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三九章 亡父(上)
  一旁,澳门赌博网站:玄阳上人乐得合不拢嘴。○哈哈,他早就想带这个出名的快手剑小徒孙去东地小界打魔兽了。

  离开乘风道君的住处后,祖孙三个又去了玄阳上人的住处。

  沐晚再将礼物献上二十坛“醉千年”和一只灵眼。

  玄阳上人很好奇,西炎洲那破落地方能有什么好宝贝。于是,拿起玉盒打开来看。

  “灵眼”他吓了一大跳,“晚丫头,你从哪里搞到的”

  沐晚只好又解释了一遍。不过,各位尊长都是真心实意的为自己考虑,才有这么一问。所以,她一点儿也不嫌烦。

  “没想到西炎洲竟然有如此之多的灵眼。可惜,西炎道修没能把握住机缘,竟然落了这么一个下场。”玄阳上人轻抚玉盒,感慨不已。

  他本来想赐一条上品灵脉给小徒孙,当做进阶之礼的。如今,灵眼在手,灵脉什么的,真的是拿不出手了。想了想,他把自己这些年收藏的那些灵药灵种都翻出来,送给了沐晚,吩咐她们师徒俩,三个月后,都随他去东地小界历练。

  接下来,清沅上人留在了南地灵之根,沐晚独自返回宗门,申办避世。

  她没有单独开避宝山,所以,手续很简单,只要去主峰报备一下就行。顺便领取自己这些年的供奉,还有进阶元婴的宗门奖励,以及完成西炎洲刺探任务的奖励。于是,身家爆增。

  不过,这样一来,她的行踪也完全公开了。当天,唐绍、田鸿等人结伴到访。将近二十年不见,他们的修为都步入了筑基后期。尤其是唐绍和田鸿两个,都是筑基十层的修为,与结丹就只隔着一层窗户纸了。

  如今,沐晚已经是“师叔祖”的辈份。但是,沐晚言明,今天不论修为,只讲太一新闻,拿出香香准备的烤肉,在猴儿酒里兑了一成“醉千年”,招待他们。没办法,他们的修为较低,受不住“醉千年”的酒力。

  于是,唐绍他们几个仿佛回到了曾经的岁月,不再拘谨,认真的跟沐晚结算了太一新闻的分红。

  近二十年的分红累积下来,竟然是能够换到一条下品灵脉。沐晚咋舌。接过装着分红的十只上品储物袋,她见几个皆是欲言又止的样子,笑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事想跟我说”

  唐绍深吸一口气,郑重的说道:“太一新闻太惹眼了。你长期不在,眼下,我和老田又面临闭关,冲击结丹。我担心,他们几个照看不住。”

  沐晚了然,问道:“所以呢”

  “宗门也有收购之意。我们想出手算了。”田鸿答道。本来,沐晚回来了,就是他们的一座大靠山。但是,这些年下来,他们真的觉得乏味了。心里也累得很,都想卸下担子,歇一歇。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现在,宗门里的金丹真人比先前多了好几倍,他们几个筑基期弟子能把持太一新闻这么多年,已经远远超出沐晚的预想。她点头:“行,我马上就要避世了。你们看着办就行。”

  几人闻言,皆如释重负,暗中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当然是喝酒聊天喽。

  好久没有吃到过香香亲手烤的烤肉串,又有美酒当前,他们敞开肚皮大吃大喝。

  傍晚时分,唐绍等人和以前一样,又是扶着墙离开观云岭。不但吃饱喝足,沐晚还每人送了两坛“醉千年”,并且,再三叮嘱,一定要兑了九成水,或者其他酒,稀释之后,才能喝。

  回去之后,当晚,他们都集体闭关了醉千年的效力真的是杠杠的。他们都突破了。

  多年以后,他们依然是肝胆相照,性命相托的队友。每每提起队长沐晚,无不感慨,能够成为她的队员,是他们此生最大的机缘。

  第二天上午,沐晚在自己的小院做东,招待了到访的阳煜三兄弟。为了不引人注意,张逸尘没有乘坐首座真人的座驾,和师兄弟两个一起,悄悄的过来这边。

  沐晚又解释了一番。

  三兄弟这才放下心来,欢天喜地的接受了灵眼。

  阳煜和林定一也都给了她一个储物戒指,里面装的各种药材。现在,沐晚的修为远超过他们,而他们能过回赠的也唯有药材了。

  送走阳煜三兄弟,沐晚当天夜里,悄然无声的前往凡人界。

  时隔将近二十年,沐三爷说不定已经转世投胎,又长成了翩翩少年郎。然而,父女一场,哪怕知道坟里躺着的不过是一具皮囊,她还是想去上柱香,培一把土。

  有了万里速行卷,不出一个时辰,她便站在了大周京城北郊,父母的坟前。

  沐三爷果然是和亡母合葬。

  然而,看清坟中的情形,沐晚不禁喟然长叹她的爹爹居然还没有投胎转世

  人有三魂七魄。一朝身故,如果已经投胎转世,那么坟中空留肉身。随着时间的流失,肉身腐化,归于尘土,就如她的亡母一样。但是,如果没有投胎转世,那么,其肉身仍然会留有一丝魂力,从而久经不化。

  眼下,沐三爷已经过世十几年,可是,他的尸身仍然好端端的躺在坟墓里。而且,坟中已经积累了不少怨气。

  长此以往,这是要尸变的节奏。

  您老人家这是闹的什么情绪啊沐晚抚额,当即掐起指诀,吟诵净魂咒。

  一遍过后,坟里的怨气总算清理得干干净净。但是,这是治标不治本的。

  幸亏我还有两个愿望。沐晚叹了一口气,用青云剑在周边划下一道剑域,取出白玉扳指,联系副判大人。

  白色灵光一闪,副判大人的声音响起:“沐道友,别来无恙。”

  沐晚问过好后,直接步入正题:“副判大人,在下想实现第二个愿意。”

  “沐道友,请讲。”副判大人的回答很爽快。

  沐晚道明沐三爷坟中的情形,请求道:“在下想请副判大人帮忙,度亡父进入轮回。”只要投胎转世了,才能完全绝了沐三爷这一世的尸身发生尸变的可能。

  不想,副判大人却惊道:“原来,沐三爷是令尊大人啊。”

  听这话的意思,爹爹好象在冥司很有名气沐晚吓了一大跳:“副判大人认得亡父”

  副判大人的声音带了一丝笑意:“令尊大人在我们这里很有名气,本官不想知道也难啊。”

  这是闹得哪样啊沐晚只觉得两边的太阳突突直跳:“什么”

  副判大人简要的道出沐三爷这些年在冥界的所为。

  原来,十三年前,沐三爷过世,魂归地府。因为沐晚积了巨量的阴德,惠及父母血亲。所以,沐三爷本来是可以立即投个富贵双全的金胎。

  哪知,沐三爷听闻亡妻早已转世投胎,根本就没有等他,并且,这一世,他将投生于亡妻府中,给她当孙子,当场就犯起轴来,说什么也不肯去投胎。

  投胎皆由天定,过期作废。是以,时辰一过,沐三爷只能等下一次的投胎时机。而象这种故意浪费投胎时机的,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三百年之内,是不会重新安排的。这是天道的惩罚。

  从此,他天天蹲在三生石旁。

  他在三生石上刻了自己和亡妻的名字。任谁也不搭理,他紧着抿嘴巴,跟个蚌壳似的,只是一遍又一遍的用手指描着这两个名字。

  一晃十三年过去了,他就没挪过窝,俨然成了冥界里“痴情”的代言词。引得一波又一波的痴情鬼前去顶礼膜拜。

  沐晚哭笑不得紧抿着嘴巴两世父女,她自然知道,老爹这是被气得狠了呢。

  亡母生前因他之故,受尽了婆婆的窝囊气,最后还落了个一尸两命,悲惨收场。他还气上了,怒气缠身

  沐晚抚额:“那,副判大人,要怎么办才能让亡父重入轮回呢”

  副判大人答道:“首先,得劝得住令尊大人。还有,令尊大人自己浪费掉一次投胎的机会,天道降下惩罚,除了从令尊大人身上扣除一大笔功德之外,三百年之内,不得再做安排。所以,令尊大人要重入轮回,必须交纳一笔功德。”

  “亡父还有功德吗”沐晚问道。

  副判大人呵呵轻笑:“如果还有的话,他也不至于会生出怨气。”

  也就是说,她家老爹身上的功德现在是个负数。这种情形之下,他要是去投胎,也只能入畜牲道。沐晚头疼:“副判大人,功德可以转让的吗”

  还好,副判大人答道:“父母子女之间,是可以转让的。”

  那就好。沐晚松了一口气:“副判大人,在下的第二个愿望要改一下。请帮个忙,让在下跟亡父见个面。还有,我的第三个愿望是,转让一笔功德给亡父,让他投个好胎,一生无忧。”

  过了一会儿,副判大人的声音才再度响起:“沐道友,你的第三愿望可能会让你失去两成的功德,你还坚持吗”

  沐晚想都没有想,立刻答道:“请副判大人成全。”说起来,她知情不报,在爹爹生前没有及时开解,也是有些责任的;再者,父女一场,她哪里能眼睁睁的看到亡父迷失了心智,孤苦伶仃的守在三生石旁,沦为冥界一怨鬼,最后落入不堪之境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友竹茶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