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六二章 神医高徒
  香香忿忿然:“该死的老蛇,澳门赌博网站:当年竟然袖手旁观!”

  之前,她还在心里为之辩护,认定过山风是事情闹大发后,才知情的,并且收到消息后,便第一时间给太一宗报了信。然而,她却听其亲口承认,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那恶魔残害太一宗子弟。就是当年通风报信,也没有点破,只是隐晦的暗示。

  哼哼,老东西当年要是直接点破恶魔的藏身之所,也不至于延误时机,走了那恶魔。

  越想越恨。如果不是常龙拉着,她早就冲出空间,把老东西剥皮抽筋,捋直了!

  常龙清咳一声,换了个话题:“姑娘,山鸡妖显然是在暗中监视蛇岭。”

  不说还好,一提起早上碰到的那只山鸡妖,大家气就不打一处来。说起来,那家伙也是堂堂的元婴老怪。哪知,他们四个只是追上去,还没开腔呢,那家伙就吓得自尽了。然后,元婴嗖的出窍,飞也似的跑路。

  香香气极,一口吞了那元婴,嚼巴嚼巴,咽进了肚子里。同时,一双手也没闲着,掏空内脏、拔毛,三下五去二,将之变成烤鸡。

  气是出了,可是,山鸡老怪为什么要亲自监视蛇岭,却死无对证,成了无解之谜。

  大清早的,碰到这桩子事,沐晚也觉得晦气得很。反正,山鸡老怪也死得不能再死了,所以,她物尽其用,拿来威慑蛇王过山风。事后,虽然打听到的情况不尽人意,她还是很厚道的把烤鸡当成酬劳付给了过山风。

  说实话,她也觉得老蛇太冷血,眉头轻蹙,哼道:“老蛇这样行事,也确实该得点教训了。”

  香香抚掌笑道:“对,我们也不告诉老东西,有人在打蛇岭的主意。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四人呵呵轻笑。

  黑夜问道:“姑娘,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常龙和香香也一齐看向沐晚。

  后者没有吭声,伸出右手,飞快的掐算起来。两百多年前,她花费三成多的功德将老爹送入轮回,转世追妻。从那以后,她的掐算准确度大幅度降低。十次之中,能算中四五次,就很不错了。故而,她渐渐掐算得少了。

  千辛万苦的晋阶化虚境后,因为修为大进,她的掐算能力才堪堪恢复到先前的水平。

  但是,香香他们三个不清楚这一情况哇。他们只知道姑娘好久不曾当着他们的面掐算了。现在,看到姑娘终于又当着他们的面施展掐算之主,三人一如既往的没有做声,眼里却堆满了期盼与希翼——在他们心目中,沐晚掐算,比盘问老蛇要靠谱得多!

  大约一刻钟后,沐晚放下手,抬眸说道:“我们去凡人境。”这里的凡人境,指的是西炎十九国。西炎洲的人们把以前的罪恶之地称为“仙境”,那么,与之相对,他们把西炎十九国统称为“凡人境”。

  香香问道:“姐姐,我们先去哪个国家?”

  沐晚没有回答,而是看向黑夜:“玲珑阁那边有什么发现吗?”

  黑夜摇了摇头:“时日尚短,各级分铺还在盘查之中。”

  沐晚想了想,说道:“那么,先去边境转转。”

  这是要展开地毯似搜索的节奏啊!大家不由愣住——算了那么久,也没算出方位来吗?

  沐晚见状,挠头讪笑:“那家伙藏头遮脸,名号皆无,完全无从下手。我刚刚只是推算了一下十九国的气运。近十年里,就属边界的无忧国气运最差。”

  气运差,正不压邪,妖魔出。所以,她才决定先去无忧国碰碰运气。

  黑夜已然晋升魔王境,多少也是对天道有所感悟的。闻言,他立刻说道:“我让无忧国内的分铺们把活做得再细致一些。”

  沐晚点头:“吩咐他们,不但要查近年出现的陌生人,而且还要把那些有名望的显贵也捋一捋,尤其是那些行事追求完美的名流们。”

  黑夜不解:“追求完美?”

  沐晚答道:“从老蛇提供的画像上看,那厮所用之物,虽然简单,却从头找到脚找不出一丝半点不妥之处。戴个面具也是完美无暇。我怀疑,他为人处事好追求完美,不容有失。”

  黑夜恍然大悟:“明白了。我马上吩咐下去。”

  接着,四人又商量了一下,以什么样的身份进入凡人境。

  当天晚上,他们乘着夜色穿过边境大阵,悄无声息的来到无忧国的一处边境小镇外面。

  没有进镇,沐晚等三人呆在空间里。黑夜连夜赶往最近的那家玲珑阁分铺。

  十天后的上午,沐晚出现在无忧国的国都的北郊。具体的来说,她现在是坐在一辆青布小车里。

  常龙坐在车头,亲自为她赶骡车。

  有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领着五个家丁,在北城门外面,着急的抬头盼望着。

  这时,一名家丁满头大汗的飞跑过来。隔着老远,他便挥手大呼:“来了,来了!”

  管家闻言,喜上眉梢,招呼一干家丁:“快,随我一道去迎接老神医。”

  说着,带头小跑上了驿道。

  一行人跑了两三里,远远的看到驿道上“笃笃笃”的驶过来一辆青布骡车。

  “叔,小的问过了,那是老神医的车。”先前那位报信的家丁气喘吁吁的说道。

  管家见状,连忙停下来,整理了一下衣冠,又从袖袋里掏出一方帕子,擦了一把脸,这才快步迎上去。

  “请问,你是来自钦州梅西府吗?”他带人拦住骡车,在一旁抱拳问道。

  常龙头上戴着半旧的竹笠,身着粗布青布短打,看上去三十四五岁,一张脸黑里透红,被太阳晒得油亮。总之,他现在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马车夫。

  “是的。”他用一双指节骨粗大的糙手勒住缰绳,嗡声应道。

  管家满脸堆笑,向着车里长揖到底:“请问,尊驾是齐老神医吗?”

  不想,车里传出一个清冷的少女声音:“不是。我姓沐,是齐神医的弟子。”

  “沐姑娘?”管家愣住了,“齐,齐老神医没有亲自来么?”

  沐晚在车里答道:“师父说了,贵府小姐生病了,他一个老头子有诸多不方便,所以,派我过来出诊。”顿了顿,她哼道,“怎么,你们不欢迎?”

  “这……”管家头上的冷汗出来了。不是说好的齐老神医答应出诊的吗?怎么不声不响的换了女徒弟过来?欢不欢迎,他一个奴才哪里做得了主!

  沐晚故意装出一副被激怒的样子,扬声命令道:“老常,回去!”

  “哎。”常龙应了一声,提起鞭子。

  管家大急,赶紧的拦住,咬咬牙,飞快的抱拳解释道:“沐姑娘,千万不要误会。小的没有不欢迎的意思。小的刚刚只是在想,是马上接您进城呢,还是请您找个阴凉的地方,喝碗茶,歇歇腿。长途跋涉的,您一个姑娘家的,肯定也累了不是。”

  不愧是国师府的,这张嘴,真利索。沐晚笑了笑,语气缓和下来:“你是国师府的丁管家,对吗?”

  “是的,沐姑娘。小的丁四,奉我家国师之命,在这里恭迎您。”丁管家松了一口气。乖乖的隆,这位沐姑娘听声音年岁不大,气性却大得很。一言不和,二话不说,就要走人。可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想他平时也是个有头有脑的人物,就是那些五品的京官们上门来,见到他也要笑嘻嘻的称一声“丁四爷”……暗里叹了一口气,他决定:为了七小姐的病,这口恶气,他丁四暂且忍了。

  姓沐的小丫头,你最好能治好七小姐的病,不然……哼哼!

  沐晚当然看出了这家伙的心思。不过,两世为人,她看尽人世百态,早已见怪不怪。再说,她堂堂的化虚真君,也不至于跟一个乖张的豪门奴才斤斤计较。

  常龙也是如此。他坐在车头上,连眼皮都没的抬一下。看上去是老实本分,其实鬼王大人是不屑于见这等小人。

  丁四问道:“沐姑娘,您要不要歇歇脚儿?”

  沐晚答道:“看病要紧。小女子从未到过京城,人生地不熟,烦请丁管家前头引路。”

  “好说。”丁四笑嘻嘻的抬头看向车头,“常老哥,呆会儿你只管跟着我的轿子就成。”

  常龙点点头:“哦。”

  丁四贴了个冷屁股,心里越发的不爽。垂眸掩下眼底的一道厉色,他脸上的笑容却更甚。

  就这样,沐晚顶着神医高徒的光环,与常龙一道,自北城门进入了无忧国的京城。

  齐老神医是无忧国最有名气的医术大家,号称“气死阎王”。此人也是一个纯粹的医痴,不贪财不图名,平生只爱两样:一是绝本医书,二是疑难杂症。

  恰好,京城的玲珑阁得到消息,国师府的七小姐得了怪病,无论是太医还是京城名医皆束手无策。

  七小姐是国师府精心培养的太子妃人选,是以,国师大人很重视,半个月前派了心腹星夜赶往钦州请齐老神医出面。

  齐老神医听完后,当场就应下了。不过,他要准备几味药,所以,无法与国师府的人同行。他答应下来,十天之内,必定赶到京城。

  反正这人只要碰到了疑难杂症,是可以自带干粮去治病的。所以,国师府的人也不怕他失信,当天便打回转。

  星夜觉得这是一个快速混进京城名流界的大好机会,立刻上报给沐晚。

  后者也是这么认为的。是以,九天前,黑夜找到齐老神医,扔了一本西炎大陆上绝对没有的医书过去。

  疑难杂症、旷世医书,都是齐老神医的心头好。不过,有了旷世医书在前,疑难杂症也要往后靠一靠。更何况,沐晚小露一手,不但完美的答出了他的三个问题,而且答应他,会把这次出诊详细记录下来,整理成医案相赠。

  于是,沐晚就成了齐老头的衣钵传人、关门小弟子。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飞羽明蓝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