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五四章 百年
  吃饱喝足,澳门赌博网站:常龙和黑夜两个出了空间,去见识黑翼龙的厉害。

  东地小界的魔兽绝了迹后,黑翼龙们饿得嗷嗷叫,闹腾得很。黑夜嫌它们太吵,决定出去会一会它们——其实是魔王大人的借口啦。他觉得黑翼龙断食了二三十年,应该实力大减,正好拿来当陪练。要是等它们饿得奄奄一息,连举爪的气力也没有了,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果不其然,黑翼龙们的实力大不如从前,仅剩四分战力。

  黑夜头一次打死了一只黑翼龙。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他打死的这只黑翼龙其实是傀儡。

  与它们周旋了成千上万次,剖开这只黑翼龙的肚子才知道,看到里面的机关,他才知道,这只黑翼龙早就死了。它就是一只魔兽傀儡。

  “仙级的魔兽傀儡,好厉害!”黑夜回来,跟沐晚和香香啧啧赞道,“我之前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异常之处。”见识了上界仙人们的手段,他担心傀儡里做了什么手脚,不敢将之带进空间里。

  沐晚她们俩也是闻所未闻。

  香香不解:“傀儡不是用灵石的吗?它们为什么还要进食呢?”

  黑夜笑了笑:“傀儡术是炼器的一个分枝。我的传承并不擅长傀儡术,知之有限。想来仙级傀儡就是这样,能与活人活物一样,通过自主进食,获取能量,所以才真假难辨吧。”

  从此,魔王大人修炼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出去拆黑翼龙。

  现在,常龙出关了。得知黑翼龙的秘密,也是倍感兴趣。于是,黑夜多了个拆傀儡的小伙伴。

  一个魔王,加上一个鬼王,手段了得。不出半年,三十多只黑翼龙都被他们俩拆回了零件状态。

  这时,黑龙渊底再也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了。

  沐晚和香香两个也出了空间。

  视野猛然扩大,沐晚环视四周。

  浓稠的煞气黑雾早就被黑夜吸食得干干净净。现在,她看到的是一片不毛之地。

  香香惊呼:“绝灵阵!怪不得这里没有灵气!”她的破阵术已经提升到七级,眼力非比寻常,看出来了周边布设的是仙级阵。

  沐晚敛神四望,却看不出阵法波动。

  香香见状,解释道:“是仙级阵!”

  沐晚立刻明白了。以她现在的修为,当然看不出来。

  “能破吗?”沐晚问道。

  香香握拳:“破阵,香香还没有那能耐。不过,布这阵的人要么是不擅长阵法,要么是时间不够,就只布了一个绝灵阵,其它的守护防御阵法。香香可以把它砸烂。”

  凭心而论,沐晚是想好好揣摩一下这个绝灵阵的。毕竟是仙级阵,相信在炎华界也是难得一见的。但是,眼下,她连阵法波动都看不出,留着它还有什么用?

  想到这里,她十分肉疼的挥挥手:“那么,砸烂吧。”

  “好咧!”香香划了一个所谓的安全地带,将他们仨请进去,“呆在这里面,不要出来哦。”

  三人依言而行,走了进去。

  香香想了想,对常龙说道:“老常,你那个青玉碗还在吗?”

  常龙点头:“在的。”

  “你看看,它能罩住整个渊底吗?”香香又问道。

  “没问题。”常龙与黑夜常常出来拆黑翼龙,对渊底熟得很。渊底不是很大,大致呈圆形,径直百余里。要是以前,青玉碗是罩不住的。只不过,青玉碗也是件成长型宝贝。主人的修为精进,它也能随着升级。现在,他成功进阶鬼王境,青玉碗也今非昔比,最大能变大到直径一百三十多里。以这样的身量,罩住黑龙渊,绰绰有余。

  “等绝灵阵被砸烂之后,被隔绝在地底的灵气肯定一齐冒出来。”香香解说道,“这个绝灵阵还是仙魔大战之前留下来的,地底存的五行灵气肯定不少。你用青玉碗罩在深渊上面,莫白白浪费了灵气。”

  “有道理。”常龙连连点头,扭头看向沐晚,“姑娘,这笔庞大的灵气说不定是你和香香姑娘的机缘呢。”

  黑夜也道:“就是,不能浪费了。”

  机缘摆在面前,不要是傻子。沐晚盘腿坐下来,每只手里攥着一把极品灵石,开始调息,做引灵气灌顶的准备。

  黑夜自然是担当护法。

  常龙祭起青玉碗。灵光一闪,青玉碗倒扣在半空中,变大、变大、再变大。最后,竟然真的罩住了整个深渊。

  前面,香香现出原形,一株身高百丈的香樟树。其树冠径直数十里。

  香香提起一条巨大的树根,猛的踩下去。“轰隆”一声巨响,尘土飞扬,众人感觉到脚底的地面晃了两晃。

  巨大的树冠晃了晃。一阵清新的风吹过,刚刚扬起的尘土立时落定。

  大家看得真切——就那一下,她生生的踩出了一个径直三十余丈的大洞!

  黑夜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道巨影,一双眸子亮晶晶的。

  沐晚和常龙也是赞不绝口。

  香香倍受鼓舞,“轰隆!轰隆……”,同时提起好几条树根,欢快的砸了起来。

  不出百息,渊底全被她砸了个稀巴烂。

  最后,她在正西方的悬壁前站定,舞起一根巨大的树杈,化成巨拳,呼啦——,砸过去。

  “砰!”

  巨拳没入三丈多,青灰色的悬壁上现出一个巨洞。

  拳头在里面转了一圈,“滋啦”的拔了出来。绿色的灵光一闪,香香变回人形,展开双臂,急速向后飞掠:“姐姐,快!灵气要出来了!”

  话音刚落,这一面石悬轰然塌陷。

  无数精纯的五行灵气呼啸着,从她刚刚砸出的那些大洞里窜了出来。

  沐晚早就做好了准备,连忙引气入体。

  香香也不含糊,两脚一沾地,便一屁股盘坐下来,五心向上,开始引气。

  绝灵阵被砸成了筛子。被封存了数以万年计的五行灵气,喷涌而出。因为青玉碗的阻隔,它们都被留了下来。转眼,从无到有,渊底的灵气越来越浓郁。

  沐晚将巨量的五行灵气自头顶的天灵穴引进体内,任它们冲刷着丹田与周身的经脉。

  经脉鼓起来了!

  丹田鼓起来了!

  经脉被拓宽!

  丹田也在拓宽!

  ……

  被封印的地底灵气一直喷涌了两个月。因为青玉碗的隔绝,它们尽数为沐晚和香香两个所有。

  大约在一个半月的时候,香香睁开眼睛,停止引气入体,呵欠连连的扔下一句话“我好困,睡觉去了”,飞也似的钻进了空间里。

  只有沐晚仍然在引气入体。

  在灵气的持续冲刷之下,经脉、丹田里的废血、丹毒等杂质纷纷涌出肌肤,于是,她从头到脚裹着一个越来越厚实的暗红色血茧。只有天灵穴及其周边,半个巴掌大的一块地方,因为灵气的涌入,没有结茧。

  黑夜和常龙一左一右,盘腿坐在她的两侧,充当护法。

  见香香打着呵欠进入空间,黑夜的嘴角不由翘了起来。

  常龙见状,用神识说道:黑爷,香香姑娘这一次,十有*是要突破化形境了。

  黑夜愉快的点头:地底的灵气还余三分之一多。姑娘是个吃得了苦的,不把这些灵气全部吸收掉,是不会罢休的。得了如此庞大的一笔灵气,姑娘这一次不知道能走到哪一步呢。

  在心底,他是希望沐晚能直接化虚的。可是,那样的经历,他也曾有过。现在想来,还是有些胆战心惊——因为修为提升得太快,意味着风险也是巨大的,忍受的痛苦也是非常非常之巨大。姑娘,不象是他,魔体强横,皮粗肉糙惯了,真的能忍受住得吗?

  常龙扭头看向某只超大号血葫,感慨不已:姑娘,确实令人佩服。

  和他们预计的一样,沐晚舍不得浪费灵气,硬生生的强忍着,直到地底封印的灵气全部耗光。

  两个月后,地底仍在不断的往处冒灵气。但是,这些不再是以前的存货。

  沐晚用神识传讯:老常,可以撤掉青玉碗了。黑夜,替我护法。我准备冲击化虚。

  常龙和黑夜相互交换了一个“就知道会这样”的眼神,齐声称“是”。

  常龙收了青玉碗,飞出黑龙渊,担当起巡逻的任务。黑翼龙,以及魔兽们都绝了迹,但是,他担心有太一宗的修士出入东地小界,打扰到沐晚,所以,清场是务必的。

  转了一圈之后,他彻底放心下来。东地小界与东地灵之根间的通道口自动封闭了。没人能进来。

  也不知道通道口什么时候会打开,为了保险起见,他守在了通道口旁边。他不想让守在通道口一侧的两位真君看到,所以,特意在他们的视野死角里坐了下来。

  和他们刚来那会儿完全不同,东地小界清清爽爽的,白天是白天,夜晚是夜晚,既有风和日丽的时候,也有狂风大作,风雨交加之时。它已经完全摆脱了“小魔界”的黑暗形象。

  黑龙渊底,沐晚忍着巨痛,不断的炼化被强行吸进体内的巨量灵气。

  在这些灵气的作用下,旧的修为壁垒终于破裂,新的修为壁垒渐渐成型。

  然而,丹田里还存在着庞大的巨量灵气。它们不断的挤压着丹田壁,使丹田持续的向外扩展,于是,刚刚成型的修为壁垒很快又破碎了。

  她又升了一级……

  就这样,元婴八层……元婴九层……元婴十层……丹田和识海在不断的扩大、扩大、再扩大……

  时间如流水。转眼,又一百年过去了。

  这一天,沐晚突然听到体内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那是丹田与识海终于合拢了!

  丹田与识海合二为一,这是化虚的第一步!

  我做到了!她的嘴角不由翘起。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老猫yaoyao的平安符,多谢书友飘落涟漪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