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六一章 盘查
  不一会儿,澳门赌博网站:那朵红莲花又从洞府里飞了出来。【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蛇王过山风提着袍角,急匆匆匆跟在后头。

  红莲花把他带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山头之上。

  沐晚旁腿坐在一棵古松下。她的面前燃着一堆篝火。火堆上架着一只山鸡。她正悠然的往山鸡上刷蜂蜜。

  蛇王得了这条山脉后,便把它的名字改为“蛇岭”。整条山脉都是他的领地。两百多年来,他把蛇岭经营的跟铁桶似的,无人敢冒犯。可是,今天,人家随手摘了一朵最寻常不过的红莲花,轻松破了他引以为傲的三道防线。这也是他为什么连对方是谁都没有想起来,便火急火燎跟出来的缘故。现在,看到有人就在离他的洞府不过二十里的地方烤山鸡,他却浑然不觉。一时间,后背之上,冷汗如雨。

  修士的记忆都是过目不忘的。更何况,沐晚给他的印象不止是一般的深刻,简直是深入骨髓。

  过山风一眼就认了出来。可是,他却不敢上前攀谈。

  因为仅仅是匆匆瞥一眼,他惊悚的发现,沐晚身上没有半丝灵力波动。但是,女娃娃悠闲的坐在那儿,给他的感觉就是一座巍峨的高山。而他却好比是匍匐在山脚。无形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将他淹灭。

  身体比脑袋反应更快。还离着十步远,他“哐唧”跪了:“小的见过大人。”他完全相信,对方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蝼蚁无二。是以,他哪里还敢顺竿爬,也以“道友”相称。

  沐晚象是才发现他一样,终于抬眸看了他一眼,轻笑道:“过道友,别来无恙啊。”三百多年过去了,这家伙得了灵眼相助,修为也仅仅提高了一个小境界。也难怪他现在一副诚惶诚恐的小模样。

  事实上,她要的正是这个效果——兄弟姐妹各自成家以后,也要常走动,感情才不至于渐渐淡薄。说起来,她与过山风也有将近三百年没有往来了。蛇性冷漠,她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脸,令蛇王还记得当年的交情。

  她知道,对于蛇王过山风来说,威慑才具最有说服力。

  为了达到这样的威慑,她外入了一成的法力。过山风不过元婴初期的修为,自然还认不出法力。但是,他绝对能感觉到法力造成的压迫感。其实也是威压。只是,用法力释放出来的威压,比元婴境以下修士用灵力放出的威压更强大。

  目前来看,效果还不错。

  沐晚面上不显,继续给肥嘟嘟的山鸡刷蜂蜜,反客为主的招呼道:“道友,过来坐啊。”

  过山风定睛一看,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娘咧,先前没注意,这会儿他才发现,火上架着的那只山鸡不是寻常货色,乃是一只元婴一层的野鸡妖。

  因为用了缩小术的缘故,所以,乍看之下,只是比普通的山鸡肥一些。

  电光火石间,他立刻做出了选择。

  “是。”定了定神,他爬起来,抱拳道了谢,小心翼翼的低头弓腰走过去。哪里敢大大咧咧的坐下!他侧着身子,在下方蹲着。眼观鼻,鼻观心,绝不敢乱瞄,“大人莫折煞小的了,只管唤小的一声老蛇即可。”

  呜呜呜,他真的不敢攀什么交情啊。两百多年不见,女娃娃凶残了不知道多少倍。他好怕!怕稍有不慎,便也被剥了皮,掏了元婴,串在棍子上,变烤蛇。就跟这只倒霉的鸡妖一样。

  沐晚自然是从善如流,改了称呼:“老蛇,这次本座冒然造访,主要是叙旧。”

  “是。”过山风要哭了。

  他能在这里迅速站稳脚跟,成为一方谁也不敢冒犯的势力,除了族里人丁兴旺之外,最主要的是,他生了一颗擅长谋划的玲珑心。

  就象眼下,他认为自己已经猜出了这一位的来意。

  ‘阎王打架,小鬼遭殃’,说的就是他现在的处境吧。

  想到这里,他无比庆幸自己当年的决定——向太一宗透了一丝风儿。不然……呜呜呜,他除了能做烤蛇,还能做什么?蛇羹……也有可能哦。

  蛇羹?老蛇想得挺远的嘛。沐晚险些笑喷——黑夜潜伏在百里之外的灌木丛中,读取老蛇的心思。老蛇心里想什么,他都会第一时间解读。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既然老蛇已经有了这份觉悟,沐晚也不搞什么敲打了,直接发问:“老蛇,当年,你是怎么发现首恶的行踪的?”

  果然!过山风打了个哆嗦,一五一十的道了出来。

  原来,那厮曾经打过他的主意,想拉他入伙做事。过山风见识过沐晚收拾鬼王,哪里敢动太一宗的歪歪心思?是以,他婉言谢绝了。不过,他自此留了个心思。不敢监视那位大人,但是,他可以盯着那位大人选中的合作者啊。

  结果,还真让他发现了那位大人的藏身之处。

  后来,东窗事发。愤怒的太一宗果然派了一支强大的人马过来报仇。但凡沾了这件事的妖魔,都被无情的碾压。

  过山风经过认真仔细的分析对比双方的实力,最终,隐秘的向太一宗透了一条线索。

  太一宗没有令他失望,很快就找到了那位大人的藏身之处。

  可惜,慢了一步。

  得到可靠消息之后,过山风吓得立刻闭关。还好,几十年过去了,那位大人好象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在罪恶之地里出现过。

  沐晚听完,拧眉问道:“所以,你也不知道那厮逃到哪里去了?”

  过山风很肯定的点头:“是的,大人。如果大人不信,小的可以现在就发心魔誓。”

  沐晚摆手:“不必如此。”有魔王大人盯着,她还怕他说谎不成?

  想了想,她又问道:“这么说来,你是见过那厮真容的。你能把他画下来吗?”

  不料,过山风摇了摇头:“他戴着面具。而且,他是坐在轮椅里见的小的。身上盖着一条厚毯子。所以,小的连他的身量也没能看出来。还有,他说话的声音也明显是伪装过了的,沙哑得太过了,就象嗓子曾经被火炭烫伤过一样。”

  “不妨。”沐晚隔空递过去一枚空白玉简,“你照着原样,画下来就是。”

  “是。”过山风不再敢多言,唯有捧起玉简,翻着眼皮,努力回忆。过了将近半刻钟,他才将脑海里的那副画面录入玉简之中。对于一位元婴老怪,这般“画”玉简,乃雕虫小技尔。真的一笔一笔的在玉简里刻录,那是金丹境以下修士受自身的修为限制,才不得以而为之

  然后,他起身上前,双手奉还玉简,恭敬的说道:“大人,小的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

  沐晚接过来,微微的皱了一下眉毛。画中,那厮戴着一个跟剥了壳的水煮蛋一样的面具,遮住了整张脸。一头墨发随意的披着,连根束发带都没有用;自脖子以下,盖着一场厚实的黑毡毯,只在脚下现出一道半寸长的月白色袍边。

  立时,她意识到——此獠绝不简单。

  “他真的有能令人迅速提高修为的宝物?”她又问道。

  过山风摇头:“这个,倒是不曾听他提起过。他是魔修,说是要开设祭坛,供奉魔祖。大人,您是知道的,小的虽然是妖类,却是一心向往正道。小的怎么能和魔修混在一起,做那伤天害理之事呢?”

  这时,黑夜传讯:姑娘,老蛇没有说谎。

  火上的山鸡已经烤得焦黄,肥油滴落在火里,“滋滋”作响,发出诱人的香味。

  沐晚收了玉简,起身说道:“这次麻烦你了。”

  “应该的。”过山风也连忙站起来,垂手侍立着。

  “唔,山鸡烤熟了,你慢慢享用。如有空,再来叨扰。”沐晚点点头,用风行术离去——进入化虚境后,她的风行术自然也是大涨。现在,她用一次风行术,袍袖一甩,转眼间,便能到达二十里之外。此法用来扮高深,是最好不过了。

  见她转眼就不见了,过山风吓得“扑腾”一声,跌坐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来,用袖角揩着额头上的冷汗。不知不觉之中,他的内衫尽湿。

  娘咧,三百年不到,这一位的修为到底是到了什么境界!

  看着被烤得“滋滋”作响的山鸡,他再一次无比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

  用风行术真的走不了多远。沐晚在山脚的树林里立住身形,旋即,钻进空间里。

  前后脚,黑夜也回来了。

  沐晚召他进练功房议事。

  等他赶过去,沐晚他们三个已经各就各位。常龙看完玉简,递给了他:“黑爷,这是老蛇画的那厮。”

  沐晚说道:“其实,长成这副样子的魔,我看到过两次。那两个血统很杂的血魔,脸上也是干干净净的,不见五官。”

  黑夜撩起袍子,在自己常坐的蒲团上坐下来。进入魔王境后,只要沾了手,他便能读取玉简里的内容。所以,坐下来后,他已经反复看了里面的画像:“不,应该是面具。”

  香香瞪大眼睛:“夜哥哥,仅凭一张画像,你也能看出血统的好坏高低来么?”魔王境,真的有这么神通广大?

  沐晚和常龙也是晓有兴趣的齐齐望过来。

  黑夜笑道:“这张脸左右完全对称。世上哪有这样完美的脸?但是,面具就很容易做到了。”自碰上黑翼龙后,他便迷上了傀儡术,很注重这些细节。

  沐晚恍然大悟。怪不得刚刚看到这副画时,她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呢。原来如此。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yiyiyuyi的礼物,多谢书友49030、阿里斯开心、糯糯のkiki、无心的星、蘩羽645098、rline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