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六八章 老账房先生
  沐晚又问潭门镇及周边的风水状况。乐-文-

  香香答道:“那里四面环山,是偏阴之地。香香特意看过了,方圆百里之内,没有发现煞气和戾气。”

  黑夜分析道:“这么说来,三十六分祭台应该还没有凑齐。”

  常龙微微颌首:“怪不得那厮如此谨慎。”

  黑夜摇头:“千奕的死遁也许是个障眼法。他的任务可能就是修建祭台。这一处完工了,他使个障眼法,暂时离开,去修建另一处祭台。”

  可是,下一处分祭台会是在哪里呢?众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香香想不出,看向沐晚:“姐姐,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后者挥手,凭空幻出一副地图。

  大家定睛一看,是无忧国的地图。

  沐晚在潭门镇的方位上点了一点,问道:“香香,是不是这里?”她没有亲自去,只知道大概方位。

  香香点头:“嗯,就这里。”

  沐晚又道:“你将周边的情况在图上描绘出来。”

  香香走到地图前,一边说,一边用法力勾画。不一会儿,周边的山脉、河流尽显。

  末了,她说道:“就这些了。”

  沐晚看向黑夜:“能看出什么来吗?”

  黑夜微怔,旋即明白过来“姑娘的意思是,根据这一处的情形,大致猜测到基它分祭坛的方位。”

  沐晚点头轻笑。黑夜的脑瓜子越来越灵光了。

  旁边,常龙也道:“不管千奕修建祭坛是为了什么,总之,绝对不会是好事。我们必须阻止他,一定不能让他修成。”

  黑夜闻言,上前一步,盯着眼前的大地图,神色越来越凝重。

  沐晚等人也静静的看图,试图从中找出些什么来。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工夫,黑夜转身看向他们三个,说道:“我想,我应该大致知道那厮选分祭台的条件了。”

  沐晚赞许的点头:“说来听听。”

  黑夜也指着潭门镇的地形图,一一道出:“首先,应该是四面环山;其次,周边的人口较简单,数量在万余人以上,五万以下;还有就是,金木水土火,五行俱全。”

  无忧国境内,除了荒漠,最多的便是山地。符合这样条件的地方不少百处。从中挑出三十六处,不是难事。直此,大家终于懂了,为什么千奕会选中无忧国下手。

  黑夜又说道:“建好三十六座分祭台之后,才能建总坛。我听说,皇帝的陵墓一般都要挖空一座山。这一点,和总祭坛的要求很贴合。只可惜,无忧国的气数未尽。西郊皇陵有国运庇护,寻常的妖魔鬼怪难以靠近。以我现在的修为也做不到无声无息的潜入诸皇陵之中。不知道千奕现在是什么修为,能否自由出入各皇陵。”

  四人之中,唯有沐晚接触过千奕。是以,大家不由的看向她。

  沐晚挑眉:“黑夜,如果是人形傀儡呢?和黑翼龙一样,来自上界的傀儡?也会受国运压制吗?”

  这是她头一次道出千奕的身份。常龙“啊”的轻呼,轻拍前额:“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

  黑夜的眼睛嗖的亮了:“傀儡是器的一种,非妖魔鬼怪。只要它能完全压制身上的魔气,国运是无法识别出它来的。”

  沐晚当即分工:黑夜和香香为一组,澳门赌博网站:领着玲珑阁的密探们发找其它的分祭台。对于那些祭坛,先不急着破坏掉,发现一处,标识一处;她和常龙做一组,仍然以千金堂为掩护,密切监视西郊皇陵的动静。

  末了,她说道:“这一次,我们放长线,看能否钓出千奕背后的主人。”傀儡和僵尸怪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再厉害的傀儡也受制于人,背后肯定有一个主人。

  “是。”

  四人分开行动。

  他们这边未雨绸缪,京城的形势却陡然变得紧张起来。原来,皇帝意识到国师其实是皇后、******,开始对国师在朝中的势力进行清洗。

  国师也不是吃素的,索性将事情摆到明面上来,授意六部联合上书,说太子是一国之储国,现在,太子又近弱冠之年,可以上朝参政、议政。另外,礼部上谏,太子已成年,该娶太子妃了。

  把快二十岁的太子仍然藏在后宫读书,连老婆都不给娶,这两样搁哪里也说不通啊。每次上朝,无论皇帝说什么,一干文臣都能把话题扯到这两样上来,然后又是轮番“附议”。武官倒是没有参与。但是,他们个个都缩头袖手,用实际行动声援文官们跟皇帝打嘴仗。一两次,皇帝还扛住得。一连十来天,次次如此。皇帝品出味来了:六部这是跟他这个皇帝死磕上了。在这两样没有给出合理的说法之前,他在朝会上啥事也做不了。

  皇帝急了,只差没有当朝咆哮。又一次被文臣们拐了话题后,他再也忍不住,黑着脸,话赶话的反驳道:“朕待自家儿子如何,给不给儿子娶老婆,那是朕的家事!”

  话一出口,他后悔莫及——这下算是把话柄儿送出去了。

  果然,文臣们立刻抓住话柄,又是一番力谏:“天家之事,就是国事,哪来的家事?”

  “太子是一国之储君,关乎国家社稷,请陛下三思。”

  ……

  更有甚者,三两老臣当朝嚎啕大哭,摆出先帝爷,说是要先帝爷睁开眼睛看一看,他老人家当眼珠子一样疼爱的嫡孙如今过得有多艰难。

  好吧,这话有点儿过了。先帝爷是出了名的不喜欢孩子。太子命好,他出生时,现在的皇帝终于从一干兄弟中杀出来,入主东宫。所以,在太子的满月宴上,先帝爷破天荒的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亲手抱了抱太子,以示含贻弄孙的天伦之乐。这算哪门子的“当眼球子一样的疼爱”!

  皇帝表示不服。但是,几个老臣此举,无异于拐着弯骂他对太子不慈,对先帝不孝。皇帝的脸完全挂不住了,坐在龙椅上,气得浑身发抖。

  他气呼呼的瞪着金阶之下的国师,示意他适可而止。

  国师装着没看见,眉尖轻皱,垂下袍袖,轻轻的按了按自己的一个膝盖。

  皇帝见了,再大的火气也蔫了一半。

  国师生得一副好模样,又是十八岁不到点的状元,年轻之时有“玉郎”之称,曾迷倒整个京城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可惜,当年为了救他,国师双膝中毒箭,落下了病根不说,因此而绝嗣。这么多年来,国师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当年一个字。这还是国师头一次在他面前暗示腿疾。

  终于,走到了这一步吗?

  皇帝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孤家寡人”。刹那间,他满心悲凉。看着台下的那抹紫色身影,他叹了一口气,挥手:“从明日起,太子当朝参政、议政。着礼部筹备迎娶太子妃诸事宜。”

  看上去,皇帝是让步了。然而,实际上,他对朝堂的清洗更甚。一片哀嚎之中,太子终于走进朝堂。

  国师府七小姐从望所归的雀屏中选,成为太子妃。及笄之后,将与太子正式成亲。

  人人都以为国师会成为太子最强势的支持者,不想,圣旨到达国师府的第二天,国师以“腿疾发作”为由,称假没有上朝。然而,清晨,他只带了一个随从,乘坐一辆青布小车,自东门而去。

  大家都以为他和往常一样,是去东郊的温泉庄子疗腿伤。不想,大半个月过去了,仍不见回还。国师府众人意识到情况不对,连忙派人去庄子里询问。

  哪知,庄子里的管事竟然说,国师近期压根就没有来过庄子里。

  消息传回国师府,大老爷等吓得半死,惶惶然的冲向国师的书房院——浮云居。

  这时,他们才发现,往日里根本就不能靠近的浮云居,这会儿已然人去院空,连个守卫都没有。

  国师出走了,只留下一道乞还骸骨的奏折,以及一封写给皇帝的信。后者用火漆封了,没人敢私自拆阅。

  当天中午,这两样便被大老爷呈给了皇帝本人。

  据宫里传出来的闲言,那一天,皇帝拿着国师那封信,在御书房里枯坐了大半个下午。

  又据说,国师的信里好象写了一句“太子无有失德。嫡庶不分,祸乱之源也”。

  是真是假,世人不知,成为了无忧国史上的一个迷。无论京城如何传言,举烛烧了那封信后,皇帝至死都没再提起过国师。不过,朝堂的清洗却龙头蛇尾的结束了。

  没人知道国师的下落,除了沐晚等人——简直是惊落他们四个的眼珠子。国师原来是包袱款款的报恩去了。

  当年,那时的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皇帝被皇叔信阳王围困,命悬一线。匆忙之间,国师唯有一边派人向当时的太子妃,现在的皇后求救,一边领着几十个衙役亲去救援。奈何双方兵力相差太悬殊,纵使他足智多谋,也难为无米之炊。皇帝的亲兵,他的衙役,都战死。最后,只有他背着重伤昏迷的皇帝逃出包围圈。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他也中了毒箭。如果不是皇后的娘家给力,救援及时,他和皇帝就双双挂了。

  其实,中间,国师醒来后,故意漏掉了中间一大截。

  他背着皇帝逃出包围圈后,信阳王的部下穷追不舍。没逃出多远,他便中了毒箭,与皇帝一同栽下马来,滚入山涧之中。

  巧得很,他们俩恰好滚落在一个山洞前。

  国师那时强打着精神,绷着心弦。朦胧之间,他看到从山洞里走出一位身着青袍的仙姑。

  仙姑出手,化出一场浓雾,拦住了后面的追兵。只是她身上恰好没带凡人可用的解毒丸,所以,只能暂时封住他双腿的穴道,阻止毒液蔓延。

  国师见状,放心的昏迷过去了。

  等他醒来,已经是躺在自己的床上。而那仙姑早就不知去向。

  从此以后,世上的一切女子都入不得国师的眼里。他一直都在寻找那位仙姑。尤其是近几年,年轻时的报负大多数已经实现,而他的精力渐差。每年春夏至之交,他都要请旨去各地采风。为的就是寻找那位仙姑。

  前年,他终于寻到了那位仙姑。近二十年不见,仙姑容颜依旧。虽然只是远远的一瞥,但是他还是立马就认出来了。

  这位仙姑不是别人,正是梅朵儿。她在一百多年前已经结丹,她的师尊,阳煜赐道号“映霞”。当年,黑夜随沐晚从罪恶之地返回太一宗时,便任命她为玲珑阁的总掌柜。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是总掌柜。

  得知沐晚等人来到凡人境,她当然是要赶过来觐见的,却在途中被国师碰了个正着。

  一年半后,无忧国的国师自东门而去,下落不明;没过几天,玲珑阁多了一个老账房先生。

  二十多年后,老账房先生的阳寿尽了,化为一新鬼,却说什么也不愿再入轮回。巧的是,他生前无灵根,死后,魂魄之中却生出了三道气穴。通常魂魄之中有一道气穴,就有鬼修之资。三道的话,乃是上乘之资质。常龙很欣赏他生前的为人,遂收了他为徒弟,赐名,忘忧。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元元姐姐的礼物,多谢书友黑竹丝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