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七七章 行尸走肉
  香香昨夜乘乱已经去相关海岛上转了一大圈。看小说到网(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而沐晚全程围观,澳门赌博网站:对这些海岛上的兵力有了大致的了解。

  听完香香的汇报后,她惊讶的发现:内圈的这些海岛上也没有高阶佛修出没。更不用说法王们。

  怪哉!法王们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僧众们折腾了半宿,一个个筋疲力尽,疲惫不堪。大多数的回到房间里,倒头就睡,竟然连早斋也顾不上。所以,整个上午,外围的七座海岛余烟未了,内圈的这些海岛上静悄悄的,几乎不见人影;正午以后,太阳火辣辣的,在岩石上搁个鸡蛋,能直接烤熟,也没有人出来行走。

  沐晚和香香各自往身上打了一道敛息符,乘机在内圈各海岛上寻找法王们。

  眼见着,太阳偏西,黄昏将至。她们俩查遍了除仙人冢周边的内圈海岛,看到的无不是寻常的僧众。

  两人奔波了一天,连高阶佛修的影子都没见着。

  难道法王们真的都住在仙人冢?所以,无论外面出了什么问题,他们都置身事外,毫不关心?沐晚看向海天相接处的那道黑影,陷入沉思——根据千奕的记忆,她不难得出,仙人冢是这里最大的海岛,岛上有充足植被和水源,供养百来号人,完全不成问题。所以,她就算是把周边的海岛都点着,估计法王们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那么,就直接去仙人冢吧。她打定主意,准备夜探仙人冢。

  这时,香香传讯过来:姐姐,这里有异常情况。

  原来,她在一个山谷入口处,查探草木的记忆,发现每隔一天,太阳初升之时,都会有两个和尚推着堆满食物的独轮车进谷。车上有白面馒头、素菜包子,粥饭也是浓稠的粟米粥,比僧众们吃的好太多。

  沐晚立刻意识到,山谷里住的不是法王们,也肯定是身份超然的高阶佛修。

  她立刻赶过去,与香香会合。

  “姐姐,入口处有禁制。香香解不了。”香香迎上来,汇报道。她的破阵术也能破禁制,但那是彻底毁坏。她做不到悄无声音的解开禁制。眼下,谷中是什么样子,有多少人,都是什么修为境界……等等,皆是未明,她不敢贸然动手,免得跟不小心捅了马蜂窝似的,担来一大堆麻烦。

  沐晚点头,悄悄的赶到入口处。

  果然,她看到一丈多宽的隘口象一道天然的门,上面布了三重禁制。

  因为禁制的缘故,从外面看向谷中,只见一片流光溢彩,令人目眩。完全看不清谷内是什么情形。

  定睛细看,她笑了笑:“不是很难,能解。”

  香香抚掌笑道:“就知道难不住姐姐。”

  大约半个时辰后,沐晚解开禁制,与香香一左一右,悄悄进入谷里。

  看到谷里的情形,又令她们俩大吃一惊。

  与其说这是一个山谷,不如说是一个稍微大点的石窝子,寸草不生,处处裸露着狰狞的红褐色怪石。

  香香忍不住嘀咕:“该不是用来关犯人的吧?”

  沐晚笑道:“犯人哪能吃得那么好?”再者,谷里不见守卫的影踪。只凭三重禁制关押犯人?外面的和尚们也不象是这么心大的主儿。

  不过,很快,她们俩发觉了这处石窝子的好处——换成是外面的寻常石头,被太阳烤晒了一天,这会儿肯定能直接烫熟鸡蛋。然而,她摸了摸这些红褐色的怪石,掌心却是阵阵清凉。所以,整个石窝子里与外面完全象是两个世界。外面,刮的海风都是热乎乎的。而过了那道隘口,里面却甚是凉爽。

  这些是什么石头?沐晚不禁定睛细看。

  呃,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石头。带着不规则的褚色暗文,看上去石质松散,很象是红色的砂灰岩。

  她用手指头戳了戳——竟然连个印记也不曾留下。

  心中一动,她用上了十分的力气。

  还是枉然!

  手底的大怪石简直是超乎寻常的坚硬。

  “滋”的倒吸一口凉气,她轻声对香香说:“这里的石头,你能辨认出来吗?”

  香香也一直在观察这些怪石,摇头答道:“没见过。不过,香香觉得它们更象是化石。”

  “什么化石?”

  香香又是摇头:“不知道。香香从它们身上找到了一些化石的特征。”说着,指着那些褚色的纹理,解说道,“香香打猎时,在妖兽的骨头里看到过类似的纹路。所有,香香猜测,这些怪石可能是一些大型妖兽的残骸形成的化石。”

  听她这么一说,沐晚也越看越觉得象。轻轻拍了拍跟前的这块大怪石,她笑道:“说不定是神兽化石呢。”这些年,她收集到了很多的资料,知道炎华界也曾有过辉煌的岁月。在仙魔大战之前,曾有仙族居住于此界。所以,这里有神兽化石,也是很有可能的事。

  只可惜,仙魔大战之后,仙族弃炎华界而去,下落不明。留下来的资料少之又少。以至于炎华界的各族修士对于仙界和仙族知之甚少。

  虽然不知道这些怪石是什么,但是,就凭它们坚硬如斯,且太阳暴晒也晒不热,也是上佳的炼材。

  而眼下,沐晚也只能眼热而已:一来,她必须尽快找到法王们,解救黑夜和常龙;二来,用气息查看过,她方发现,所有裸露在外面的怪石,其实是一块整体。她要想把这么大的一个石窝子不声不响的搬走,手边还真没有衬手的工具。

  “罢了。”她惋惜的轻轻拍了拍跟前的大怪石,说道,“我们先找人。”

  石窝子里没有设置阵法和禁制,如果忽略掉隘口的三重禁制,这里和岛上的其它地方一样,就是一处凡俗之地。

  空气中,灵气的浓度快赶上太一宗的外门的一半。

  沐晚环视四周,心里直道:白瞎了一个修行的好处去。

  只要在这里布上一个上品的聚灵阵,不出三年,灵气浓度会超过外门。

  沐晚与香香两个一左一右,慢慢的往里走去。

  石窝子是个葫芦型,外面窄,里面宽。越往里走,大怪石越多。

  很快,她们俩在怪石堆里找到了一个仅容两人并肩通过的石洞。

  泥地上深深浅浅的现着数道木轮的印迹。

  显然,洞里有人。

  沐晚看向香香,用唇语说道:你守在外面,我进去看看。

  香香微微点头。

  洞口大大咧咧的敞开着,没有布设阵法和禁制。

  沐晚取出青云剑,用青布条将之紧紧的缠在右手上,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条狭长的通道。

  “滴嗒、滴嗒……”通道约一人半高,上面时不时的有水滴落下。地上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积水。两边的石壁布满青苔,滑溜溜的。

  每隔十来步,石壁上便现出一个半尺高的洞龛,里面放着一盏昏暗的油碗灯。

  昏暗的灯光,照得通道里象是蒙了一层纱,影影绰绰。

  沐晚扬着剑,铺开气息,不紧不慢的穿行于通道之中。

  渐走渐宽,大约走了三百来米,她来到一处宽敞的石洞前。

  一、二、三……十九!

  一个也不少。厅里有一高台,上面稀稀落落的摆了十九个红色的莲台。大小法王们盘腿坐在上面,闭着眼睛,好象要打坐,又象是在浅睡。

  她提着剑,走到十步开外,站定。

  法王们居然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三百多年不见,他们都老了。就连当年的那个少年法王如今也垂垂老矣。

  沐晚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浓郁的死气。

  很有意思的是,她一眼就看出,高台之上布有锢魂阵。不能看出,每座莲台的位置看似无序,实则恰好是摆在阵点之上。法王们身上有一道金光闪闪的细线贯穿莲台,接入阵点之中。

  他们居然是耗费身上的法力,以维系锢魂阵!

  此阵是彻头彻尾的道家阵法。沐晚估计,应该是千奕所为。

  这些法王应该是天寿已尽。而法王们的修行法门与道修不同。他们的修为是转世累积,十几世积累而成。失去了佛宝这两样做弊器,他们和西炎洲的所有凡人一样,一死则百了,转世投胎也是全新的开始,没法再和以前一样转世回来,继续当法王。

  法王们当然不愿意放弃累世的法力。再者,他们作威作福,也作孽。只怕他们一旦魂归地府,判官稍微审一审,一个个的都得把十八层地狱坐穿。

  所以,法王们是不敢死的。

  但是,他们的天寿又有限。所以,他们只好用这样的法门禁锢着早就该消散的三魂七魄,苟且偷生。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石窝子肯定是黑白无常找不到的所在。

  沐晚冷眼看着法王们,心里冷笑不已:他们现在跟行尸走肉没什么两样,连苟且偷生都算不上。

  这种冥司的外逃户,哪里配她出剑?

  心中一动,她悄无声音的退出石洞,取出一套高级隔离剑阵,飞快的布在洞口。

  香香看不明白,默默的在一旁给她护法。

  沐晚布好阵法后,又在上面加了一重隔离禁制。搞定之后,她取出那枚白玉扳指,联系副判大人——身为副判大人的跨界好友,看到有人逃避黑白无常的抓捕,她必须得第一时间检举揭发!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yiyiyuyi、书友160616140125179的礼物,多谢书友云婉凝、aiye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