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五零章 打探
  听完沐晚的汇报,玄阳上人愕然:“魔祖”

  沐晚点头。

  清沅上人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在一旁说道:“中央地带确实是有一个深渊,我们把它称为黑龙渊,一直以为那是黑翼龙的聚居之地。师尊,您认为这些黑背魔鹰说的话有几分真”

  玄阳上人没有回答。他“滋”的深吸一口气,拿眼睛瞅着沐晚:“小晚,你认为它们说的是真的吗”

  后者答道:“我跟黑夜学了一些读心术。与它们交谈时,我看不出它们在说谎。”

  也就是说,是真话喽。

  玄阳上人一时头大,挠头说道:“那么,这个魔祖是什么人呢唔,我们出去多找几种魔兽,问一问还有,黑龙渊里边,也要好好探一探。”

  清沅上人神色凝重:“师尊,据说,黑龙渊的黑翼龙不下百只。合我们三人之力,恐怕难以深入渊底。而且,容易打草惊蛇。这事要不要暂且缓一缓等我们把魔祖的情况探明后,再禀报师祖,请他老人家定夺。”

  玄阳上人觉得很有道理,当场拍板:“行,就这么办。先不要管黑龙渊。我们多抓些魔兽,问清楚再说。”

  于是,三人的魔剑历练计划变成了打探魔祖行动。

  他们先是在外围,问那些中低阶的魔兽。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太一宗与东地小界的魔兽缠斗了五千多年,双方积怨颇深。所以,并不是所有的魔兽群都和魔化的黑背麻鹰群一样配合。可以说,越是高阶的魔兽群,越仇视人族修士。低阶的魔兽群倒是都很配合。可是,它们的传承支离破碎,根本就问不出什么。

  所以,祖师三人在大草原上打探多日,得出一个结论:要想问清楚“魔祖”是何许人也,还是必须往里边走。

  而香香和常龙相继出关,于是,三人小队变成了五人队。

  这里的植物,不管有无灵智,都被魔化得很厉害。香香完全与它们无法勾通,更不用说查看它们的记忆。所以,她这个万木之王的手段完全使不上。

  而常龙得了大教训,再也不敢打周边煞气的主意。

  沐晚发现,东地小界里煞气弥漫,不见天日,就是大白天里,阳煞之气也少得可怜。于是,她提议,常龙将阿一他们都放出来。一来,他们现在都是高阶鬼兵,结阵之后,战力堪比中阶鬼将。有他们相助,五人行事便利的得多;二来,这里也很适合他们历练。

  常龙便放出了阿一他们。

  人多力量大。一天之内,他们总共与五个中阶魔兽群进行了“友好”交谈在强者面前,顺者生,逆者亡。这是修真界的规矩。这些魔兽群如果配合的话,那么,他们只是问几话而已,没有为难它们;如果不配合,甚至还试图反抗的话,玄阳上人下令,拿了它们来磨剑,直到它们愿意“好好回答问题”为止。

  无一例外,关于魔祖,这些魔兽群都有和黑背麻鹰类似的传承。

  “再探”在玄阳上人的带领下,众人更加深入东地小界。目标也由中阶魔兽群,变成了那些高阶魔兽。

  与中低阶魔兽一族聚居的习性相反,高阶魔兽大多是独居的。它们即便是群居,也是数量极其有限的少数直系血脉住在一起。但是,它们的战力远远强过中低阶魔兽,一只比一群还难对付。尤其是那些灵兽级别的魔兽。它们生出了魔心,堪比魔修。心智和战力,非比寻常。杀死它们,已经不易,更何况还是生擒、问话。

  不过,它们的传承更加完整,更有问话的价值。

  六天之中,一行人总共抓到了两只这样的高阶魔兽。这两家伙完全不配合,跟锯了嘴的葫芦似的,无论问什么,都拒绝回答。

  玄阳上人是个急性子,被气得手痒痒,费了好大的劲才压制住一剑刺死它们的冲动。

  这时,月中将至。沐晚发现周边的煞气变得更浓郁,魔兽们显得比前几天要躁动得多。

  玄阳上人在这里呆了百来年,可谓经验丰富。他向小徒弟等人现场解说:魔兽狂化是在月中这段时间,但是,具体是哪三天,却没有固定的。一般来说,发觉周边的煞气变得浓郁了,那么,必须在五天之内撤离通道。

  沐晚指着那俩俘虏问道:“那它们怎么办”

  玄阳上人挠头:“魔兽的鼻子灵着呢。狂化之后更甚。绝不能把它们带回通道里唔,宰了吧。”

  那俩魔兽早被阿一等人揍回了原形,一头锯齿猪,一头独角马,象棕子一样,倒吊在钟乳石上。

  闻言,它们拼死挣扎,嗷嗷大叫:“放了我”

  “我说,我什么都说”

  清沅上人翻了个白眼:“早有这觉悟,不就结了。何必吃这些苦头”他们真的只是打听魔祖,没想要把它们俩怎么样。

  玄阳上人向常龙使了个眼色。

  后者收到,挥手命令:“阿一,放它们下来。”

  “慢着。”沐晚抢先说道,“这两家伙不见棺材不落泪,还想使诈呢。”

  这两天,这俩家伙的气息本来渐渐弱了下来。然而,从两个时辰之前,她发现,它们的气息又有变强的趋势。

  见它们俩依旧是不声不响,沐晚也没有点破,只是留了个心眼,时不明用气息查看。

  刚刚,玄阳上人说要宰了它们。刹那间,两货体内的气息飞快运转,陡然增强。而它们大喊大叫,正是为了掩饰这一点。

  沐晚当然不会再纵容它们。嗖嗖嗖,接连弹出数道剑气,封住它们身上的三道大穴,扼住它们越来越野的气息。

  “嗷嗷”

  两货接连惨叫一声,当场昏死过去。

  众人修行多年,都不是菜鸟,回过神来,禁不住摇头轻叹在运气在紧要关头,被强行止住,这两货要吃大苦头了。

  清沅上人说道:“马上就要发生兽潮了,不能把它们扔在这里。能不能也收进灵兽袋里,带回去,细细审问”

  玄阳上人没有灵宠,身上也没有灵兽袋,闻言,看向沐晚:“小晚,你还有空余的灵兽袋吗”

  “灵兽袋里只有灵气,它们怕是难以适应。”沐晚想了想,取出一只黑夜打造的乾坤袋,“这里面虽然没有煞气,但是也没有灵气,应该比灵兽袋更适合它们。”

  最主要的是,她也没有灵兽袋,又不好明说。

  玄阳上人点头:“行,把它们装起来,带回去审问。”

  “是。”没有解绑,沐晚直接将两货收进乾坤袋里。

  当天,他们前往隔离区。

  先前,隔离区里的煞气都被黑夜吸食掉了。这里终于现了天日。而现在,才过了十天,这里又变回了灰蒙蒙的老样子。

  常龙叹道:“黑龙渊里极有可能是这里的煞气之源。那里不清除掉,这里难见天日。”

  香香两眼亮晶晶的:“能够源源不断的产生煞气,黑龙渊里肯定有很厉害的魔宝。”

  玄阳上人握拳:“以前,广成老祖也是这么想的。派了很多师伯师叔进去查看。十去七还,澳门赌博网站: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不过,那里头有古怪,是肯定的。”可惜,他一直对付不了守在黑龙渊外围的黑翼龙,从来没能进到渊底,一探究竟。

  “等看过之后就知道了。”常龙用魂幡收了阿一他们,和香香一起进入空间。

  沐晚跟着师祖、师尊,一同返回通道的驻扎区。

  他们算是回来得早的。临时洞府区里一片空寂。玄阳上人觉得“魔祖”一事,非同小可,决定亲自返回南地灵之根,向师尊汇报情况。而审问那两只高阶魔兽的任务,则交给了沐晚:“务必要撬开它们俩的嘴巴。”

  “是。”沐晚领命。

  审问是个技术活儿,清沅上人自知帮不了什么忙,决定闭个小关,不给小徒弟添乱。

  回到自己的临时洞府后,沐晚闪身进了空间。

  常龙和香香根据她的指示,在空间里准备了一处秘室,当审问室。

  事实上,沐晚也没有刑讯的经验。所以,这项活计交给了常龙。他生前是常家精心培养的下一任族长,又当过边关大元帅,有过专门的培训和经验。

  而香香主要是担当医生。因为常龙踹了一脚被随意的扔在地上的俩货,幽幽的说道:“先前在两位上人面前,我不好说什么。姑娘信任我,我就勉强一试。既然是刑讯,那么肯定是要上刑的。有香香吊着它们一条命,审问时,我也能放开手脚。”

  两高阶魔兽其实只是当时痛昏过去。它们早就醒了,在装死呢。这会儿,听到他说的话,两眼一翻,又双双昏死过去。

  这回是吓的。

  常龙说这话时,声音变了。那阴森恐怖的声音就象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真的令人不寒而栗。连沐晚和香香都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好吧,审讯已经开始了。常龙气场全开,这是进入了角色。

  沐晚看了一眼阴沉着脸的常龙,心里直犯嘀咕:这还是那个帅气俊朗的常龙吗呃,我一定是误听。

  将俩高阶魔兽交给他们俩后,她在空间里继续修行。

  其实,俩高阶魔兽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嘴硬。它们俩醒来后,跟换了个芯子似的,常龙问什么,就答什么。香香在一旁负责记录,一时间有些忙不过来。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嵩敛瑾、米妮ngol的礼物,多谢书友lynntextile、小白鼠45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