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七零章 自毁
  千奕做梦也没有想到,四只他从没放在眼里的下界小蝼蚁竟然坏了他的大事。并且,他一点儿也没有察觉!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眼底闪过一道厉色,澳门赌博网站:他沉声问道。

  旁边,黑夜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还在妄想联系你的主子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儿!”

  千奕被强制止动,全身上下能动的地方,只有一双眼珠子和喉舌。闻言,他那双泛着血色的眼珠子转得飞快。

  顷刻之间,他看清了所处的环境。

  他应该是在一个封闭的芥子空间里。这个空间的隔绝阵法,以他的能力,根本就破不了,更不用说他现在还动弹不得,一丝法力也使不出。

  在这里,他就是用全部的能量给主人发讯息,主人也不可能收到!

  先前,他做出一副识时务的姿态,只是为了迷惑四只小蝼蚁。等他们稍微放松警惕,他就会第一时间给主人传讯。只要讯息发出去了,他会立刻启动自毁系统,自爆。就算四只小蝼蚁能逃出生天,他们也绝逃不过主人的追捕。

  如果不自爆的话,他落入到四只卑贱的下界蝼蚁手里。从刚刚那只小天魔强行启动他的止动机关来看,是懂得一些机关术的。小天魔肯定会给他抹去主人的元神烙印。从此以后,他会成为这小天魔的奴仆。

  一个只有一方魔王境的下界天魔幼崽!

  他怎么可能认这样的小角色为主!

  只可惜,不能给主人传讯了……低垂的眼帘之下,红光大盛。“嚓咔咔……”他身体里的声音突然间又变大。

  沐晚惊呼:“不好!它还是要自爆!”说话间,人已经站了起来。然而,也只是站起来而已——她现在还只懂得傀儡术的一些皮毛,不知道该怎么强行制止傀儡的自爆。

  香香和常龙也是骤然色变。后者祭起青玉碗,将之罩住。

  唯有黑夜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

  就这么一小会儿,千奕的头顶已经浓烟滚滚。身体里的响声象爆豆子一样,噼哩叭啦响个不停。

  这样的响声持续了不到半息,在“砰”的一声脆响之后,戛然而止。

  “啊!”香香双手抱头,惊呼着蹲在地上。

  沐晚比她稍微好一点,也是惊得两个眼皮子乱跳。

  想象中的仙级傀儡爆炸没有发生。脆响过后,千奕头一歪,眼里的红光熄灭了。全身笼在浓浓的黑烟之中。

  黑夜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没想到上界的一只傀儡也是这般的烈性。宁可自毁也不愿重新认主。”

  沐晚回过神来,看着被罩在青玉碗里的千奕,问道:“它已经自毁了?自毁不是会发生大爆炸的吗?”

  黑夜伸出右手,展开。

  大家定睛一看,只见他的掌手里摆着一个金灿灿的小圆饼。

  “自爆机关?”沐晚在那一大堆黑翼龙的零件里看到过类似的装置。据黑夜解释,这是自爆机关。

  常龙恍然大悟:“黑爷,原来你刚刚止动时,已经拆下了它的自爆机关?”

  黑夜点头:“我就是防着它自爆。”大半年来,除了寻找分祭台,他主要的精力都放在盯千奕的梢上了,对这家伙的脾性了如指掌——仙级傀儡也是有自己的个性的。千奕就是一个特别傲娇的家伙,事事力求完美。不过,也多亏了他这样的性子,没把下界的修士放在眼里。不然,他们哪里能这么容易得手。

  香香从他的掌心拿过小圆饼,翻过来覆过去的看着,不解的问道:“身上少了一个零件,它自己一点儿也不知道吗?”

  “哦,我是在止动之后,才拆下自爆机关的。”黑夜解说道,“止动之后,它便失去了绝大部分机关的控制权。而自毁机关是核心元件,由它自己牢牢掌控,我没法在它保持清醒的状态下,拆除下来。”

  “原来是这样。”香香将小圆饼还给他,抬起头来,脸上崇拜都快堆不下了,“夜哥哥,你好厉害!”

  黑夜立时笑得见牙不见眼。如果有尾巴的话,这会儿肯定是摇得飞快。

  沐晚和常龙已经习惯了他们俩的各种秀恩爱。扔下这两只,常龙收回青玉碗,与沐晚一道,去围观自爆未遂的仙级傀儡。

  青玉碗里弥漫着浓浓的黑烟,还有呛人的糊味儿。

  沐晚挥袖,敛尽黑烟和糊味儿。

  千奕歪着头,静静的立在那儿。

  身上的衣服被烤得焦脆,风一吹,大部分化成大大小小的碎片,打着转儿,落下。

  常龙眼明手快,飞出一方白色的大帕子缠在千奕的腰间,遮住关键部位——他家姑娘云英未嫁,该遮住的地方,还是要遮一遮的

  沐晚不以为然——千奕这会儿通体墨黑,跟一条人形炭棒似的,有什么好看的!

  盯着那张曾经堪称完美的脸看了一会儿,她不住的点头:“原来是做过修补的。我说,世上哪有人能长得这么完美。”

  千奕其实是一具尸体。

  被高温一炙烤,那些修补过的地方都皮开肉绽,暴露出来。她飞快的数了一下,不由咋舌——好家伙,全身上下有近两百处进行了修补。

  由此可见,这家伙的主人肯定是一个完美主义的疯子。

  最大的裂缝是在腹部。那条裂痕贯穿了整个胸腹部,胸腔和腹腔里的情形,一览无余。

  心肝肺等内脏器俱在。与活人不同的是,这些器脏的表皮都裂开来,现出了里面的机关零件。

  沐晚叹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绝对不会相信这些器脏只是一堆冷冰冰的机关。因为她曾仔细的替千奕把过脉。从脉相上看,这些器脏与活人的没什么两样。

  她以为在剑域里见识过的那些金铠金甲傀儡已经是相当的精美了。然而,与眼前的这具仙级傀儡相比,它们简直就是渣啊。

  看过腹腔内的情形,她初步判断:千奕生前起码有化虚境以上的修为。

  因为这具尸体的丹田与识海已经合二为一,形成丹海。并且丹海的面积比她还要大数倍。

  然而,联想到千奕第一次要自爆时,修为境界转眼就窜至化虚大圆满,她看着偌大的丹海,有些拿不准了:“老常,你觉得它生前会是什么修为?”

  常龙细细的察看了识海,又伸出一只手指头,小心的在一只小臂上戳了戳:“具体是什么境界,我猜不出来。不过,应该是远远超过我们吧。”

  这时,黑夜与香香也走了过来。

  香香一见这副样子,嫌恶的掩了口鼻,哼哼:“跟只烧糊了的蛤蟆妖似的,难看死了。”

  黑夜闻言,简直是心花怒放。好吧,他就是见不得香香夸除了他和常龙以外的所有雄性。哪怕对方是一具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傀儡。

  上上下下的看过之后,他“滋”的倒吸一口冷气,脸上破天荒的现出无比肉疼的神情:“这具尸体比我的魔体还要强模!早知道会这么厉害,我就不会任它自毁了。”

  常龙安慰道:“仙级傀儡,顾名思义,就是仙级法宝。以我们现在的修为,就算拦住了它,也驱使不了。”

  香香也道:“夜哥哥,你在器道上很有天赋。等你飞升至上界,肯定能做出比这个更厉害的傀儡。”

  黑夜闻言,信心百倍,使劲的点头:“那是自然。”

  沐晚只觉得牙酸,把话题岔回去:“黑夜,你看得出,它生前是什么修为境界吗?”

  黑夜认真的看了看,还伸手到处敲了敲。过了好一会儿,他很肯定的说道:“应该比飞升境还要高。关于人族的修为境界特征,我的传承目前最高只有飞升大圆满境。它的各项指标明显超过飞升大圆境。”

  “天啦噜!”香香头一个惊呼,“它生前是个仙君!”

  沐晚和常龙也是接连吸气,忍不住再次细看大型人形炭棒。活着的仙君哪里可能让他们这么围观?拿个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过来看看,至少也能科普一下下哈。

  黑夜又道:“它的经脉、器脏,甚至全身的骨架都被换过了,就是一个躯壳而已,不能和真正的仙君相提并论。现在又烧成了这副德性,只能凑合着,拿来研习傀儡术了。”

  听他这么一说,沐晚也无比肉疼起来。要是这家伙还没自毁,又强行抹掉了原主人的元神烙印,让他重新认主,那么,他们身边岂不是等于有了一本会说话的仙书!

  好可惜!

  常龙扫过黑炭棒的腰间,老脸泛红:“姑娘,拆除这样的粗活,有我和黑爷在呢。”

  黑夜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到了那块白绸帕子,立马意会过来,也道:“是的呢。姑娘,你就和香香一起去旁边等着好了。”

  香香是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对这具烧得焦黑,多处皮肉绽开的炭棒一点兴趣也没有,闻言,挽了沐晚的手:“姐姐,我们去酒窖里看看那些酒是否成了,好不好?”

  沐晚也做不到象个没事人儿一样,与两个大老爷们一起拆解一具男尸。想了想,她点头应下,与香香一道向西院走去。

  刚出关那会儿,香香曾做了一个实验,把泡制“醉千年”的药材放进千年份的“醉逍遥”里,重新封存起来。看封存一百年之后,是否能变成高年份的“醉千年”。

  现在,空间里已经过去百把年。如果不是因为要暗中破坏三十六座分祭坛,香香跟着黑夜,忙得两脚不沾地,早就拆封查看了。

  如今,千奕自毁,祭坛一事暂时告一段落。香香又想起了这些酒。

  两人走到第一间酒窖里。做实验的那批酒就堆码在里面。

  “啪”,香香从中随便提起一坛子,拍开封泥。

  冷冽的酒香自坛中慢慢散发出来。

  “啊,一千多年份的‘醉千年’!”香香惊呼,飞快的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只白玉碗,给沐晚倒了一碗,“姐姐,你尝尝!”

  沐晚接过去,一闻二看,点头:“看着确实比千年份的还要浓烈。”

  香香笑嘻嘻的给自己也倒了一碗。

  两人细细的品尝了一口,喜上心头——尝起来也和一千多年份的“醉千年”没什么两样!

  “太好了。两酒窖千年份的‘醉逍遥’都能变成千多年份的‘醉千年’!”香香捧着酒碗笑得合不拢嘴。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嫣岚的平安符,fannyling的礼物,多谢书友妍熙梦槿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