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六六章 就在京城等着他
  虽说是答谢沐晚,但是男女大防还是要有的。所以,正式入席时,还是男女分桌。大厅的中间摆了一张九折花开富贵大绣屏,男人们在外面落坐。沐晚与国师府的女眷们一起绕到屏风后面入席。

  后面摆了三桌。沐晚被刘氏拉到了夫人们和姑奶奶们坐的那一桌。七小姐与堂姐妹们和表姐妹们坐一桌。一边的角落里还有一桌,坐的是府里的姨娘们。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的女人凑在一起,明里暗里都热闹非凡。一顿酒宴吃下来,沐晚脑壳疼。从国师府出来,她坐在马车里揉着眉心,暗下决心:象这样的应酬,以后再也不答应了。

  车外,常龙笑问:“姑娘,见到国师本人了?”虽然玲珑阁早查过国师,但是,他听了国师相关传闻后,对其一直持怀疑态度。

  沐晚知道他问的是什么,答道:“见到了。他不是。”

  家宴上的国师就是一个腿脚不方便的瘦老头儿。他不太爱说话,能一句话说清楚,绝不用两句话。性子有点懒,在穿着打扮上没有什么讲究,只图一个舒适。坐的木轮椅也是样式简单得很,用了心的是上面那厚厚的靠垫和座垫。

  从这些方面来看,沐晚可以断定,国师是个心中有信念,豁达、睿智之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恶魔?

  只可惜国师没有灵根,今生与道无缘,不然,沐晚还真有心度他,引其入道。

  马车才驶入巷口,一群人大呼小叫的围了上来:“是女神医的马车!”

  “女神医回来了!”

  “女神医,救命啊!”

  怎么回事?沐晚一直在车里闭目养神,听到动静,不由睁开眼睛。医馆前,有一大群人围着一个头戴帷帽的年轻男子。

  因为千金堂是女子医馆,所以,年轻男子竟然穿了女装,做女子打扮。

  看清帷帽下的那张脸,沐晚也禁不住“滋”的抽了一口冷气,猛的坐直身子——年轻男子的症状与七小姐是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他的脸已经全部被煞气盖住,形如鬼魅。

  常龙自然也看到了,第一反应是:找上门来了!

  当下,面上不显,他拿着鞭子说道:“先让一让,莫惊了马。”

  沐晚掀起车帘,对车外的人们说道:“各位,稍安勿躁,且容小女子回去换身衣裳。”

  众人闻言,这才避让到一边。

  常龙把马车赶到医馆的后门,停好之后,揭起车帘:“姑娘……”

  沐晚冲他微微摇头,下了马车:“去开门。不要把外面的人都放进医馆,最多能让两个家人陪着病人进来。”

  常龙见状,垂眸应道:“是。”

  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后,沐晚换上了寻常的衣裙,出现在医馆的大堂里。

  大门敞开着,先前的那些人手挽手守在门口。看热闹的人们,里三层外三层,把医馆前面堵得水泄不通。

  大堂里,病人仍然载着帷帽,安安静静的坐在堂前的一张竹圈椅上。身后,两名彪形大汉却是急得抓耳挠腮,眼巴巴的瞅着挂着蓝布帘子的黑油小门。

  常龙给病人上了一杯茶,悄无声息的退到大门口。他从门旁拿出一条长木凳,在门旁坐下。

  大约一柱香的时间过后,沐晚掀起蓝布帘子,从黑油小门里出来。

  两名彪形大汉禁不住欢呼:“女神医,来了!”

  “女神医,请救救我家公……小姐!”

  这时,病人也站了起来。

  “抱歉,让公子久等了。”沐晚上前,招呼道,“公子请坐。”

  刚刚失言的那名大汉立刻懊恼的用双手捂住嘴巴。另外一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病人呵呵轻笑,抱拳行礼:“对不住,沐小神医,是在下急得很了,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难为公子了。公子请坐。”沐晚笑了笑,再次招呼他坐下。她自己则上首的主位上坐下,佯装不知情的问道,“公子以帷帽遮脸,莫非是脸上有什么不适?”

  “沐小神医目光如炬。在下正是脸上长了怪东西。”年轻公子说着取下帷帽。

  沐晚挑了挑眉。

  年轻公子见状,忍不住赞道:“不看到在下的这张鬼脸,能面不改色,也只有沐小神医一人也。”

  沐晚摆手笑道:“公子过赞了。小女子在不久之前才见过公子这样的病患。”

  “太好了,公子的病有救了!”站在后面的两名大汉欢喜得嚷出声来。

  年轻公子紧张的绞着双手:“沐小神医,在下的病,可治?”

  沐晚看着他的脸,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可以一试。”

  和先前给七小姐医治一样,她也是从望闻问切开始,探脉、询问病发初时的饮食。

  最后,她也套用了同样的结论:中毒。

  “千公子脸上的恶疮正是毒性外显所致。”沐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刚才,年轻公子已经答出了他的身份——他姓千,名奕,家住京城五百里之外的潭门镇。家里是镇上的首富。三个月前,他与三五友人进山打猎,回来之后便得了这怪症。之后,他求遍名医,无果。得知京城的千金堂能治百病,他立刻带着家丁马不停蹄的进京求医。

  听完结论,千奕“哦”的恍然大悟,轻拍竹椅的扶手:“肯定是那泉水有问题。当时,韦兄说那水看着不妥,劝我不要喝。可是,我当时渴得很,实在忍不住喝了几口。除了我,他们几个都没有喝。所以,也只有我脸上长了恶疮。”

  见他这么配合,沐晚笑了笑:“应该是这样。”

  千奕懊恼极了,略作犹豫,问道:“沐姑娘,要解我的毒,是不是要取一些泉水过来?”

  “你带来了?”沐晚两眼亮晶晶的问道。

  千奕摇头:“之前,并不知道是中了那泉水的毒,所以,不曾带来。”

  沐晚笑道:“没关系,千公子现在派随从去取些来,也不迟。”

  千奕却很是为难。他双手紧握竹扶手,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当时,我们也是在深山里迷了路,才无意中走到那眼泉水边。那眼泉水位置偏远,那一次家里的仆从也没有谁跟去,听怕他们找不到地方……”

  沐晚闻言,面上现出了然的神色:“哦,这样啊。你可以请那天一起打猎的朋友们帮忙啊。”

  千奕叹了一口气:“他们是我在荆南学院的同窗,结伴进京游学。返程时,顺道去看望我。从山里回来,他们只是休息了一天,就离开了。且不说他们现在行踪不定,就算是知道,他们也非本地人,恐怕找不到那眼山泉。”

  沐晚又看了看他的鬼脸,沉思片刻,这才说道:“这样吧,我先给公子两丸药,澳门赌博网站:暂且压制住体内的毒性。半个月之内,应当无性命之忧。公子取了那山泉水再回来。”

  千奕拧眉,问道:“请恕我多言。沐姑娘先前不是说曾见过一样的病症吗?请问,那位朋友的病好了没有?”

  沐晚点头:“已经痊愈。”

  “既然是一模一样的病,能否用一样的方子呢?”千奕提议。

  沐晚笑了笑,摇头:“不妥。虽然病形相近,但是,此病不在形,而在于因。只有解了毒,脸上的恶疮自然也就不药而医。公子中的毒与先前那位病人完全不同,怎么能用一样的方子呢?”

  “原来是这样,是我冒昧了。”千奕起身抱拳,“事不宜迟,我这就回去取了那山泉水来。”

  “公子且慢。”沐晚笑道,“公子稍坐片刻,我去里头取两丸药。”

  “有劳了。”

  不一会儿,沐晚回来,手里拿着一只巴掌大的红色木盒,指着旁边方几上的帷帽,说道:“我这里开有的是女子医馆。但人命关天,不能束手旁观。还请公子代为遮掩一下。等取了山泉水过来,公子先派人跟门口的老常说一声,我定会出诊。”

  千奕感激的连声道谢,双手接过木盒,复又戴上帷帽,领着一干随从匆匆离去。

  沐晚和以往一样,也是亲自送到门口,目送他们离开。

  待他们走远后,她方转过身来,问站在身边的常龙:“看出什么来了吗?”

  常龙轻声说道:“大部分仆从只是有点拳腿工夫而已。千奕是个练家子,行事很圆滑。按他的本意应该是想把姑娘引到潭门镇去的。见姑娘不肯,他就势就改了主意。”

  沐晚挑眉:“可惜了。要是没有那团煞气遮着,那是一张堪称完美的脸。”

  有这么夸人长得好的么?常龙微怔。刹那间,脑海里划过一道亮光,他正色道:“我马上和黑爷去一趟潭门镇!”

  沐晚轻轻摇头:“莫急。”顿了顿,她的嘴角噙起一丝冷笑,“凭什么他说去潭门镇,我们就一定得去?本座哪里都不去,就在京城等着他!”

  常龙想了想,也笑了:“有道理。他不知道我们的来历,想必比我们更着急。不然,也不会眼巴巴的亲自找上门来。”心里纳闷的是:姑娘是怎么认破那厮的?难道是脉相不同?

  转念一想,他立刻又否定了:如果是脉相有问题,那厮又不傻,定不敢这么送上门来。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冰皖凝岚、heng87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