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四七章 得力干将
  一行人各自御剑,澳门赌博网站:飞往前面的山梁。

  这时,黑夜用神识向沐晚传讯:姑娘,刚刚真不是我贪那点子煞气。而是,这里我不好现身。

  沐晚不解,回复道:为什么

  黑夜:我刚刚看过了,周边大都是些被煞气侵蚀了心智的妖兽。还有极少数是生出了魔心,堕入魔道的灵兽。我若是与姑娘你们一道的话,它们感受到我的血脉,会远远的避开。到时候,大家连它们的影儿都看不到,白白浪费时间。

  原来如此。所以,这家伙便现捞了一把沐晚抚额:行,那你就不要现身好了。看到什么想要的,跟我说就是。

  黑夜:我炼化这些煞气,应该能进阶了。这次的时间应该会比以往要长一些。

  进阶沐晚不由狂喜。黑夜已经是十阶魔帅。再进阶,不是魔王境吗

  她立马回复:恭喜恭喜。你只管专心进阶就是,莫管外边的事。

  黑夜应了声“是”。

  隔离带不过纵深两百余里。很快,一行人来到山梁的上空。

  仅是一道山梁之隔,两边俨然是两个世界。

  隔离带这边现在是朗朗晴空之下,一片赤地。山梁的另一边,却是一片大草原。只不过,象是傍晚时分,到处都是灰蒙蒙的。

  现在,山这边也是静悄悄的,不见魔兽的影儿。

  玄阳上人纳闷极了,挠头:“怪哉,魔兽都去哪里了”

  沐晚立马明白过来:这里原本是有魔兽出没的。因为黑夜刚刚出现过的缘故,魔兽们都被吓跑了。

  香香皱眉:“这里的气味好难闻。”

  她说的没错,空间之中总是弥漫着一股腐臭味儿,就好象哪里藏了一只死耗子似的。这是因为这里的煞气和戾气比较重,混合在一起,便生出了这种难闻的味道。

  常龙闻言,取出七尾花魂幡,说道:“黑爷不在,我帮他多多少少收集一些煞气,也去去味儿。”

  居然是七尾的玄阳上人和清沅上人又被惊到了他们知道沐晚身边的这三位都是厉害的角色,不想,却是厉害如斯。

  常龙用龙胆亮银枪挑起花幡,在头顶扬了起来,嘴唇飞快的一张一合,哼哼唧唧的念念有词。

  玄阳上人和清沅上人听不清他在念什么。但是,沐晚和香香是知道的。他只是在念咒,驱动花幡而已。

  于是,周边的灰色雾气被搅动了起来,前仆后继的钻进花幡里。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一直弥漫在空气中的腐臭味儿慢慢的变得淡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常龙的动作变得来越来越迟缓。手里的长枪宛若千钧,他的额头上蒙上了一层细汗。

  沐晚发觉情况不对,赶紧问道:“怎么了,老常”

  常龙嘴里要念咒,不得空,只能用神识回答:这里的煞气比我预料的要霸道得多。一时大意,我快扛不住了。姑娘,快唤黑爷出来帮我

  沐晚收到,惊得两个眼皮子直跳,当即用神识联系黑夜。

  然而,回答她的是一串畅快的呼噜声。

  黑夜吃饱喝酒,睡得正香

  空间里有三十倍时间流。外面过了两刻钟,里面那是一天多啊。过了这么久,黑夜不睡得死死的,才怪呢。

  见常龙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大滴,沐晚也急得后背上直冒汗:“黑夜睡着了。老常,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玄阳上人和清沅上人都是老江湖,这时当然是发觉他碰到了大麻烦。一个说“不要急,先稳住”,另一个说“算为师一个”。

  然而,老常这会儿双膝微弯,全力以赴,连分神回复也做不到了。

  关键时刻,香香象是想起了什么,大叫道:“姐姐让开,香香来”

  沐晚闻言,自然是以最快的速度站到祥云的一边。

  香香站在祥云的尾部,两脚分立,扎成马步。接着,她双手各自掐了一个指诀,抡圆了胳膊,用力向前甩出:“禁锢之力”

  话音刚落,两道绿色的灵光自两道指诀间迸射出来。

  铮,它们向常龙破空而去,一齐发出金石之声。

  “砰”两道灵光在常龙头顶三尺高的地方撞在一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弹开,形成一个绿色的大圆,把常龙连同花幡一起圈在里头。

  须叟,大圆晕开,变成了一个淡绿色的巨大光球。

  周边汹涌而来的灰色煞气皆被隔在光球外。它们碰到球面,皆发出“叭叭”的脆响。然后,象是狗皮膏药一样,牢牢的贴在了球面之上。

  不出一息,绿色的光球好比是在尘土里打了一个滚,变成灰扑扑的,不现本色。

  香香叫道:“姐姐,快收了老常回去”

  沐晚听懂了她的意思,当即动用契约之力,将仍然光球之中苦苦支撑的常龙召回空间里。

  它的身影刚一消失,香香又大叫:“快撤去隔离带”

  玄阳上人和清沅上人闻言,飞快的御剑回撤。

  沐晚也驱动祥云,载着香香,急速后退。

  待祥云越过山梁,香香长吁一口气,松开双手的指诀。

  说时迟,道时快。“轰”的一声,半空中的灰色巨球炸开。灰色的煞气凝结,沙沙的下起筛豆子般的急雨来。

  香香累得慌,很没形色的一屁股跌坐在祥云上面,惊呼:“好霸道的煞气”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沐晚纵然见多识广,此刻也是惊魂未定。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尽快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时,常龙在空间里用神识传讯过来:姑娘,我没事。只是有些脱力了,静心调息一两天就行了。

  沐晚立刻回复:行,你好好调息。

  转过身去,她关切的问香香:“你没事吧”

  香香哆哆嗦嗦的举起一双手:“累得狠了,手有点抽抽。香香要歇一两天才行。”

  沐晚点头应允。

  香香爬起来,向玄阳上人和清沅上人告罪:“对不住,香香要请两天假。”

  “无事。”玄阳上人摆手说道。

  在师尊面前,清沅上人没有话语权,只是冲她点点头。

  香香这才进入空间里。

  不到一个时辰,“三个得力的干将”暂时都指望不上了。打脸来得太快,清沅上人悻悻然。

  沐晚倒是习惯了。香香他们各有神通,修为也不俗,大多数时候都是很厉害的助力;但是,也有事不凑巧的时候。经历得多了,她已经领悟到,真正的强者是自强的强大,而不是因为拥用超级厉害的本命守护兽或者仆从、亲友。

  玄阳上人举目远眺,说道:“那边的雨好象停了。我们过去看看。”说着,他又率先御剑前往。

  清沅上人和沐晚两个紧跟其后。

  越过山梁,他们看到急雨果然停了。大草原上还是不见魔兽的影子,但是,天色比先前亮了一些。

  沐晚看得真切,无论是远处的茅草,还是山脚的树林,都是黑色的。

  旁边,清沅上人叹道:“小晚,魔气,呃,是煞气,都是从地底散出来的。这里的花花草草以凡物居多。由于长期受煞气侵蚀,它们皆含剧毒,沾不得身。你要多多注意。”

  玄阳上人接过话头:“东地小界也还是有一些灵植的。不过,数目少得可怜。要是能碰到一株,那就是走大运了。这里的灵植不论是什么品种,都能解百毒呢。”

  沐晚闻言,惋惜的握拳只能过两天,等香香休养过来,才能找这里的灵草。

  心念一转,她忍不住问道:“师祖,地底下是不是有什么,所以才源源不断的往外涌出煞气”因为在师祖座前,师尊没有多少话语权。所以,一般情况下,她心中有疑惑,也只能请师祖赐教。

  玄阳上人答道:“也许吧。以前,广成老祖也有过这样的怀疑。所以,在最初到达这里的时候,他曾经派了没有进阶飞升境的三位师弟,率领门内的化虚真君,分批去各地查看。但是,一无所获。”

  接着,他简要的向沐晚介绍了一些当年宗门打通东地灵之根,以及发现东地小界的事。

  原来,在沐晚发现西地小界之前,宗门一直不知道地灵之根和各小界的事。偶然发现东地灵之根后,九位老祖也以为它是通往异界的一条通道。

  那时,通道被魔兽占领了。所以,他们一度以为通道的另一端连着魔界没有对外声张,但是,他们九兄弟都猜测他们的师尊,也就是祖师爷极有可能是罹难殒落了。同时,他们也意识到,窝在炎华界是没有出路的。不能就这样等死,他们必须探索出一条通往异境的路。哪怕,这条路通向的是魔界。

  广成子领着众人,花费了三千多年,才将通道里的魔兽赶进东地小界里。又花费了一千多年,他们才大致摸清了东地小界的情况。但是,一直没有搞清楚地底煞气的源头。故而,他们一度以为地底的深处,其实就是魔界。后来,他们终于得知“四象”的真相,才知道几千年来,错得有多离谱。

  得知真相后,广成子又一次派出一半的真君去查探地底煞气的源头。查访多年,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后来,广成子飞升,广茂子当家,果断的终止了这一任务。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annyling的礼物,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