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七六章 烧岛
  很快,香香读取了大榕树的全部记忆。

  这是一座无人小岛。每个月的中旬,两个十四五岁的小和尚会划着一只破破烂烂的小船上岛。这里有很多的风芽草和紫地衣等可以食用的野菜。两个小和尚每次上岛都是为了摘采野菜。他们也不贪多,采满两大箩筐便驾船离开。

  因为他们通常是从大榕树边上岸,所以,船上摆了些什么,大榕树都“看”得一清二楚。船头摆满了大箩筐,里面除了野菜,还有少得可怜的草药。所有的,也都是凡物。

  香香如实说完,末了又道:“那两个小和尚瘦得厉害,面有菜色,身上的衣裳补丁撂补丁,日子应该过得很清苦。”

  沐晚答道:“这里没有人烟,自然也不会有大量的信众供奉。他们的一粥一线,都只能通过自己的劳作获得。低级的僧众还要供奉法王们,肯定更加辛苦。”她好奇的是,法王们逃到这里已经有一百多年了,年轻的小和尚们是从何而来的。

  香香也觉得很奇怪。只可惜,月中刚过,两个小和尚前两天才上岛摘采了野菜,而她们俩不可能守在岛上苦等。

  “去别的岛看看。”沐晚根据航海图,又选了一处小岛——金螺岛。

  此岛靠近进出仙人冢的海道,应该可以查到更多的消息。月黑风高。两人各自往身上打了一道敛息符,悄悄的潜进金螺岛。

  岛上住有一队僧兵,一共十人,住在一间破烂的茅草房里。

  全岛也无灵植。香香摸到茅屋的附近,查看到几株碗口粗的杂树的记忆。

  这队僧兵就是金螺岛的守卫。岛上草木稀疏。唯一的水井还是口苦水井,喝不得,只用来洗澡洗衣服。所以,僧兵们连日常的吃食,包括饮水都是由专人每天送上岛来的。

  香香觉得很奇怪,不解的问沐晚:“姐姐,这座岛有什么好守的?”

  沐晚说道:“因为它的高度啊。”

  纵目远望,夜幕之下,周边,大大小小的岛礁密布,而金螺岛在众岛之中虽然不是面积最大的,但是茅屋所在的位置却是方圆百里之内的最高点。对于没有修为的凡人来说,此岛是兵家必争之地。因为守住这里,就等于扼住了百里之内的进出海道。

  沐晚看着破烂的茅屋,又道:“走,我们去问问,这些年轻的僧兵都是怎么跑到这么偏远的海岛上来的。”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但是,时候还早,尚且不到睡觉的时候。僧兵们无处可去,都窝在茅屋里,守着一点油灯,天南海北的闲扯。

  沐晚和香香直接踹开柴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的人吓得目瞪口呆。

  “你,你们是谁!”为首的僧兵反应够快,双手护在胸前,颤着声音尖叫道。

  沐晚懒得跟他们多废唇舌,直接释放出一丝法力——这些僧兵说白了就是练过几年拳腿功夫的粗汉,真的扛不住太大的法力。

  十名僧兵顿时觉得就象是有一座大山压在了身上,扑哧扑哧的喘不过气来。

  “女神仙,饶命……”几个机灵的反应过来,认出沐晚头上梳的的是道髻,立刻改了称呼,趴在草垫上面,艰难的求饶。

  其余人缓过劲来,也是有样学样,纷纷嚎叫着求饶。

  沐晚本来就没有打算要他们的命,冷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说着,收回法力。

  已经有两个口吐白沫。再不收回法力,是要出人命的。

  僧兵们缓过劲来,吓得冷汗狂下,趴跪在草席上簌簌发抖:“女神仙,救命呐!”

  香香翻了个白眼,从鼻子里哼道:“哪来这么多的废话!”话里也用了一丝法力。

  僧兵们立刻止住哭闹。为首的僧兵结结巴巴的答道:“女,女神仙,小,小的们,是一个村子的。五年前有人花重金租了小的们的船,说是来这里寻,寻宝。哪,哪知那贼人是骗子。他是故,故意拐了小的们来,当和尚。小的们没了船,逃不出去,只能剃了头发,当和尚。他们每天送一顿菜粥过来,让小的们守着这座岛。”

  没想到这些僧兵都是被拐带来的。沐晚很是意外。不过,转念一想,和尚们不能娶妻生子。好吧,在远离大陆的孤岛之上,他们就是想破戒娶妻,也是枉然。所以,要想找个接班人,也只能去陆地上拐带人口。

  哼,竟然连拐带人口这种下三滥的缺德手段也使了出来,法王们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沐晚又冷声问道:“这里总共有多少和尚?”

  僧兵们齐齐摇头:“不知道。”

  为首的僧兵补充:五年来,他们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这座岛。原来守在这座岛上的那帮和尚帮他们剃了度,就坐着船离开了。临走前告诉他们,这里是极乐世界的边界。他们是被佛祖选中的有缘人。在这里安心驻守边界十年,到时自然也会有人来接他们去极乐世界享福。

  不过,他们都认为那些和尚是骗人的。只是在这茫茫大海里,他们就算是齐了心一起造反,抢了送饭的小船,无水无粮的,也回不去。所以,只好认命的留了下来。

  五年来,除了每天送饭的两个和尚,沐晚和香香是他们在岛上头一次见到的陌生人。所以,他们首先想到的,便是求救。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为首的僧兵末了说道:“送饭的刘叔和李叔,也是被拐来的。他们刚来的时候,也是守岛。守满十年之后,才被调到极乐世界,换了个送饭的好差事。听刘叔和李叔说,周边还有好些岛上也有人守着。那些人和我们一样,都是被拐骗来的。”

  沐晚闻言,心里生出一个主意,遂问道:“你们还记得返航的路线吗?”

  众人的眼睛都亮了,一个个象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记得的。”五年来,他们做梦都是划着船回去,怎么可能忘记回家的路?

  沐晚通过契约吩咐香香:去准备一只船,还有足够的干粮和水。

  后者领命,转身走出茅屋——她们俩此行的目的,一是为了搭救黑夜和常龙;二是对付法王们。没有想过要诛杀一干僧众。所以,为了遣散僧众,香香遵从沐晚的吩咐,特意去海边大量收购可以远洋的舢船,另外,也准备了很多干粮和水。香香有足够大的储物空间,带上这么多东西,不算事儿。

  沐晚说道:“你们现在就走吧。我把船送给你们。船上还有一些米和水,足以让你们坚持到陆地。”

  “多谢女神仙!”

  “老天爷终于开眼了,派了女神仙是过来救我们出苦海的!”

  “回到家乡,小的一定给女神仙塑像盖庙,四季香火供奉!”

  众人“梆梆梆”的给她叩了三个响头,欢天喜地的抓起身边的破旧外衣,跑出了茅屋。

  沐晚环视屋内,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她在屋里站了一盏茶的时间。香香进屋来:“姐姐,他们已经划着船离开了。香香特意警告过他们,悄悄的离开,不要大声喧哗。”

  “做得好。我们也走。”沐晚率先转身走出去。

  “好的呀。”香香紧跟其后。

  走到屋外,沐晚转过身来,又看了一眼摇摇欲坠的破屋子,挥挥衣袖。

  茅屋“哗啦”倒塌。

  那点油灯被晒得焦干的茅草盖住,升起一缕青烟。

  “缓!”沐晚在废墟上打了一个缓字诀。青烟升起的速度明显放缓。

  “走!”她祭起祥云。

  香香一跃而上。两人在夜幕的掩护下,寻找有僧兵守卫的其它海岛。

  果然,这些守岛的僧兵绝大多数是被拐骗来的,极少数是被掳来的。听说能离开这里,他们个个感激不已,叩头谢过,欢欢喜喜的划着船离去。

  两人的手脚不慢。子夜时分,她们俩光顾了这一条进出仙人冢的海道沿线七座海岛。如法炮制,她们遣散了岛上的所有僧兵,并且点着了他们住的茅屋。不过,每一座茅屋上面,沐晚都加了缓字诀。故而,大半夜过去了,七座海岛上面都没有现出火光。

  这边海道上的海岛都清光了守兵。

  如此大的阵式,应该也足够了。沐晚隔空一抓,收回那七道缓字诀。

  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后,七座海岛上,几乎是同时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这边的夜幕,被火光映得通红。

  “不好了,起火了!”

  里侧的一些海岛上锣声大震。

  “敌袭!敌袭!”

  半刻钟不到,周边海域象是从沉睡之中彻底醒了过来。相关海岛陆续做出现反应。僧众们打了火把,摇着大大小小的船,向着火的海岛上驶去。

  沐晚在身上打了敛息诀,藏在一处无人的小岛之上,放开气息,感知各岛的动态。

  僧众们一直折腾到了天亮,才扑灭各岛的火灾。他们摇了船,疲惫不堪的各回各岛。

  沐晚的计划落空了一大半。从头至尾,她和香香都没有发现有法力高深的高阶修士出来组织灭火,或追捕逃跑的僧兵。

  法王们,也无一人现身。

  居然这么沉得住气!是他们都改修乌龟功了呢,还是区区几座小岛而已,人家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沐晚决定晚上再烧几个岛,争取能尽快喊法王们出来聊一聊。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薇薇暗馨、乐悠扬的月/票,谢谢!

  月票又逢百,所以,今天中午十二点有加更,某峰敬请亲们围观,再次感谢亲们的大力支持与厚爱,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