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五八章 殇
  心,澳门赌博网站:好痛!

  不会的,林叔,不会有事……沐晚不敢掐算,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她在迎客松前降下祥云。

  张逸尘和阳煜双双迎了上来。他们脸上的笑意是如此的灿烂,以至于她不忍询问林定一的消息,面上不显,暂且按下心中的疑问。

  沐晚欲见礼,张逸尘和阳煜双双拦住她,拉她去长案边坐下——将近三百年不见,小丫头给他们俩的感觉是更加高深莫测。以他们现在的修为,是完全看不出她身上的灵力波动。也就是说,小丫头的修为不知道高出他们俩多少。小丫头没改称谓,依然以长辈相称,他们俩已经很欣慰了。哪里还好意思受小丫头的弟子礼。

  长案依旧。然而,案边只摆了三个蒲团。沐晚垂眸坐下,掩下眼底一闪而过的黯然。

  张逸尘和阳煜也是活了四百多岁的人精,自然是看到了。两人相对一视,很有默契的微微摇头——阔别多年,再次相逢,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啊。师兄弟两个决定暂且不提那些令人痛彻心扉的往事。

  “来,小晚,尝尝,看看我的手艺长进了没有。”张师叔强忍着心中的悲意,努力象刚刚一样的笑着。

  沐晚见状,很配合的装着没看见,笑道:“吃涮锅子,岂能无酒?”说着,取出一坛五百年份的“醉逍遥”,“啪”的拍开封泥,亲手替他们俩满上。

  立时,树下酒香涌动。

  阳煜深吸一口气,一双眸子亮若星辰:“这是‘醉逍遥’!比以前喝过的,都要浓烈。”说着,端起白玉酒碗品尝起来。

  沐晚笑道:“是因为封存的时间要长许多。”

  “怪不得连酒水的颜色也变成了琥珀色。”张逸尘也试着品尝了一口,大赞,“好酒!口感不比当年的‘醉千年’差啊。”

  “哦,‘醉千年’其实是药酒。我这些年其实是被困在东地小界。那里没有药材。我身上的药材也都用光了。所以,没有酿制‘醉千年’。”沐晚解释道。张逸尘当过两任首座真人,行事越发的谨慎。龙泉山有护山大阵,他觉得还不够,又在迎客松下布了两重禁制。所以,他们三个等于是身处于密室之中。她放心得很。

  阳煜放下酒碗,惊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你是在外面游历吗?”

  张逸尘解释道:“你的子石一直联系不上。我们去南地灵之根拜见清沅师叔,打听你的下落。清沅师叔说,你游历去了,归期不定。”

  沐晚点头:“是太师祖下令封的口。”接着,她简要的道出这些年的经历。也是只字不提空间。

  张逸尘听完,脸色很不好,心有余悸的说道:“小晚,你太冒险了。”真的吓死他了。三十七只仙级傀儡兽,还有一个半仙半魔的“噬魂”,无论哪一样,都不是好玩的物什啊。所以,就算知道沐晚现在是化虚真君了,他也一时之间很难高兴起来——这些年的惨痛经历告诉他,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小丫头这个冒险的性子不好好改一改,仙途堪忧。

  “我也赞同小逸的看法。小晚,仙途之上,机缘很重要,但是,性命却更重要啊。”阳煜也道。

  “是。太师祖,师祖和师尊已经严厉的批评过我了。”沐晚笑嘻嘻的给两人又倒满酒,“我会改的。真的!”

  师兄弟两个叹了一口气,又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阳煜点了点头。

  张逸尘这才沉声说道:“小晚,仙道之上,如覆薄冰,无时无刻都要谨慎再谨慎。无论你走到了哪一步,都要牢牢记住这一点。大师兄刚刚说的是肺腑之言,血的教训啊。”顿了顿,他垂眸,看着酒碗,“小晚,小定他,他殒落了。”

  对面,阳煜翻眼望天,努力克制着泪意,颤声说道:“师尊他老人家,也殒落了。”

  “怎么会这样?”沐晚大惊失色,眼泪夺眶而出。

  张逸尘双手握拳,指尖尽白,恨恨的说道:“是罪恶之地里的妖魔!”

  五十三年前,林定一的两个徒弟一起去罪恶之地历练,结果,遭了妖魔的毒手。

  林定一只有两个徒弟。妖魔这是绝了他的道传啊。悲痛之余,他自然是要去两个徒弟报仇雪恨的。不想,正好中了那些妖魔的圈套。半年之后,他也殒落了。

  赤阳上人痛失关门弟子,岂能就罢休?

  张逸尘自从在黄泉道得了大机缘后,修为精进一日千里。那时,他的修为已经高过赤阳上人一小阶。收到消息,当然也是要给师弟报仇,给师尊助拳的。

  而阳煜因为正在闭关,所以,未能同行。

  赤阳上人师徒二人赶到大雪山驻点,才知道,近三十年,频频有同门在历练时,惨遭妖魔毒手。

  大雪山驻点的五位元婴管事说此事已经上报宗门,劝告他们俩不要轻率行事。

  如果他们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的话,不如和前面那些前来寻仇的同门一样,先登记一下。宗门有意组织人马讨伐妖魔。他们不妨报名参加讨伐行动。一样的也能报仇雪恨,却比他们跑去跟妖魔单挑安全得多。

  这时,师徒俩已经冷静了许多。他们觉得管事们说的很有道理,于是,都报了名,在大雪山驻点暂时住了下来。

  第三天上午,有人上门搞串联——和他们一样,这些人也是过来找妖魔报仇的。

  据这人说,他已经联络了五位元婴境的同门,金丹境的也有三十几号人。

  “宗门只是有征伐的意向,但是,还没有具体出征时间。天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那人压低声音,说道,“我们调查过了,残害我等门下弟子的,是同一伙妖魔。它们本来都是些乌合之众、小角色。因为有一样可以快速提高修行的宝物,所以,只用了五十多年的时间,便变得这般厉害了。有这样的宝物在手,多拖一天,这伙妖魔都会变得更加强大。我们拖不起啊。”

  赤阳上人闻言,不禁有些着急。

  报名时,他是看过报名册的。截止到他报名的时候,报名人数才不过数百。并且,报名之人以金丹真人居多,占了近一半,其次是筑基弟子。象他们这样的元婴上人只占很少的一部分。要是等那些妖魔成了气候,仅凭这数百人恐怕难以与之抗衡。

  再者,他是避世两百多年的老元婴,深知宗门的重心所在。所以,只要与“四象”有关,宗门是不会发布大规模的召集令的。

  那人见状,又道:“要是得到了那件宝物,就是我等天大的机缘。师兄如果有意加入我们,必须先发个心魔誓,事成之后,共享机缘。”

  赤阳上人也有些心动,看向坐在自己下首,却一直没有做声的小徒弟。后者担任过两任首座真人,成长极快。为人处事,他身为师尊,也往往是自叹不如。

  能够快速提升修为的法宝,是个修士都会动心的,好不好!张逸尘亦不能免俗。

  当天,师徒俩便一齐入了伙。

  那人将两人带到了一处院子,与其他的人见了面。

  又有两名元婴上人加入进来,大家信心倍增,嗷嗷的要找那些妖魔报仇雪恨。

  先加入进来的做足了准备。那伙妖魔在什么地方,大概有多少人马,周边的地图……他们都刺探得清清楚楚。于是,商量之后,他们一致通过,第二天出发,一起端了那伙妖魔的老窝。

  为了防止消息外泄,有人提议,晚上,大家都同吃同住。谁也不要离开院子。

  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院子里还有空房间,赤阳上人师徒俩各自分了一间。

  出了大厅,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张逸尘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对头。主要是,他刚刚看到屋子里的人都跟吃多了丹药似的,普遍表现的很亢奋。就连他的师尊,赤阳上人也是如此。

  可是,当时没有细想,就一齐发了心魔誓,所以,这会儿,他想劝说师尊,一起抽身离去,也不可能了。

  左思右想,他最终决定动用首座真人的秘密联络法门向大雪山驻点的管事们通报这件事——他虽然卸任多年,但是这个法门却是终身可以使用。

  很快,有管事很快做了回复。

  院子里的人,最长的已经在这里住了二十来年,确实都是同门。平时,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另外,那伙妖魔怀有仙宝之事,在大雪山里是人人尽知之事。它们越来越难对付,也是实情。他本人还是奉劝他们,不要擅自行动。

  可是,现在心魔誓都发了,有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加之,管事的回复也令张逸尘暂时打消了疑虑。是以,第二天,天蒙蒙亮,他们悄悄的出发了。

  然而,张逸尘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

  果然,事实证明,他们上当了。到达目的地时,他们还没来得及展开行动,就惊悚的发现,自己闯进了妖魔的埋伏圈。

  “哈哈哈……”一人身马头的元婴老怪得瑟的看着他们,有如看着一群死人,“都说你们人族聪明的很,也不过如此。一模一样的局,使了二三十年,年年都有人过来送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reeseas_7、书友160501011458172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