把牢门关上再走。魔障太厉害,我这把老骨头当不得从前,也是熬不了几次。”

  魔障?闻所未闻也。不过,魔障已经进入石道,眼下不是请求科普的好时悠久。沐晚用法力隔空将石壁上的圆形突起连拍三下。

  轰隆之中,厚实的牢门徐徐落下。

  她立刻撕裂虚空,返回宫殿之中。

  十个时辰之后,她再次来到石道里,打开牢门。

  秦君咧牙笑道:“来了。”

  沐晚抱拳行了一礼,开山见山的问道:“秦前辈,魔障是什么?”在这里,魔障来得早,退得晚,间隔时间比地面要短了一刻多钟。她没时间绕弯子。再者,秦君擅读心术,她的心思也瞒不了他。

  秦君呵呵:“小姑娘说话,直来直去的,一点儿也不好玩。”

  不想说?沐晚抬眸看了他一眼。

  秦君又道:“唔,还是个直性子。所以,我向来就说,小姑娘家家的,学什么都好,就是不要走剑修一道。直来直去的火爆性儿,跟个爷们似的,有违阴阳之道。”

  沐晚拿起青云剑,直接去戳石壁上的圆形突起。

  “哎,别介!”秦君赶忙叫停,“好了,不逗你了。小姑娘,你要体谅一下老人家嘛。我坐了十万年黑牢,好不容易才见到一个大活人,难免会话语多了些。”

  好吧,就当是尊老,且原谅一次。沐晚挽了个剑花,帅气的收剑。

  秦君笑了笑,慢悠悠的说道:“魔障,是魔的执念经年累月而成。似雾,却非雾。形成的时间越久,其毒性越强。厉害的魔障可以腐蚀世界万物。”

  沐晚静静的听着。见他三言两语便说完了,不由皱眉:“没了?”比如说,这里的魔障是什么魔的执念化成的?魔障有什么克星没有。还有,她很想知道,宫砖为什么会有克制魔障的作用。

  秦君的读心术此时却象是失灵了:“唔,年纪大了,又坐了十万年的黑牢,脑袋里都快塞满草了,好多事都记不情了。暂且只记得这些。”

  十万年黑牢真是万金油。沐晚忍了,换个话题:“秦前辈,屋内机关重重,且甚是高明。晚辈没有图纸,恐难胜任。”仙君大人在黑牢里呆了十万年,应该摸索出来了屋内机关的图纸吧。

  秦君翻起眼皮,笑道:“我要是有图纸,还用与你合作?”

  说的也是。沐晚看了一眼他身上的八把金钩:“那么,晚辈只能先破解屋里的机关,再想办法帮前辈去掉身上的桎梏。”

  秦君身形微晃,八根紫金粗链立时上下翻动,丁当狂响。

  “咔嚓嚓……”,那八处伤口露出来的白骨被巨大的紫金钩震动,纷纷现出蛛网似的裂纹。

  秦君闷哼一声,痛得眉毛胡子都皱成了一把。

  情况比预料的更糟糕。沐晚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她要破解屋里的机关,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秦君身在屋中,难免会被机关震到。而眼下的情形,只怕等到她把屋里的机关都拆了,秦君已经活活痛死。

  可是,先除掉八把金钩……看着八条碗口粗的紫金链,她愁死了。紫金本来就是至刚至柔,以她现在的修为,这么粗的链子,一根都斩不断,更何况是八根!

  石牢里,八条紫金链渐渐平复下来。秦君吐出一口浊气,仰着汗涔涔的脸,气息不稳的笑了笑:“沐小友,我觉得你破解机关之前,要先帮我斩段八条狗链子才行。”

  “我,我斩不断。”沐晚甚是惭愧。同时,也被他的狠劲儿骇到了——对自己狠的人,才是真正的狠人。

  秦君又深吸一口气,调节呼吸,嗡声说道:“你先拿右下这根试试力道。”

  那会很疼的。沐晚看着他的脸,不忍心。

  “没事。我受得住。你只管全力一试。”秦君鼓励道,“你不试,怎么能把握力道?”

  “那……秦前辈,你且忍耐住。”沐晚双手执剑,凝神细细打量右下的那根紫金链。

  她用一个炼器师的眼光来看,紫金链很粗实,但是,做工非常精良,一点儿也不毛糙。

  看了好一会儿,她竟然找不出薄弱之处。

  而用一个剑修的眼光来看,第三环与第四环的接口处是最佳落剑点。

  深吸一口气,她沉声说道:“秦前辈,晚辈开始了。”

  秦君嗯了一声。

  沐晚双手将剑举过头顶,注入十成的法力,干脆利落的挥剑斩下。

  “当!”

  火星子四溅。

  沐晚被劲道反弹,虎口发烫,接连向后退了两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然而,紫金链却晃都没有晃动一下。

  它居然纹丝不动!

  缩物术!

  八条紫金链这么粗厚,竟然还用了缩物术!

  额滴咯娘咧!

  沐晚傻了眼。

  这时,她才明白,刚刚秦君身形微晃的力道有多大!

  “扑哧——”,秦君没忍住,破了功。

  “小姑娘,你的剑,怎么软绵绵的,还不够挠痒痒的。”

  沐晚回过神来,又羞又愧,脸上象是被点着了一样,火烧火辣。

  秦君敛了笑,很认真的点评:“以你的身体素养,力道不应该这么绵软。”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沐晚好不沮丧。

  秦君叹了一口气,分析道:“有可能是功法不太好。唔,你习的是什么功法?”

  沐晚如实答道:“《四象五行诀》。”

  秦君愣了一下,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是混沌灵根?”

  “是的。”种种机缘巧合,她的灵根早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从资质最差的五灵根,变成了传说中与父神一样的混沌灵根。

  “滋——”,秦君愕然的上下打量着她:“那不对呀。以你现在的修为境界,全力一击,应该足以斩断紫金链。”

  沐晚抬起头,辩解道:“秦前辈,晚辈刚刚没有藏力。”她是拿出了十成十的诚心与他合作的。

  “我知道。”秦君翻了个怪眼,“要是连你有没有偷懒,我都看不出来,这对招子就纯粹是个摆设。”

  沐晚讪笑。

  秦君翻眼看着她,很肯定的说道:“不是功法的问题。你使的什么剑法?”

  “轮回剑法。”沐晚答道。

  “没听说过。”秦君哼哼,“软绵绵的,垃圾。”

  自创的剑法被批成“垃圾”,要是换在以前,沐晚早就发作了。可是,刚刚的事实证明,轮回剑法确实是垃圾。

  是以,她虚心接受,没有吭声。

  “罢了,我给你支一剑招。”秦君叹了一口气,“以你的资质,每天练习千遍,有个三五十年的,应该能小成,可以派上用场。”

  上界的剑法,当然令人神往。可是,法不轻传。剑法亦然。沐晚怪难为情的:“秦前辈,晚……”

  秦君不以为然的哼哼:“一个招式而已,不值什么。只是,我现在没法演示招式,只能告诉你剑法口诀。具体的剑招,需要你自己琢磨。”

  沐晚愣住了——本来就是这样的啊。学习剑法,从来都是根据剑法口诀,自行领悟剑招的。

  秦君见状,打了个哈哈:“怪不得呢。明明是很霸道的剑法名字,使出来的剑招却是绵软无力,女里女气。”

  说的又是《轮回剑法》,是吧?沐晚不禁老脸发红,垂眸不语。

  时间有限,容不得秦君废话。他说道:“我传你的这一招,也是有名儿的,叫做《旋风斩》。此招的名字虽然威猛,实则却是刚柔并济,无论男女都可以研习。待到剑法小成,连风也能随心所欲的想斩成几截,便是几截。它总共有三式,即追风、御风、斩风。现在,我将三式的口诀都传给你。你自己回去好好琢磨。十天之内,争取追风式成招。这几天,你也不必过来浪费时间了,好好练剑。十天之后过来,我给你点指一二。”

  沐晚抱拳称是。

  口诀并不复杂。每一式的口诀都象是一首七言诗,琅琅上口。秦君背完,问道:“记住了吗?”

  沐晚点头,抱拳道谢:“多谢秦前辈。”

  “行了,你好好练吧。”秦君吩咐道,“离开之前,记得将石壁放下来。不然的话,等你十天后赶过来,我这把老骨头都化成渣了。”

  说话间,黑雾又起。

  沐晚行了一礼,用法力隔空按了三次圆形突起,接着,撕裂虚空而去。

  回到宫殿里后,她立刻进入空间,努力研习《旋风斩》。

  上界的剑法果然玄妙之极。三段剑法口诀,读起来琅琅上口,挺直白简单的。然而,沐晚细细品读,只觉得越读越玄妙。一时间,心中感悟多多,千头万绪,竟然不知从何处下手。

  沐晚读了十天《追风篇》,不要说剑式,就连口诀都未能完全领悟。

  好在,空间里有三十倍时间流。里面过去了十天,外面才大半天而已。

  又读了十天,沐晚的心头渐渐通透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读着读着,沐晚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黑夜化成小旋风的样子。

  再读了三天,她终于在读口诀时候,不再半道走神。

  七天之后,追风式,初成。

  ……

  惭愧得很。沐晚在空间里苦练了十个月,《旋风斩》的第一式,追风剑方小成。

  秦君显然也没有发现空间的存在。看完沐晚的追风剑,他的眼里除了惊艳,还是只有惊艳,啧啧赞道:“十天之内,第一式小成,好厉害的悟性!”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yiyiyouyi的礼物,多谢书友sally爱bron、小草悠悠儿、han、angji200、冷冷冰心、淡淡烟花香、我很喜欢金铃动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