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七八章 下地狱去吧
  因为是晚上,冥司方面很快就出动了一支抓捕小分队。副判大人很重视这次的抓捕行动,亲自带队。

  石洞有且只有一个出口,被沐晚用剑阵禁制双重隔离。所以,小分队赶到时,没有惊动里面。

  简短的寒暄过后,沐晚详尽道出洞中的情形。

  副判大人点头:“有劳沐道友了。请收去剑阵和禁制。”

  沐晚依言而行,收了剑阵和禁制,和香香撤至隘口。

  大约过了半刻钟,隐约从里面传来几声凌乱的尖叫。接着,归于平静。

  又过了一刻钟,一位白无常从里面出来,抱拳行礼道:“沐道长,副判大人有请。”

  沐晚道了谢,让香香在洞外等着,自己跟随白无常走进隘口。

  里面的抓捕行动已经结束,十来名黑白无常分散守在四周。副判大人从石洞里出来,看到沐晚,招手说道:“沐道友,这边。”

  沐晚快步走过去。

  副判大人说道:“多亏道友相助,十九只逃亡在外的罪魂都已经捉拿归案。一刻钟后,返回冥界的通道将打开。从此,阴阳两隔,道友如果想送故人们最后一程,要抓紧时间才行。”

  说白了,就是让她抓时间问口供。

  沐晚承了他的情,抱拳道谢。

  副判大人摆手,说道:“他们的魂魄刚刚离体,且就被拘于附近,尸身上尚残存一些魂力。我刚刚略微法术,通过这些魂力,把它们的三魂七魄影映在尸体之上。一刻钟之内,沐道友可以和这些罪魂象往常一样的交谈。”说完,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沐晚自个儿进去。

  果然,专业的事,就得让专业人员来做。沐晚再次道了谢,独自走进通道深处。

  她一边走,一边放出气息,查探石洞里的情形。

  和她之前看到的差不多。十九座莲台没挪地儿,大小法王们仍然盘腿坐在莲台之上。不过,他们脸色都是蜡白的,死色尽现,夸张的表情是凝固的,一个个跟见了鬼似的……呃,好吧,他们确实是见了鬼。

  除此之外,高台之上干干净净的,那个锢魂阵连渣渣都没有剩下。

  沐晚跃上高台,站在十九具盘坐的尸身面前,居高临下的发问:“仙人冢上的机关陷阱是你们布下的吗?”

  “不是。”法王们顶着一张惊悚的脸,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答道——刚刚副判大人吩咐过了,坦白从宽,拒绝从严。如果他们的回答能令来人满意的话,副判大人可以考虑为他们减罪一等。

  最前面的那一位飞快的抢答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些机关陷阱就已经存在……”

  话音未落,旁边一位立马抢过话头:“三十多年前,有一位自称是上界的仙长去那里看过,说是那些阵法都是上古仙族留下来的。”

  “对对对。他还说,这里曾经是仙族的一处试炼之地。”

  “没错,他是这么说的。”

  ……

  法王们争先恐后,叽哩呱啦的大爆料。

  沐晚听了,心里凉了半截,试着问道:“你们知不知道如何破解那些机关陷阱?”

  “不知道。”又是异口同声。

  边角上的一位说道:“刚来的时候,我们见那岛上是个住家的好去处,便派了得力的人去探查。结果,第二天早晨,他们无一例外,都变成了浮尸,出现在周边的海域里。从此,我们便熄了上岛的心思。”

  “千仙长好本事,在岛上走了一圈,安然无恙。由他带着,我们三十多年前曾上岛过一次。里面的机关陷阱太多了,我们还是不敢住在那岛上。千仙长便从岛上挖了一大块红色的仙兽化石,放在我们的山洞外面。”

  “有了仙兽化石,这里凉快了许多。自那以后,我们的身体再也没有起过蛆。”

  “锢魂阵也是千仙长布设的。有了锢魂阵,也没有再发生跑魂之事。”

  “对。千仙长说自己也是佛祖的忠实信徒。他让我们安心住在这里,只管想方设法再联系上佛祖。复国的事,交给他就是。”

  千奕是“佛祖”的忠实信徒?一个傀儡而已!只怕是他的主子,那位魔仙大人生了什么心思吧。沐晚挑眉:“你们结盟了?”

  “是的是的。我们的天寿其实比凡人长不了多少,在没有亡国之前,早已耗尽。一直以来,我们都是用法力维持着,躲避鬼差大人的拘拿。来在这里以后,日子越过越苦。这里太热了。我们的身体不是生蛆,就是跑魂,状况层出不穷。当时,我们以为最多还能支撑十年。所以,千仙长说有办法帮我们延寿时,我们都很乐意与他结盟。”

  “你们的盟约是什么?”

  “千仙长帮我们复国,助我们重新登上宝位,恢复万佛国曾经的辉煌;我们想方设法联系佛祖。等联系上佛祖之后,把他引荐给佛祖,也为他争一个法王之宝位。”

  沐晚呵呵——千奕分明是想把整个炎华界变成魔天血海,祭奉给他的主子。看来那位魔仙大人的胃口不小,打起了“佛血”的主意。

  “你们有办法联系佛祖?”她也对“佛祖”很感兴趣。想看一看,对方到底是何许人也。

  “以往,佛宝还在的时候,我们只要默念一遍《摩谒真经》,就能聆听到佛祖的教诲。所以,我们一直都是在默念《摩谒真经》,试图联系佛祖。”

  沐晚挑眉:“结果,一点效用也没有,对吗?”

  “是的。”

  沐晚闻言,知道问题的所在了——这样的情况,与西地小界里的一模一样。所谓的《摩谒真经》只是一道幌子。真正起作用的是佛宝。呵呵,佛宝毁了,他们与“佛祖”的联系媒介不复存在,所以,他们就算是诵经诵到天荒地老,澳门赌博网站:也不管用。

  不过,连幌子的名字都是一样的。她可以断定,法王们嘴里的“佛祖”与西地小界的是同一位。

  该问的都问完了,一刻钟也只剩下百来息。沐晚转身欲离去。

  后面响起一道急切的声音:“仙子,我们的回答,您满意否?”

  沐晚不解,又转过身来,随口问道:“你们问这个做什么?”

  一个法王答道:“我们今生怕是联系不上佛祖了。这回去了地府,怕是有一场大劫。方才副判大人有令,说我们的回答能令您满意的话,可以减罪一等。”

  原来如此。沐晚感激之余,从心底里更加看不起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法王们,轻蔑的笑道:“减罪一等?据说,第十七层地狱和第十八层地狱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一阵凄厉的鬼叫声中,时间到。

  法王们的尸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数息之后,竟然都变成了包裹着袈裟的骷髅。噼哩叭啦,白色的骨头架子从莲台上栽倒下来,歪七扭八的散了一地。骷髅头骨碌骨碌的满地滚。

  肉身消亡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哪里象是刚断气?是因为副判大人施了法术的缘故吗?

  沐晚挠挠头,一头雾水的走出石洞。

  外面的石窝子不见了!

  她看到的是一个真正的山谷。开阔的砂石地中间,有一个径直两丈有余的大地洞。

  “丁丁当当”,黑白无常们纷纷祭起锁魂链,将地洞旁的十九只红袍鬼魂五花大绑起来,串成一长串。

  沐晚认出来了,那些红袍厉鬼就是法王们,心中纳闷极了:刚死之鬼魂不应该是生魂吗?

  副判大人见状,走过来,解释道:“他们虽然曾经有高深的法力,也一直都在修行,但是,修为浅薄,不足以增加天寿。两百多年前,他们就已经耗尽阳寿,理应魂归地府。只是他们奸诈得很,一边用法力维系肉身,一边用诸多替身,刻意躲避鬼差拘魂,是以在阳间滞留至今。而自他们耗尽阳寿的时候起,他们就已经不再是人,而是亡魂。两百多年来,他们诸多犯恶,早已戾气缠身,化为厉鬼。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次,他们会被解往冥司,接受判官大人的审判。”

  这是要拉清单、算总账的节奏!

  所谓,恶有恶报,说的就是这起子人。

  沐晚在心里为他们点了根蜡:统统下地狱去吧!

  副判大人上前一步,装着与她抱拳道别,用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飞快的说道:“这里的石头入得陛下的眼,是个好东西。”

  原来冥君看上了石窝子。所以,他们刨走了它。沐晚听出了话里的提点之意,抱拳道谢,目送一行人跳入通道之中。

  当押尾的黑白无常也跳进去后,一道炫目的白光飞闪而地,通道无声的闭合。

  下一息,地面恢复如初,不见任何痕迹。

  沐晚抚额。此行发生了太多意想不到的事:

  本来以为会与法王们恶战一场。不想,他们早就是一群厉鬼,就连十几世累积的法力也耗得精光。她连一个手指头都没有动,就打听到了一箩筐闻所未闻的八卦;

  原以为仙人冢上的机关陷阱是法王们布设的。结果,是上古仙迹。

  兜了一大圈,却是回到原地。要救黑夜和常龙,还是只能上岛。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tvyc睡宝宝、梦缘小虎、*八月*、机器猫的包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