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四九章 放生
  “不错,你们比寻常的妖兽,确实要有脑筋一些。”沐晚提着剑,笑道。

  然而,没有什么用。

  因为她是封闭四感,用气息查探。所以,隔着老远,她就知道了它们的存在。

  她既然敢追来,就有收拾它们的把握。

  “死到临头还嘴硬”头领冷哼,用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本王最喜欢的就是元婴的味道。人族小丫头身上的灵气很纯粹,元婴肯定更肥美”说着,仰头又是一通“桀桀”的怪笑。

  周边的魔鹰无不起哄。

  沐晚轻笑,挽了个剑花:“可惜,你们的肉却又腥又臭,只能用来做花泥。唯有翅膀上的长翎能换两灵石花花。”

  东地小界里的魔兽被煞气污染得很严重,其肉不能食,这是常识。不过,身上的骨头、毛皮等物,除掉煞气之后,却是能做炼材使用的。并且其性能远强过比同阶的同种妖兽。

  沐晚说魔化后的黑背麻鹰有用之处,只有翅膀上的长翎。这话真的有些刻薄了。事实上,它们的一双利爪坚硬无比,也是很好的炼材。

  头领闻言,气得要死,挥舞着爪子:“拿下这个无知的人族修士不要让她跑了”

  沐晚冷笑。说实话,她还怕它们跑了呢。

  不等它们行动,她抢先发作。

  铮,青云剑长鸣。剑光如霜。

  沐晚挥剑,布下剑域先。

  须叟,一个五色的巨大光球,包住了她,还有所有的魔化黑背麻鹰。

  头领的一双眼睛惊得立了起来,大叫:“你骗人你不是元婴二层的修为”呜呜呜,你们人族太狡猾了

  头领尚且如此,他的同族们更加不堪。大部分竟然被剑域的威压镇住,吓得缩成一团,籁籁发抖。

  沐晚好久不曾打架,手痒痒啊,正准备圈了这群魔兽,好好活动活动筋骨。

  然而,它们这副德性,她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身形一晃,她用风行术转眼移到头领面前,悬浮在比它高半人的位置,用青云剑指着它的鹰钩嘴,说道:“本座给你两个选择,想死,还是想活”

  “废话,这还用选吗”头领本能的往后退去。然而,它悲惨的发现,这位狡猾的人族修士释放出威压,罩住它。它现在是全身软绵绵的,根本就动弹不得。

  沐晚笑了,用剑轻拍它的一边脸颊,啪啪作响:“会不会好好说话”

  头领又羞又怒,恨不得能扑上去,撕碎那人。只是,那剑冷冰冰的,令它很快冷静下来。

  它感觉到,这位人族修士身上的杀意淡了许多。并且,她连元婴修士的威压都没有释放出来。

  她不想杀我们了

  眨巴眨巴眼睛,它咬牙做出选择:“我们想活”

  哗啦,那是它的骄傲碎了一地。

  都说鹰性桀骜不驯,看来也不尽然。至少眼前这只“鹰王”就很非常聪明,很识时务。沐晚颇感意外,挑了挑眉,说道:“那么,本座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若是本座满意了,就饶你们一命。若是本座觉得你有半句谎言,那么,你和你的族人都得死”

  如果是搁在从前,她绝不会放过这些魔兽。然而,在罪恶之地里,见过人族沦为妖魔的“冬粮”,她愤怒之余,对人族、妖族和魔族的认识有了很大的改变。再加之,她身为剑修,虽然从骨子里好战,却并非嗜杀之人。所以,看到噤若寒蝉的群鹰,她身上腾起的杀意渐平。

  头领见她的杀意又少了许多,心中大定。它知道,它刚刚做出了一个最正确的选择。在这里,能活下来,才是王道。骄傲、尊言,又能算得了什么

  “上人请问。”它往下双爪,散去身上的劲力,嗡声说道。

  跟聪明的说话,就是省力。沐晚笑了笑,收回青云剑,又挽了个剑花,单手执剑:“本座问你,你们因何而魔化”

  “魔化”头领不解的抬起一张黑毛脸,“上人,小的听不懂。”

  沐晚想了想,换了个问法:“你们身上的黑气就是魔煞之气。你们是怎么沾染上魔煞之气的”

  头领恍然大悟,很认真的回答道:“哦,这些黑气是我们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我们不知道它是魔煞之气。”

  原来是天生的。沐晚略作沉吟,问道:“每个月的中旬,你们都会狂化三天。你们自己知道吗”

  “狂化那是狂化吗”头领答道,“那三天,我们只觉得身上躁热得很,难受极了。我们的传承说,这里不是我们的祖地。我们的祖地在外头,通过那条长长的通道,我们能回到祖地去。只要回到了祖地,我们就不会再这般难受。所以,我们没有发狂。我们只是想迁徙回祖地而已。”

  “你们的祖地在哪里”

  头领翻着一双血红的眼睛,良久,摇头答道:“记不清了。好象是一个很凉爽的地方,很平坦,到处都是冰雪。”

  极北之地沐晚心中一动,挥手化出一面水镜,现出极北之地的情形:“你看看,是这里吗”

  头领瞪大眼睛,很认真的看了片刻:“很相像”

  旁边的几只既有点头的,也有摇头的。

  沐晚皱了皱眉头。她听香香说过,妖兽的血统低下,它们的传承都是支离破碎的。现在看来,这些魔化的黑背麻鹰的传承就很不完整。它们只记得自己的祖地,记得要经过那条通道。然而,祖地具体在哪里,以及详尽的路线,它们是不知道的。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不过,她已经不指望它们知道了:“你们知道地底的黑气是怎么来的吗”

  没想到,澳门赌博网站:头领却是很肯定的答道:“知道啊。”

  “怎么来的”沐晚好不意外

  “我们身上的黑气来自于大地的厚赐。等我们死后,又会重回大地的怀抱,将黑气尽数还给大地。”

  屁话沐晚没好气的问道:“那么,本座问道,大地最初的黑气是怎么来的”

  头领很恭敬的答道:“当然是魔祖赐给大地的。”

  “魔祖”是什么样的存在呢身边有一只天魔,可是,沐晚却从未听他说过魔祖。

  头领象竹筒倒豆子一样说道:“相传很久很久以前,魔祖想在这里定居,所以,便往地里刨了一个大坑,往里喷满呃,黑气。于是,这里的土地就能源源不断的生出黑气了。但是,魔祖还有事,不得不暂时离开。所以,魔祖就把我等的祖先们迁来这里,充当守卫。作为回报,我们能得到地底黑气的滋养。可是,这里虽好,我们还是很想念祖地。”说着,他勾下头,“等魔祖回来,我等还是想请求魔祖,放我们回祖地去。哪怕是回去看一眼,也好。”

  沐晚万万没有想到,竟然问出这么一段故事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想了想,她问道:“你知道你们魔祖刨的那个大坑在哪里吗”

  “知道啊。”头领抬起一只鹰爪,指向中央地带,“就在这块地的中心。那里有黑翼神龙守护。黑翼神龙脾气暴躁得很,我等不能靠近。”

  沐晚放眼远眺,看着天际线上起伏的黑线,点了点头:“本座说话算数,且饶过你和你的族人这一回。如果下次再落到本座的手里,本座的剑也不是吃素的”

  “是是是。”头领欢喜的点头,“小的一定会约束好族人,不敢再冒犯上人。”元婴确实很美味,但是,也得有这本事哈。好吧,这次,老子认栽了

  沐晚笑了笑。能魔兽也能护着族人哎,这世上有太多的人,真的连禽兽都不如。

  垂眸掩去眼底的黯然,她扬剑。

  “砰”的一声脆响,外面的五色剑域化成五光十色的亮光,飘扬着散形。

  身上的沉重感立消,包括头领在内,群鹰皆觉得无比松快。

  “好漂亮”

  周边,不少雌鹰惊呼。

  “桀”,头领最先反应过来。它变回原形,振翅高飞。

  扑楞扑楞,它的族人们也纷纷变回原形,紧跟其后。

  头领带着他们在沐晚的头的”清沅上人很不以为然。她知道小徒弟是个与众不同的。不想,与众不同到这种境界。有邪恶的魔兽有什么好说的哪个碰到魔兽不是第一时间上去打杀

  沐晚点头:“师尊,它们提到了魔祖。您听说过吗”

  还真问到了什么清沅上人被雷得麻木了,摇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我们先回山洞,禀报师尊。”

  “是。”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小草悠悠儿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