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五二章 花皮巨蛋
  清沅上人在入口处守了三天两夜。

  得到传讯,澳门赌博网站:乘风道君与玄阳上人师徒俩,还有剑道峰的五位化虚真君急匆匆的赶过来。

  问明情况后,乘风道君也只有干等的份入口处的这个阵法不是太一宗的手笔。从他们发现这里,它就存在了。每当东地小界爆发兽潮的时候,它便会自动封闭入口,直到兽潮结束。几千年,一直都是这样。广成子九兄弟曾合力破解,未能如愿。

  驻守东地灵之根的是丹霞峰一脉。乘风道君大驾光临,势必惊动峰中高层。只是,他们的老祖广照道君已经感应到天梯,于七年前悄然返回丹霞峰闭关去了。所以,他的大弟子静月真君带着一干真君赶了过来。

  问清原由,静月真君当机立断,封锁了入口处近两千余里的地段。不许任何人进出。

  东地灵之根也是越靠近这边的入口,灵气越浓郁。其洞府入住情况,和南地灵之根差不多。靠近这边入口的两千余里之内,只有五位真君入住。再加之,现在是众所周知的兽潮期间。没有人会过来这边闲逛。所以,封锁是件很容易的事。

  一堆人干巴巴的守在入口处。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终于,三天过去,兽潮结束。

  这时,正好是子时。担心黑翼龙们还没有撤回黑龙渊,去东地小界历练的上人真君们,最早也会等到天亮后才赶过来。

  但是,玄阳上人和清沅上人师徒俩却是一刻也不能等了。

  乘风道君面上不显,其实内里也是心急如焚。他挥了挥手。于是,玄阳上人师徒俩,还有剑道峰的五位化虚真君结成七星剑队,立刻进入东地小界。

  里面的血腥味还没有完全散去。安静得很。魔兽群已经回到自己的领地。也许是发了三天三夜的狂,它们都累了。这会儿,绝大多数的魔兽猫在窝里睡得正香。

  黑翼龙也不见影踪。

  应该是回到黑龙渊里去了。玄阳上人抿嘴看着遥远的天际线,面如锅底。

  五位真君都能撕裂虚空。这里离黑龙渊不过万把里的距离。他们能瞬间赶到。

  玄阳上人和清沅上人手里有万里速行法卷,速度不会比他们慢多少。

  几息之后,七人便出现在黑龙渊边缘。

  很快,他们发现了那道深深的剑痕。

  剑痕直到深渊的边缘,深一尺有余,其间隐约有星点青辉。那是残留的一丝剑气。

  清沅上人提着剑,摇摇欲坠:“是青云剑”

  就在这时,深渊里弥漫的黑雾突然剧烈的翻涌起来。

  “是黑翼龙很多只”一位真君大声示警,“撤”

  黑翼龙很聪明的。除去兽潮期间,它们是轮流值守。大多数的黑翼龙都在渊底沉睡。眼下,可能是兽潮刚刚结束,黑翼龙们刚刚回窝。他们一来,便惊动了所有的黑翼龙。

  以他们七人之力,就算是有七星剑阵的战力加成,也对付不了这么多的黑翼龙

  是以,队长当机立断,命令撤退。

  五位真君撕裂虚空而去。

  玄阳上人见小徒弟仍然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往她手里塞了一张万里速行卷,大声喝斥:“还不快走”

  清法上人回过神来,忍痛祭起万里速行卷。

  玄阳上人也祭起法卷。

  两道白色的灵光飞闪而逝,渊边,人影尽消。

  数息之后,黑雾散尽,渊底飞出一朵巨大的乌云。那是几十只黑翼龙

  “师祖,小晚,小晚掉进黑龙渊了”入口处,清沅上人惨白着脸,捧着心,跌坐在地上,眼里尽是绝望。

  “怎么回事”乘风道君身子晃了一下,拧眉看向自己的小徒弟。

  玄阳上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悲痛的说出在黑龙渊旁边看到的剑痕:“宁丫头认出来了,那是小晚的青云剑留下来的。里面还残留有一丝剑气。”

  乘风道君闭上眼睛,嘴唇紧抿,许久没有出声。

  众人噤若寒蝉。

  良久,乘风道君缓缓睁开眼睛,解下自己的令符,嘶声说道:“回宗门,把小晚的魂灯取来。”

  东地小界的情况与其它三个小界不同。这里因为入口处阵法的缘故,更加**,是以,沐晚在东地小界里,不管生死如何,她留在剑道峰上的魂灯都会黯淡下来,只剩下一点红光。

  所以,要想通过魂灯查看她的生死,只能将魂灯送进东地小界里。而魂灯非寻常之物,没有老祖的许可,不得擅自挪移。

  这也是为什么清沅上人在乘风道君哭诉的原由。

  “是,弟子遵命”玄阳上人立刻返回宗门取魂灯。

  他有万里速行卷,一来一回,只用了一柱香的时间。

  乘风道君往莲花碗灯里注入一道真气,又还给玄阳上人:“拿进去。”

  “是。”

  半刻钟之后,玄阳上人眉开眼笑的回来了:“师尊,弟子在隔离区里等了这么久,魂灯至始至终都没有灭,依然明亮。”

  他掌心的莲花碗里,一点红光如旧。如果沐晚折殒在黑龙渊底,那么魂灯送进去后,再来回,这点红光也会熄了。

  通过魂灯的状况,大家不难得出:沐晚肯定是掉进黑龙渊了,但是,她现在毫发无损,和平常一样,活蹦乱跳的。

  黑龙渊那么大。小丫头又是个有能耐的,肯定是找到了一个藏身之处。

  一旁,清沅上人双手捂着脸,竟然是喜极而泣。

  乘风道君吐出一口浊气,紧绷的神色顿时松懈下来,连连颌首:“小丫头是个有造化的,定能逢凶化吉。虚惊一场,大家都散了吧。”

  大家纷纷向玄阳上人师徒两个道喜。

  乘风道君以为沐晚是个机灵的,又有三个得力的仆从护着,用不了三两月就能逃出来。不想,事实证明,他太乐观了。

  几十个“三两月”过去了,沐晚却迟迟没有音信。

  期间,清沅上人、郝云天师徒两个,每个月都会把她的魂灯送进东地小界查看一二。还好,每一次,魂灯都是亮晃晃的。

  不过,奇怪的是,二十多年后,东地小界突然后变,再也不是每个月爆发一次兽潮。

  黑翼龙们象是疯了一样,隔三差五的就跑出来大开杀戒。它们每出来一次,就爆发一起兽潮。

  人们终于明白了:原来,兽潮是因为黑翼龙的屠戮而造成的

  以前,黑翼龙们每个月只出来捕食一次。然而,现在,黑翼龙们根本就是失了控,频频出动,且每一次不大杀三天三夜,绝不罢手。是以,东地小界里的魔兽根本就得不到休养,数量急骤减少。

  兽潮爆发的太频繁,入口也频频关闭。久而久之,前往东地小界历练的人也越来越少。

  不出七十年,东地小界里漫山遍野的魔兽成为了历史,这里只剩下了黑翼龙。

  没有魔兽可杀,它们仍然是隔三差五的发狂,跟入口处的阵法对上了。一次又一次的俯冲下来,用巨大的脑袋撞击阵法。每一次不撞够三两时辰,绝不罢休。

  好吧,这些黑翼龙有脑袋够硬。撞击声那么大,它们的脑袋连皮都不曾破,更不用说流血之类的。没有一只黑翼龙是死在这种疯狂的自残游戏之中。

  除此之外,人们还惊讶的发现,东地小界的煞气开始渐渐变淡。

  三十年之后,东地小界里的煞气变得若有若无。就连大地也现渐渐转绿,现出了正常的颜色。这里终于重现天日。

  只可惜,自从黑翼龙们喜欢上了撞脑袋的游戏之后,入口处封闭便一直处于封闭状态。人们破不了阵法,无法再进入东地小界,只能在这边通过阵法观望。

  有一次,在入口处值守的两位真君突然发现,这一次过来撞黑翼龙的数量比上一次少了五只总共就只有那么几十只黑翼龙。隔几天就过来玩一次撞头的游戏。值守的真君们闲得无聊,给它们都编了号。所以,就是少一只,他们也认得出来的。

  并且,这只是一个开始。

  从此以后,黑翼龙的数量锐减。半年之后,黑翼龙也绝了迹

  是谁灭绝了黑翼龙

  乘风道君等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沐晚。

  他们猜测的没错。那些黑翼龙都是死于沐晚之手。

  那天,常龙被“噬魂”吞食。沐晚和香香两个也未能幸免于难。一头守在深渊边的黑翼龙闻到了生人的气息,赶过来,一翅膀将她们俩扇晕了。

  等沐晚醒转,发觉自己躺在空间里,自己的红珊瑚宝床上。

  香香守在床边。

  不用说,是香香把自己带进空间的。沐晚第一反应是:“我昏醒了多久”当时,黑翼龙一翅膀下来,结结实实的打在她的后背上。剧痛涌来,她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许多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伤肯定不轻。而眼下,她疼痛全无,伤全好了。就算香香的治愈术了得,也是要花费一些时日的。

  果然,香香竖起一根手指头:“一年。空间里已经过去了一年。姐姐比上次在西炎洲那次伤得还要重,身上就没有一根没断掉的骨头。伤得最轻的骨头也是断成了两截。不幸中的万幸,那畜牲是从后面打过来的,没有伤及丹田和元婴。”

  沐晚撇撇嘴,爬起来坐在床沿边上:“上次,王打过来时,我是有准备的。这一次,完全没有准备,肯定伤得不轻。我们这是在哪里”

  香香叹了一口气:“我们被那头黑翼龙当食物扫进来了。外面是堆积如山的魔兽的尸体和骨头。”

  沐晚皱了皱眉头,敛神查看识海。那里面,常龙的契约白斑尚在。契约显示,常龙也在空间里,与她仅隔百步

  太好了,总算有了一个好消息

  她喜道:“老常没事”

  不料,香香象是头次听说一样,高兴的蹦了起来:“真的”当时,她亲眼看到常龙化成一道白光,被深渊吞噬。是以,一直以为常龙遇害了呢。

  沐晚瞪大眼睛:“他就在空间里,你不知道”

  香香蒙圈了:“香,香没看到过他”

  “怎么可能”沐晚呼的起来,冲向外面。

  根据契约的指引,她来到花圃里。然后,她找到一个花花绿绿的巨蛋

  香香跟过来,见状,立马意会过来,双手捂住嘴巴:“姐姐,这是老常天啦噜,老常变成了一个花皮的巨蛋”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annyling的平安符,多谢书友蘩羽645098、sally爱brown、缤纷无色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