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八三章 你终于来了
  感觉时间就象是凝固】≯≥沐晚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地洞之中,另有乾坤——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她绝对想象不到,那么地洞会有这么大!

  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还在炎华界。因为地洞之内实在太大了,简直可以用“浩瀚”来形容。

  四周是黑漆漆的。她放出气息查探,无论从哪个方向都探不到边。

  终于,她用气息探到一处实质。它通体漆黑如墨,有如一把利剑插在那里。

  令沐晚欣喜若狂的是,顶部往下,十一丈远,有异样。

  红色的亮光!

  很微弱!

  她连忙凝结气息,竭力查探那一处亮光。

  亮光是从一个小洞里出来的。

  相比于深不可测、漆黑一团的地洞,小洞简直就是救命的稻草。必须抓住!

  深吸一口气,沐晚努力控制住身体,估算着与小洞的距离。

  不想,那道无形的力量貌似察觉到了她的所思,度陡然加快。

  呼吸之间,沐晚与小洞的垂直距离拉近了数十里。

  差不多了!

  她果断的召出青云剑,全力斩向拖住自己疯狂下坠的那道无形力量。

  “砰!”

  火星子四溅。刹那间照亮了四周。

  沐晚的双手虎口被震裂,鲜血直流。

  那道力量骤然松开。

  等的就是这一刻!沐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祭起“凝”字诀,用法力凝结出一面圆盾,护在身前。

  立时,小刀子似的罡风皆被挡在圆盾之外。

  她终于完全止住了坠落。

  没有犹豫,重新收起青云剑,她使出风行术,向着那道微弱的亮光,呼的全冲过去。

  那道无形的力量已然卷土重来。

  “砰砰砰……”

  刹那间,如疾风骤雨打在圆盾之上。

  圆盾瞬间龟裂。

  全身的气血几欲逆行。沐晚心一横,咬破舌尖。

  一股腥甜味在唇齿之间弥漫开来。

  丹海里腾起一股暖流。精神为之一振,气血稍安。

  沐晚用最快的度往圆盾里注入法力。

  一道五色强光闪过,眼见着就要被打散的圆盾又重新凝实。

  那道红色的亮光看着就在眼前,然而,澳门赌博网站:却在数百里之外。

  沐晚用圆盾护在身后,一次又一次的祭起风行术,全冲过去。

  无形的力量紧追在后,一路暴击圆盾。

  双方力量相差太悬殊。沐晚哪里敢还击?唯有不停的往圆盾里注入法力,拼死逃命尔。

  五次风行术之后,她终于到达山洞跟前。

  嗖——,她使出吃奶的力气,纵身一跃,飞扑过去。

  “砰!”

  无形的力量又是一次暴击。

  布满裂纹的圆盾应声粉碎。

  沐晚计算得很精准。圆盾的反弹之力打在她的后背上,好比是用力推了她一把。

  她终于冲进了山洞里。

  两脚终于踩到实地,她猛的往前冲了九步,化去劲道。

  即便是这样,她也“噗”的喷出一口血沫子。

  顾不得擦去嘴边的血渍,她立刻转身,横剑于胸前,做好战斗的准备。

  洞外传来一通嘶哑的咆哮,震得洞内的尘土扑扑直落。

  然而,那道无形的力量并没有进入山洞里。

  它被挡在了洞外!

  意识到这一点,沐晚紧绷的心弦顿时松懈下来。她很没形象的拄着青云剑,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此时此刻,她的法力和体力都双双耗至警戒线以下。当法力降至警戒线以下时,元婴就会口吐法力,进行补给。刚刚,从挥剑全力一斩,到逃进洞里,仅有七息。然而,法力和体力却消耗得飞快。不出三息,她的法力和体力便降至警戒线。后面的四息多,全靠元婴吐出的法力在维持。

  即便有元婴为断,她最多也只能再坚持十息。

  说来惭愧,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她连那道无形的力量是何方神圣都不知道。

  不过,听到洞外那通气急败坏的嘶吼,她初步判断,那道无形的力量应该是某种她不知道的东西。

  极有可能是个庞然大物。因为处山洞的洞口虽遥看不显眼,实则有两丈多宽,三丈多高,很是宽敞。那东西有可能是因为块头太大,被挡在了洞外。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这处山洞里有它忌讳的存在。它不敢进来。

  想到这里,沐晚连忙凝神联系空间。

  幸运得很,仍然联系得上。

  身上的法袍被罡风撕成了碎条状,她现在俨然是个血葫芦。丹海里,元婴也累得要死,少见的躺着,脸上现出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管不了那么多了,沐晚闪身进入空间,抓紧时间疗伤先。

  三遍治愈术走完,内伤、外伤皆愈。泡了一小半个时辰的热水澡,她又恢复至最佳状态。

  这才出了澡池,她先是里里外外的换上干净衣物,然后取出了红云战甲——先前,她只看到有黑雾,没有战力厉害的存在,而红云战甲和法袍一样,也沾不得黑雾,所以,她先前一直没有穿它。结果,吃了那东西的大亏。

  前车之鉴,这次,她将红云战甲套在法袍的外面。用缩物术将两块宫砖缩小成半个巴掌大,一前一后的镶在腰带上面。如果黑雾起来,有两块宫砖护着,红云战甲也能经久耐用一些。

  又召出青云剑,用布条将之绑在右手上。准备就绪,她离开空间,重新回到山洞里。

  空间里过去了小半天,外面却不到半刻钟。

  洞外,那东西应该还在。因为时不时的传来一声低沉的咆哮,震得洞里嗡嗡作响。

  呵呵。你且守着吧。沐晚冷笑,随手挽了个剑花,不再理会。转过身子,她环视山洞,细细察看四周情景。

  这是一个红褐色的山洞。洞顶、四周的岩壁,以及坑坑洼洼的地面都是红色的。深深浅浅的红。岩壁的表面有莹光,照得整个山洞红通通的,好象是一个巨大的炉腔。

  不过,山洞里不但不热,反而是又干又冷。

  山洞甚是空阔,沐晚找了一会儿,现左侧的岩壁上有一个仅容一人侧身通过的洞口。

  后面是一条黑咕隆冬的狭长石道。

  沐晚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探一探?

  她不是怕黑。被困一年多,她充分领教了上古仙族试炼之地的厉害,认识到自己的修为真心不够看。为小命计,她不敢贸然冒险。

  就在这时,洞口又传来一声急促的吼叫,与前面的咆哮声完全不同。

  有情况?

  沐晚敛神,转身回看洞外。

  原来是黑雾又起。

  黑雾是从地洞的更深处涌出来的。象是喷墨一般,黑雾风驰电掣的直往上冲。

  路过山洞时,黑雾翻滚着一涌而入。

  先前被那道无形的力量拖住,沐晚完全脱不得身。这会儿,束缚不复存在,她果断的撕裂虚空,直接逃回宫殿里——两块宫砖的庇护太小,这么多的黑雾蜂拥而来,没法隔绝。

  反正她已经标记了这里的空间点,随时可以再回到这里。

  十个时辰之后,黑雾又消退。

  与黑雾斗了一年多,沐晚很清楚它的消退度。待外面的黑雾开始消退,她等了一盏茶的时间,再度撕裂虚空,重新回到那处红褐色的山洞里。

  时间卡得很精准。等她站稳身形,定睛一看,黑雾刚刚退出山洞。

  外面十个时辰,在空间里可是二十几天。这些天里,沐晚思来想去,最终决定沿着石道一探究竟。此地非久留之地,她必须离开这里。所以,她不要放过任何线索——至于掐算,来到这里后,她是彻底放弃了。因为她前前后后掐算过近百次,次次都是“大凶之地”。先前,她还以为是风水问题,这里影响了掐算术的准确性。当她被那道无形的力量一把拖下地洞时,才意识到,一年多来,她看到的不过是表象。她没有算错,这里确实是“大凶之地”。

  因为打定了主意,所以,沐晚提着剑,径直穿过小洞,走进石道之中。

  石道很窄,仅容一人通过。弯弯绕绕的,跟肠子一般。拐过第十一个弯后,前面突然变得宽阔起来。

  “你终于来了!”

  一个嘶哑的声音透过前面的黑暗,传了过来。

  有人!

  沐晚心里“咯咚”作响,不由紧了紧手里的青云剑。

  她一直在用气息探路。明明没有探到有人。可是,对方却已经现了她。

  这就意味着,那人在她还没探查到的地方。

  也意味着,对方的修为比她要强。

  听声音,那人应该是一名中年男修。而从他说话的口气来看,貌似她与他是旧识。

  怎么可能!

  肯定是使诈!

  说不定又是一个想骗自己的开腔的魔修。沐晚紧紧抿着嘴,小心翼翼的继续前行。

  没有得到回应,前面传来一声叹息,便没了动静。

  沐晚没有理他,继续沿着石道往前走。

  石道越走越宽。

  走了一刻钟,前面又现出一个拐弯。

  就在这时,中年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右边。突起的石壁是机关。在上面按三下。”

  沐晚扭头看过去。

  右边的石壁上果然有一个圆形的突起。

  拍,还是不拍?

  沐晚皱了皱眉头,提起青云剑,在上面戳了三下。

  “叭嗒!”

  她听到了石壁后面传来机关启动的声音。

  轰隆隆……

  原来,这面石壁有五尺长的一截是活动的。它缓缓的抬起。

  一股阴冷的湿气自刚出现的石缝里涌了出来。

  沐晚连忙闭气,全身戒备。

  数息之后,石壁完全升起,她的眼前现出一个漆黑的石洞。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嫣岚的平安符,多谢书友(、肤浅、aquaz1、乐悠扬、宝宝春雪、幽幻の镜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