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五九章 我保证不杀死它
  “妖魔们在那处山谷里布设了祭坛。等我们一进去,祭坛便已经开启……”张逸尘想起当时的惨烈情形,眼圈顿时红了。他仰起头,抑制住眼泪,咬得后牙槽“咯吱”作响。

  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十来年,可是,每每提起来,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沐晚看不过去,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师叔……”

  对面,阳煜也是满脸悲愤:“小煜,师尊,小定不能白死。你一定要将当时的情景,详尽的告诉小晚。越多的人知道当时的情形,那獠若是以后故技重施,唯有死路一条。”

  沐晚闻言,愤恨的说道:“难道宗门还没有灭掉那伙妖魔?”

  阳煜摇头:“小逸死里逃生,向宗门批露了这件事。宗门立刻调集人手,进行了围剿。可恼的是,让那首恶逃了。事后,宗门发布了金字缉捕令,至今也未能将那獠捉拿归案。”

  “可恶!”沐晚握拳。

  这时,张逸尘已经平复了许多。他尽量用平静的声音,继续讲叙。

  马妖突然现身,出来点穿骗局,其实就是为了吸引太一宗众人的注意力,以便拖延时间。

  等它说完,祭坛已经全部打开。从地底猛的冲出数十道黑色的烟雾。

  这些黑烟有剧毒。太一宗众人不曾防备,纷纷中招,倒翻在地。

  唯有张逸尘有提防,一见形势不对,便屏住了呼吸。所以,他没有中毒。为了查明真相,他也装出中毒的样子,一头栽倒。

  过了大约十息,毒烟止住了。那些喷出烟雾的地方,立起高丈许、一人合抱的血色石柱。每根柱子之上,皆布满暗纹。

  张逸尘看清楚那些暗纹之后,愤恨得险些跳了起来——那些暗纹不是雕刻上去的花纹,而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他们个个象血葫芦一样,神情狰狞,保持着濒死之时的状态。其中有不少人还穿着太一宗的内门筑基弟子服。

  这时,众妖魔齐齐现身。奸计得逞,他们的笑声响彻云霄。

  先前那马妖冲谷里嚷嚷道:“还装什么呀,人都毒翻了。”

  话音刚落,修士堆里有人站起来了。

  张逸尘认出了他。这厮就是那个前天晚上提议同吃同住的家伙。其貌不扬,金丹四层的修为,在队伍里也是不高不低,很不显眼。

  此时此刻,他跟换了个人似的,点头哈腰,满脸媚笑:“洞主,人,小的都带来了。您看……”

  马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说道:“你做的很好。所以,为了奖励你,就拿你第一个祭魔祖吧。”

  那人吓得要死,“扑腾”跪倒,尖叫道:“洞主,先前,您不是这么说的!您说了,只要小的带了人过来,你便把宝物给小的使用三年……”

  马妖哈哈大笑:“愚蠢的人类,世上哪里会有那样的宝物?本座骗你的,你还当真啊。”说完,他止住笑,挥手下令,“小的们,把这些修士绑到圣柱上去!今夜,我们向魔祖献礼!”

  “献礼!”

  “献礼!”

  ……

  大小妖魔狂呼,纷纷操起家伙,跳入谷中。

  危矣!张逸尘不敢再逗留,一把扛起昏倒不醒的赤阳上人,祭起万里速行卷。

  谢天谢地。万里速行卷,管用!

  在妖魔们的惊呼之中,他带着赤阳上人消失在山谷之中。

  张逸尘用万里速行卷直接回到了他与赤阳上人先前住的小院里。

  身形刚定,他看到五管事之一的弘文上人,正急匆匆的往这边飞来。

  先前,回复他的,也正是此人。

  他来不及细想,连忙高声求援。

  不想,弘文上人飞赶上来,大声斥责道:“孽障,竟然敢弑师!”说话间,手里也不慢,一鞭子抽打过来,直指要害。

  电光石火之间,张逸尘明白过来——弘文这厮绝对有问题!

  转眼间,那厮已经杀至三步开外。他甚至连放下赤阳上人的时间都没有。仓皇之间,他只能一手背着人,一手胡乱扔出一把牛毛银针。

  这把牛毛银针可不简单,出自黑夜之手,下品宝器。是沐晚送给他防身急用的。

  可惜,他是情急之下,胡乱扔出去的。牛毛银针的威力生生的打了个对折。

  而弘文上人有心害人,自然是防备着的。见状,半道上收鞭回防。

  赤阳上人处于中毒状态,张逸尘哪里敢与这厮缠斗,乘着这个空档,一边急退,一边又祭起一张万里速行卷,准备逃遁。

  弘文上人却是全力以赴,一鞭便扫落了那把牛毛银针,须臾,又扬鞭追了上来。

  张逸尘唯有迎战。

  弘文上人虽然看上去修为只比他高出一个小境界,但是战力远远超过他。

  一鞭抽打过来,张逸尘捏在左手的万里速行卷粉碎。他被法卷之力反噬,全身气血乱窜,背着赤阳上人重重的摔倒在地,喷出数口老血。

  弘文上人手下不停,第二鞭化作游龙之尾,嗖的扫向他的丹田。其速度快如闪电!

  张逸尘根本就来不及躲闪,被抽了个正着。

  这一鞭力道十足!师徒俩直接被抽飞,滚作两处。

  张逸尘的小腹处立时皮开肉绽,法袍之上现出一条半尺长的血口子。伤及元婴,丹田里,灵气横气直撞。

  “噗!”两眼直冒金星,他蜷缩在地上,又喷出一口血沫子。

  “欺师灭祖的孽障,受死吧!”弘文上人冷笑,再一次挥起黑色三角长鞭。

  呼——,这一次,长鞭化成三角状的巨大蛇头,张开血盆大口。

  周身真气乱走,张逸尘此刻连个手指头都动弹不得。看到扑杀过来的黑色蛇头,他从未有过的绝望——吾命休矣!

  就在这时,一道青色的身影飞扑过来,双手拼死掐住了幻化出来的蛇头。

  立竿见影,幻像被破!巨大的蛇头消失了。

  赤阳上人七窍流血,接连吐出两口黑色的毒血,翻着一双混浊不堪的眼睛,瞪着弘文上人:“叛徒,好大的狗胆!你竟然勾结妖魔,祸害同门!”那毒烟甚是霸道,这么一会儿,已经深入骨髓。他的眼睛首当其冲,已盲。

  弘文上人狞笑道:“死瞎子,你知道的太多了!”说着,抬手欲收回长鞭。

  哪知,赤阳上人的一双手死死的抓住鞭尾,怒喝道:“奸贼,去死吧!”

  一道红艳艳的灵光自他身上迸射出来,刹那间,映亮了整个天空。

  白白胖胖的元婴自天灵盖里冲了出来,象道离弦的箭一样,扑了过去。

  “尔敢!”弘文上人惊恐万状,连本命长鞭也不要了,转身就逃。

  然而,晚了!

  赤阳上人的元婴骤然变大,转眼变成他本尊的样子,拉出一串残影,追上去,双手死死箍着他的后腰,一把扛起来,风驰电掣的飞冲出去。

  “不——”张逸尘痛苦的缩成了一团。

  “砰!”半空之中,血色绽放。

  巨大的爆炸声,回荡在群山之巅,引发了一系列的雪崩。

  赤阳上人的元婴自爆了!

  他是如此的绝然,以至于弘文上人也被炸得粉碎,连元婴都没能逃出来。

  地上,赤阳上人喷出一口黑血,气绝而亡。

  爆炸掀起的气流冲过来。他的身体象是用沙子累积起来的一样,随风散去,化于无形。

  悲痛有如惊天骇浪般翻打过来,张逸尘捂着心口,紧紧的缩成一团。心,好痛。他张大嘴,想再喊一声“师尊”,却是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说到这里,张逸尘已经是泣不成声。

  左手边,沐晚亦是泪流满面。

  阳煜胡乱的用手背抹掉眼泪,替他说完:“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驻点的所有人。四位元婴管事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那时,现在只余小逸一个人。他们给小逸注入一道真气,使他尽快平复。小逸当时说出来的第一句话是‘快,救人’。”

  出发之前,张逸尘总觉得不对劲,便偷偷的在袖子的一角藏了一块留影石。也多亏他留了个心眼,所以,四位管事看了留影石后,立刻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愤怒的他们迅速展开营救行动。

  因为留影石完整的记录了去那个山谷的路。所以,无需张逸尘带路。事实上,他受了很重的伤,交出留影石后,便昏死过去,也没法带路。

  当四位元婴管事带着驻点的弟子们赶到那处山谷里,妖魔们已经闻风而逃。而那时,被骗去那一队人都已经殒落。山谷里,血气冲天,宛若修罗场。

  出了这样的大事件,四位管事不敢耽搁,立时上报宗门。

  太一宗很快召集大队人马,出征罪恶之地。

  愤怒的人们碾压了山谷周围,方圆五千余里以内的所有妖魔。同时,大雪山驻点进行了大整顿。

  可是,弘文上人死了,线索全断。最后,还是蛇王过山风提供了一条有用的线索。太一宗顺藤摸瓜,找到了首恶的藏身之处。

  “可惜,晚了一步。让那獠逃了。”阳煜恨恨的捶了一下桌面。

  沐晚抹了一把脸,心里终于明白过来——怪不得师尊和大师兄都是只字不提云霄山,原来如此。

  张逸尘的丹田被重伤,元婴上现出一道半寸长的口子。他的情况稍微稳定后,便被立刻送到了北地灵之根疗伤。这些年,他一直呆在那里。如今,元婴上的那道口子总算完全愈合了。丹田里的伤也好了个七七八八。就算是沐晚没回来,他在下个月也要离开北地灵之根。师兄弟两个准备再次前往罪恶之地。

  “我一定要为师尊,还有小定报仇,把那恶魔千刀成剐!”他咬牙切齿的沉声说道。

  阳煜坚定的点头:“对,绝不放过那獠!”

  沐晚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将空的白玉酒碗撂回长案:“阳伯伯,师叔,我正好要去西炎洲讨笔账。那边的情况,我比较熟。这样吧,师叔,你还是先回去养好伤。我先过去。等有了确切的消息,我再传讯给你们。”

  首恶并非寻常之人。张逸尘和阳煜哪里肯让她涉险?当场就急了。

  沐晚抢先说道:“放心,我只是帮忙打探消息。那獠绝对归你们处置。我保证不杀死它。”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annyling的礼物,多谢书友缤纷无色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