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六九章 黄雀在后
  无忧国锦云三年春,七皇子发动宫变,毒杀皇帝,未遂。乐—文

  七皇子被当场斩杀。其母云妃投缳自尽。母子俩死后都被贬为庶人,一卷破草帘,送至乱葬岗;可惜了成婚不到半年的七皇子妃,也被连累赐了白绫。皇帝法外开恩,允许其娘家收尸安葬。

  两天后,皇帝驾崩。太子即位。

  因为皇帝死得比较突然,其皇陵还没有完工,所以,按照先例,大行皇帝在乾清殿停灵七天后,暂且迁入寿皇殿。等皇陵那边完工之后,再由监天院择期安葬。

  西郊,皇陵。

  工匠们劳累了一天,自皇陵的通道之中结队出来。

  待所有人都出来了,跟在队尾的四位禁军封上临时做的大木门,并在上面贴上封条。

  另一队禁军过来,替下原来的守卫,守在门口。

  夜幕渐渐降临,皇陵的工地上沉寂下来。

  突然,一道劲风刮过通道口。门口的四名守卫禁不住齐齐打了个寒战。

  “好冷!”一名守卫哆哆嗦嗦的小声说道。

  其余三人也皆变了脸色,双手紧紧抓着长枪,惶恐的向通道里看去。

  木门的封条还在。里面象是有风吹出来,有一道封条的一个角没有贴实,被吹得“哗啦”作响。

  “是通道里的巷子风。”其中一人长吁一口气。

  其余三人闻言,汗津津的脸上总算又有了些许血色。

  下半夜,另一队禁军过来换岗时,四名守卫好心的向接班的同袍解说了一番。

  那巷子风吹了一夜,没贴实的封条角也响了一个晚上。一夜无事。

  第二天清晨,修陵的工匠们又在禁军和相关官吏们的带领下,结队进入通道口,开始一天的劳作。

  半个时辰之后,通道口突然刮起一阵龙卷风。在陵墓周边的人们还没反应过来,皆此风卷进了通道里。

  不出半刻钟,这道龙卷风刮过整个皇陵区。这一带,不复见人影。

  轰——,断门石自个儿落下,把未完工的陵墓封死。

  陵墓里,灯火通明,亮若白昼。

  陵墓的正中,是一座高台。那里本来是用来停放大行皇帝棺椁的。这会儿,空阔的高台上面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带帽斗篷的黑袍人。帽兜很大,他的整张脸都隐陷在帽子的影子里,看不出容颜。

  被龙卷风带进来的那些人被扔在高台下面。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原本在陵墓里的工匠、官吏和禁军们。

  人们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魂不附体,蜷缩在高台之下,簌簌发抖动。

  “别怕!”黑袍人桀桀笑道,“能为魔祖献身,是你们最大的荣耀!”

  “啊——”,听闻此言,人们回过神来,尖叫着,手脚并用,争先恐后向外面逃去。

  然而,很快,他们发现了一个惊悚的事实——哪怕是使出吃奶的力,他们也逃不出半尺远。

  所有人都被困在原地,无法挪动半步!

  “哇……”有人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哭声是会恶性传染的。转眼,整座地宫哭声震天。哪怕是平时最硬气的禁军将领也是哭得稀里哗啦。

  “没用的人族!”黑色的兜帽里闪过两道暗红色的光芒,黑袍人慢慢举起双臂,开始用一种古老的腔调吟诵起来。

  一句咒语念完。他不由愣住——祭坛之上,居然没有反应!

  怎么可能!

  昨晚明明亲自布设的!

  黑袍人顿了顿,举着双臂,再次吟诵咒语。

  还是没有反应!

  出了什么问题?

  他放下手臂,扫视被困在祭台之下,充当祭品的人们。

  这时,人们好象也意识到高台之上出问题了。有相当一部分人止住了哭,惶恐不安的瞅着台上。

  黑袍人皱了皱眉头。他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再试一次!

  于是,他又举起手臂,开始第三次吟诵。

  这回终于有反应了!

  他的声音刚落,只听见“轰”的一声,地宫的顶上掉下一块磨盘大的石头,朝他的天灵穴砸了过来。

  该死的!

  黑袍人退后一步,一掌将之劈得粉碎。

  “嘻嘻,真笨!”头顶响起一个脆生生的少女声音。

  “谁!是谁!”黑袍人仰头看向半空之中。

  一道五色的灵光闪过,一位身着青袍的少女撕裂虚空,悬浮在半空之中。

  “是你!沐小神医!”黑袍人惊呼,“你不是筑基修士!”

  来人正是沐晚。

  她挽了个剑花,笑道:“千奕,别来无恙。”

  黑袍人飞快的向后面退去。

  沐晚轻哼,提剑遥指着他:“千奕,你还想往哪里逃呀!”

  说话间,一个青玉巨碗象是从天而降,将他整个儿罩住。

  几乎是与此同时,碗底落下一道绿光,化成一张绿网,将黑袍人兜头网住。

  整个过程就在呼吸之间。

  “就凭这两样,也想困住我!”黑袍人狞笑着,伸手欲撕扯紧紧覆盖在身上的绿色光网。

  “谁说我们想困住你了。”先前那个骂他“真笨”的声音又出现了。绿光一闪,香香站在沐晚左手侧,双手翻动如花,不断的打出一道又一道的绿光,“我们分明是来活捉你。”

  嗖嗖嗖……,这些绿光将他连同青玉碗一起,层层包裹住。

  转眼,青玉碗变成了一个绿色巨茧。

  “可以了,香香姑娘。”常龙也现身出来,伸手收了玉碗。

  “神、神仙!”祭台下面,有人大叫。

  沐晚见了,反手洒下一把白色粉末。

  须臾,祭台下面的人们歪七扭八的沉沉睡去。

  得手了!

  沐晚挥手:“走!”

  三人依旧又撕裂虚空而去。

  等千奕再重见天日,他看到周边盘腿坐着两男两女。其中,两个女的,正是在地宫里困住他的那两个。

  “你们胆敢掳了我……”他呼的站起来,一把撕破身上的那道绿色法力网。

  区区元婴小妖的禁锢之力,也想束住我,简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不想,他的话还没说完,左手突然冲起一道黑影。

  “砰砰砰!”一阵暴打,拳拳落在他的天灵穴和眉心这两处。

  不出三息,他的头顶冒出一道黑烟。

  而他却象个木桩子一样,立在那里,仍然保持方才手撕法力网的姿势,脸上还是那副狰狞的表情。

  “咔咔……”那是从他体内发出来的细碎声音。

  黑夜轻哼:“一个仙级傀儡而已,还把自己当仙君了?如果不是要问你话,早把你拆成了零件!”

  上首,沐晚关切的问道:“黑夜,他这样子,还能说话吗?”

  “我只是激活了他的止动机关。其他地方并没有动。姑娘想问什么,只管问就是。”黑夜回到原位置,又盘腿坐好。

  沐晚松了一口气。为了捉到这只叫做千奕的仙级傀儡,他们四个可是费了大半年的工夫呢。看黑夜刚刚左右开弓,抡拳暴打的架式,她真担心会给打坏了。

  这时,冒着黑烟的千奕却抢先说话了。他几乎是咬牙切齿:“明人不做暗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识破我的身份?”

  香香惊讶的瞪大眼睛:“你搞清楚眼下的情况,好不好!哪里轮到你来问我们的话?”

  千奕象是被气得狠了,一双眸子不断的闪着红光,身体里的“咔咔”之声变大了许多。

  同时,他身上显现出来的修为也飞快的攀升。短短几息之内,他的修为迅速飙高。金丹初期……元婴中期……化虚初期……同时,他的一双眸子越发的红艳了,感觉下一息就能喷出火来。

  看到他头顶的黑烟渐浓,常龙有点儿担心:“里面的机关不会烧坏吗?”

  黑夜不以为然的答道:“烧坏就烧坏呗。傀儡里一般都有一个存储记忆的白晶石球。它要是自个儿把自个儿烧坏了,我正好找到理由拆解掉它,一点儿也不会因为是件仙级傀儡而感到肉疼。”

  千奕闻言,眼里的热度迅速降低。同时,身上的修为攀升也放缓。最终停止在化虚境大圆满。

  香香满意的抚掌笑道:“对嘛,你虽然不是人,但是也要识趣。”

  还好千奕只是一具傀儡,不然,真的会被她当场气得吐血三升。

  好一只识时务的傀儡!沐晚暗自赞叹不已,心道:上界到底有多厉害呀。连一只傀儡也能和真人一样,也懂得这般变通。

  大半年来,他们没少与千奕暗中较劲。虽然她早早的猜测出这是一只傀儡,然而,在与之暗斗的大半年里,她曾好几度怀疑自己的推测——哪有傀儡能有这样的应变能力?

  自从千奕自我暴露之后,沐晚等人也开始布局。

  黑夜和香香利用玲珑阁的眼线,很快找到了另外三十四座分祭台。第三十六座分祭台可以说是他们俩看着千奕修建起来的。

  按照沐晚的指示,他们俩只是把这些分祭台所在的详尽地址标识下来。

  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千奕想把现任皇帝正在给自己修建的地宫当成总祭坛——通常,皇帝的陵墓工程巨大。而皇帝们又往往是非常迷信的。所以,皇帝的陵墓在他活着的时候,便早早的选了地方,动工修建了。

  千奕之所以想把总祭坛建在现任皇帝未完工的地宫里,一来,便于偷梁换柱,不会引起守陵禁军的注意;二来,为了庇护皇帝死后的世界,通常会在皇帝驾崩之后,就请高人做法,把国运引进地宫之中。用这样的气运来加持总祭坛最好不过;还有就是,总祭坛启动时,要先进行血祭。而这座未完工的陵园里有数以千计的工匠,如果要赶工的话,召集的工匠还会更多。工匠+禁军+相关官吏,这些人不是现成的祭品吗?

  为了把才年过半百,身体倍儿棒的皇帝尽快变成大行皇帝,千奕与七皇子勾结在了一起。

  他的计划很简单:先帮助七皇子斗垮太子,然后,再通过七皇子的手,把皇帝弄死。

  沐晚洞悉了他的计划,耐下性子,终于在总祭坛上出其不意的将之抓住。

  正是应了那句老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那兰红叶、小饴、oo圆舞曲oo、shu8452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